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63章 宁静美好笄礼已过

第63章 宁静美好笄礼已过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一章宁静美好笄礼已过

    安然看了他许久,未语泪就先落了。那日思夜想的人,真的出现在眼前了。她真怕这是个美好的梦,胆怯的不敢上前。贺均平疾步过去,在后头抿笑的清妍已将那些下人通通赶到楼下去。

    贺均平看着她,果真已经长高了许多,面庞白白净净挂着泪珠,唇色如点朱樱,纤纤玉手抹了泪,泪又复落下,看的他极为心疼,淡笑:“傻丫头,哭什么。”

    安然泪眼朦胧,瞧的不太清楚,可下颚那可隐约看得出点异色的,又气又委屈:“都变成美髯公了,一脸胡渣。”

    贺均平失声笑笑:“我刚进城,还未回家先来见你,倒是被小媳妇嫌弃了。”

    听见这话,安然想躲开他的目光,可又舍不得少看他一眼片刻。抽了抽鼻子,才说道:“疾风我养的很好,白白胖胖的。”

    贺均平点头笑笑:“嗯。”

    “我绣花的功夫又进步了。”

    “嗯。”

    “我的书房拓展到两间了。”

    “嗯。”

    安然气馁:“这些都在信上说了,你不爱听。”

    贺均平依旧是笑意淡然看她,抬手用袖子帮她拭泪:“爱听,再说说。”

    安然看了他许久,终于是忍不住抱了他的胳膊:“世子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贺均平摸摸她的头,轻叹:“嗯,回来了。”如今只等年后,年后……他就去李家提亲。把她放在身边,再也不离开。一别两年,果真出落成美艳不可方物的姑娘了,再走,他哪能放下心。轻握了她的手腕,“很久没吃过京城的饭菜了,一起吃。”

    满桌的酒菜还带着热气,安然也没吃晚饭,可是不饿,如今的她哪里会饿,心早就是满满的幸福。拿了碗给他舀汤,夹肉,轻哼:“清妍又骗我,说今晚来吃老虎肉的,结果老虎肉没看见,老虎就看见了。”

    贺均平蓦地笑道:“我倒是变成老虎了,有那么凶么?”

    安然皱了皱鼻梁:“没那么凶,但是都坏。这个惊喜我一点也不喜欢。”

    贺均平凝视,笑笑:“当真不喜欢?”

    安然微微抬眉看了看他,略有羞赧,这才承认:“好吧,很喜欢,简直是……快开心死了。”

    瞧着她那娇羞承认的模样,贺均平心弦又被拨动,当真喜欢的很。

    喝了一口汤,暖了暖胃,他才说道:“在边城,碰见过两回大虫,幸好有弓箭手在,当晚就炖了肉吃。”见安然看自己,笑问,“怎么了?”

    安然低声:“这些你没在信上说过。”方才满眸是泪,根本没仔细看他,现在认真看,比起他离开时,似乎……更是冷峻成熟了,肤色也偏于古铜不再白皙,哪里像养尊处优的皇族子弟。再翻了他的手掌看,掌上也有茧子,不由心疼,“世子哥哥,你吃了很多的苦吧,可是从来不说。”

    贺均平笑道:“看,没告诉你已经难过成这样,要是再告诉你,岂非要更伤心。”

    安然气道:“借口,以后我也报喜不报忧。”

    贺均平笑笑:“连生起气来也好看。”

    这话并不是故意夸赞,而是当真如此。离别两年,一举一动都觉喜欢,蹙眉生气也觉可人。只想这么瞧一晚,不对,一直这么看着,便觉开心。

    安然苦笑,不但是晒黑了,连脸皮也晒厚了吧,如今说这些话倒是自自在在的了,她又夹菜给他:“快吃,瞧我做什么。”

    贺均平笑了笑,继续吃饭。安然给他倒茶,只是看着他吃就觉幸福。那么多的千言万语已不想说了,还是仔细看吧。

    贺均平想起来,问道:“你吃了没?”

