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180.180.御皇柒傲娇起来,比她还难哄啊

180.180.御皇柒傲娇起来,比她还难哄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画言成只是觉得这个人似乎有些眼熟,但他行兵打仗,军中那么多将士,长得相像的也不是没有,或许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而已,他便移开了目光,去听画玄朗说话撄。

    几人进了正堂入座,陶衍立即命侍女端上茶水来,御皇柒与如音坐一侧,画言成与画玄朗坐另一侧。

    画玄朗第一次来这七王府,不禁打量着这正堂,入来王府之后他就感觉,这里比他想象的要更为古朴雅致,并没有过于奢华。

    画言成端起茶水慢慢品,相对画玄朗而言他坐得笔直端正,如音看着心里不禁暗暗笑,她的大哥与三哥性格上确实有很大区别。

    在正堂坐了一会,离开的陶衍回来,低声在御皇柒耳边说了一句,御皇柒便道,让众人移步到花园的亭中去赏景。

    就是上一次御翎皓跟御紫千来的时候曾经设宴的那个花园中的亭子,只是这一次换了客人,对于如音来说却更自在与亲近。

    初冬的花园仍是别有一番景致,如音看到亭中的桌案上已经备好酒菜,还有烧着炭火的炉火在边上,看向御皇柒,觉得他想得很周到。

    “大哥,三哥,请入座。”

    御皇柒客气道,然后牵了如音坐在他这主位的身边。

    这一声大哥三哥,让画玄朗有些意外,因为御皇柒毕竟是皇子,身份不同。其实画言成也应该是意外的,只是向来不苟言笑的他,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罢了。

    如音有点不习惯,可又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暖,他唤也同她一样唤她的家人大哥三哥,那便表明,他想要当她的家人是自家人偿。

    随侍在旁的是几个侍女还有雁还,雁还难得见到两位少爷都来了七王府,不仅是有些激动,这场面让她想到了她家小姐还没有出阁的时候,她想念苍梧郡,想念老爷跟夫人了。

    如音转头要吩咐她倒酒的时候,看到了她那不一样的神情,道:“雁还,你怎么了?”

    画玄朗瞥向雁还,这个小丫头从如音还没有出阁前就一直在画府陪着那么长时间,他当然记得她。

    “奴、奴婢只是有些激动……小姐……”雁还的脸色是那种想哭又想笑。

    “雁还,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啊。”画玄朗的声音悠悠传来。

    如音笑了,说让她给大家倒酒,雁还更不好意思了,低着头,端着酒壶走到桌案边,从御皇柒开始,一次斟满了温酒。

    如音看着面前的碧玉杯,端起来抿了一小口,温温的,很舒服,这样的天围炉吃肉,喝点温酒,又是在景色别致的花园中,假山流水,有合适的人相伴,真真像极了她以前只在书中古文里看到所描述的那般惬意人生。

    御皇柒招呼画言成与画玄朗不必客气,道这花园中随性一宴就当为他们二人洗尘,手在桌上握住了如音的手,被包裹着的手微凉,他便蹙了眉,低声吩咐雁还一句,雁还离开了。

    如音以前一直是个冬天体寒的体质,没想到穿越进这具身体里依然也是这样,此刻微凉的手被他握着,她转头看他,回以一个微微笑,让他放心。

    可是那包裹着她手的大掌却握得更紧了。

    不一会,雁还快步走回来,手里抱着的是如音的披风,御皇柒转身接了,亲自展开,给如音披上,又仔细地给她系好带子,那旁若无人的关切和呵护,画言成与画玄朗都看在眼里,御皇柒对他们妹妹好,胜过为他们接风洗尘设宴,之前的种种担心终于算是全数可以搁下了。

    这一顿吃的很开心,也很家常的感觉,是如音来这里之后除了与御皇柒单独吃饭以外,最自在开心的一次。

    后来又喝了些小酒,御皇柒与画言成画玄朗在说边关的战事,如音不胜酒力,虽然喝得不多,有些困意袭来,或许也是跟昨夜折腾了一夜,今早又没有休息够的缘故。

    正是晌午,日光暖暖正好,晒得人有些懒洋洋,她单手支着脑袋,听他们三人说话,慢慢地,眼皮便快要合上。

    “若是困了,便让雁还送你回倾云轩先歇息一会。”

    耳边突然传来那清淡温和的声音,如音睁开眼,发现三人都看着自己,御皇柒抬手,替她拨了拨额发。

    “音儿,自家人面前,你无需介意,困了便去休息。”画玄朗也道。

    如音点点头,站起来,“那,两位哥哥与王爷就在这儿多聊一会,如音先回房了,不过,你们可别喝太多,醉了可不好——”

