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十八章 冬去春来

第十八章 冬去春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语云,过年大过天。无论发生了什么恶事,只要过了年,便又是一个伊始。

    过完年,李府上下的气氛也渐渐缓和起来,李老太也常出来走动了,只是痛失爱子,心情到底还是阴郁。坐在院中,心挂长子,念叨小女儿,问那沈氏:“可找到心容了?”

    沈氏颔首:“已经派了许多人去找,但仍无音讯。”

    李老太眸色黯淡,理了理安然的发髻,说道:“以后安然可千万不要嫁远,不然祖母就没力气去看你了。”

    安然过完年,六岁了,又比去年拔高了许多,沈氏已抱不动她,就更别说老太太了。她笑了笑:“安然不会嫁远的,一定在祖母走路便能到的地方。”

    李老太总算是笑了起来:“真是我的乖孙女。”

    韩氏见这祖孙和睦,又不由看向自己的女儿安阳。

    安阳大安然三岁,是大房嫡长女,在滨州时,老太太最疼的便是她。可到了京城,宠爱全落在了安然身上。同样是嫡女,却因为没了父亲,在二叔家受了许多冷待。如今祖母的疼爱也没了,顿时冷眼看她。

    回了房中,女工也不做,女四书也丢在一旁,坐在床边生闷气。

    韩氏又怎么能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别说她这孩子,就连她这大人,心下也不舒服。她当初跟老太太过来,便是想,操持一个家需要许多用度,日后寒酸了,子女也难熬。若住进二房,用度上李二爷绝不会亏待他们。把儿女养好了,日后仕途和婚嫁也顺当些。

    要受些委屈和冷待,也在她的意料之内。自己能这般想,女儿安阳却想不通。见她进来,安阳便说道:“娘,我们回滨州,不要再待在京城了。”

    韩氏说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怎的一点委屈都受不得,日后可是要做主母的人,不可如此。”

    安阳冷笑:“主母?嫁个小户人家做主母,倒不如嫁个大户人家做妾。孤儿寡母的,没娘家帮扶,有钱有势的谁愿要我做主母。”

    韩氏也是没了好脾气,抬手提了提她身上的绸缎衣裳:“那你回滨州去,看你能不能吃的这么好,用的这么好,有没有学堂上,有没有银子使。如今不就是少了些疼爱便受不了了,人在屋檐下,能不低头么?要怪,就怪你没良心的爹去的早罢!”

    话说完,自己便先落了泪,愈发委屈。当初她嫁了李大郎,虽说不是十分满意,但至少对她也是好的。可没想到,却是个短命的,自己的命真是苦的很。

    安阳看她又抹泪,心下厌烦。起先还会安慰母亲,可次数多了,心生反感。爹爹去了快半年,娘亲一提起还哭哭啼啼,难过又有何用。有这样软弱的母亲,想在屋檐下过的好,那便奇怪了。想罢,干脆拉过被子,躲里头睡了过去。

    莫白青没想到沈氏竟然一直没给她配丫鬟,天天对着个只会给她端茶倒水叠衣服的老嬷嬷,她得自己洗衣裳擦拭房内摆饰,这半年过去,她的两只手都要用粗了。跟老爹诉苦,莫管家只念了句自作孽,也不敢去沈氏跟前说。

    后来老太太来了,想着自己是因她的缘故嫁进来的,对自己应当会和善些。可总没法子靠近,请安时自己站在最后头,也没说话的份。平日里何采都伺候在老太太跟前,自己一出声,何采的眼神便冷冷刺来,惊的她几次把话咽下。

    过了许久,她才想明白,李府的太太姨娘,都在联手整她呢。

    可就算太太姨娘都不喜欢自己,李仲扬竟然也像是彻底把她忘了。洞房花烛夜过后,就再未入自己的房里。她竟是完完全全进来冲喜的,用之则弃。实在是熬不过这日子了,回了一次娘家,在家里拉了娘亲一哭二闹。莫管家被妻女的烦的不行,拉下老脸答应会在李仲扬跟前提提,这事才了了。

    莫管家服侍李家二十四年,可说是看着李仲扬长大的,这李二爷人是长的好,但就是性子太冷漠古怪。当初沈氏找八字匹配的姑娘冲喜,他一眼就瞅出了自家闺女合适,可他怎么也舍不得把女儿送到李府。谁想那老嬷嬷多嘴,他只好推脱回去问问自家婆娘。

    谁想母女一听,都大喜,女儿莫白青更是欢喜。他只好回禀太太,这门亲事便定下来了。

    落得今日下场,只能怪她们母女见识太短。可终归是自己的女儿,入夜,报了账给沈氏,迟疑未走。沈氏见他杵着,笑道:“可还有事?”

