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品贵妻 > 032、是大人还是相公?

032、是大人还是相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灰沉沉的苍穹下,棠园里满园果子在满树绿阴阴的叶子中显得脆生生的,很是可口的模样。

    君倾站在其中一株海棠树下,抬手摸索着将垂在肩头旁的一簇海棠果子摘了下来,就着自己的掌心将那海棠果子揉了揉,便放进了嘴里。

    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好像这果子没有味道一样。

    正当此时,有两人走到了棠园院门前,一男与一女。

    男的海蓝色长袍,看起来三十左右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神态甚是潇洒,贵气浑然天成。

    女的生着一双丹凤眼,飘逸灵动,清丽脱俗,却又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

    来人正是苏穹与苏绯城。

    棠园的院门打开着,还未近棠园,远远的,苏绯城的视线便已焦在了君倾身上。

    看他漆黑如墨的眼,看他冷清得好似没有情感的脸,看他动作缓慢地摘下垂在肩侧的海棠果子,看他慢慢地将果子放在嘴里,轻轻嚼着。

    那果子她吃过,酸涩不已,并不好吃。

    就像她觉得这些在春日里开得繁艳的海棠花并不好看一样。

    她不知他为何会这般喜爱,喜爱到不管他身在何处,都要植下一株海棠树,不管春夏,更不论冬秋。

    正如他的每一件外衫衣襟上,都会绣着一朵海棠花,朱砂色的线绣成的,就算他找不着人来绣这么一朵海棠花,目不视物的他哪怕独自摸索上好几个时辰,也要绣成一朵歪歪扭扭的海棠花。

    而这丞相府里的海棠树,看得出并非他回到燕京的这短短三个月里种下的,而是——

    早在四年前就种下的。

    他已离开燕京将近四年半载,这相府自他离开后便封府至今,这些海棠树无人照料,可四年多过去了,它们非但没有枯死,反是长得挺好,如今更是结了满树的果子,就好像在等待它们的主人回来一样。

    他的双眼看不见,看不见天下事,看不见任何人,可他却像是能看得见这满园的海棠树一样,因为只有在面对这些或是曾经他植下的海棠树时,她才会在他眸中感受到不一样的情感。

    他藏得深,她却感觉得到。

    感觉得到,海棠树于他而言,有着尤为重要的意义。

    在他那双什么都看不到的瞳眸里,好似能看见海棠树,却如何也“看”不见她。

    她不明白,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何还比不得一株海棠树,甚至一朵海棠花。

    一朵海棠花,在他心中,远比她要重要,重要得多。

    他甚至……当着无数人的面,将她的颜面扫地。

    他就这般……嫌恶她?

    仅是因为一个名字与他妻子相同的女子?

    或是说,仅是因为一个早已背弃他的人?

    看着离自己愈来愈近的君倾,苏绯城只觉心如刀绞。

    她与苏穹的脚步将将在棠园院门的门槛外顿下,还未出声,便听得君倾语气冷如霜雪道:“太子殿下便罢了,苏姑娘当知君某这棠园不欢迎任何人踏足才是。”

    君倾的话令苏穹的神色变得有些阴桀。

    苏绯城只觉心痛得紧,正要解释,却听得苏穹浅笑道:“是我让绯儿带着我过来的,君相可不能怨怪绯儿。”

    “太子殿下不愿在前厅小坐,反是这般有失礼数地前来君某这小棠园,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证实看君某这双眼究竟是不是真的瞎了?”君倾将手中未吃完的海棠果子轻握在手心里,抬眸“看”向仍站在门槛外未踏进来的苏穹与苏绯城,面无表情冷冷道,“若是,请苏姑娘还是带太子殿下到前厅去坐下品些茶,君某自会尽好待客之道,让太子殿下好好地将君某这双眼瞧上一瞧,若不是,只管自便。”

    “呵呵,那现下这便是君相的待客之道?”苏穹虽是在浅笑,然他眸中却寒意森然,“瞧着丞相大人这院子里海棠树上的果子结得正好,我与绯儿又已到了这儿,不若君相便在这院子里尽了待客之道,又何须再到前厅走一趟。”

    苏穹说完,竟是抬脚就要跨进这院门的门槛里。

    也就在这时,苏绯城只觉一阵凌厉的掌风朝她与苏穹直削而来,冷冽如刃,苏绯城大惊一声:“大哥!”

    苏绯城本想接下这凌厉的一掌,可已然来不及,这朝苏穹直面而来的一掌速度太快,快得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抬手接下,她只来得及将自己的身子挡到苏穹身前。

    而后,只见苏绯城与苏穹连连往后退了三步,伴着苏穹的一声惊呼:“小妹!”

