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81章 好事终成喜结连理

第81章 好事终成喜结连理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九章好事终成喜结连理

    一月末,绿笼大地,宋成峰和赵氏抵达滨州。因之前已卜吉合过八字,稍作歇息,便去整理好聘礼,拜托宋家有德望的叔婶去李家行纳征礼。

    因两家人熟识,也免了许多客套话,该有的礼节一一行过,便是定婚期了。

    等宋家告期的那几日,沈氏和李仲扬商议了几回安然的嫁妆。虽说李家如今并不富裕,可当初老太太和沈氏的铺子田产可都是没被收回的,只是遥在京城,难以打理,效益并不多。但添在嫁妆花册上,也好看些。

    那时安宁出嫁,因不宜太过声张,而且也不过是假婚,因此嫁妆甚少,沈氏想着,安然的嫁妆定然不能太寒碜,否则去了宋家,连下人也要议论的。如今他们的家世已差了宋家一大截,就算宋祁待安然好,面子上总是过不去。

    李仲扬倒是想将多一些钱留给李瑾轩,毕竟能兴复李家的还是长子,这钱使的用处可大。沈氏可不依,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而且李瑾轩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钱又还可再赚,女儿出嫁可就一次,不把功夫做足了,以后她去了宋家是要被欺负不成。

    好说歹说,软磨了好几日,李仲扬拗不过妻子,苦笑答应。

    过了七八日,宋家那边派人过来,因宋成峰还要回京,不能停留太久,因此日子稍稍快了些,定在下月十二。沈氏一瞧,确实是好日子,稍微赶了些但也不是来不及,和李仲扬商量一番,便让那人回复,日子就定在那天。

    因宋祁还要在滨州任职,因此成亲后,宋成峰和赵氏先回京,等宋祁任职满了再携安然回去。

    宋家已经在装饰宋祁在滨州元德镇的房子,离松林镇有半日路程,迎亲的队伍也不用经过山路,倒也还好。

    婚期一定,沈氏便带安然去绸缎庄做嫁妆凤冠,然后是买首饰、锦帛、胭脂水粉。夜里回去便添嫁妆花册,让周姨娘领头布置家里,好不忙活。

    眼见着婚期将近,安然心下倒是有些慌了。出嫁后可是要和宋祁一块住在离家稍远的地方,她离家最长的日子,应该是在寺庙和母亲一起祈福住的那十日了。

    七天后,订做的首饰送来了。沈氏和清妍一块拿了去安然房里。敲门进去,就见安然眉头不展,沈氏心里明白,当初她要嫁进李家时,可不就是这模样,总想着李二郎会不会待自己好,婆婆凶不凶,妾侍难不难降服。还有那嫡长子会不会敬她这继室。可安然到底是跟宋祁自小就认识,不似她。

    清妍可不明白,她是一心一意要嫁给李瑾轩,性格也比安然开朗得多,他说要娶自己时,可是开心得睡不着,哪里知道安然的心思。这会见她拧眉,笑道:“安然,再过几天你就要嫁人了,怎么还拧着眉头。”

    安然也不知,她是真的不知。

    沈氏和她说了一些成亲的礼仪,又细说了在婆家的行为举止,让她孝敬公婆,体贴夫君。最后临走前,微微抿笑拿了本册子给她,嘱咐她好好看。

    清妍和安然一瞧那褐色无字的封面,立刻知道是什么,可不就是“婚前教育”。等母亲一走,两人便相视而笑。

    清妍说道:“我还记得当年敏怡出嫁前,我们三人还一起看了呢。”

    安然朝她做鬼脸:“分明是你们两个人看了,我站的很远呀。”

    清妍已经历过*之事,也没脸红,戳了戳她的额头:“坏姑娘,那现在还不好好看。”末了她探身附耳,话一开口就脸红了,“要不要嫂子给你说一下,免得你害怕。”

    安然笑了笑,这些玩意儿她虽没接触过,可毕竟生在开放年代,耳濡目染也听的不少,倒不害怕。她只是担心,真跟宋祁面对面时,放不开罢了。

    清妍见她又默然,以为她羞赧,想起以前几人做姑娘时的日子,感慨道:“一眨眼,我们三个人都嫁了。敏怡的孩子都会叫阿姨了吧。”

    安然这才回神,笑了笑:“那你也快生一个好不好?我也要外甥叫我姑姑。”

    清妍扑哧笑笑:“你这是把自己往老姑娘的路上推呀。”

    安然握了她的手,好友在前,顿觉安心:“我出嫁后,你可要好好替我孝顺爹娘,我哥虽然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可是待人都好,你要多鼓励他,可千万别让他在逆境中颓靡。还有安素,她刚和骆言断了纠葛,又有不便,你这做大嫂的也多关心她。还有安平,她最小,看起来是个欢脱人,可心思比谁都细腻,你可千万别厌烦她。还有二哥,素来不喜欢读书,脾气也暴躁了些,以后要是有什么顶撞你的,你多包容。”

