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56章 再起波澜百里门客

第56章 再起波澜百里门客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心容回来,最高兴的莫过于李老太。只是老太太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也不能拉着她像往年那般长谈了。这日吃过午饭,便觉头痛,早早午歇下。

    李心容想起那苑塘肥鱼,便带着李家孩子去垂钓,回来给母亲熬鱼膳补给精神。除了李瑾轩没空,李瑾良、安宁、安然、安素、安平五人都随她出门玩闹了。

    那苑塘老板郑浩生见了李三妹,立刻认出了她,不过数年前见过一面,却是记忆犹新,这般豪爽美丽的女子,世间又能有几个。当即拿了鱼竿择了静处给他们。

    六人一字排开,下人近在后头。

    北风凛冽,吹了一会两个小的就进屋烤火吃鱼去了。李瑾良每日都被周姨娘押在书海里看书,久未出来,就算是冷也舍不得进去。安宁早就习惯了毒日寒冬,也全然无事。安然虽然也想继续享这垂钓之乐,可是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就被安宁撵回屋内陪安素和安平了。

    烤火时又尝了两道新鲜的鱼肴。微微有急意,便起身去解手。人才到拐角处,就听见了三姑姑的声音,正要出去,又听见一个男子说话。她顿了顿,探头往那边看去。不由吃惊,那男子她可认得,不就是那皇帝近侍赵护卫。

    他与三姑姑在说什么?

    刚下意识探了探脑袋,才觉自己正在做偷听的事,虽然好奇,但这么做终归不对,暗叹一气准备回身不解手了。嘴巴却被人捂住,往后一拖,惊的她差点将袖子里的钱袋往那人砸,定神一瞧,竟是安宁。

    安宁拧眉示意她噤声,安然轻轻点头,那手才松开,拉着她往外走。

    等走远了,安然才说道:“姐姐认得那人吗?”

    “不认得。”她淡声,“闲事莫问也莫管。”

    这话可把安然的好奇全堵回去了,虽说确实如此,可仍是好奇。可世间的秘密还是少知道的为妙,故而忍住未问。

    腊月二十,由李三妹开方子给李老太补了大半个月,身体又渐渐好了,气色和精神又如五六年前。李三妹说要走时,李老太倒也没太感伤。膝下儿孙那么多,沈氏又待她好,而且对这倔脾气的女儿,她又能说什么,哭哭啼啼留不住她,倒不如让她去外头玩的开心些。

    李仲扬一听李心容要走,放衙回来气的脸都青了,待吃过饭,便让沈氏唤她过来,当面便说道:“你以前还小,如今都三十好几了,仍不知长性。你也知道娘身体不如往年,你倒还是要走。”

    李心容面色微顿,沈氏也越发觉得不妥,轻声:“三妹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就是。这世上还有对亲人不能说的事吗?”

    李心容笑笑:“二哥二嫂就当我玩心未过吧。”末了又问,“二哥的正事可说完了?我也有事想跟二哥二嫂说。”

    沈氏轻叹一气,李仲扬也不点头也不摇头,李心容便开了门,唤那站在门前等了许久的安宁进来。这才说道:“这一回,我不带安宁走了。”

    安宁吃了一惊,满脸不信:“为什么?”

    李心容笑道:“你已及笄,该寻个人家嫁了。”

    沈氏心中十分感激,虽然此次她未必肯让三妹带走安宁,可是也不想让母女姑嫂闹别扭,如今由她先开口提出,那是再好不过。可还未高兴完,安宁已摇头,神色坚定:“安宁不愿,我不喜欢那种相夫教子的生活。”

    她从未想过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共同伺奉一个男人,平平淡淡的嫁人生子,只是想想就觉不痛快。她要的就是和三姑姑一同在五湖四海游历的自由日子,那是她前世和在李家感受不到的快乐。如今别说李家,就算是留在京城,对她来说,也不够大,不够宽,她还想去更多地方。

    李心容笑道:“你要让你娘伤心不成?”

