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79章 弹指岁月情字何解

第79章 弹指岁月情字何解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七章弹指岁月情字何解

    年初五,沈氏收到宋家来信,以往都是和赵氏往来书信,这次署名是宋成峰,收信人又是李仲扬,沈氏还以为是商议婚事的信,交给他展开一看,李仲扬说道,“宋大人和宋夫人约摸这月下旬到滨州,说是商量两人婚事。”

    沈氏意外道,“亲自来,”

    李仲扬微蹙眉头,“嗯。宋大人素来公务繁忙,这来回一个多月的路程,怎么会有余暇过来……”他和沈氏相觑一眼,都没有将心底猜测说出口,只怕……不单单是商议婚事这么简单。能给宋成峰准假的,除了圣上,还有谁?

    年初四,安素又去摆画摊了,走亲访友的人多,买画的也多了些,她可不愿错过这好时机。

    画摊摆开,拿了凳子垫脚挂上悬直的绳子,正要下来,就见一个俊气少年抱胸抬头看来。安素低头细看,笑了笑,指了指他的发冠。

    骆言说道:“算你眼力好,我收拾一下还是不错的吧,你看,连衣裳都是新的,还有发冠也是新的。”

    安素见惯了他穿的随意的模样,一时整齐起来,还有些不习惯。骆言递画给她,等都挂好了,下来后就拿一个小盒子给她:“呐,送你的。”

    安素接过,礼数上不该直接打开,正要放回小包里,骆言就说道:“你打开看看。”

    她只好打开,一看里面立刻顿了顿,这里头装的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什么名贵玩物,而是一支食指长的毛笔,毛笔被固定在盒子盖上,盒子里头第一层是切的整整齐齐的纸片,跟盒身差不多大,拿起第一层,就见下面有个小盒子被定在木圈中,拧开小盒子,竟是墨汁。

    骆言见她瞧清楚了,这才道:“这样你就不用跟别人讨纸笔了,碰到解释不清的,就用这东西。我试过了,因为盒子很扁很轻,你可以放在随身戴着的小包里,一点也不碍事。”

    安素仍在仔细看那盒子,依稀还能瞧见雕琢后的新意,是刚做没多久的,特地为她做的。心中不由波动,他分明很细心呀。

    骆言见她发愣,大声道:“李安素,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脑袋好歹动一下。”

    安素笑看他,点点头,随后就将盒子好好放起。见她动作小心翼翼,骆言这才开心起来,搬了凳子坐到一旁:“这是你的礼物,你给我准备了礼物没?”见她一顿,立刻说道,“你根本想都没想。”

    安素挠挠头,甚为苦恼,她是没想过,而且姨娘说姑娘家不能随便送东西给男子,虽然骆言很好,可也是个男子呀。骆言也是个少年人,平日跟着李悠扬痞惯了,第一次送东西给姑娘,见她只是抬头对自己笑,似最美繁花,教人看的怔愣,脸红成了柿子,也不打趣她了,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就跑了,安素拉都拉不住,更是苦恼,难道是气她没送礼么?

    骆言跑远了,才喘气停下。要是让李悠扬知道,恐怕要笑话他。刚想到这,就听见一声长长悠扬:“哟,骆管家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失魂落魄。”

    骆言心一沉,这么快就追来了。他硬了头皮转身,瞧见一辆大马车停在后面,跳步上去,撩开帘子一看,果然是他,立刻板了脸道:“李爷不是说要回京城找霜霜姑娘吗,怎么又跑这来了。”

    李悠扬懒懒倚在一侧,跨脚在对面坐上,一副倦懒模样:“找不到合意的管家,只好回来了,然后就瞧见那万年冷脸王对着一个姑娘傻笑。”

    骆言忍气,没白他一眼:“李爷又想把我抓到哪去做苦力?”

