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84章 情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84章 情知所起一往而深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安然醒来,宋祁已经去府衙了,她动了动腿,那儿还有点疼,全身都有些酸软,开荤了的人真的不得了,开始他还挺斯文的,结果后来就“禽兽”了。她侧身静看旁边空荡荡的位置,附手在那,已经没有余温,一大早就走了吧。

    躺了好一会,她才想起要把被褥拿去洗,两人都没经验,否则早早准备好帕子擦拭就好。结果被落红染脏了的一条,还有后来又折腾脏了一条,今日任务繁重呀。可穿好衣裳去瞧那放被子的凳子,却没看见。不由顿了顿,急忙穿鞋子到后院去,果然就见架子上晾晒了两床被子,看的她羞赧比感动还要多一大半。简直无法想象他一个大男人去搓洗那些脏东西的场景。

    安然捂了捂小心脏,等他中午放衙回来哪里敢直视他。希望别让母亲知道,否则她又得听一遍“女四书”了。

    打扫好房间,安然提着菜篮子去买菜,刚出了门,因日光更好,有几户妇人出来巷子缝补衣裳纳鞋底,见了她,笑道:“宋家媳妇可起来了。”

    起先他们见她出嫁的排场那么大,以为是个眼界高的大户人家小姐,可谁想嫁进来第二天便带上果点去见了他们这些左邻右里,人生的好看不说,脾气还好,这几日偶尔见了也是有说有笑,随和的很。平日里闲侃也常说到她,一提便是“宋家媳妇如何如何好”。

    安然笑笑:“刚收拾屋子,这会正要出去买菜。”

    一人笑道:“我们自然是懂的,新婚燕尔,自然要折腾些。”

    一话落下,众人已笑了起来。

    这巷子的人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乡下妇人说话也比较直白,安然微微颔首笑笑,也知她们话语中并无恶意,自己也不是原装古代女,也没脸红的抬不起头来,便去买菜了。

    午时过一点,宋祁就回来了,手里拎了一包茶点和一包草药。看得那些妇人又打趣他是个疼媳妇的,他不似安然大方,平日哪里有人这么当面说过,闹了个大花脸,被圣上称赞过妙语连珠的他,却是在一众妇人面前败阵下来。

    进了门就瞧见安然蹲在院子里比划,娇俏的身子站在绿葱葱的草地上,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甚是美丽。他轻步走了过去,安然耳尖,听见动静抬头看去:“回来啦。”

    “嗯。”宋祁笑道,“在看什么?”

    “想往院子里种点东西,然后再在这搭个架子,摆个小桌子和椅子,等到酷夏来时,就能在这绿荫下看书了。月色好时,还能一起赏月,下午我先把这里的碎石头清掉。”

    宋祁也觉这法子不错,之前一个人住时,哪里有这种闲情逸致:“你今日先计划好位置,明日我休沐,再一起捡碎石。若是架子的话,可以种葫芦。”

    安然眼一亮,欣然点头,拍拍手起身:“肉应该焖好了,我去炒菜。宋哥哥先去洗手吧。”

    吃过午饭,歇了一会宋祁又要应卯去了,临出门,安然给他整理衣裳上的褶子,只觉顶上目光灼灼,抬眉看去,果然正看着。手势微顿,安然学着他的话问道:“我脸上有脏东西?”

    宋祁笑了笑,俯身在她额上轻落一吻,这才说道:“我走了。”

    安然微微点头:“唔。”

    到门口目送他从巷子出去,安然突然觉得,这种平静的生活很好,没有大宅子的风风雨雨,也没有条条框框约束。她突然有些自私的想,一直在滨州也好。只是片刻摇了摇头,即使他愿意在滨州,宋家也绝不肯让嫡长子如此,当初他来这恐怕也有不少阻力。

    安然轻轻吐纳一气,船到桥头自然直,随遇而安吧,他们已是夫妻,宋祁要去哪,她也绝不会有半分迟疑。因为如今……有他在的地方,才是家。

    &&&&&

    周姨娘今天和宋嬷嬷去买针线,路上碰到几个地痞拦路,刚怒目圆瞪,就有人跳了出来,将他们唬走,一瞧,又是骆言,感激的心登时就灭了。

    骆言笑道:“见过周姨娘。”

    周姨娘指着他,手都发抖了:“你别在街上说什么混帐话,否则我撕烂你的嘴。”

    骆言摆手:“当然不会,我是真心诚意来求原谅的。周姨娘,我将当初你亏损的钱都还给你,你就别气了可好?”

    周姨娘冷笑:“好大口气,你可知道那钱有多少?就你一个乳臭未干嘻嘻哈哈的家伙能还清?”

