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85章 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第85章 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三章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一别两年多,李心容倒是没怎么变,脾气仍是见了谁都和和气气的,容貌也如当初。看的周姨娘直想问她是不是在别国遇见奇人异士给了她什么灵丹妙药,维持美貌。

    沈氏握了她的手直往里屋拉,自从知晓她和贺奉年的事,再见了她,母性便起,怜惜她这小姑子命苦。问了好一会她的近况,仍是在四处游历,两人也不提过往的事。

    “可惜你兄长有事外出,不知何时才归。安宁和百里也是刚刚启程回京去了,安然也在几里外,你早几日回来就碰巧赶上了。”

    李心容笑笑,“一家人就算走的再远,也会再见到的,只是时日问题,二嫂莫忧。安宁和百里如今感情怎么样?还有安然嫁的可好?外甥女出嫁,我这做姑姑的倒一次也没上过心。”

    沈氏淡笑:“三妹自谦了,他们几人如今都很好,两对璧人,看着就教人觉得欢喜。”

    李心容点点头:“如此就好。”她又说道,“待会我去看看大嫂。”

    沈氏面色一顿:“你可知安阳疯了?”

    李心容诧异道:“疯了?”

    沈氏微点了头,知她是个懂道理的人,便将安阳的事说了个仔细,又说了他们到了滨州后,韩氏一家所作所为,说罢,李心容面有苦意:“我倒不知,她这般有心机,对安然又如此嫉妒,当真可怕。说来这事,也跟我有关系了。”

    沈氏问她为何,李心容说道:“当初贺奉年问我,将你们贬谪到何处去,我想着滨州是我们李家的祖籍,大嫂他们又在此处,就说了滨州。没想到大嫂一家竟然咄咄逼人,做了这么多错事。都是李家人呀……如果大哥还在世,该多伤心。”

    说的人叹气,听的人也叹气,不知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只是两家人如今已不往来,关系全断了。

    李心容末了又笑笑:“贺奉年那只狐狸,恐怕我不说,他也会将二哥贬谪到这,否则当初也不会以丁忧之名为先,所犯之罪为后来公告世人了。他是算准了我的心思,真是白白让他折腾了。”

    沈氏听出那折腾是何意,又心疼她,低声:“听说圣上身体愈发的差了……”

    话还没说完,李心容便抬指轻嘘了一声,笑笑:“窗外有人,这些话二嫂不必说。”

    沈氏皱了皱眉,往外面看去,却什么都没瞧见。

    &&&&&

    李心容这次打算在家里长住,说长住,实则也不过是半个月。若是停留在一个地方十六日,等她第二天早上醒来,就会发现自己附近的人都死于非命 。

    贺奉年不让她安生,也不让她定居一处,要她和他一样,尝尽孤苦。这种事她违背过一次,在一座满是猎户的山上住了下来,第十六天她起来,整座山飘满了血腥味,那年……她不过十七。

    不知道是怎么下的山,只是每落脚一处,不是尸体,就是还未完全干的鲜血。走到河边,跳进冰冷的河中洗了很久,仍觉自己浑身都是血。那时正是寒冬腊月,河水冰凉,当晚她便发起高烧,被路过的马贼捞上山,喂她喝了药,只等着她身体好了就做压寨夫人。

    可等她病好了,又发现七八十个马贼都死了。

    又是一片血泊之地,刺的她几乎疯了。

    死了几次都没死透。贺奉年不让她死,让她活,要多少钱都可以,她想买下一座城玩也可以,就是不许死,也不许长住,不许嫁人,不许别的男子亲近。

    睡得迷迷糊糊,梦到过往,又惊了一身冷汗,从梦魇中醒来,李心容又觉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神,才下地去倒茶喝。她这一有动静,外头也微有声响。走到窗边,推窗而望,正是十五,外头月亮分外皎洁明亮,洒了一身银白。因未披衣,站了一会有凉风吹来,连打了两个喷嚏。