    苏绯城稍稍抬手,本欲与苏穹说一声没事,可她一张口,竟是吐出了一小口血来,苏穹连忙扶住她的肩,面上再不见笑意,唯有紧拧眉心的震惊与关切。

    而前一瞬还站在院子里的君倾,这一瞬已经站在了苏穹与苏绯城跟前,与他们之间只隔着这院门门槛而已,此时他正将抬起的右手缓缓放下,同时冷漠道:“太子殿下不过不惑年纪,耳力便不行,苏姑娘身为大夫,当给太子殿下好好瞧一瞧才是。”

    君倾话里的嘲讽之意再明显不过,他说过,他这棠园,不欢迎任何人踏足。

    哪怕是堂堂卞国太子,也不行。

    “君相可知自己做了什么?”苏穹虽已怒火中烧,但身为太子,他早已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是以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浅笑迎人,纵是如现下这般冷厉的模样,都鲜少有。

    “君某虽然双目失明,但脑子却还好好的,君某自己做了什么,还无需太子殿下来提醒。”君倾面上冰冷的神色未有改变,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卞国的太子与帝姬一样,更好像苏绯城心口正上方的伤不是他方才的一掌所致一般,“君某已有言在先,太子殿下不敬在后,那就怨不得君某不予颜面。”

    “君相不仅昨夜拒了我小妹,现下更是打伤我小妹,敢问君相,可还有合作的诚心?”苏穹死死盯着君倾,那眼神直恨不得将他剔了骨,“君相是将我卞国当成什么了!?”

    他堂堂卞国太子,何曾受过这般嘲讽,真真是耻辱!

    更何况,他还是一而再地拂他卞国颜面!

    “这话,太子殿下当先问殿下自己才对。”即便感受到苏穹的怒意,君倾仍是无动于衷,语气依旧冰冷,“昨夜之事,不过是太子殿下一方之意,太子殿下可事先与君某提过?这是其一。”

    “再者,太子殿下既从苏姑娘之处知君某目不视物,也知目前为止这燕京还无人知晓君某双眼失明一事,而太子殿下却有意在众人面前提起。”

    “其三,太子殿下今日不仅不请自来,甚至还对君某的话充耳不闻,敢问太子殿下将君某当成什么了?诚心何在?”君倾字字珠玑,语气一句更比一句冷,“还有,太子殿下不用强调自己的身份,连尔等君父都对君某礼让三分敬畏三分,太子殿下觉得君某会畏惧殿下?”

    君倾没有笑,但是他的每一字每一句话里都带着深深的讥讽嘲笑,说得苏穹哑口无言。

    “殿下若是不想与君某合作了,大可甩手离去,就算没有殿下,于君某而言也无关痛痒,不过殿下那处没了君某,尔等君父会怎样来看殿下?”君倾说得不紧不慢,说得苏穹眸中尽是隐忍不发的怒火与阴冷森寒,可君倾的话却是愈说愈嘲讽,“太子殿下比我燕国的帝君年长个六七岁,心思却远没有我燕国帝君来得缜密,真不知日后卞国的江山交到了殿下手里后,卞国可还有而今这天下强国的地位?”

    “繁一世衰一世,天道伦常,太子殿下觉得,这卞国的盛,能盛到几时?”君倾虽看不见,可苏穹看着他那双漆黑如墨潭般的眼眸,却觉他这双眼好似能看到他的心底似的。

    不仅看到了他心底,更看到了……

    卞国天下的深处。

    “或许说,如今的燕国,实比卞国更盛更强。”君倾又道。

    苏穹看着君倾的眼睛,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已然一无所有的男人可怕。

    不是因为他那快得让人根本无法反应的身手及速度,而是他的眼睛,他那双明明已经看不见却仿佛能看尽天下事的眼睛。

    不仅看见天下事,甚至……能看到所有事情的深处。

    他一直不能理解君父为何会敬畏这样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现下他想,他是明白了。

    苏穹正不知自己当说什么话时,苏绯城忽然抬手捂住了自己心口上方的地方,面色青白不已。

    这正是君倾方才一掌打到的地方,出手之狠力道之大让她只觉浑身的血都朝喉间上涌,心口更是被震得仿佛要被巨石撵碎了一般,任她想忍也忍不住。

    “小妹!”苏穹见着苏绯城这般,又是紧张关切道,“你怎么样!?”

    “大哥,我没事。”苏绯城嘴上说着没事,可她的面色却如何都不能让人相信。

    苏穹正要说什么,君倾却在这时又不紧不慢地冷漠道:“太子殿下当是考虑习些武了,以免日后还是要女人站在你面前为殿下挡刀挡剑挡危险。”

    “君某出手并不重,再怎么说就算太子殿下失了礼,但终究是君某府上的客人,君某不会真正伤了自己的客人,且苏姑娘身为大夫,替自己医治这么一点小伤不过小事一桩而已,太子殿下何须担心。”

    “呵!是么?”苏穹冷笑一声,“我要是有君相这般冷的一颗心,怕是我便不姓苏,也不叫苏穹了。”