    骆言一顿,眸色认真起来:“那是不是只要我能还得上,你就不再阻拦我和安素的事?”

    周姨娘淡声:“想得美,你是不是忘了,素素变成这个模样,你也是帮凶。”

    骆言说道:“是,我是帮凶,我开始接近她确实只是想补偿她,可现在不是,我是真的喜……”

    “打住!”周姨娘急忙让他住口,免得当街说胡话,“我不过是个妾侍,真正管素素婚事的是太太,你把心思都花她那去,我如何能做决定。”

    虽说她不能做决定,可她这亲生母亲在安素耳边吹一下风,她也是会听的。只是被他烦的没法子,沈氏又不是软柿子,就让他去碰碰钉子,磨他戾气,免得整日缠着自己。

    骆言问道:“周姨娘的意思是,只要李夫人答应,你没有意见?”

    周姨娘轻笑:“那也得你能打动得了姐姐才好。”

    说罢不愿再多说,和宋嬷嬷回去了。回去时宋嬷嬷说道:“奴婢瞧着那骆言,也真是喜欢五姑娘的。”

    周姨娘冷笑:“喜欢?我看他是觉得还没害够李家,想多踩一脚。”

    宋嬷嬷是个明白人,虽然李四郎对不住李家,可是也不至于如此,淡笑:“如果真要害李家,依李四爷的财势,怕早就在李家落魄时,彻底掀了个底朝天。而且五姑娘到底也不是嫡出,何苦不去缠三姑娘四姑娘,却是盯上五姑娘了。五姑娘如今差的,不正是一个真心待她,不嫌弃她的人。”

    周姨娘心头一个咯噔,被她堵了一番无话可说,面色暗暗:“嬷嬷未免管的太宽了,连姑娘们的婚事也要插嘴。”

    宋嬷嬷知她素来嘴刁,微微苦笑:“是奴婢的错。”

    回到家里,沈氏正好挑拣了一家不错的,见周姨娘进来,招手笑笑:“妹妹过来瞧瞧这个,年纪大安素两岁,家中有一父亲,在西南那开了间裁缝店,门面不大,但两父子秉性淳朴,街坊都说是个不错的男儿郎。”

    周姨娘心里计算一番,也觉不错:“是裁缝的话,也算是有手艺活,去哪儿都不愁吃喝。”当即笑的欢喜,“姐姐决定吧。”

    安平坐在一旁转了转眼珠子,问道:“不用问问姐姐吗?”

    周姨娘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用得着问她。”

    她这女儿她还不懂么,问了肯定不同意,但她哭一下,女儿就心软点头了,何必多此一举。

    安平说道:“可是娘不是常说,姑娘家就是要找个知道疼自己的才好。可那什么什么裁缝见都没见呢,怎么知道疼不疼五姐姐,万一不疼呢?”

    周姨娘真想把她的嘴赌上,沈氏笑意淡淡:“安平懂得疼姐姐是好的,娘肯定不会替你姐姐胡乱选个夫君。”

    安平“唔”了一声,声音惆怅:“几个姐姐都嫁了,更没人陪安平玩了。”她对周姨娘嬉笑道,“姨娘,要不你生个妹妹给我玩吧。”

    沈氏和宋嬷嬷扑哧一笑,周姨娘哭笑不得:“为什么让我生,你不是跟你娘更亲近吗,让姐姐生吧。”

    安平轻哼一声:“要是娘生了妹妹,就不会疼我了。四姐姐出嫁后虽然有点寂寞,可是娘整天都带着我呀,我才不要多个妹妹。”

    周姨娘和宋嬷嬷还在笑,沈氏倒是听出这话里的意思来,这分明是在记着何采生了孩子的事。怨不得她多想。

    几人正说着话,就见安宁进来,刚迈入便说道:“好热闹。”

    安平正要扑上去,结果一会就瞧见百里长也进来了,立刻吐吐舌头,躲回沈氏旁边:“娘你看,就算住在家里,嫁出去了的女儿就是泼走了,去哪都有姐夫跟着。所以别让五姐姐那么快嫁吧。”

    众人笑的直不起腰来,素来面色寡淡的安宁也是淡笑,百里长笑道:“安平,你不觉得有姐夫也是不错的事吗?”

