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113、没有向你说过的阿兔求救?

113、没有向你说过的阿兔求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砂与君倾是走着去的城西。

    没有小白,亦没有君松跟着,更没有马车乘坐。

    除了她与他,便只有走在前边带路的小黑猫。

    夜很静,静得能听到脚踩路面砂石而发出的轻微沙沙声。

    朱砂手上握着长刀,君倾手上打着风灯。

    他看不见她,亦看不见她手上的刀。

    她走在他身后,看不见他的眉眼,只能瞧见他的背影。

    可她知,他手上的风灯,是为她打的。

    他也知,她手上的长刀,是为他握的。

    因为只有风灯,才能为她将黑暗的路照亮。

    只有她手上握着长刀,她才保护得了他。

    她没有问他为何非要随她去缕斋不可。

    他亦没有问她为何要去缕斋。

    他们只是静默的走着,小黑猫往哪儿走,君倾便往哪儿走。

    君倾往哪儿走,朱砂便跟着他往哪儿走。

    漆黑的夜里,朱砂的眸子却清亮警醒,因为她要时刻警惕着,警惕着那些有可能藏在黑暗里随时都会扑出来的锋刀利剑。

    丞相府处于帝都东南,由此去城西要穿过小巷小道颇多的城南。

    城南与城西多是住着小户人家,那家家户户门前高低不一的道路较城中城东那平整的夯土路面来说,较为难走些,可对于君倾这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人来说,却是异常难行。

    是以他走得很慢,很慢。

    可就算他走得再慢,他始终都是看不见,是以终是避免不了被那忽然就高凸起的路面绊住,使得他往前踉跄了两步。

    他朝前踉跄两步后本当即刻就能稳住脚,可偏偏他正要站稳脚的地方是一块路旁人家铺在门前的大块青石板,这就使得又一次朝前踉跄而去。

    这一次,他似反应不过来,险些栽倒在地。

    朱砂本是安静警惕地跟在他身后不言一语,她本就眉心微拧,见着他被路面磕绊第一次时她的眉心更拧了些,同时朝前伸出手欲扶住他,却又在稍稍抬起手时将手收了回来。

    只因多此一举的事情,她从来不做。

    可当君倾脚都未站稳便又被绊了时,走在后边的朱砂在不及一个眨眼的时间便掠到他身侧,扶住了他,并且关心道:“丞相大人当心。”

    君倾站稳脚,却是理也不理朱砂,反是抬起手,将好意扶住他的朱砂的手从他手臂上拂开。

    朱砂怔了怔,抬头看君倾的脸,看他的眼睛。

    君倾虽是将朱砂拂开,可他并未走开,只是默了默后才继续往前走,冷淡道:“走吧。”

    朱砂没有动。

    君倾已慢慢往前走了,可走了七八步后他又停了下来。

    因为朱砂还未跟上来。

    他停下等她。

    他若走了,她便没了照路的风灯,便瞧不见路了。

    但君倾只是停下,并未转身去“看”朱砂。

    因为他此刻并不想面对他。

    他不想让她看到他的狼狈。

    如今的他,是个连路都走不好的瞎子。

    “丞相大人。”朱砂连忙大步上前,本停在君倾身后,下一瞬又在往前一步,停在他身侧,恭敬问道,“可需民女带着丞相大人走完这条路?”

    “不必了。”这一次,君倾竟是毫不犹豫地拒绝。

    他说完后,未多加理会朱砂,又继续往前走了。

    朱砂又是驻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看着每一步都走得很慢且小心的君倾的背影而已。

    前边又有不平之地。

    只见他先是将右脚稍稍往前探出,确定了下一步该如何落脚后才跨出脚。

    看着这样的君倾,朱砂觉得心有些莫名的难受。

    明明就还像是陌生人一样的关系,为何心会觉得难受。

    这条小道,还有很长,这样一凹一凸的路段,还有很多,他什么都看不见,必会再次被磕绊。

    他当是知道这城南的路于他来说异常难行,却偏偏要陪着她去城西缕斋,是因为阿离,还是因为……不放心她?

    朱砂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怎会忽然生出这样的想法来?丞相大人跟着她来,定是觉得她出来了不再回相府怕让小阿离伤悲而已,定是如此。

    朱砂不想再想这个问题,又连忙跟上了君倾。

    可当她再走到君倾身后时,君倾又正被脚下凸起的一块大石头绊住脚。

    也是在这一瞬,朱砂忽然伸出手,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左手,同时将他的手握紧,认真沉声道:“大人,还是让民女带大人走吧。”

    君倾没有说话,但朱砂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要挣开她的手。

    朱砂则是将他的手握得更紧,又道:“丞相大人莫怪,民女未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大人再被这凹凸的路面磕绊到而已。”

    不知为何,她无法眼睁睁看着君倾被凹凸的路面磕绊到而使得他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的模样。

    他本可以不必如此狼狈的。

    君倾没有再将手从朱砂手里挣出来,反是紧紧回握住朱砂的手,紧得朱砂觉得自己的手都被他捏得生疼,紧得就像怕她忽然会走掉似的。

    “既然如此,那就由朱砂姑娘带着我走吧,跟着小黑走。”这是朱砂感觉君倾就要将她的手捏碎时他对她说的话,同时松开了手上力道,不再握着她的手,只是让她握着她的手而已。

    “嗯。”朱砂没有怨责一句,轻握着君倾那冰冷的手,轻声道,“前方一丈之处有低矮石阶,到了跟前民女再告诉大人一次。”