    “我早就说了,你可以娶安素。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也没那个权势管,所以……”

    “李爷。”骆言盯着他说道,“把你的条件都收回去,我……我想娶她,但是不会要你的那些东西。”

    李悠扬顿了顿,笑道:“不要我的这些东西?那你怎么养活安素?你觉得你翅膀硬了可以飞的很好了?你可别忘了,你们中间,还有周蕊,她有多讨厌我们你也知道。日后我这些钱财给你,你还给她或许还可能通融,可两手空空去求娶,不乱棍将你打出来才怪。”

    骆言说道:“李爷,你当初把我推到安素面前,不是早就知道周蕊会反对?那您的用意是什么?您想锻炼锻炼你的这个管家,看看他够不够资格接您的生意。所以……激将法对我没用。”

    李悠扬朗声笑起,拍他的肩:“不愧是我带大的,那你想好用什么法子说服周蕊没?虽然我是领头的,但她对你这个帮凶可不剪得会手软。”

    骆言默了默,起先他不过是顺着李悠扬的意去接近安素,也没想太多。可后来心境转变,又避开那问题,现在终于要正视了,也还需要再想想,想个好法子。

    &&&&&

    安然这几日在家里待的都快发霉了,偏母亲不许她出去,大门都不能迈出去。她这还没订亲就被禁足了,那要是宋家和爹娘商议让两人先订婚隔了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再成亲,她岂非要在一直待着。

    这日梳洗后回房梳发,隐约听见临着后院的小窗户有声响,不由握了木棒往外走。自从接连发现刺客,安然特地找了个合手的木棒放房里。轻步往那走,只见窗户果然映出一个人影了,吓的她抬手要敲,就听见那人说道:“四姑娘莫怕,在下奉命而来。”

    安然一听声音略微耳熟,急忙开窗,见了那人,稍稍一愣,放下木棍:“何侍卫。”

    何侍卫……是贺均平的近侍,当年两人仍在一起时,没有少见。何侍卫面色淡淡,一如既往不苟言笑:“世子准备明日回边城,叫属下传话,若姑娘愿意一同随行边城,明日便去城南。若是不愿,那就不必去了。”

    安然默了片刻,这种事,他都不会亲口问她……每次都不告而别,每次都是……想到贺均平,又想到过往,强压思绪。何侍卫又道:“那城中细作我们本以为是敌国趁乱混入,谁想那是二皇子派来的刺客,到底是杀谁,姑娘也是个聪明人,不必在下多说。世子让姑娘放心,刺客已除。世子的心意仍在姑娘身上,切莫做个薄情人。”

    安然听后,不知如何答他。他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她和贺均平之间,或许谁也不负谁,只是在一个错的时间里碰见了对方,导致了错误的相遇。她并不后悔那五年光景,可若她再如此五年,才真真是负了贺均平,还负了宋祁。

    她轻叹一气,声音淡然:“回禀你们世子吧,我不会去……他会懂的。”

    何侍卫面色沉沉,硬声应了一句,便悄然离开了。

    安然在窗边站了许久,等那冷风吹来,才回神关窗。这一扇窗关上,就好像关尽了两人的过往,将前缘和以后都斩断了,再无法回头,也不会再回头。

    安素进来的时候,安然还在对着紧闭的窗户发愣,直到她轻拍了自己一下,可吓了一大跳。安素也被她惊了一番,两人愣了片刻,才笑了起来。

    安然笑道:“素素怎么了?”

    安素拉着她的手到桌旁,待她做好,才从袖子里拿了骆言送她的盒子给她。安然看着那盒子精巧,打开一看,里面简直就是个迷你型的文房四宝,不由笑道:“姨娘送你的?”

    安素摇头,在她手上写了一个言字,最后一笔落下,脸已有些红。微微抬眉看她,心觉羞赧,又写到:送何回礼?

    安然没想到骆言竟然又回来了,而且还送了这么一个如此有心思的盒子:“你和骆言的事……没有告诉你姨娘么?”见她摇头,她说道,“素素,你姨娘……跟四叔有些过节,骆言又是四叔的人,如果让姨娘知道,怕是会生气。”

    安素愣了愣,这个她怎么没瞧出来。虽然四叔不回家确实有点奇怪,可她从来没想过是跟姨娘有过节。

    安然说道:“我也不知到底是何事,但你想想那天在祖母的灵堂上,为什么姨娘要那样对四叔,事出必有因。你要不寻姨娘说说,要是被她先发现了,只怕要生出许多误会。我以为你跟骆言只是聊得来罢了,可如今他竟然送你这盒子,怎么想都觉得好像不大对劲。”

    安素蓦地握紧那盒子,难道真的像四姐姐说的,四叔跟姨娘有过节?那骆言送她这个,是真心的么?

    &&&&&

    沈氏身子不便,李仲扬夜宿周姨娘房中。刚要睡下,钱管家送进一封请柬,周姨娘接过,皱眉:“这么大半夜的谁还送请柬过来。”

    李仲扬一瞧,十分意外:“是尚和。”

    周姨娘神色一顿:“他们大房又想作甚?”

