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嫡女 > 第100章 强扭的瓜小年进宫

第100章 强扭的瓜小年进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四章强扭的瓜小年进宫

    宋祁从兵部出来,已快到子时。冬夜的月光倾泻雪地,白光相互照映,连灯笼的光火都显得晦暗了。上了马车,仍想着兵部的事。马车咕噜声响声埋进雪地里,隐没了许多声音。到了家门口,兵部的事终于从脑海消去,只想着,又得吵醒安然了。

    一路走到院子,下人都是弯身轻问。这是宋祁吩咐的,只怕声音大些,会将她惊醒。在浴房沐浴换衣后,披了件厚实披风进了房里。步子虽轻,可刚绕过屏风,便听见那带着困意不大清醒的声音:“回来啦。”

    宋祁拿了小暖炉暖手,坐在床沿说道:“又吵了你,明日还是分房睡吧,约摸以后几个月会忙的更晚。”

    安然笑道:“难道你一直忙,就一直分着睡吗?”

    宋祁笑笑,给她拢好被窝:“快睡吧。”

    安然往里边挪了挪,认真道:“温暖分你一半。”

    宋祁顿了顿,这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睡在中间了。这样的妻子,很是暖心。捂暖了手,他才进了被窝,探手去摸那隆起的肚子。

    安然说道:“今日家里来了两个婶婶,说肚子尖是男孩,肚子圆是女孩。然后纷纷说这胎会是男孩。”

    宋祁笑道:“哥哥带妹妹也好,若是生龙凤胎更好。”

    安然可不愿一次生俩,那得多疼,又想起来:“对,清妍约摸是这个月生。我等着爹娘报喜呢。”

    “你若是挂念岳父岳母,就写信给他们问问平安。”

    “不行……如今正是局势敏感时,爹娘会明白的。有你护着我,他们也放心。而且你刚去兵部,只怕别人私底下也还会说你娶罪臣之女吧,又怎能再给你添乱。”

    宋祁缓缓收回手,抚她的脸,比起几个月前,真是圆润了许多,滑如绸缎。即使已过了三月之期,但这几个月一直忙得无暇,今晚屡屡暖心,又听她声音精神,毫无睡意,便咬上她的耳尖:“可还想睡?”

    做了夫妻大半年,语气的轻微变化安然也听的出来,轻应了声,不等她添一句,宋祁已说道:“我会轻些,你若不舒服就唤我,别忍着。”

    安然也怕折腾到了孩子,在被窝里将衣裳脱了,又庆幸帐内昏黑,看不见对方身体,否则这丰腴了许多的身子,实在羞于出现在他面前。

    肚子到底是有些不方便,被子又不能掀了怕她冷。宋祁便只好侧躺,将她揽进怀里亲抚。握上那玉峰,才微顿,略是欢愉的语调:“已是一手握不住了。”

    安然紧闭眼眸,咬了咬唇:“男子都好这口么。”

    宋祁失声笑了笑,在她面前也不掩饰:“不知为何,确实喜欢。”

    比起这个,更喜欢的是听身下的人细腻的呻丨吟声。抚到敏丨感处,刚听见她闷哼出声响,便觉□硬丨胀。长指探去,已是足够湿润,又探在她耳边:“差一些。”

    安然明了,顺着他引导的手握了那硬物,低声:“明明可以了……”

    听他喉间微有声响,便知他痛快着。那种纤弱似无骨的手抚在□的感觉,与任何地方触碰都不同。安然不懂,只是他欢喜这个举动。轻握了上下揉,巨大的愉悦几乎全冲到头顶,终于是握了她的手拿开,寻了那谷丨口挤入,身子一沉,两人都轻松了一气。

    侧身虽然并不好深入,但感觉也与正面不同,许是久未享这鱼丨水之欢,又不敢太过用力长久,等欢丨愉上来,便没有刻意坚持,将浓白泄了。

    虽然处处小心着,也耗了些时辰。等宋祁给她抹净身子,已经快到丑时。

    安然只觉浑身都累,等睡下了,挪了个舒服的位置,才摸摸面颊:“你刚才没乱亲吧。”

    劳累一日刚才又折腾了一番,宋祁反而觉得浑身轻松,平躺向上,听着这低语,笑道:“专注着听你哼声,忘了。”

    安然憋红了脸轻拍他:“宋哥哥你越发讨厌了。”