    她笑着一福身,离了席,跟雁还走了。

    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亭子外,看着她纤瘦的身影消失在花园那圆形的拱门之后。

    刚才除了雁还,其余随侍的侍女都候在不远处,并不十分靠近,这也是御皇柒吩咐的,因为不想画言成与画玄朗觉得不自在。

    画玄朗执起酒壶自己斟了一杯,举起向御皇柒:“七王爷,这杯,玄朗敬你,谢谢你待音儿好。”

    他说着便先仰头,将碧玉杯中的酒一口饮下。

    御皇柒也端起自己的酒杯,淡淡笑:“三哥不必客气,音儿是我的妻,我自然会对她好,也只会对她好。”他也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干。

    在不远处的陶衍看到了,不禁有些担忧,其实以御皇柒的身体,真不能喝酒,可从刚刚到现在,他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了。

    陶衍知道这是因为面前的两人是如音想兄长,所以他的主子爱屋及乌地也对他们两人特别款待,但这样喝下去……

    画言成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我们画府多出男儿,音儿便是唯一的掌上明珠,我这个当大哥的,与爹娘一样希望音儿能幸福,所以,拜托了。”

    向来在军中被称为铁血将军的画言成,向来不卑不亢不苟言笑的他,唯有亲情,是他的软肋。

    御皇柒端起重新斟满的酒杯,认真地点头:“请大哥放心。”

    三个男人都对你那么好,画如音,这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陶衍看着亭中,不禁轻轻叹道。

    -

    不知道睡了多久,总是是睡得很香,也很沉,偏偏,被什么东西弄得脸上痒痒的,让如音不得不迷糊转醒。

    睁开眼,先入眼帘的是一颗脑袋,还有那披肩如墨的长发。

    她伸手一搂,抱着那人不许动,嘟囔道:“别闹——”

    可那人抬眸凝着她,那,还有……渴望。

    “音儿……”

    他的唇还没有贴上去,她先仰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依然半眯着眸:“我好困,你乖乖让我睡会——”

    她那渴睡的模样让御皇柒心中叹息,终究是不忍,只是搂着她,亲了亲她的唇:“嗯。”

    如音却突然想起来,道:“我大哥跟三哥呢?”

    现在窗外什么天色她懒得转头去看,只是问他。

    “已经安排了客房让他们先歇息。”

    掀开锦被躺在她身边,他终于可以好好地将她拥在怀里。

    “唔。”

    如音点头,她大哥跟三哥昨夜就接到皇后急召,想必昨夜就没睡好,一大早就从苍梧郡赶来,肯定累了的,休息休息也好,如果下午还有什么事,也才有精力应付。

    她突然起身,要下床去,御皇柒问:“去哪儿?”

    “我去给你泡点参茶——”

    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气,平时他几乎不喝酒,即使入宫去赴宴也很少喝,刚才与她的两位哥哥一起,定然喝了不少,她担心。

    御皇柒圈着她的腰不让动:“不碍事,别去了,好好睡你的。”

    “你身上都有酒气了——”如音蹙眉。

    她本意是说他喝得有点多,对于他身体不好,可御皇柒估计听错了别的意思,轻叹道:“好,那我去书房,你好好睡。”

    这次换他要起身起床去,如音一把环抱住他的腰:“谁让你走了?”

    “你不是嫌弃我身上的酒气么?”他低头看,她从后环抱住他腰腹的白皙的手臂。

    “御皇柒,你的智商呢?我是这个意思么。”如音无奈地将他扳过来,让他面对她。

    “我说你身上的酒气,是想表示你喝得有点多了,我担心,不是嫌弃。”她一字一顿,解释。

    御皇柒好看的薄唇抿着,看着她。

    如音真是服了他了,仰头主动献吻,“真不是那个意思,我怎么会嫌弃你。”

    御皇柒傲娇起来,比她还难哄啊,她感觉。

    下一瞬,她被他拥进怀里,他的胸膛很温暖,她的脸贴着那儿。

    果真是自己喝得有点多了吧,所以他那些深藏的情绪才会那么容易就被挑动起来。

    他不是怪她,他只是突然心里想起了很多事,很多的往事……还有,至今没有能解决的问题。

    在她走后,画玄朗画言成都拜托他好好待她,那亦是他所想的,可是,有的时候,却也在坚强中有力不从心的时刻。

    就比如,他的身体,他身上的毒。

    解毒需要的药引至今仍在寻找,尚未找齐,面对她的时候,越是深爱,就越是容易患得患失,他们之间,横了太多的难题,他不能告诉她,他只想她一直这样无忧无虑地,做她自己想做的事便可以。

    他平常确实极少碰酒,一个是对他身体不利,另一个,是酒后有些情绪难以克制,那些他极力深藏的……

    “是不是……不舒服啊?”