    莫管家双膝跪下,叩了个头:“老奴教女不严,在太太面前张狂放肆,确实是该罚的。只是……老奴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实在不忍看她日渐消沉,还请太太海量。”

    沈氏让旁人扶他起身,淡笑:“可怜天下父母心,莫管家为李家尽心尽力,按照年月来说,我还得尊称您一声莫伯伯。可你也知道,李家待下人不敢说是最和善的,但也从来不会薄待你们。”

    莫管家颔首:“太太说的是。”

    “可她却将个孩童打的父母不认,我未将此事告知二爷已算是莫大宽容。如今她犯了事,却要您老人家来求,倒不见得她有悔改之心。”

    莫管家当下立刻明白沈氏话里的意思,这是要她亲自负荆请罪,也不是全无通融的余地,当即说道:“老奴明白,谢太太大量。”

    沈氏摆摆手:“下去吧。”

    莫管家退出去后,宋嬷嬷便道:“太太为何不将此事告诉二爷?若是以二爷的脾气,知道莫姨娘做了这般恶事,早就该扫地出门了。”

    沈氏摇摇头:“莫白青的做法我确实不喜,但是莫管家是李府的老奴,不看僧面看佛面。况且就算她留在府里,也折腾不了什么大风大浪。而且她当初是为冲喜而来,总不能冲喜无果,就立即弃之,否则旁人只会将那糟蹋良人的罪名扣在二爷头上。”

    宋嬷嬷点头笑道:“太太真是为二爷着想。”

    沈氏笑笑,又问道:“然儿已经睡下了么?”

    “四姑娘已经睡下了,二爷方才说,公文未处理完,大概会晚些,让太太先睡。”

    沈氏顿了顿,差宋嬷嬷拿过外袍,取了灯来:“也不知要看到多晚,我去给二爷磨墨陪着,你去让厨房熬些山药粥。”

    宋嬷嬷笑了笑,两人琴瑟和鸣她也见惯了,应了声,让其他婢女提灯,自己去了厨房。

    沈氏到了书房,先拿剔灯仗放了满满蜡油,灯火立刻明亮起来。李仲扬微微察觉,抬起头来,见了沈氏,说道:“这里有下人伺候,你先睡。”

    沈氏从婢女手中接过石磨,研磨着墨汁,轻声:“二郎快看公文吧。”

    李仲扬未多言,继续埋头。

    下人悄然退下,房内寂静无声。唯有夫执笔,妻研墨,简单而又安和。

    翌日,向老太太请安后,沈氏领着安然去后院赏春日百花,莫白青便在外头求见。

    沈氏听言未答,等过了半个时辰,才让她进来。

    莫白青一进院子,便跪在沈氏面前,一副花容月貌已十分消瘦,身形也清减了许多。原本不描而红的面颊,不点而朱的唇皆是苍白,满目病态,未语泪先落:“太太,贱妾往日太过得意忘形,如今知道错了,太太大人有大量,原谅贱妾吧。”

    沈氏看了她一眼,笑道:“妹妹这话严重了,我何曾气过你。这话让外人听见,可要说我欺负你了。”

    莫白青一时拿捏不准她话里的意思,跪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说了许多好话。沈氏见她窘迫,又听她话说的越发没头绪,想必也是词穷了,便示意宋嬷嬷扶她起身,淡淡道:“李家几代人多居文官,待下人和睦,妹妹不可再坏这规矩。”

    莫白青唯唯诺诺:“太太教训的是。”

    “回去吧。”

    莫白青慌忙离开,刚出了院子,又见到周姨娘,见她眉眼笑意中似有讥笑,心中既尴尬又气愤,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回到自己院中,哭湿了半边枕头。

    周姨娘牵着安素进了亭子里,给沈氏请了安,笑道:“方才见莫妹妹出去了,整张俊俏的脸都快扭的变样了,怕回去得哭成泪人。”

    沈氏抬手让她坐下,笑了笑,似当真无事发生过:“我也没骂她没打她,有什么可哭的。”

    安然看着娘亲,方才莫白青若是挨了骂,怕心里才会好受些。这种冷暴力更让人心慌,她末了又庆幸,还好这是她的母亲。不过就算她是庶出,只要姨娘本分,沈氏也会待她们和善吧。

    许是看光景美好,沈氏看了一会,拉了安然的手,笑道:“午后小睡一会,然后去赵姨那里玩好不好?”

    安然点点头,看向安宁,她又在抱着本书看。以她的聪明其实并不需要如此刻苦,可是给安然的感觉,却是她好像怕不看完这本书,便再没机会看了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