    宋祁笑笑,抚着她光洁的背,轻声:“若是不如此,哪里来的孩子。”

    安然就算是个开放的人,可以前哪里被这般调戏过,在房事上,宋祁的领悟简直就是突飞猛进,她在这方面早就落了一大截,张嘴咬了他的肩一口:“下流胚,睡觉。”

    宋祁笑了笑,将她抱好:“睡吧。”

    &&&&&

    翌日起来,安然特地留意了嬷嬷丫鬟的神色,与往日没有不同,那应当是没听见昨晚的动静。可等她们去收拾房里的帕子衣物,倒想起来,那擦拭了脏物的帕子岂非就是提示。丫鬟神色变了变,经历过人事的仆妇面色如常,拿盆子装了便去洗。安然就当作不知,对镜描了淡妆,去给赵氏请安。

    到了那,赵氏还没起身。宋家其他姨娘和孩子都在院子里站着了,鸦雀无声。安然刚出现,便有其他姨娘的孩子唤她嫂子问好。廊道的嬷嬷见了,迎她进来,搬了椅子来请她坐。

    安然抱着暖炉,瞧着外头瓦上的厚雪,又想起滨州来,滨州没有下雪吧 。以前安平最喜欢下雪天,一到这似絮飘飞的日子,就拉着她去外头堆雪玩。正想着,房门开了,嬷嬷轻搀她起身,椅子随即撤走。

    进了里头请了安,赵氏便让她先坐着。问了众人些日常的话,就让他们退下了,独留了安然。问她昨日身子如何,安然一一作答。赵氏见她脖上隐约露出红痕,都是过来人,也明白,笑道:“你如今是头胎,虽然有几个月了,但夫妻间还是克制些的好。”

    被当场拆穿可不是什么好坦然的事,安然微低了头,微有窘迫:“母亲说的是。”

    赵氏说道:“许是晨风忍不住吧。”

    安然没好意思说两人都是克制不住的,这种羞赧的事,就全推给宋祁吧,反正他不在这。也不知他若知道自己背后“黑”他,会不会苦笑。

    赵氏和她说了一会话,怕她累着,便让她回房,又让仆妇备好炉子,别让屋里冷了。安然走了没多久,赵氏想了一番,对孙嬷嬷道:“我记得二姨娘那有个丫鬟长的很是标致。”

    孙嬷嬷说道:“太太说的可是夏喜那丫头?”

    赵氏点头:“对,就是她。跟二姨娘说一声,让夏喜去伺候大少爷,你与她说说怎么伺候。”

    孙嬷嬷顿了顿:“这事儿不用和少夫人说?”

    赵氏笑道:“你领夏喜去的时候与她说一声就好,如今她身子不便,也不能让晨风忍着,送个丫鬟过去,喂她喝些药别弄个孩子出来。我这是体谅他们两人,又不是要抬进来做妾的。”

    孙嬷嬷笑道:“太太倒真的答应大少爷不纳妾的事。”

    赵氏叹气:“我倒是想来着,可四丫头人乖巧懂事,阿如又是我的好友,最紧要的是晨风那孩子自个不愿意,我这做娘的能替他拿这种事的主意么?”

    孙嬷嬷笑笑:“奴婢这就去侧院。”

    “去吧,给她穿的好看些,洗洗身子再过去,别讨了晨风嫌。”

    “是,太太。”

    浑然不知的安然正在房里缝绣婴儿衫,因孩子足月出生的月份是夏季,布料也稍薄些,这也省了些事。努力了两三个月,嬷嬷已经会舍金口夸她了。只是她想给孩子做最好的,那废弃的布料都堆了一筐。每每看到都不由叹自己实在是浪费,可想到这衣裳怎好穿在孩子身上,便也没太在意。

    午时宋祁无暇回来用食,兵部那又管饭的,因此并没归家。

    午后,安然午歇,醒来后,丫鬟就打了热水进来。洗了个脸,瞧着这丫鬟一双眸子十分媚气,面颊红润如花,笑道:“你是新来的丫鬟么?叫什么?”