    “明日邀我们赴宴,说是一家人聚聚。”

    周姨娘轻笑:“一家人?以前他们大房好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们是一家人,如今儿子没了大铺子,女儿又疯了,过上小门小户的日子,倒记起这‘一家人’来,倒好笑得很。”

    李仲扬看了她一眼,说话仍是带着刺,无怪乎别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是这话是对大房而论,他倒也认同。他们二房落魄来到滨州,吃了闭门羹就罢了,算是他对不住李瑾贺。可李安阳让徐保和逼迫商户不许接他们落脚,安定下来还想把他们从宅子赶走,韩氏不但不阻拦还助纣为虐,别人就罢了,可做出这种事的,偏是与他们血缘最亲的大房人。

    周姨娘见他默然,抬手给他揉肩:“二爷又是想起了那糟心事了吧,别再想了,只会膈应自己罢了。他们这么晚才送来,哪里见得是诚心诚意的,莫理会他们。”

    李仲扬点头,让她将请柬扔了,又说道:“安然如今待嫁,安平又还小,将手头上的画卖完,就让安素待在家中帮忙吧,反正她绣活做的也好,免得在外被人欺负,她胆子太小了些。”

    周姨娘见他关心安素,心下也欢喜,如果不是安然说要去帮家里摆画摊,嫡女开了口,她哪里肯让女儿去,就怕安素被人笑话是个哑姑娘。每每想到安素变觉心口疼痛,不由叹了一气。李仲扬知她爱女如命,默了片刻,说道:“日后我会让阿如给她寻个好点的人家。”

    周姨娘更是欣喜,伺候他睡下,已想着明日就去帮安素将画卖了,然后领她回家,再不出去抛头露面。

    翌日早起,向沈氏问过安,吃过早点,和宋嬷嬷收拾好,发现手都粗糙了许多。出来时,安素和安平已经走了。陪沈氏做了一会绣活,跟她说了要去瞧摊子,沈氏便让她等到中午,带了饭去,到了傍晚再一起回来。

    骆言到底还是受不了自己每天收拾得油光满面,穿得像孔雀的出门,这日如常穿戴,可舒服多了。到画摊就跨步跳了过去,挪了凳子坐到一旁,他要跟她说,他想娶她,然后光明正大的去李家跟他们道歉,接着求亲,要是他们一次不肯,那就去两次,两次不行,就坚持到行为止。

    安素今日见了他,心里可有个疙瘩,骆言瞧她想问又停的模样,皱眉:“李安素你是属羊的?慢吞吞的。”

    平日觉得他打击自己是因为他本性毒舌,可现在一听,简直就是戳到心里了,胡思乱想他或许是真的烦自己的。当即埋头抱膝,真缩成了一团。骆言顿了顿,忍着急躁:“好了,说吧,有什么事?不会是谁欺负你了吧?是谁?!”

    听着音调都高扬了,安素急忙摆摆手,写道:你和四叔为何不回家?

    骆言避开她的目光:“不想回就是不想回,而且这也不重要呀。”

    不是不重要,是他不能说,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要是她知道李爷把周蕊的钱骗了大半,自己也是帮凶,她还不得气得恨他一辈子。

    安素不依,扯了扯他的袖子。心下越发觉得不对,难道四姐说的是真的?真的有过节?姨娘虽然脾气不大好,但是对人却是恩怨分明的,总不会无缘无故讨厌他们。莫不是真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伤了姨娘?她想弄明白这件事,否则让她怎么面对姨娘。

    骆言见她直勾勾盯着自己,起身不耐烦道:“李安素别问我,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安素执拗摇头,哪里好?哪里都不好,她可不愿一直被欺瞒。见他不答还想走,也气了,要将盒子还给他,骆言不肯接,两个人都犟起来,忽然听见一人喊了一声“安素!”

    两人一抖,齐齐抬头往那看去,就瞧见周姨娘气的脸色青白,疾步跑了过来,想也没想就往骆言身上扔,径直扔中胸膛,痛的骆言面色立刻惨白。安素忙去扶他,想问他伤的怎么样可又说不出话,急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骆言捂着心口微微弯身看她,强笑道:“都说别哭了,你哭又不好看。”

    这一说,眼泪就啪嗒掉了。安素随即被周姨娘拉开,气道:“你造反了!”又对骆言道,“滚,滚得远远的!”