    安然这才想起来:“没。”

    贺均平笑道:“傻姑娘,难道真将我当老虎,想吃了我不成。你素来爱吃,如此淡定,我倒以为你吃过了。”伸手拿了碗筷给她,“快吃。”

    安然接过,贺均平便给她夹了菜。吃了两口她便轻声问道:“这次回来,不用去边城了吧。”

    “嗯。”

    安然当即喜的又忘了吃饭,已开始计划起来:“我们今年一起去赏梅吧,还有登塔放烟火,苑塘那边的鱼也肥了,要赶紧的,不然年后我就要被押在家里不能出去了。”

    贺均平笑着看她,只是听着她的声音,就觉满足。看着她的样子,更觉人生无憾。他的小媳妇就快真的要做他的媳妇,再不用担心她会做了别人的新娘。这么一想,顿觉在边城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

    李仲扬很晚才回来,到了房门,见里头灯还亮着,进了里面,就见沈氏还未睡下,皱眉:“这么晚还不睡。”

    沈氏上前为他宽衣,让丫鬟打了热水给他净脸,笑道:“倒也不困。”见他心神不宁,轻声,“莫非……皇上又留你训斥了?”

    李仲扬轻点了头,沈氏蹙眉:“今年怎的这般不太平,这都已经好几回了。”

    有此感慨,只因圣上越发偏颇二皇子,大皇子身边的近臣多多少少都受了责罚,连李二郎也没幸免。今年与那些官夫人一同饮宴看戏,也少不得要说到这些。沈氏心下也觉不安,可李仲扬却从不多说这些。他主外,自己主内,早就像是商议好的了。

    李仲扬叹道:“莫非圣上欲立二皇子为储君……”

    沈氏轻声:“二郎莫多想。”

    夜里睡下,李仲扬又睡的不安稳,梦魇醒来,惊的里衣湿透。

    沈氏忙起身给他斟茶。

    李仲扬面色惨淡:“我又梦见那贱妇了。”

    去年腊月莫白青做出那种混账事,翌年一月,莫文房病逝的消息传来,李二郎便让人送了毒药过去。自此以后却常入梦魇,请道士来做法,却也不得好转。唯有李仲扬明白,他年轻时做过的造孽事,已经一一开始向他寻报应了。又常想起莫白青的那话,死后也会夜夜站在他枕边。

    这是心魔,无法驱除。

    沈氏好好安慰了一番,李仲扬这才再躺下。她默默想着,明日去寺庙烧香祈福吧,若是厉鬼要缠,就缠着她好了。李二郎不能垮,他一垮,这家便完了。

    翌日,沈氏早早出门去了,盼着能烧上寺庙的第一炷香,得方丈第一句吉言。

    吃过早食,清妍便来接安然,一起去苑塘吃肥美的鱼。到了那,安然却没看见贺均平,正想着难道清妍这坏姑娘转了性子不“坑”她了。清妍一脸坏笑:“我就知道你是个重色轻友的坏姑娘,我哥进宫去了,约摸中午过来。”

    安然说道:“我才不是在等他。”

    清妍伸手挠她痒痒,逗她直笑,这才求饶:“好好,你赢了,别再逗我了。”

    “哼,都快做我们贺家人了,还不听我这小姑子的话。”

    安然脸红了,拍拍她的手:“不许再说这种话,让别人听见,我们两个都要被扣上不矜持的帽子。”

    清妍嬉笑道:“谁敢,我拔了他们的舌头。”

    到了正午,鱼已经钓上好几条,贺均平还未来。清妍在一旁哼着小曲,见她时而望望外头,说道:“安然,昨晚我哥刚回来,母妃就拿了一叠姑娘家的生辰八字给他,唠叨了他大半夜。”

    安然想到贺均平被顺王妃唠叨的场面,笑了笑,清妍说道:“然后我趁着母妃不注意,把那些东西全都丢到外面池塘去了。王兄当即夸我乃英雄也。”

    安然干咳两声:“然后你被王妃暴揍了一顿?”

    清妍听见暴揍二字,顿觉形象,当即笑趴。许久才道:“王兄回来也好,母妃就不会总烦我了。”

    安然顿了顿,清妍比她长一岁,眼见着就要十六了,虽然不比往日那般常出来走,但想玩的时候,还是四处跑。她素来就是家里的霸王,顺王爷不管,顺王妃管不住。骂的凶了,反倒跑的更欢。有时她觉得,清妍比她更像现世来的,这般潇洒:“清妍……你老实告诉我,你还是喜欢我哥吗?”