    片刻就有男子低声:“李姑娘该进去了。”

    李心容说道:“又做噩梦吵到你了。”

    外头默然不语,这种事他已经习惯,要是普通的女子,这二十多年来所经历的这些,早就死了,她只是做做噩梦,当真跟别的女子不同。

    李心容仍倚靠在窗边:“赵大哥讨厌贺奉年吗?将你老母亲囚禁京城,虽然荣华,可却不能离京。你姐姐出嫁,弟弟娶媳,你都只能远远看着。因为于他们而言,你早就死了,这世上,再没有你这个人。”

    赵护卫沉声:“李姑娘何必挑拨离间,属下以圣上为天,以此为荣。”

    李心容轻声笑笑:“我若要挑拨离间,何必到如今才说。我只是在想,我死了后,赵大哥你该何去何从。除了贺奉年,无人知晓你的身份,你不能回京城,也再不能跟着我。你可想过,日后你去何处?”

    赵护卫面色更沉,默然不答。她所言不假,这二十年来奉命跟随,圣上仙游也就是她死之日,那他呢?

    那窗边传来一声清幽浅叹,站在一侧的他看不见她的人,却好似能看得到她叹气的模样。

    翌日起来,李心容倒没染风邪,她的身体可没那么差。吃过早饭,她就去了韩氏那。虽然两房人已没来往,可她这做妹妹的,却也没和他们到了老死不相往来。她不喜韩氏,可两个外甥和自己可是亲的。

    韩氏见了她,可少了之前的冷言冷语,拉了她的手就哭自己命苦,儿子的财路被二房的人断了,安阳也被吓疯了,自己日后可如何是好。

    李心容听她哭泣说完,说道:“大嫂,尚和为何会被断了财路你当真想不透么?当初若非他对二哥一家咄咄相逼,何采在寻了新夫家后,又怎会让张侃去做这种事?平日你不欺她,她何苦来欺你?安阳的事我也听说了,当真是自作孽,我这做姑姑的只站在理字一边。”

    韩氏泪一收,气道:“你知道什么?当初我们在京城受的气还不够吗?不就是想寻机给他们个教训,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长辈,我这大嫂倒是白让他们喊了。而且娘亲的嫁妆通通都让沈庆如给吞了,你怎的不说他们?”

    李心容心里轻叹,不知她这理直气壮是哪里来的:“大哥过世后,二哥可待薄过你们?单是我在家时,就见二嫂拿了好几回银子给你们。你们回京后,宅子也是他们购置的,每月的用度也是他们给。大嫂是不知何谓‘分房’么?大房和二房已分,各自的钱财各自赚各自用,互不干涉。可二哥这几年给了多少银子给你们?他风光时你们要沾光,他落难时你们不拉一把,还落井下石,如今全都是他们的不是。”

    韩氏被说的哑口无言,又念了一回:“可他们霸占了老太太的田产……”

    李心容冷笑:“大嫂这账是只会加不会减,母亲有多少东西你会不知么?全部东西加起来能抵得过二哥给你们的这些钱?若是母亲在世时嘱咐了,这钱也定然全都给二哥,娘的心里可没大嫂这么糊涂。”

    韩氏哪儿都得不到安慰,连大郎的亲妹子都这般说自己,又羞又烦,饭也没留她吃,就送她出门。李心容没想到这大嫂仍是不知悔改,瞧了一眼那门匾,只叹着,若是大哥还在世多好。

    从巷子出来,腹中饥饿,琢磨着去寻个摊子吃东西。进了闹市,也没什么食欲,走了大半条街也没瞧见有兴致的。随意看着,倒是瞧见一个人。

    少年满街可见,但大大方方站在胭脂摊前挑胭脂的少年,可不多见。李心容多瞧了几眼,笑了笑,上前幽幽站在一旁,说道:“哟,堂堂骆小爷也有心仪的姑娘了,可别告诉我你是在做倒卖。”

    骆言就算不看也知道能发出这种声调的人是谁,他瞥了一眼,哼声:“本小爷就是要送给心仪的姑娘。”

    李心容笑笑:“送谁?”