    清妍听着,才觉安然虽然不是长女,平日也不管事,可这一说,每个人她却都是知道清楚的,也没像平日那样嬉笑她,认真点头:“嗯,你在宋家也要好好的。”

    安然笑笑,默默想着,五天……还有五天她就要离开这生活了十几天的家了。

    &&&&&

    李家不让骆言见安素,可一点也不能阻挠他要见安素的决心。每日等在李家门外,就等着安素出来见一面。哪怕她真的讨厌自己,他也要努力让她不讨厌。

    开始瞧见李家装点家门,挂上红绸红灯笼,吓的他以为周蕊一心狠要把安素许给别人,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四姑娘要出嫁了,不是五姑娘,这才大大松了一气。可一连蹲守几日都不见安素,只看见其他李家人进进出出。越发耐不住性子,这日见李家好几个长辈都出去了,干脆挪了椅子到李家后院,翻了进去。

    想了想李家几口人的尊卑长幼,约摸安素是住在后侧的,便往那边摸去。如今李家下人少,又都在前院装点,后院可没人。趴了一两间房的窗户,瞧见一个窗花是梨花的模样,当即肯定是安素的房间。

    安素曾告诉过他,她最喜梨花,爹娘曾说梨花带个“离”音,寓意凄凉,不为人所喜,可这般美丽的花却得了这寓意,才更惹她怜惜呀。骆言虽然不喜欢花花草草,可这话他还铭记在心。此刻一想,才知道原来安素“说”的许多话他都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

    等了一会,不见安素回来。他又不敢跳窗进去,要是让人发现他一个男的在她房里,坏了她的名声怎么办。

    一面要警惕别人过来,一面又得时刻留意屋里,极费精神。等了半个时辰,倒有些疲惫。

    又等了半个时辰,听见有脚步声,他立刻蹲身藏起。果然有人开了门,却没一点动静。

    提茶壶、倒水、放杯,除了东西碰撞轻落,人是一句未言。他悄悄探了个头,往那看去,便瞧见安素微卷袖子,额上稍有细汗,应是忙活累了回来喝水。那稍稍疲倦的模样看的心里不是滋味。

    安素喝完茶要回前堂,可隐约觉得不对,抬头看去,便见了一个脑袋,吓的捂嘴,仔细一看,不由愣神。

    骆言抬手示意她过来,见她步子微退,急的差点没跳进去,低声:“李安素!”

    安素迟疑片刻,如果没有和他对质,她还可以抱个念想。可要是真的如长辈所说,那她是不是就一点犹豫也不能有,彻底和他断了?只是想一想就有些害怕。

    骆言见她真的要跑,再也不能想那么多,跨步跳进,几步就追上她,不许她走:“李安素你再跑我就折了你的腿!”

    他跟李悠扬走南闯北惯了,哪里会对姑娘家细声细语,平日走商路见的山贼土匪多,唬人的话常挂嘴边,这一说,吓的安素瞪大眼盯他,抬手便捶打要挣脱。

    骆言忙说道:“我说惯了嘴,你别生气呀。”

    安素挣脱不了,急的双泪垂落,骆言苦笑,只能压低声音:“我错了,你别哭。我想跟你好好说说话,就一会,好吗?”

    安素摇头,避开他的眼。骆言急声:“为什么不听?你这么讨厌我?”

    说到讨厌,他忽然想到,他喜欢安素又能算什么,根本就不知道她喜不喜欢自己啊。这样拉拉扯扯,简直就有点强取豪夺。可他又不想松手:“李安素,你说,你、你喜欢我吗?要是不喜欢,我立刻就走。可要、要是喜欢,你听我好好说行么?”

    安素埋头,良久才看他,动了动唇。骆言松开她,伸掌:“你写。”

    可第一个问题,便是问他当年李悠扬陷害李家事情的真假。骆言咬了咬牙,点头。安素心头顿凉,又问他当初是否是利用自己牵线搭桥。骆言又点了点头,每点一次,就觉安素恨自己多了几分,可是他难道要骗她?

    安素写字的手指都有些僵,最后问他,为何当初要接近她。

    骆言看着她,缓声:“李爷说,我若娶你,他的全部钱都是我的。可是后来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信我好不好,安素?”

    安素怔怔看他,即便是喜欢又能如何……四叔就是害了李家,而且这些事骆言都知道啊。原来姨娘没有骗自己,所有的事都是真的。

    骆言见她又哭,真如梨花带雨,想抱她,却被她退后躲开,更是懊悔心急:“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答应你,日后会好好补偿你,好好待你,别哭了。”

    安素转身要去开门,骆言将她拉回,却不知要说什么。两人默然相对,最后骆言盯着她:“你就告诉我,你可喜欢我?”