    拿着鱼竿的手微微一漾,在平静的湖面打开一圈圈水纹。清妍点点头:“嗯,喜欢。可是你和王兄不用介意,真的……不许再做那种成全傻事,否则我会一世不安。而且……尚清哥哥也不会喜欢我的,他喜欢的是那种柔情似水的姑娘,而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变成那种人。如果要我为了喜欢的人而改变那么多,我做不到。我可以为了他学女工,因为那不会改变我,可若要为了他而移除本性,我不想,也不愿意。或许是……还没有喜欢到那种程度吧。”

    安然摇头:“不是的清妍,如果让我为了世子哥哥做出性格上的改变,我也不愿意,无关乎喜欢的深与浅。”

    清妍长吁一气,笑道:“好吧,随缘好了。说不定明日我就喜欢上别人了,然后成亲,生孩子。”

    安然见她笑的欢喜,却从那声音里听出一丝惆怅来。这种不能一起获得幸福的无奈……实在是很不喜欢。

    贺均平到了后,清妍便立刻拿鱼去给厨子,借故跑开了。昨日是夜里见他,灯火再明亮也瞧的不是十分清楚。现在白昼一瞧,那胡渣已经刮干净了,发束的整整齐齐,眯眼看着,真是俊朗非凡。

    贺均平见她毫不避讳的盯来,笑道:“莫非我脸上的胡渣又冒出来了?”

    安然笑笑:“世子哥哥长的真好看。”

    贺均平微挑了眉:“自然要衬得起媳妇的美貌。”

    安然被他呛了一声,这种话真是连反驳都不能反驳呀。在湖边坐了一会,不见他说话,偏头看去,眉头微拧,似有心事,轻声:“世子哥哥怎么了?”

    贺均平微微笑笑:“在边城两年,比在京城二十载学到的更多,懂的也更多。”

    安然转了转眼眸:“世子哥哥喜欢上边城了?”

    “嗯。”贺均平迟疑许久,才问道,“若……成亲后,你可愿随我去边城。像当年父王携带一家人过去,一住便是七八年。”

    安然愣了愣,去边城她并不在意,只要不要再受这分离之苦。可是守在边城的时日未免太长,忍不住问道:“一年半载的可以回来一次么?”

    贺均平笑笑:“每年来回便差不多要花费两个多月的时日,舟车劳顿,无妨么?”

    安然笑笑:“世子哥哥这么说,那就是可以了?”

    一口一个世子哥哥,声音又软腻软腻的,真是铁汉的心都要被叫化了。贺均平分外不忍,缓声:“边城不比京城,没有歌舞升平,没有彻夜灯盏,也没有吟诗花会,更没人前后伺候。我只怕……苦了你。”

    安然笑笑,音调微轻:“是,那里很多都没有,但……那里有你,这就足够了。”

    贺均平愣了愣,末了笑道:“我当真是没喜欢错人。”

    安然看着他:“我也没……世子哥哥如果一辈子享受在皇恩下,倒是让人瞧不起的。还好没有……”

    说罢,已经撑不住那灼灼目光,急忙将视线投回鱼竿上,嗯,还是钓鱼吧。

    贺均平沉思许久,愈发珍惜她。世上再也找不到像她这般的女子了,没有半句埋怨,一句有你,就打消了他所有的顾虑。

    &&&&&

    明天是大年初一,照例要进宫饮宴。安然如今依旧很害怕,不是还未习惯那肃穆氛围,而是因为装扮了一番,祖母在旁笑道“真真是与你三姑姑长的一模一样了”,这话提醒了尘封在心里许久的事。

    三姑姑今年未归,之前安宁与她一起时倒是“常”回来的,想来也是为了三姐而回。现在安宁在家了,她更没什么可牵挂的。

    安宁此时正拿着米糊看百里长贴对联,也不知他是斜视还什么,贴的歪歪斜斜,还得意洋洋的说“这回贴正了吧”,待瞧见她脸都黑了,又默默的歪了歪,小心问“贴正了没?”。

    安宁皱眉:“我来贴。”

    百里长无奈道:“哎哎,又被媳妇嫌弃了。”

    安宁早就习惯了他的轻佻,虽然说话总是花花公子的语气,可是住在一间房快两年,他睡长椅,她睡床,也一直相安无事。

    百里长将桃符给她,自己扶凳子。等贴好了,一瞧门口,真是喜气啊。

    安宁问道:“今晚想吃什么?”

    “鸡肉。”

    安宁点点头:“待会去买。”见百里长盯着自己,她又皱眉,“做什么?”