    “安素。”

    李心容顿了顿,二哥下狱后的事她多少也知道,自家四弟对二哥出手她也知道,但是没想到四弟的小跟班竟然喜欢上安素了。这简直就是话本里仇家喜欢上对家的戏码,她忍不住说道:“你被他们打出来几次了?”

    骆言不知道她是听谁说了,不过这李家三小姐向来都神通广大,连李爷都叫她百事通,对李家最客气的人,就是李三妹了。他说道:“来来回回大概有五次了。”

    李心容扑哧一笑:“毅力可嘉嘛,那你不死心?”

    骆言说道:“为什么死心,李安素说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没杀她家人,她没捅我刀子,长辈的恩怨是长辈的事,我和她有什么错?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可以。要是让她嫁了别人,我才要后悔。”

    李心容笑意浅浅:“不错嘛,不愧是四弟带大的,恩怨分明。”

    骆言迟疑片刻,才道:“李爷把我推进这个坑,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现在也不管我的事,我要自己想法子让安素好好的,她那么笨,胆子又小,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我要娶她,天天供在家里,我可不会欺负她。”

    李心容倒是诧异了,之前见过他,可是一副冷漠模样,现在说出这些话来,跟个孩子有什么两样,到底是少年人。她笑了笑:“那你加油,对了,我四弟呢?”

    骆言说道:“不是在春花楼,就是在春风阁。”末了狭长的眼眸染了狡黠笑意,“你要去找他的话,这个装扮,一定会被老鸨打出来的。”

    李心容立刻明白过来,她那四弟正在青楼呢。她笑笑拍拍他的肩:“安素性子淡然,你挑些颜色淡些的脂粉,香料以兰花为佳。日后成了,给姑姑包红娘钱。”

    骆言哭笑不得,就说了两句话就想要钱,她这真不是打劫么?等她走了,目光扫在那一排排彩色的脂粉盒上,问道:“大娘,哪些是颜色淡些的?”

    李心容当然不会以这个装扮进去,到铺子那买了身男装,用布将胸缠的扁平,气都要喘不过来。她有着男子气慨,可身段却完完全全是女子,丰盈的地方一点也没偷工减料。费了好些功夫,才从里面出来,先去了春花楼,进去便给老鸨一封银票,问了长住的客人,说有几日没来了,便去了春风阁,故技重施,果然就被见钱眼开的老鸨带到了上房,又叮嘱她千万别说是自己领来的。

    李心容笑笑:“只管放心,下去吧。”

    她敲了敲门,里面的丝竹声响未停,又敲了敲,门才开了个缝隙,是个姑娘的俏脸,却不全打开,上下看这公子哥,唇红齿白,实在好看,这才稍稍放下警惕,笑靥如花:“公子找谁?”

    李心容笑道:“找李爷,你就说他三哥来了。”

    那姑娘也是个懂世故的,笑道:“原来是李三爷,奴家立刻去通报。”

    一会她便回来“李爷请您进去”。

    李心容刚踏步里面,便被满屋的熏香呛了一嗓子,那姑娘吃吃笑道:“李爷喜欢香料,别说您,连奴家刚进来也觉刺鼻,但过一会就好了,李三爷忍忍。”

    说着,有意无意贴身靠来,李心容笑着,若是男子,可要被她勾了魂了。撩开帷幔,便见李悠扬已经穿戴好衣裳,停了乐响,让她们都出去,这才笑道:“三姐。”

    李心容瞧着他,说道:“你又瘦了许多。”

    不怪李悠扬敬她,这一句话,已见她是真关心自己,不像其他的李家人。整个李家,最不嫌他,最疼他的,就是她了。

    李心容随他坐下,环视一圈屋里,淡笑:“像进了孔雀窝,四弟该成家立室了,青楼姑娘虽好,可到底不能长恋。”

    方才那姑娘伺候李悠扬,来传个话都对自己抛媚眼,这绿帽子真是便宜。她可不愿他在这地方虚度年华。

    李悠扬笑意略淡:“就是瞧着她们无情,不会长恋于我,所以弟弟才在这住下。他们不留情,我便也不会留意,等散的那天,就不会各自悲伤了。”

    李心容懂他这意思,可并不赞同:“倒没见着心仪的姑娘?连骆言都有喜欢的人了,你们像父子似的,没喜欢的么?”