    安素怔愣片刻,眼睛鼻子全都哭红了,听见外头有声响,是姨娘的声音。推了推他,要他走。骆言不走,又问道:“李安素,你可喜欢我?”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安素只好点头,她喜欢他,喜欢这样一个每天会耐心陪着她的少年,虽然开始他不过是因为四叔而来,可后来的情意她能感觉得出来。可就算如此又能如何。两人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她不可能扔下整个李家和他一起呀。

    骆言那紧绷的脸忽然展颜,笑道:“那就好,我也喜欢你,等我,我会回来接你的。”

    说罢,便俯身在她唇上印了一记,握着她双肩的手都有些颤抖。随即跳窗离去,周姨娘进来时,那窗户还因劲风而微动。

    “素素,不是喝水么,怎么这么久……”周姨娘一顿,瞧着她红肿的眼,惊道,“怎么了素素?哪里不舒服么?让姨娘瞧瞧。”

    安素摇摇头,想避开她的目光。周姨娘瞧着不对,看了一眼屋内,见那窗户大开,立刻往那过去要看个究竟。安素生怕骆言还没离开,急忙抓住她的手。周姨娘冷冷盯她:“骆言那兔崽子来过?”

    见她不答,眸色闪避,周姨娘几乎气疯了,喝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姑娘家的名节你还要不要了?家里没了权势,你又不能说话,本就嫁不了什么好人家,如今还私会男子,你是要做个老姑娘吗?!”

    安素身形一顿,被这话刺的心痛。周姨娘见她这模样,心里也疼痛非常,刚抱她就落泪了,哭的伤心:“素素,姨娘已经愧对你们两兄妹一辈子了,别再让姨娘愧疚了好吗?当初如果不是我带着你去你外公家,你也不会变成这个模样。害你如此的人,就是你那好四叔和骆言啊,你如何能原谅他们?不要再和他见面了,等你姐姐的婚事完了,姨娘替你寻个好人家好不好?安安心心出嫁,不要再想着那些人了,你要他们迫害你一世不成?”

    周姨娘从未哭的如此难过,在她出嫁时,被李仲扬冷落时,甚至安素变成哑巴,也没有这么难过。安素是不聪明,也不能言巧辩,可是在她心里,女儿比安宁安然好了一百倍。她怎么能让安素嫁给那用心颇险的小人,就怕她想不开,一头栽进里面。

    安素也抱了她哭的伤心,最后点了点头,答应了她。等四姐的婚事结束后……她就听姨娘的话,寻个人家……嫁了吧。

    &&&&&

    元德镇,赵氏这几日也要忙断老腰了,这夜一手撑着腰进了房里,宋成峰见状,给她揉腰,笑道:“还好当日我让几个婶婶嫂子过来帮忙,否则你岂非要忙晕了。”

    赵氏轻啐了他一口:“还不是我说请她们一块来,你起先还不答应。如今有了功劳,自己倒全占了。而且要不是你赶着回京,时日哪里会这么紧迫。”

    宋成峰笑笑:“是是,是为夫的错,三天后喝了媳妇的茶你就开心了。”

    说到这,赵氏只是想想,就笑了笑:“是啊,你都不知道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可算放下了。当初晨风小的时候我还说,他最乖最不用我操心。可是没想到十七八岁要给他找媳妇了,他不要。我是年年说,天天说,他岿然不动。连族里的长辈见了我,都念叨我这做娘的对他的不上心,我真冤呀。”

    宋成峰笑道:“如今可好,他娶了一个最合你意的媳妇。”

    赵氏笑笑,又略有愁色:“老爷,虽然我喜欢安然,可是娶了李家媳妇真的对你们的仕途没影响吧?”

    宋成峰淡笑:“夫人只管安心喝媳妇茶就好。”

    赵氏听他这么说,猜着约摸也是没关系的,否则也不会和她一块来着。又叹道:“晨风当初放着好好的翰林官不做,偏要来滨州,我就怕他一个死心眼,安然不嫁,他就不娶别人,可吓的我。”

    宋成峰倒没她那般担忧:“两人自小就认识,差的不过是个契机。”

    赵氏又道:“就是这宅子太小了,连个下人也不添,难不成要让安然自己动手干活,可苦了这孩子。”

    “如今晨风不过是个通判,领着一点月俸还请下人,知道的还好,说他是宋家公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私通覃大人一起贪了百姓钱财。况且你心疼四丫头,可心疼了你儿子这两年来自己动手洗衣做饭?”