    百里长笑道:“没什么。”

    怎么会没什么……以前的她从来不会问自己。可似乎真是处的久了,最近几个月变化越发明显。会给他盖被子,还会在身边放个炭盆。也会问他想吃什么,然后认真去做。从宫里回来,进了巷子瞧见小院炊烟袅袅,便觉自己有家了。进了门后,安宁在炒菜,顿觉美好。

    他摇了摇头,这种感觉绝对不要是动心,只要是感动就好。李家……安宁可是李家的人啊……

    这么一想,忽然觉得……有些残酷。

    &&&&&

    大年初一,安然随爹娘入宫赴宴。刚拜见完圣上说了吉利话,就听见贺奉年说道:“去年未见,今年出落的越发好看了,抬头让朕仔细瞧瞧。”

    安然只好硬着头皮看去,这一抬头,就见贺奉年的眼眸一顿,直勾勾盯来,锐利的眼神盯的她冒了一脊背的冷汗。许久贺奉年才道:“今日可要喝的开心些。”

    安然忙埋头说了一番谢话。回到位置上,也没像往年那般得到赏赐。并非是想要赏赐,只是之前有人曾说,这赏的不是她,而是变相赏给李丞相的。那今年没有,席上又听见圣上嘉奖二皇子,莫非……这是要被抛弃的节奏?

    神思不定了一会,就听见贺奉年又褒奖了贺均平,安然看着他在堂中拜谢,身姿挺拔,答的铿锵有力,又多看了几眼。沈氏扯了扯她的袖子,眼神示意摇头。安然这才收回视线。

    宫宴结束后,一家人乘车回家。李瑾轩见李仲扬面色沉沉,问道:“爹可是在想方才宫宴上的事?”

    李仲扬点点头:“翰林院可有什么消息?”

    李瑾轩默了片刻,才道:“腊月时院中提拔侍读学士,教之其余两人实力,本以为我能当选,却不想落选了。如今局势看来,却又好像是特地被刷下去的。”

    李仲扬眉头紧锁:“二皇子连得两年嘉许,大皇子那边也定是急了。只是风声正紧,不便接近,否则便坐实了结党之罪。”末了一想,这话还是得让百里长转达,商议一下对策。莫非圣上真的不打算立大皇子为储君?

    过了两日,安然的名声倒又是在宫里响起来了。清妍和她说时还一头雾水,直到听她说完,又起了一身疙瘩。

    原来有皇子在宴席上瞧上了她,去向贺奉年求她,结果贺奉年扔下一句“无人能配得起她,走罢”,这话简直就是至高无上的赞许,可安然隐约知道详情,却觉惊悚。真怕那是真的,然后被皇帝拐进宫里做个炮灰妃子。

    她忙问清妍:“及笄是三月三日么?”

    清妍点头:“嗯。”她立刻想歪了,抿嘴笑道,“哎哟哟,坏姑娘,你就这么想做我嫂子吗?要不我现在就叫你王嫂?”

    安然轻拍她,她哪里知道自己心里慌得很。

    三月三,在安然惴惴不安的等待中来了。

    笄礼前三日便戒宾,宾由李家三叔婶担任。当日安然穿上笄礼冠服,在众人注目下,完成笄礼。在宗室接受三叔婶授以的“妇德、妇容、妇功、妇言”,为时半日。

    夜里安然坐在房里,看着那不再是双丫髻的头,有些不适应,还觉得头上插上簪子步摇有些重。可又舍不得取下,她终于长大啦。

    柏树见她在镜子前瞅了好久,笑道:“姑娘最美了,都被自己迷住了。”

    安然笑笑:“柏树的嘴巴是越来越坏了。”

    柏树俯身贴耳道:“小姐,你若是嫁给世子,我是不是也要跟过去?”

    “嗯,按理说是,你是我的贴身丫鬟嘛。”安然听着话里不对,看着她说道,“你不想么?”

    柏树说道:“服侍小姐柏树愿意……只是……陪嫁丫鬟不是一般都要……嗯,做姑爷的妾侍么……奴婢……”

    后头的话支吾着说不出来,安然笑道:“你有喜欢的人了?”

    柏树埋头不起,安然笑道:“放心吧,你若是有良人,我不会带你过去的。你若要卖身契,我替你向母亲讨来就是。”

    柏树忙道谢,遇到这样的主子,是她的福分!

    翌日,因是大臣女儿,要去皇后娘娘那得吉言。安然又随沈氏入宫,到了宫门口,还有其他几家同样刚参加完笄礼的姑娘一起守候。

    进了宫里,正逢百官下朝。

    宋祁如往常那般往翰林院去,听见姑娘的笑声,也知晓又如往年那般是进宫听教的姑娘。走了两步忽然想到,安然昨日笄礼完毕,那今日……忍不住偏头看去,就见那一簇穿着新衣的姑娘中,安然特别安静的走在其中,时而笑笑,清晨阳光如霞光彩琉璃,打落身上,繁花似锦,美好极了,看得他也微微愣神。真想与她说话,只是却仍旧是在回避着自己。

    如今世子已回,怕是这份美好,与他彻底无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