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153.153.那以后,便在这里与我一起住,可好?(甜蜜)

153.153.那以后,便在这里与我一起住,可好?(甜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cript>    看不见的妄七站起来,“你、你竟然得到了龙鱼内丹!”

    “它不是我的,是如音的。”

    御皇柒淡漠陈述:“当时我为了取翎羽确实受了很重的伤,而如音将这个放在我身上。”

    起初他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这一次身上受内伤那么严重,却比在泰山恢复得快,后来才知道,是龙鱼内丹帮助了自己。

    “传闻上古神兽龙鱼是诏月的守护神,更是皇家的守护神,那丫头竟然有此机缘得到了龙鱼内丹,不简单。”

    听御皇柒简单讲了如音获得龙鱼内丹的经过后,妄八再次感慨偿。

    “龙鱼是灵物,它的内丹聚天地之精华而成,自然亦是灵物,不止是对外伤,内伤也有极好极快的修复作用。”妄七也在搜寻记忆中的印象。

    今夜御皇柒来,一下子带来两件属于上古神兽之物,已经习惯了看不见的生活的妄七,第一次遗憾自己看不到它们的光彩。

    御皇柒有一事一直在心中,一直有些许不确定的疑惑,此刻便一并说出。

    是关于在泰山祈福时,施玉莹与御景煊作为皇帝钦点的代表去给天神进香,施玉莹当时却怎么也不能将香好好的插`进香炉里。

    “她谎称自己是第一个看到龙鱼之人,然而并不是,要不然这内丹也不会落在如音那丫头手上。既然她是撒谎的,天神又怎么可能承认她,而让她给自己进香呢,碰不得是自然。”

    御皇柒当时心中所想跟妄八差不多,此次来,只是想要求证一番而已,毕竟他们这两个老头子懂得多。

    “小子,但你可知它对你是有些帮助,却不能解你的毒。想要解毒,只能依照我之前说的一步步来,而重明鸟的翎羽,算是其中的一味药引罢。”

    妄八望着桌上的翎羽,此物是好物,可这小子身上的毒,想要真的解掉,实在不容易。

    “你只告诉我,到底还差了什么?”御皇柒蹙眉。

    “你要解毒,所需的各味药引除了要看运气还要拿命去赌,这全靠机缘,强求不得。”

    妄八看着面前高贵清俊的男子,虽然他的性格让自己很看不爽他,但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之人,空有一身才华,却身中如此诡异之毒。

    “求不得也得试试,你只管说。”

    御皇柒的神色冷峻,眸色很坚决。

    曾经的他,安于现状,觉得即使自己真的因为毒发死了,那也是他心甘情愿的。因为他用身中诡异之毒换来自己一身健全,才能去成就他心中的大事。

    他曾想的是,等他把想做的事情都完成了,即使会毒发身亡,那么也是无憾,因为他对这个世上了无牵挂。

    然而,现在他并不是那么想,他不再是了无牵挂,他想活更久,让自己真正恢复起来……

    妄八叹息,看出了他脸上的决绝,倒是与以前他来西山时的神态不大一样。

    曾经的他只是来向他们讨些能抑制住他体内毒性的药,而现在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执着,一定得把毒给解了?

    -

    七王府

    窗外的天幕已经变为深蓝色,月亮已经悄悄爬上了枝头。

    四下寂静,茗幽阁房中,宽敞的雕花大床上,熟睡的女子无意识地翻转了身子,往左侧躺去,手也不自觉地搭过去。

    手触到的只是软软的锦被,平平坦坦,她的心里骤然一落空,像是被什么轻轻攥扯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刚睁开的目光望着自己手臂搭着的地方,空荡荡,好一会才意识过来,这里是茗幽阁,她已经回来了,而她,是独自一个人睡。

    心中那股失落怅然的情绪在心中愈盛,像是一株滕蔓悄然而迅速地生长,攀着她的心,一直往上爬。

    她坐起了身,起床来穿鞋袜,直接拿了侍女挂在架子上的氅衣套上,便推门走出房间往外而去。

    “王妃——”