    安平拧眉:“没发现。”

    百里长这回笑的更开,满脸轻松:“那好,看来今年我不用给你压岁钱了,顺便再去告诉四妹夫,不用准备你那份了,反正姐夫就是拐走你姐姐的坏蛋。”

    安平这才想起这事来,今年她虽然没收到何采的压岁钱,可是家里的长辈都给了,他也给了一个十分厚实的。她忙正色:“其实姐夫还是挺有用的。”

    众人又好好笑话了她一番,安平脸不红心不跳,理直气壮着。坐了一会,安宁才说道:“女儿有些话想和娘说。”

    周姨娘几个也是识趣的,当即领着安平下去了,宋嬷嬷添了一轮茶,关上门退下了。

    沈氏笑道:“夫妻两人一起来,可是什么大事?”

    百里长说道:“接到密旨,小婿明日就要赶赴京城。”

    沈氏也不是个糊涂人,笑道:“你们已是夫妻,如安平所说,安宁已是泼到你百里家,是你们百里家的人,不必顾及我和你岳父的想法,带她一起回京吧。只要你待她好我们便安心了。”

    百里长轻摇了头,笑的略不自在:“此次回京较为危险……岳母应当也知如今正是大皇子和二皇子针锋相对的紧要关头,想必很快也会有人来请岳父重回京城。小婿先回去,但安宁不愿留下,所以来请母亲劝劝。”

    话落,安宁便说道:“以前你如何与我无关,可若是有福同享,有难我飞,我也办不到。”

    百里长笑道:“你乖乖留在这,我很快回来。”

    为了这事安宁和他冷脸了一回,百里长也知道要是自己偷偷走了,以她的脾气肯定会快马加鞭追上来,到时候更危险。因此才想让沈氏劝她,只要她答应了,他就不怕她食言,这个女子,将承诺看的比性命更重要。

    安宁抿紧了唇,半晌才盯着他说道:“百里长,这不是夫妻,不能一起共进退的根本不是夫妻。如果我是柔柔弱弱草包一个的姑娘家,肯定不会去给你拖后腿,留在滨州等你。可我好歹也是杀过山贼,捅过人刀子的,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跟着?”

    沈氏面色微变,她的女儿……杀、杀过人?

    百里长也看着她,心平气和道:“因为怕你受伤。”

    如果不是岳母大人在这,他还想添一句——他喜欢她,所以紧要着她,宁可他一人入虎穴,也不要她也冒这个危险。

    两人争执不出个结果,沈氏笑了笑,说道:“让安宁随你去吧。”

    百里长一愣,没想到她竟会支持安宁:“岳母应当也知其中危险,若是去了,随时有性命之忧。”

    沈氏说道:“你们能如此互相体谅,为娘很欣慰。安宁说的并没有错,夫妻两人本就该携手共进退的,你留她在这,她也是每日提心吊胆。倒不如带她一起去,也好有个照顾。”

    她想的倒不是这么简单,百里长如今回京,又提及“密旨”那必然是效命皇上,皇上若是要扶持大皇子,那真登基成为新皇,百里长也是大功臣。安宁的身份到底是个俾生女,虽说两人如今恩爱,可如果安宁不随他回去,不知道的人只会说她不从夫,容易遭人诟病,坏话听的过了,难免百里长不会动摇。可如果安宁和他共同度过难关,日后他会待她更好,即便纳妾,所得的宠爱也永远比不过她。

    人生本就是一个赌局,赢了,一世都好。输了,履步维艰。

    只是安宁去了,她不用提心吊胆,自己却是会日夜担心这女儿呀。沈氏心里轻叹,却仍是劝着百里长。

    百里长来之前就和安宁说好了,让沈氏定夺,结果押错了宝,只好答应。和安宁回到房里,见她仍是面色淡淡,抱了她便狠狠亲了一口:“你都赢了还不给爷笑一个。”

    “……”安宁瞪了他一眼,“你肯定是青楼去多了。”

    百里长失声笑笑,又叹道:“岳母大人真是女中豪杰,难怪有你这样性子的女儿,李家姑娘个个都不简单呀。”

    安宁应了一声:“我去收拾东西。”

    “等等,让我多抱你一会。”百里长捧着她的脸,吻了好一阵,才喘气道,“等我们赢了,我们就去深山老林隐居去,没事狩猎,打打熊,抓抓老虎,觉得不好玩了,就生个孩子。”

    安宁看他:“百里长,你生孩子就是为了玩的呀?”