    安宁愣了愣,看向沈氏。沈氏已握了她的手,看着这张几乎和容翠一模一样的脸,喉中生涩,哽咽道:“不要再走了,就当娘求你。”

    “娘……”安宁素来冷静沉稳,可这暖暖而无奈的请求却让她心中无法平静下来。留下来,她不想。可抛下母亲,她又不忍。

    李心容淡笑:“心有多宽,这天地便有多广。即便是在一处地方,你也绝不会觉得被束缚。”

    安宁不答,她倒是想明白了为什么姑姑突然说要回京城,其实是要将她送回来而已,一直犹豫不决,最后还是选择将她交还回爹娘身边。

    &&&&&

    腊月二十二,皇后懿旨,让众命妇进宫饮宴。沈氏起先还奇怪这临近过年也没什么节日,宫里也没传什么喜事,怎的突然要入宫吃宴。等一顿饭下来,听了皇后教导,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夜里,沈氏回到家中,进了房里也来不及净手洗脸,让下人出去,关上房门便对李仲扬说道:“二郎可知今日皇后与我说了什么?皇后想让二皇子娶我们家的女儿。”

    李仲扬微微诧异,不安道:“可有明说?”

    沈氏轻轻摇头:“只是试探。我说亲女如今十二太小,皇后又问可还有女儿。我说了记在我名下的安宁,她当即说‘那可许了人家,浚儿听说李家姑娘个个知书达理,十分倾慕’。可把我吓的心惊肉跳。”

    李仲扬神色竣然,默了许久才道:“皇后果真是偏向二皇子的,想借此拉拢李家。”

    “那可如何是好?二郎可思量好到底要辅佐哪位皇子?”

    李仲扬闭目沉思,这问题她又何尝不是每夜在想,想来想去,也觉三妹说的有理,可如今二皇子有意拉拢,若是拒绝,那便是彻底和他作对。日后如果大皇子失势,李家只怕没有一丝侥幸可活。当真是为难。许久,他才道:“大皇子。”又叹气,“看来是要向大皇子表忠诚的时候了。”

    沈氏不懂政事,只是也知此事非同小可。此后李家的命运,将依附大皇子,荣辱相存。

    &&&&&

    长乐宫,黄昏灯起,人寂静。

    羽国大皇子贺允熙听见宫人禀报百里先生来了,急忙放下书去迎。门刚开,便见一个穿着灰衣布衫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前,朝他行礼问安。贺允熙顺手微扶,笑道:“先生不必拘礼,快快请来。”

    百里长也不多客气,大皇子礼遇下士,追随他三年,早就习惯了。只是再如何礼遇,他也是皇子,自己终究不能太过越礼,规矩还是要的。

    入了屋内,百里长问道:“殿下可有何急事?”

    贺允熙笑道:“先生,有大喜。”

    百里长这才露出微微笑意:“何喜?”

    贺允熙说道:“今日朝堂群臣争辩那刑部尚书该提拔何人,父皇问及李丞相意见,你道李丞相举荐何人?是安右礼。”

    百里长眼眸也是闪烁亮色:“李仲扬素来奉行中庸之道,如今竟举荐殿□边的人,怕是有意效忠殿下。”

    他倒是明白了为何大殿下会如此高兴,一直拉拢那文臣之首,却不得表态,现今在这风头正烈时突然偏帮,怕不仅仅是真的觉得唯才举荐。

    贺允熙目光灼灼:“早就想要得李丞相一臂之力,如今正好。”

    百里长说道:“李丞相为人并不简单,若是殿下立刻点头,显得自己多求才若渴易助长他之傲心。”

    贺允熙迟疑片刻:“可总不能迟迟不给答复。”

    百里长淡笑:“此事殿下交给在下即可。”

    贺允熙素来信他,既然开了口,那必然会有妥当的方法:“那就劳烦先生费心了。”

    “殿下客气了。”

    从长乐宫出来,拿着腰牌出了宫门,夜幕已落。百里长孑然一人,步行而出。腹中饥饿,想着应该是用晚饭的时辰了。进了街道,见了一家面摊十分冷清,便过去叫了一碗面。

    这三张四方木桌只坐了他一人,等他捧起碗喝了一半的汤,再放下碗,就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手肘撑桌,托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他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脸,问道:“哥哥脸上有面条吗?”