    李悠扬笑道:“三姐的消息真灵通,竟然这么快就知道这事了。”

    “不巧,刚好碰见在买胭脂的他。”李心容见他目光微浊,说话时底气也并不太足,蹙眉,“你病了?”

    李悠扬点点头:“染了点风寒。”

    话落,门外敲门声起,已有个姑娘端了药过来,李悠扬立刻笑道:“到点喝药了。”

    李心容给他倒了茶,等他喝完,才道:“你既要在这里长住,就寻个宅子吧,反正你钱并不缺,找几个嬷嬷丫鬟伺候就好。”

    李悠扬并不答,姐弟两说了许久的话,李心容这才走。下了楼,那老鸨上前说道:“公子不在这住一宿?姑娘可多着,挑哪个伺候都成。”

    推辞了一番,见她仍不松手,谄媚笑着。李心容叹道:“如果我再不回去,我家娘子就要领着他们一个帮的兄弟过来砍我了。”

    老鸨如见了瘟神,急忙松手,强笑道:“公子是个会疼人的,快些回去吧。”

    李心容轻声笑笑,提步走了。出了大门,立刻觉得外头的空气当真好,连吸几口,将肚子里的香味都吐纳出来。还没吐纳完,便有人在背后唤她“李三爷”。

    她回头看去,认得她是那端药的姑娘,刚才没仔细瞧,这会见了,才看清她的右脸颊偏下颚处有一道长疤,这脸本来就不太娇媚,配着这疤痕,有些狰狞了。

    那姑娘似乎知道她瞧什么,也不掩饰:“小时候碰见山贼,侥幸逃脱,却留了这伤疤,望公子见谅,脏了您的眼。”

    李心容说道:“是我莽撞了,姑娘别放在心上。”

    那姑娘欠身:“奴婢叫梅落,是春风阁的粗使丫鬟,因李爷常来,说我心细,让我专门为他熬药。”

    李心容顿了片刻:“专门?”

    梅落点点头:“方才奴婢也在门外,那药……并非是治伤寒的,我拿去问过大夫,大夫说是大病,可也说不上来。奴婢从未见李爷和人交谈得如此欢喜,想着您应是个能说服李爷的人,因此想请公子劝劝李爷,让他寻个清静地方养病。”

    李心容面色微沉:“有劳姑娘了。”默了默问道,“若是他知道你偷偷来报,怕会迁怒于你吧?”

    梅落说道:“以李爷的脾气,定然会。”

    “那你为何要说?”

    “当初从山贼那救下奴婢的,就是李爷。若是没有他为梅落治伤,又送到亲戚家,奴婢早死了。”她眸色微闪,又道,“可惜舅舅死后,舅母心狠如狼,将我卖到青楼来。鸨母见我容毁,就把我留在后院做粗活。没想到一别十年,又见着了李爷。只是……他并不认得我罢了。奴婢不想见李爷如此自暴自弃,可是他并不会听我的……”

    李心容心下感慨,尘世辗转浮沉,分别十载还能再见,也算是缘分了,当即点头:“我会劝他的,多谢姑娘。”

    梅落欠身道谢,这才离去。李心容看着门前灯火通明,映的地面大红,心底却热闹不起来。她这好弟弟,心结到底还是没有解开的。

    &&&&&

    宋祁和安然清理好前院,搭好架子,种葫芦的日子刚刚好。因两人都没种过,还特地去请教了花农,买了种子回来,种下的当晚,安然就梦见院子里有鸟鸣声,抬头看去,一眼翠绿,悬挂着一颗颗葫芦,喜的笑出声来,跳起去摘,可怎么也够不着。等从美梦中醒来,就见宋祁看着自己,忙把手脚从他身上拿下。

    宋祁忍笑:“梦见了什么?把我当梯子了么?”