    赵氏一想也对,当即不再说什么,也确实是累了,歇了一会就睡下了。

    &&&&&

    家里上下的东西也置办的差不多了,沈氏数了一番,仔细一想还差些没置办,便领周姨娘去买。等从蜜饯铺子出来,一路说笑回去。瞧见前头有人聚在一块不知看什么,周姨娘喜欢热闹,当即拉了沈氏去瞧。

    想着时间还早,沈氏也没拦着,可是这一瞧,却愣了。那被众人围看的圈子里,披头散发疯疯癫癫哭骂的人,不正是安阳。看着她那模样,沈氏倒还记得起她风华正茂之时,如今竟真成了个疯婆子。也不知为何韩氏没看好她,让她跑这来。说起来,宋祁和安然的事倒还得谢她,否则又怎会阴差阳错及早促成这桩婚事。当真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不但帮了对方一把,还把自己给害成这样。

    一会,就有人过来搀扶她,低声念着“小姐快回去吧,大家都在找你”,安阳哭哭笑笑站起身,眼神涣散,浑身软弱无骨般晃悠悠,忽然定睛在沈氏脸上,大眼猛地睁圆,往她扑来“恶妇!都是你们母女害我如此!”。

    沈氏惊了惊,还好旁人拦住了她,将她推在地上:“疯子。”

    安阳瘫坐在地,听着那不断飘进耳中的字眼,抓了地上的泥往他们扔去:“我不是疯子,我是知县夫人,我是世子妃,我是皇后,你们这些人通通都得死,都去死。”说着说着捂脸哭了起来,“为什么老天待我如此不公,你们通通都去死。”

    周姨娘瞧着,也说不出什么毒辣的话来。沈氏轻声叹息,转身走了。刚回身,就看见韩氏和李瑾贺急匆匆往这走来,几人刚好打了个照面。

    韩氏已知安然要嫁进宋家,现在哪里还敢得罪她。又如往年,矮了她半截般,心下哀叹他们大房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怎么比都比不过二房。

    二房虽然和他们已无来往,但是见了面,沈氏还是微微欠身,向她问了安,也不多留,和周姨娘走了。

    韩氏和李瑾贺心里都不是滋味,听见安阳在那边疯闹,也无暇理会那么多,急忙进去领人回家。

    走的远了,周姨娘才道:“我看安阳这辈子是毁了。”

    沈氏淡声:“作孽的事做多了,老天也瞧在眼里。”

    周姨娘当即应声说是,又趁机道:“等四姑娘出阁了,妹妹想求姐姐替安素做主,给她寻个好人家。”

    沈氏点点头:“也是该考虑了。”

    周姨娘见她没半分推辞,心下欢喜:“妹妹替安素谢过姐姐了。”

    &&&&&

    二月十二日,宋李两家皆是天还未亮就开始忙活了。

    安然一大清早就被清妍和柏树拽起,先是沐浴,还特地放了丁香香料,当真是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这澡洗完,睡意便消了。坐在铜镜前任她们打扮,让喜娘上了红妆,扑的满面脂粉。等妆上好了,外头迎亲的队伍也到了巷子。

    到了大堂向爹娘辞行,安然便觉心酸,差点落泪。得了爹娘一番叮嘱,见吉时快到,喜娘给她盖上红盖头,背着出门,也瞧不见这迎亲的人有多少。上了轿子,便是漫长的半日原路。一路奏乐,安然腹中饥饿,又没东西吃,倚在轿中,颠的有些困意。

    然后她便真的昏沉睡去,等喜娘喊了一声落轿,底下沉沉一放,她猛然惊醒,饿的更慌,却又瞧不见喜帕外头的景致,隐约看着喜帕下面的地方。一会便有人撩开轿帘。

    进了里面,便是拜堂,听着那礼官高声喊三拜,顿觉犹如梦中。她忽然记起当年,赵姨来他们家,让她做宋家媳妇。没想到兜兜转转十几年,她竟真嫁了他。

    或许缘分在当年,就已经定下了吧。

    礼成,安然又被送进洞房中,一人坐在喜榻上,听着外头宾客饮酒劝吃菜的声音,腹中更饿,要是她早上出门前不顾嬷嬷多吃几块糕点,也不至于饿成这样呀。

    等了不知多久,已有人进来,安然还以为是宋祁来了,可一想不对,这中间还得闹洞房呢。她想到当初闹姐姐的洞房,可折腾了好久,当即轻轻吸吸鼻子,她能吃些东西么,饿呀。

    一会,便听人笑道:“新郎官快过来掀盖头。”

    安然气息微屏,连身杆都坐直了,绷的厉害。只见那喜帕可见处,一双鞋子映在眼中,随即便见喜棍横拦在喜帕上,轻轻撩起,微微抬眸,便看见了一身喜服,发全束在玉冠中的宋祁。

    还有,他眼底微动的一抹惊艳。

    作者有话要说:T^T终于成亲了,忽然有种很不容易的感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