    小姑娘摇头,笑而不答。

    百里长若有所思,试探道:“你想吃面条?”

    小姑娘仍是摇头笑笑。

    百里长认命了:“好吧,看来你只是想看我怎么吃面条。”

    小姑娘终于说道:“我想告诉叔叔,刚才你吃面条的时候,钱袋被人偷走了。”

    百里长一顿,摸了摸腰间,已经是空荡荡的了。他苦笑:“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小姑娘咯咯笑道:“安平怕挨揍啊,叔叔那么瘦,肯定打不过那个人,也怕你挨打嘛。”

    百里长恍然,笑道:“谢过安平小姑娘,免了我一顿皮肉之苦。”停了片刻又认真道,“哥哥今年二十有一,不该叫叔叔。”

    安平左看右看,又摇头:“就是叔叔,我大哥今年……唔,好像是二十,可是比叔叔年轻多了。”

    百里长笑了笑:“据说每日想很多事的人,确实会老的比较快。”

    安平恍然:“难怪乌龟可以活那么久,它们老是趴在水里不动,哪儿也不去,那自然什么都不用想吧。”

    百里长点头:“兴许是,那安平小姑娘想做小乌龟吗?”

    安平嘁了一声,撇嘴:“我才不要,三姐姐说,如果人停在一处不动,那是枉活一世。将各国游历一番才不枉此生。”

    百里长笑笑,游历各国,倒是好大的口气。孩童的心可细腻着,安平又聪明,哪里看不出他笑里的意思,不服气道:“三姐姐真的去过很多地方,每次都捎很多吃的给我。”

    “很多好吃的……”百里长想着这话,又卷了一筷子面条,这家面摊的面真的很难吃,难怪没什么人。

    安平趴在桌上哼了一会曲子,歪了脑袋问他:“你怎么不找我借钱帮你?”

    百里长笑笑:“你若肯帮,不用我说自然也会帮,对吧?”

    安平眯了眯眼笑:“那你为什么不试试?”

    百里长笑道:“好,小姑娘,借我些钱可好?”

    安平立刻吐舌头:“我才不借。”

    “……”百里长苦笑,这是哪家的孩子,如此顽皮。可顽皮归顽皮,倒也有童趣。正要问她,就见她身后站了一人。屋檐下的灯笼微微摇曳,灯光照映在她身上,高挑而纤瘦,衣着光鲜,面色冷淡却又隐约有种隐忍之色,瞧着略微奇怪。

    那姑娘面色清冷,看着那孩子的眼光却不冷清。声调平缓淡然:“安平。”

    安平猛地转身,跳下木凳,扑进她怀里:“三姐姐。”

    百里长皱眉,多看了她几眼,那个游历各国的三姐姐?瞧着就不似普通人家的姑娘,果真是个小撒谎精么。

    安宁蹙眉:“娘急坏了。”

    安平嬉笑:“谁让你们在绸缎庄挑了那么久的布,我饿了,就跑了过来,然后跟叔叔唠嗑。”

    百里长面有悲痛,又提醒道:“不是叔叔……”

    声音虽然不小可根本毫无作用,听着她那一口一个“叔叔”就觉刺心。

    安平又扯了扯她的衣裳:“三姐姐,这个叔叔人很好,他的钱袋被人偷了,三姐姐帮他付面钱吧。”

    安宁也未多说,拿了十个铜板便放在桌上,连看也未看他,便拉着安平走。安平跟在她身侧,又朝百里长摆手:“下回见了记得还二十个铜板哦。”

    百里长又苦笑,他就知道这小姑娘是个人精。又看了看安宁,这才发现她走路的姿势十分沉稳,似乎每一步都很谨慎却又不拖泥带水。脊背也非常挺直,果真是个英气的女子。

    &&&&&

    李仲扬今日放衙,受同科好友相邀,去酒楼一聚。到了那厢房,同僚却笑笑退下了,只见里头坐了一个身形清瘦的年轻人,说不上非常俊气,但那份淡然却让人心头微震。

    百里长见了他,起身作揖:“在下百里长,见过李丞相。”

    李仲扬眸子微顿:“可是百里慕云的弟子?”