    君倾就这么沉默地沉默地任朱砂带着他走过了道路不平的城南,走到了通往城西的平整宽道上。

    只是到了这平整的道路上,朱砂仍未松开君倾的手,似乎是习惯了他掌心的冰凉,松开了反倒会令她不习惯了似的。

    她不松手,君倾便任着她牵。

    道路平整,朱砂便暂未给君倾提醒脚下的路当如何走,君倾也依旧沉默。

    夜安静,忽闻更夫的梆声。

    黑暗里似乎没有藏着危险。

    可朱砂那握着长刀的手却从未松开过,哪怕是动动五指,都没有。

    她时刻都在警惕着,便是在给君倾认真带路时,也没有松神过。

    走着走着,朱砂的手腕不当心碰到了君倾缠着布条的手腕。

    只见她转头看向君倾,看着他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才转回头,轻声道:“丞相大人今日又救了民女一次,丞相的恩德,民女不知当如何来报了。”

    她没有问他究竟发生过什么,即便是问,怕是依他这少言寡语的性子也不会与她说,这便不如不问。

    她知道他又救了她,便行了。

    并且还是伤了他自己与他疼爱的儿子来救她。

    她的的确确是不知如何来还这份恩了。

    “我说过你不用还给我什么。”君倾神色淡漠,语气如神色一般,就像在说一件并无所谓的事情一样,“朱砂姑娘若真要想还,多陪陪阿离便是。”

    他如今能给阿离的,也仅止于此而已了。

    “大人放心,民女并非忘恩负义之人。”陪,那便陪吧,她欠他的可是一条命,莫说陪陪阿离,便是他要她上刀山下火海,她朱砂也会去做。

    君倾又沉默了。

    朱砂并未,她只是稍加沉默后又道:“虽丞相大人未问,但民女还是觉得与丞相大人说一声为好,民女今夜去缕斋,并非是想要离开相府而不回,而是民女自四年前开始便一直在做同一个噩梦,但凡民女入睡,这个噩梦定会出现在民女梦中,不论白日黑夜,只要这噩梦一出现,民女总会在心悸中醒来。”

    “同一个噩梦?”从方才开始便对朱砂极为冷淡的君倾这时才微微转头,“看”着她。

    “嗯。”朱砂并未隐瞒,相反,她愿意将这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秘密”说与君倾听,就像她愿意告诉他她与素心之间的真实关系一样,他虽是世人口中的极恶之人,可他在她眼里,并非如此,她愿意相信他,没有任何理由,只是觉得,他可信,如此而已。

    “四年前,素心将民女救起时,民女身受重伤,本只需半年就能好透的伤,民女却生生用了整一年才完全痊愈,就是因为这一直缠着民女的噩梦让民女从未能好好睡过一觉,夜里总是只睡上一个多时辰便会被这噩梦惊醒,醒了便再睡不着,白日里睡的话,亦是如此。”虽然心下无奈,朱砂却未叹气,只是用一种陈述的口吻道着自己从未与任何人提及过的事,“所幸的是一年前同素心到帝都来,于一次出门时胡乱走到了缕斋,那店家告知说店里有一味安神香,点燃后能驱人噩梦,予人好眠,民女便捎了些回去试试,点燃香粉的那几日,民女睡得异常安稳,竟是不见得那噩梦再来扰,是以民女每隔半月或是一月总要到缕斋去一趟,将那安神香粉采补回去。”

    “民女半月前虽才从缕斋捎了香粉回去,但那夜与白公子从梨苑离开时急,便忘了将香粉带在身上,又不便再回安北侯府去取,只好寻思着再到缕斋走一趟。”

    朱砂把当说的,都告诉了君倾,并非她想要这般多话,而是她觉着说了,才能让他与阿离知道她并非是想要着急离开相府,以免那小家伙总是怕她会忽然离开。

    “这般说来,朱砂姑娘到相府的这些日子,从未曾好好歇过一宿?”君倾的声音有些沉。

    他想到了他坐在床榻边本是听着她与阿离睡时的平稳呼吸声却忽闻她惊呼她给他取的名字的那一夜。

    他以为,她不过是那夜梦靥了而已。

    “说来还请丞相大人勿怪。”朱砂有些自嘲,“是的,是以虽然苏姑娘给民女肩上的伤用了最好的药,民女这伤却还未能完全愈合。”

    是以不是她不想她肩上的伤能在最短的时日内痊愈,而是她也没有办法而已。

    “既是如此,你为何不早说?”君倾握着灯杆的手捏得有些紧,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与寻常一般冷淡。

    “前几日总见不到大人不是?”朱砂并不介意,因为她这早已不是第一次被那个噩梦缠上,早几日说与晚几日说,并无任何不妥,不过是觉着今夜过后又会有些许日子瞧不见他,便决定今夜与他提了,道不想他会亲自同她来而已。

    君倾不语,只是将风灯的灯杆捏得更紧。

    那被朱砂牵在手里的手依旧任由她握着而已,未有动弹。

    朱砂并未去注意他打着风灯的那只手。

    “是怎样的一个噩梦?”在拐进缕斋所在的那条小巷时,君倾忽然问。

    朱砂看了他一眼,仍是如实相告道:“无尽的黑暗,冰冷的水,瓢泼的大雨,感觉自己在那冰冷的黑暗里一直一直往下沉,也不知向谁人求救,只能任自己不断往下沉。”

    “梦里……”君倾轻启唇,声音低低轻轻,“没有向你说过的阿兔求救?”

    他想知道这个答案。

    可朱砂却没有告诉他这个答案。

    他只听到她说:“丞相大人,缕斋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