    他这样抱着她不说话,如音有点紧张,毕竟他才喝了酒。

    “没事。”

    他的声音略微低哑,抱着她往床上躺回去,锦被拉上来,将两人盖好。

    “音儿……”

    “嗯?”

    如音有些小心翼翼地,她还在担心。

    “这辈子,陪着我一起,慢慢走下去,好不好?”

    他的声音从她的发顶传来,如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嗯……我陪你,陪着你。”

    一道叹息,他更拥紧了她,就算是为了她,他也一定会尽快找到解药的。

    而如音想的是,他身上的毒,她一定会为他找到解药的。

    以后,她要他陪着,游遍诏月的大好河山,甚至不止是在诏月……

    或许彼时的她并没有料想到,后来许久之后,世事变迁,真的有那么一天她可以去看外面的世界,只是,陪在她身边的人却……

    -

    果然如如音料想的一般,午后,宫里来了人,说是奉皇后的旨意,请如音与画言成画玄朗入宫。

    想来应该是施玉莹已经被接回宫里去了,如音倒是期待,施玉莹那样的性格,会怎么跟自己还有画府的两位哥哥致歉。

    如果令她不满意,她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毕竟,她手上还有皇太后这张牌。

    皇太后到底想要龙鱼内丹来做什么用她不知道,但皇太后想要她的龙鱼内丹是非常明显的了。

    昨天在宫里她大方地将龙鱼内丹给了皇太后,最后皇太后却依然不得不还给她,看来皇太后也是知道,这内丹只有在她这里才有它的价值。

    皇太后说是先将内丹放在她这里,有需要再取,那么至少现阶段里,皇太后为了这内丹,是一定会帮她站在她这边的,看皇太后昨日可以毫不犹豫地答应帮她处置施玉莹她就发现了、这皇太后在乎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

    这难道就是近期她突然对她好的理由么?

    那么她刚好可以利用这一点,牵制住皇后,那么其他人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宫里来人的时候御皇柒还在睡着,如音是刚好渴了起来喝水,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

    派人去请了在客房休息的两位哥哥,如音要入宫,轻手轻脚地穿上衣裳,并没有唤醒御皇柒,自从那日为御紫千解毒后,他才经历了一次大病,昨夜入宫去寻她一定是太过担心,现在回来了,她只想他好好休息,说不定他醒来的时候,她都已经从宫里回来了呢。

    吩咐人守在倾云轩外不打扰,如音便与两位哥哥一起入了宫去。

    在重明殿见到施玉莹的时候,如音低下了头,因为,她怕她忍不住笑出来。

    平时那个趾高气昂的太子妃,只是去了一天大理寺,回来就一副腌菜一样的模样了。

    神色萎靡,黯淡无光,脸色还有些苍白。

    画府三兄弟里毕竟画玄朗与如音年纪最接近,再说他向来性子也是比较随性的,当初蹴鞠大赛也见识过施玉莹强势的态度,还有对如音的为难,所以此刻看到施玉莹这副模样,也是有些想笑,与如音对视了一眼。

    唯有他们的大哥,画言成,依然一副严肃的神色。

    他淡淡扫了身边两人一眼,两人便像开小差被将领点到名的小兵,立即收起脸上的神色,也严肃起来。

    三人先向龙座上的皇帝行了礼。

    施玉莹看到如音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一变,那眸光亮起却很快温和下来,却迟迟未有动作和话语。

    众人都在等着施玉莹的行动,她却迟迟没有反应,皇后看这情况,在她身边只能暗暗劝了一句什么。

    施玉莹原本黯淡的脸色显得更不好看,听了皇后的话,像是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然后才终于迈步向如音以及画言成画玄朗所在的方向走来。

    “七王妃,之前发生的事情多有误会,是玉莹对下人管教无方,还请七王妃谅解。”

    她微微对如音一福身,然后又转头对画言成与画玄朗。

    “两位将军,是玉莹对下人管教无方,导致出了如此污蔑画府声誉之事,还请将军,以及画府给予玉莹谅解。”

    说着,她也福身向画言成画玄朗行了礼。

    说完她就转身要走回去了,却被身后的声音唤住:“慢着——”

    大家都看向声音的来源,正是站在施玉莹身后几步之遥的如音。

    “这个道歉……未免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如果自己救人出来是这种敷衍式的回报,还带着不情不愿,那还不如让她在大理寺接受惩罚。

    私了,也要了得令人满意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