    那百里慕云乃天下有名的谋士,门人众多。

    百里长笑道:“如丞相所言。”

    李仲扬了然。当年皇后倾尽千金用了许多手段,才将百里慕云请来给二皇子做幕僚,如今又一个百里出现在此,莫非又是为二皇子的事来?

    百里长见他不动声色却不言语,果真是个不能从面上看出些许端倪的人,笑道:“丞相莫误会在下,在下如今是大皇子门客,早已出师,与家师并无关系。”末了右将大皇子亲笔书函奉上,以证明身份。

    李仲扬细细看完,皱眉:“先生有何赐教?”

    百里长邀他坐下,这才说道:“自古以来,立长不立幼,除非长子十分忤逆才改祖训。可如今大皇子宽仁,深得爱戴,却偏有一些人逆行倒施,这一点,想必李丞相也不愿看见。”

    李仲扬微微看了他一眼,也不直接表态:“确实不愿。”

    百里长笑笑:“李丞相可知黄果为这人?”

    李仲扬点头,那黄果为的祖父、外祖父、父亲都是为国捐躯的羽国大将,独留他一脉。可惜那黄果为为人轻佻,不似先辈,常惹出些事来。但因都是些小事,皇上对那些弹劾的折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次黄果为在鸟市与人起了冲突,将对方揍了一顿,谁料那是驸马的弟弟,永朝公主便将这事便闹到皇上那,不依不饶求他严惩。

    永朝公主是皇上亲妹,手足情深,这一回在外人看来,已经是板上钉钉要将黄果为贬到荒凉之地的事了。

    百里长笑道:“大皇子想求皇上打消将他贬谪的想法,却不好开口,不知丞相可否帮这个忙?”

    李仲扬哪里会不知道他的意思,自己要表诚意,那总要看看有何用处。而且大皇子素来和黄果为无瓜葛,就算自己为他洗了罪名,圣上也不会猜到他是在为大皇子办事。默了默,轻点了头。

    百里长笑了笑,起杯敬酒。

    &&&&&

    已是二十五的天,风雪彻夜不停,晨起,街道已铺满白雪。

    下了朝,李仲扬单独求见圣上,由海公公通报,随后领他入内,行了礼,贺奉年道了一声“起来吧”,仍看着手中折子,未抬头,淡声:“丞相有何事?”

    李仲扬说道:“启禀圣上,微臣为黄果为一事而来。”

    “哦?爱卿有何话要说?求情?亦或是加罪?”

    “回圣上,是为加罪而来。”

    贺奉年轻笑一声:“那黄果为仗着自己先辈的荣宠,愈发胆大妄为,确实要加重罪名。”

    李仲扬说道:“圣上所言极是,那黄果为只知耗损其祖父、外祖父、父亲以命换来恩荣,从不奋发上进,如今贬谪到荒凉之地让其反省,让其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先辈瞧瞧黄家出了什么不孝子。”

    贺奉年顿了顿,末了眸子冷冷:“丞相此次来,加罪是假,求情是真。”

    李仲扬当即跪下,埋首不起:“圣上曾言若为其求情,定要重罚。只是黄家世代忠臣,黄夫人乃烈性女子,毅然随黄将军而去。黄老太太年事已高,膝下只有这一个孙儿,若是论罪,怕是朝野会惊怕圣上如此待薄忠臣之后。黄果为手中并非是出了人命,平日里也没做大恶之事,还请圣上轻判。”

    贺奉年轻叹一气,心中也觉悲悯:“丞相有心了。”思量一番,才道,“贬谪的事先缓缓,禁足十日罢,日后若再犯,定不轻饶。”

    李仲扬叩首:“圣上英明。”