    “这话有理。”君倾不置可否。

    “小妹,我看丞相大人并不欢迎你我,你我还是走了为好。”苏穹重新看向苏绯城,道。

    君倾非但不挽留,反是道:“苏姑娘识得这府上的路,二位既然自己进得来,那便还是自己出去吧,君某便不送了。”

    “君相既已这般说,我与绯儿又怎好再让君相相送,我与绯儿这便离去,还望君相莫忘了与我卞国的事,告辞。”苏穹说完,看也不再看君倾一眼,扶着苏绯城的肩,带着她转身便要离开。

    苏绯城却是不动。

    “小妹?”苏穹拧眉看她。

    苏绯城看君倾一眼,而后对苏穹道:“大哥,我……我有些话想要与阿倾说。”

    苏穹将眉心拧得更紧。

    他定定看一眼君倾,才微微点头道:“那我到前边等着你吧。”

    “多谢大哥。”苏绯城对苏穹笑了笑。

    苏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独自往前边走去了。

    苏绯城将目光从苏穹身上移到君倾身上时,却发现君倾正转身要往院子里走,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

    苏绯城即刻唤住他,“阿倾!”

    君倾停下脚步。

    “阿倾,请你不要责怪大哥,大哥只是想为了我好而已。”苏绯城有些着急地解释。

    “君某不知苏姑娘说的是何事。”如与苏穹说话时的语气一样,君倾此时的语气也还是沉冷的,“若苏姑娘指的是昨夜在东清殿给君某说亲一事,那苏姑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因为君某也未将这事放在心上。”

    君倾的话让苏绯城不由自主地将双手慢慢拢成拳。

    “阿倾,对不住,关于你的眼睛……我并非有意要告诉大哥的。”苏绯城又道,“我只是没有想到,大哥竟会在昨夜那般的情况下提及,我——”

    “苏姑娘无需跟君某道歉,嘴是苏姑娘的,君某只管得了自己的嘴,向来管不了别人的嘴。”君倾打断苏绯城的话,令苏绯城的面色更青白的些,一时间竟是不知自己当说什么才是好。

    苏绯城这一沉默,便默了片刻,只听君倾淡漠道:“苏姑娘若是无事,那便请回吧,风荷苑若是苏姑娘仍愿意住,那请自便,若是不想,便随太子殿下回吧。”

    君倾说完,再一次转身欲走回院子里。

    “阿倾!”苏绯城仍是再一次唤住了他,唤得很是急切。

    君倾还不及转身,苏绯城还能清楚地看见他的脸,看见他的眉眼。

    “苏姑娘可还有话要说?”君倾问。

    他看不见,不知此时的苏绯城正在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那美眸中满是浓得化不开却又惆怅无比的情意。

    “阿倾……你与那位朱砂姑娘……”

    而就在方才苏穹转身离开时,小白与朱砂已经快要走到棠园,只不过还有一小段距离,只隐约能瞧见站在棠园院门前是何人而已。

    小黑猫本是要先朝君倾跑去,却被小白一把抓住了尾巴,将它拎了回来,而后扯着它的胡须道:“你这没眼力劲儿的小黑,先在我身边呆着别动。”

    而朱砂在瞧见那站在棠园门前的时候苏绯城与苏穹时,有些不放心地问小白道:“是卞国太子与苏姑娘,那卞国太子可会对丞相大人不利?”

    “嘘——!”谁知小白却猛地朝她转过头来,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压低音量道,“你这小猪也是笨,先别说话这般大声,先看看情况再说。”

    朱砂立刻噤声,目光却一直落在苏绯城与君倾身上。

    可看着苏绯城与君倾只隔着两步距离面对面站着,朱砂忽觉心里有些……闷。

    只听小白这时又道:“脚步也放轻,小倾倾看不见,小绯城此刻眼里只有小倾倾,不会看见我们的,把脚步放轻到让他们察觉不到有人正靠近就行,我可是相信小猪你的本事的啊。”

    朱砂立刻按照小白所说的将脚步放轻到一丝声响也无。

    已经离院门愈来愈近,忽然,只见苏绯城将垂在身侧的手朝君倾缓缓抬起。

    小白在这时抬起手肘猛戳朱砂的手臂,同时压低音量催促她道:“还愣着做什么!?该你出声了!万一小绯城一时脑子坏掉了想对我们小倾倾不利呢!?”

    朱砂本是没这么觉得的,却被小白这着急的动作与说出的话给戳得觉得苏绯城好像就是要对君倾不利一样。

    她觉得小白的直觉当是不会有错的。

    朱砂正要出声时,小白又用手肘猛戳她道:“哎哎哎,别忘了你如今可是和小倾倾假扮夫妻的啊。”

    朱砂本是要唤一声“丞相大人”,可现下被小白这么一戳,戳得她的一个错口,唤道:“相公!”

    小白这时忙捂住嘴,笑了。

    ------题外话------

    本人在努力努力努力,努力让姑娘们早些吃上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绝品贵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墨十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十泗并收藏绝品贵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