    安然笑笑:“院子里的葫芦爬满了整个架子,还有很多小鸟。我想去摘一个葫芦来玩,可是不够高。”她又戳了戳他的脸,“你只管笑话吧。”

    宋祁笑笑,伸手抱她:“明年这个时候,就成真了。”

    安然应了声,可是很快两人就想到,宋祁三年期满,明年这个时候,葫芦刚长,可是他却要回京城了吧,默了好一会,才道:“宋哥哥,我虽然嫁了你,可仍是罪臣之女的身份,没有圣旨,也回不了京的。”

    宋祁也想过这问题:“不急,到时候京城那边也会一道发来公文,一起回去应当没有问题。”停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你不愿……和我回去么?”

    “不是。”安然说道,“只是觉得这样挺好……一直在这多好。”说完,她顿觉自己实在自私。即便宋祁真要担负起宋家重担,她也定然要做好当家主母,总不能永远躲在他的保护下,她必须有这个觉悟,人生本就多无奈,可逃避又有何用。想罢,说道,“宋哥哥放心回去吧,安然也会安心随你一起的。”

    宋祁抱她更紧:“宋家是个大家族……规矩肯定比你在娘家时多,开始或许有不适应的,但是母亲和我都会护着你,不必怕。”

    他不说还好,一说倒让安然揪心了,这到底是有多少规矩,要早早就告诉她,给她打这强心剂。不由咽咽,不行,下次回娘家,要好好跟母亲讨经验。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被护的太好了,像弱花易折。

    温热的气息扑在脖颈上,脸和唇隐约碰来,宋祁忍不住伸手抚她的背,挠的安然痒痒的,抬眸看他:“天就快全亮了……”

    可那手已经到了前面,根本拦不住。由下往上揉,揉的她又舒服又难过,想躲开,却被他紧紧箍在怀里,那柔软的东西渐成硬丨物,抵在两腿间,磨了片刻,宋祁低头附耳,声音粗重:“安然……”

    安然埋首在他宽实的胸膛前,微微张了腿,已有掌轻磨而下,动作虽轻,刺激却十分强烈,不由缩了缩。长指探入,撩丨拨片刻有了湿丨腻,手又将腿拨开了些,这才扶着大丨物往那洞丨口沉入,挤的身下的人拧眉。往送十几回,渐觉舒服,声音闷在喉中,如莺啼悦耳,听的身上的人更觉胀大。

    层层欢丨愉如浪涌来,刺着身上每一寸肌肤,一瞬间愿忘尘世,迷醉于此。沉沉一刺,双双瘫软,天也亮了。

    宋祁从她身上下来,等那强烈的欢乐消散了些,才觉背上疼痛。安然起身瞧了一眼,不好意思再看,那背上都是她的抓痕。正愧疚着,等照了镜子,才发现自己脸上脖子上都有重吻的痕迹,不由说道:“下回不许亲脖子以上的地方。”

    宋祁笑笑:“扑些脂粉应当能掩住。”

    “平日只抹淡妆,如今突然扑个白脸,当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巷子的婶婶又该笑话我了。”

    宋祁俯身在她脖间亲了一口:“午时从衙门回来,我去买些菜,你不出门就是。”

    安然这才展颜,又道:“你什么时候休沐?我想回去看看爹娘。”

    宋祁想了片刻:“等我这月轮值,得了两日的假,这样来回不会太累。”

    安然想到以前,他不就是每次不到中午出现,然后一两个时辰后又走。那样来回可累吧。心中微动,伸手抱了他,轻轻亲了他一口。宋祁一顿,这是安然第一次主动亲近他,如有蜜铺来,甜得入了骨髓,再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