    &&&&&

    黄果为只被禁足的事传入贺允熙耳中,当即让百里长去见李仲扬。百里长的身份除了大皇子近侍知晓,旁人并不知。又不曾在朝野中露面,他去自然是最好。

    此时李家正如临大敌。

    沈氏自从蒙恩得封一品诰命夫人,常受邀去宫中协助皇后主持的宴席。善于笼络公公宫女,昨夜那公公报信,说二皇子连夜进宫,要皇后去向圣上求情,讨要李三姑娘做侧室。皇后那般疼二皇子,怕真会助他一臂之力。

    这事与李仲扬一说,他也不知要如何是好。总不能进宫去禀明他不愿嫁女,否则不就暴露了沈氏笼络公公的事。一时大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压迫感。

    安然和安平坐在外面,朝鱼汤里扔鱼食,安平抱着栅栏,两腿伸在外头摇啊摇,回头看了看那紧闭的大门,问道:“四姐姐,三姐姐怎么还不出来,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堆雪人玩吗?”

    安然笑笑:“妹妹别急,一会就出来了。”

    “唔。”

    不一会一个下人跑过来,向她们问了安,敲了敲门:“二爷。”

    片刻里头传来李仲扬微沉的应声,下人才道:“外头有个自称百里的人要拜见二爷。”

    门立刻打开,李仲扬说道:“快请。”

    沈氏也走了出来,皱眉:“那是何人?如今正商谈宁儿的事,要个外人进来,怕是不妥。”

    李仲扬摇头:“无妨,百里先生是大皇子幕僚。我向大皇子表了诚意,二皇子要联姻的事便也关系到他们,总不可能真让皇后去求了旨意赐婚。百里门人素来多谋略,请他相助,或许能化解。”

    安平好奇道:“那个百里很厉害吗?”

    安然笑道:“坊间有言‘天下智者皆百里’,确实很厉害。”

    安宁环手抱胸倚靠在门柱,想到要将命运交由他人手中,便分外不甘,更何况还是个素未谋面的人。若不是怕惹恼了二皇子连累家人,她真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思来想去也未想到什么万全的方法,若是姑姑多好,这么一想,顿时觉得自己的历练仍不够,为何要这般依赖人。

    沉思中,已有平缓的脚步声传来。抬头看去,见了那高瘦的年轻人,略觉眼熟。安平眼一亮,已经放下鱼食盒子,抽脚出来,跳下那坐沿,朝他跑了过去,抓了手便道:“叔叔,你是来还我铜板的吗?”

    百里长一愣,待看清楚这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蓦地笑开了,随后正色:“不要再叫我叔叔。”

    作者有话要说:李增(将军,已殁)——李老太(林氏),文安伯嫡女,居京城。

    ↓↓↓

    李大郎,李世扬(已殁)

    李二郎,李仲扬(居京城)

    李三妹,李心容(常游历各国)

    李四郎,李悠扬(妾侍所生,记在林氏名下。暂未出场)

    李世扬——

    韩氏(四品京官嫡女),生二子李瑾贺(妾楚氏)、李瑾璞(已殁),一女李安阳

    与妾侍及庶出子女共居滨州

    李仲扬(丞相)——

    原配宁氏(沛国公庶女,已殁),生一子李瑾轩

    继室沈氏(长安侯嫡次女),生一女李安然(女主)

    婢女容翠(沈氏丫鬟,已殁),生一女李安宁

    周姨娘(良妾,富商嫡女),生一子李瑾良,生一女李安素

    何采(李府老嬷嬷外孙女),生一女李安平

    莫白青(莫管家女儿),生一子李瑾瑜(亲生子早夭,实际身份是李瑾贺之子后谎称被盗贼抢走)

    宋世峰(吏部尚书)——

    赵氏(梁国公嫡女),一子宋祁,一女宋敏怡

    两妾(共生一子三女,已出场宋敏芝,其余名字暂略)

    顺王爷(亲王)——

    顺王妃(成国公嫡女),世子贺均平,郡主贺清妍

    侧妃、子女名字暂略

    贺奉年(皇帝)——

    皇后,生二子(大皇子贺允熙,二皇子贺允浚)及二女(名字暂略)

    百里长(智者门人)——大皇子幕僚

    (主要人物关系表会根据后面出场人物逐渐添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