    百里长又叹道:“听说女人有了孩子就会把丈夫丢到一边去,我可不愿意让个小屁孩把我夫人抢了一半。”

    “没点正经。”见他又亲来,安宁是真的嫌弃他了,“我以后往脸上抹里三层外三层的粉,糊你一嘴的胭脂水粉。”

    百里长笑道:“照亲不误。”

    他抱的力道不似往日,紧的安宁觉得咯吱,语调里却仍是轻松的,可也察觉到了他的紧张。安宁不再动弹,伏首在他的胸膛上:“等这无硝烟的战争结束了,我给你生一堆孩子。”

    百里长搂着她,认真而又低应“嗯”。

    &&&&&

    夜里,饭已吃过,李仲扬却还未回来。到了就寝时辰,沈氏心下不安,正要让李瑾轩去找找,就见李仲扬归来,可松了一口气。迎他进来,没闻到酒气,身上衣裳也未染泥泞,这下雨天里若是乱走了,肯定会有泥扑上裤管,可除了鞋面脏了,其它地方也干干净净,便没有问。

    等服侍他沐浴后,才和他说了百里长和安宁的事。李仲扬一点也不意外,百里长身为大皇子幕僚,可在两年前能避开二皇子全身而退,在这半年二皇子遭到软禁清除党羽时又安然无恙,也料到他到底是效忠于谁。只怕他跟他的师傅百里慕云是里应外合罢了,分别扶植两个皇子,实则师徒真正效命的,是皇上吧。

    沈氏说道:“妾身已经做主,让安宁随百里去京城了。”

    李仲扬点点头,内宅的事他很早就不管了,有这样一个妻子管着,他哪里要费什么心,待上床睡下,熄了灯才道:“今日蓝将军来密见我了。”

    沈氏不知蓝将军是谁,可将军二字可是冲进了心里,想到百里长白日说的话,形势已经这么紧迫了?

    李仲扬说道:“大皇子让他见我,只说如今正是紧要关头,需要我暗中联络其他当年被贬谪的近臣,好为他日做打算。”

    沈氏心头揪紧:“可若是不成……就当真毫无退路了。”

    李仲扬笑意极淡,近乎冷漠:“即便不以前丞相的身份去联络他们,二皇子登基后也定不会放过我们。与其如此,倒不如破釜沉舟。”

    沈氏心下不安,虽然在滨州没有荣华富贵,可是却是实实在在过了一段安宁日子。看着儿子娶媳,女儿出嫁,她这做母亲的十分开心。而且李仲扬每日作画下棋,连鬓间本见根根银白的发都乌黑了,她有些舍不得。

    她轻靠在他肩上,说道:“若是成了,二郎又要回到朝廷么?”

    李仲扬伸手揽住她,夫妻这么多年,她的心思也愈发懂了:“若大皇子抬举,必然是要回去的,只是待局势彻底稳定了,为夫会告老还乡,再不让你们受怕。”

    沈氏心间如映明月,登时喜的半撑了身子看他:“可是真的?”

    李仲扬见她如个小姑娘般开怀,更是打定了主意:“嗯。”

    沈氏终于是真心一笑:“那着实是好。”

    李仲扬笑笑,抚她青丝,才见她发中竟也有银白,心疼无比,又想到两人初见时,微朦灯火下的她局促不安的拿着小扇,四下张望,那般美好。一晃已和他成亲二十多年,却让她跟着自己担惊受怕,不由又抱她入怀,去脱里衣。

    年已四十有五的李仲扬已不像以前那样容易起情丨欲,身不由心,这两三个月都未亲热,沈氏见他突然翻身压来,不待脱衣,已是吻落身上,吻的浑身酥丨麻,全然不似他。

    &&&&&

    备好东西,三日后李仲扬以睦州好友相邀的名义出门了,因他这做爹的出门,安素的婚事便也推迟。周姨娘急的直跺脚,只好叮嘱钱管家,要是她没看住安素被她偷偷溜到门口,可千万别放她出去。

    安素自然不会这么胡乱的走,她答应了周姨娘会乖乖的,即使心里难过,也会听话。只是她的房间正靠着后院,这几日醒来总会见到后院地上有奇怪的东西。一包一包的散在地上,打开去瞧,少数是玩的,还有首饰,多数是吃的,还都是她喜欢吃的。

    每次看见这些她都要苦恼很久,看到那夹在里面的纸条儿更是苦恼。会做这种事的人,除了骆言还能是谁。把东西扔出去,第二天又有新的扔进来,然后纸条儿写的更大,开场白都是“李安素”,然后就是一顿骂。有一回还有一只大烤鸡,她哭笑不得,就算她接受了,可也吃不完呀,当真是个没心思的人,只会乱买东西。

    这日早早起来,也没洗漱就先去后院,免得被姨娘看见了。结果果然瞧见有东西,拾起看了看字条,便又藏了回去,将东西扔到外头。去打水洗漱,刚洗好脸,便有人敲门,打开一瞧,是安平。

    安平龇牙笑笑:“五姐姐,三姑姑回来了,快去正堂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