    骆言顾不得疼,说道:“周姨你听我解释,我和安素……”

    “够了!”周姨娘瞪眼,左右一看,瞧见那凳子便要去拿,安素忙抱住她的胳膊,急的冲骆言跺脚,他迟疑片刻,也知多留不得,这才离开。他一走,周姨娘便去收拾画摊,哆嗦的说不了话。

    安素知道她生气了,想到骆言被那食盒砸伤也不知道多痛,真是两边心疼,眼泪大颗落下。等周姨娘直起身,才发现母亲也落泪了,握了她的手让她原谅自己。

    周姨娘哽声:“是不是姨娘造孽太多了,全都要报应在你身上?你知不知道那是谁?那是你四叔的人啊,你四叔当初把姨娘的钱都骗走了,我不敢告诉你,就是怕你觉得是自己牵线搭桥帮了你四叔,怕你乱想觉得自己有过错。你为何会变成今日这模样?也是你四叔害的!你外婆说,当初你爹爹出事,我领你们跪在周家门口,就是因为你四叔在里面施压,你外公才不敢帮我们。可如今……他竟然还在算计你!”

    安素一愣,泪生生停在眼眶中,落不下来,又咽不下去。等周姨娘收拾好了东西,拉着她回家,她才仔细想整件事。

    所以当年四叔突然帮她,只是因为要接近她,让她给他和姨娘做生意牵线?他们跪在雨中,四叔一直在外祖父家……所以她变成哑巴,一辈子说不出话,也是因为他的缘故。骆言这个时候出现……对她那么好,是在替四叔偿还?

    想的深一些,她突然宁可自己笨些,永远不要知道这些事的好。可是她不相信四叔真的那么坏呀,那是第一个夸她的人。她至今还把他当作最懂自己的人。骆言……只是在偿还她吗?

    母女两人红着眼回到家里,沈氏并不在前院,等沈氏听见动静出来时,周姨娘已经把安素锁在房里,她也是做过姑娘的,方才两人那拉拉扯扯模样,那真是一个郎情一个妾意,呸!休想!

    将她关好,周姨娘立刻去沈氏那谢罪,刚从廊道拐出来,就见了她,当即跪下哭成泪人,指控李悠扬和骆言,又来害安素。

    沈氏听了后也是直皱眉,安然在一旁听了,才知道四叔做了这种事,安素变成这模样也是四叔间接害的,若是知道这前因,她在一开始就拦着骆言,不许他接近安素。可昨晚看安素的模样,分明也是喜欢上他了。她尝过离别之痛,可安素的性格怕是很难从那泥潭走出来。那丫头,谁待她不好,她慢慢会忘了。可谁待她好,却是会一心一意往里头钻。把她关在房里,只怕是适得其反了。

    安然跟周姨娘说自己去陪安素,周姨娘心里不愿,怕她这做姐姐的心软给她传话出去。可自己哪里能拒绝得了,只好答应,待她要走,又道:“安素还没吃饭,劳烦四姑娘劝她吃些吧。”

    “姨娘放心。”安然让宋嬷嬷备了饭菜,拿进去给她。进了屋里,就见安素坐在床上愣神,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的她心疼,“素素。”

    安素抬头看着她,眼泪又啪嗒的掉。安然将饭菜放在桌上,刚走过去,便被她抱住,眨眼就哭湿了一寸肩头,她轻拍她的背:“别哭了,姐姐知道你难过。”

    安素确实难过,她觉得自己要很恨四叔和骆言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知道被他们背叛坑害了,更多的却是难过。这种又恨又难过的感觉她一点也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好一会,安素才止了哭声,安然拿帕子给她擦眼泪,待她平复些了,才道:“你现在暂时别想着出去,好吗?乖乖吃饭,等姨娘心情好转,你再跟她好好说。”

    安素摇头,比划了一番,想告诉她骆言受了伤,不知道伤的重不重,她想亲口问骆言和四叔这些事是不是有难言的苦衷。一时比划的太多,安然没看懂。安素见她茫然模样,心口更疼,又哭了起来。

    她想说话……想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可是她说不了……她是个哑巴,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

    安然抱住她,定声:“素素,不要急,慢慢来,姐姐不会走的。”

    一瞬间涌上心头的绝望登时散去,安素抓了她的手,一笔一划的写,安然也一字一字的认。

    指尖每每落下,安素便安慰自己,就算她不会说话,可也有愿意看她比划的人,其实这也不算太糟,一点也不糟,至少她还能写,还能看得见,还能走,还有人心疼着,只是不会说话,有什么糟糕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