    门外候着的侍女看到主子出来,皆恭敬地行礼,如音只轻轻“嗯”了一声便朝前走去。

    夜晚回廊上的灯火如龙,她穿着绣鞋走在清寒如水的夜色里,风轻轻扬起她鬓边的发丝,她睡起来只随意梳了几下,都没有弄出什么发型来,只披散着柔柔的一头墨发,小脸蛋素净而带着初醒的微微粉红。

    “王妃。”

    倾云轩这边,候在门外的侍女看到了如音,也皆是恭敬地行礼。

    如音直接推门往里面进,没有任何人阻拦,不管是谁,御皇柒的地方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但她们的王爷交代过,王妃是例外。

    那时候御皇柒正在外间书房与陶衍说着什么,灯火下神色严肃,听到推门的声响,便抬首望来。

    “王爷,属下明白了,属下先行告退。”

    陶衍识趣地告退,临走前亦跟如音行了礼。

    身后的门已经重新合上,如音往御皇柒走来,他站起了身。

    “怎么,睡醒了?”

    当她走到他身边,他长臂一伸,便将她搂进了怀里。

    她却只是靠在他怀里,一语不发。

    他垂眸看她,小脸蛋儿有些微红,而神色却有些许迷茫,确实是初醒的模样。

    被他环在怀里的感觉很安心,她伸手搂上他的腰。

    终于明白从两人回来下了马车分开走开始,心中那空落落不自在的感觉是因为什么。

    在围场与广元郡的那几天,她已经习惯了一直与他在一起,回来,竟然不习惯了。

    她衣襟上带着刚才一路走来的秋夜的凉意,他便将她更拥紧,“怎地穿得这样少?”

    她一直未说话,只是脸贴着他的胸膛,享受着此刻的心安。

    原来,心里装着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看不到,会想念,心会空荡,只有真真实实地依偎在一起,才能踏实下来。

    御皇柒不知道她怎么了,只是看她神色依然懵懂,心里竟有些心疼。

    “去床上躺躺好么?”

    如果不是还对她有所隐瞒,此刻他便想直接将她一把抱起,送到床上去。

    如音轻轻点头,随他一起往内室他的卧房去了。

    在床榻上坐下,他又将她抱在怀里:“可觉得饿,要不要吩咐她们——”

    如音摇头,小脑袋往他怀里钻,“我只想这样,靠着你。”

    一句话让御皇柒的心像是被什么捏着,酸酸疼疼,更拥紧了她:“好,就这样。”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可是做了噩梦?”

    他从西山回来曾去看过她的,那时候她仍睡得沉,许是这几日在外一直没能休息好。

    梦?

    如音做的梦,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因为打从她醒来那一刻看不到他开始,她心里只想着要来找他,挨着他。

    他替她脱了鞋袜,两人一起躺到床上,如音才回过神来他的举动。

    以往都是她替他脱,从她认识他开始的淡漠疏离,到后来的傲娇,一直都是她在服侍他,可现在,他竟然主动给她脱鞋袜……

    躺下之后他俯在她身上,修长好看的手指抚着她的小脸,她可以感觉到他手指略带薄茧的触感,不禁抬头看他。

    好看的杏眸落入一双如墨如渊的墨色瞳眸中,她向来喜欢他的眼,此刻其中多了几分温柔之色,那是他对她的。

    “在、在……茗幽阁睡的时候,我……”她咬咬唇,心里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又忍不住。“醒来看不到你,有点慌……”

    御皇柒抚着她脸蛋的手顿住,那张俊美的脸,缓缓地勾起唇角,继而扬成一道好看的浅弧。

    他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愈加地深,像是带着几分内敛的喜悦,那墨色像是要摄住她的心魄,此时寂静无声,她仿佛听到了自己胸膛里咚咚咚的心跳。

    他低下头来,在她唇上轻轻一吻,然后又移到她耳廓边,落下第二吻,依然轻轻地,那气息却吹洒在她耳边,绒绒地一阵痒,细微,却传到了心里。

    “那以后,便在这里与我一起住,可好?”

    他的声音轻得像是一道叹息,在她耳廓边响起。

    不等她回答,他的吻便重新落在她的唇上,这一次,从浅到深,一手搂扶着她的肩背,另一手,大掌覆上她的胸前,她感觉到,自己的领间一松,一颗扣子被解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