    丫鬟欠身,声音也清脆带着些许娇媚:“回少奶奶,奴婢叫夏喜,太太说奴婢心细,便从二姨娘房里过来伺候少爷少夫人。”

    安然点点头,倒长的好看,希望是个手脚利索的人。想罢,将蒸着热气的帕子敷了下脸,完全醒了过来,将帕子揭开,夏喜已经把脸帕接过。不由笑笑,看来母亲没看错,确实是个心细的人,不用她多说就知晓她的心思。

    每日午歇起来,安然便要去花园走走,久坐对胎儿不好,赵氏也是许了的。

    孙嬷嬷下午过来时,她刚走完一圈。示意夏喜退下,才上前问了安,熟络了两句,才道:“太太心疼少夫人,又考虑到您这是第一胎,怕少爷动了粗,伤了胎气,因此让奴婢拣了个模样俊俏的姑娘过来,这几个月代少夫人伺候好少爷。”

    安然顿了顿,话虽然说的隐晦,可字字听的清楚,微有诧异看她:“孙嬷嬷的意思是……行房事?”

    孙嬷嬷见她面色不悦,急忙解释道:“太太说了,并不抬进门,也不算是通房丫头,只是替少夫人服侍少爷罢了。也会给她服些草药,免得怀了孩子。”

    安然哭笑不得,别说她不愿让宋祁无缘无故多出个女人,还有这样白白糟蹋人家姑娘真的好?况且这事儿还有代替的,她倒是头一回听。

    只是赵氏确实是体谅她,并无恶意,否则如果真要给宋祁添妾侍,就不会说是“代替”了。若是当面拒绝,怕要被说成是善妒,被有心人知道就是她的不是,横竖这事男子一点错也没,做了嫡妻,就该好好的让男子多娶多儿罢了。她不愿,一点也不愿。

    孙嬷嬷又开导道:“少夫人这难不成是要驳了太太的面子,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不成?而且这丫鬟的卖身契就在太太手里,她也不敢蹬鼻子上脸,要是敢逾越,就将她卖给粗糙汉子去。少夫人倒不必担心。”

    安然默叹一气,她哪里是担心别人上位,宋祁不是那种负心人,她只不过是不乐意宋祁去碰别的女人,也不想糟蹋一个俊俏姑娘。要将夏喜退回二姨娘房里不难,难的是……她是想起一件事来,宋家人常见圣上,若是圣上起了红娘心,给宋祁许姑娘怎么办?

    孙嬷嬷见她不点头,当她还没开窍,心里想着,这样好的婆婆打着灯笼还找不到,这少夫人竟是个霸道的。安然想了一番,见她面色奇怪,说道:“这事儿也不是我说了算的,让爷回来决断吧。”未免她嚼舌根,又淡声,“爷回来后,还劳烦嬷嬷直接领爷去夏喜那,今日疲累,我约摸会睡的早。”

    孙嬷嬷就是怕她在宋祁耳边吹吹风,那样还不是安然决定的。这会听她这么说,笑道:“少夫人是个明事理的。”

    当即也没了方才的偏见,觉得她不识好歹。

    在这方面,安然还是相信宋祁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说,又有哪个女人会把自己的夫君推出去。即便是嫡妻,侧院有几个姨娘,面上大度,说多子多福的好,可也不会是真心的。

    宋祁忙完今日的事,特地早回来,就是怕又吵着安然。进了院子,迎他的却是孙嬷嬷,低声道:“少夫人已经睡下了。”

    宋祁稍感意外,又急忙问道:“可是有不舒服的地方,怎么今晚这么早?”

    孙嬷嬷笑道:“说是有些疲累,就先躺下了。少夫人说了,实在不是很舒服,因此还请少爷去偏房歇一晚。”

    宋祁拧眉,都让他去别处睡了,那应当是十分不舒服。虽然想去看看,又怕惊扰她,只好压了心头不安,和嬷嬷去偏房。

    孙嬷嬷也是个精明人,如果说是太太安排的,这少爷恐怕是立刻反对。可若是说少夫人让他过去的,也就是身为妻子的已经默许了,少爷你无需有所顾忌。

    宋祁到了外面,灯还亮着,步子微顿,等孙嬷嬷开了门,便见里头有个倩影,不由一顿。

    夏喜听见声响,已是梳妆好的她穿着薄衣上前,欠了身:“奴婢夏喜见过大少爷。”

    孙嬷嬷笑道:“这是太太安排的人,如今少奶奶伺候您不方便,因此……”

    “不必说了。”宋祁沉了脸,几乎是忍了怒气。自小生活在宋家,便全都由长辈安排。三岁就抱着书认字,四岁就请了先生。进什么学堂、交什么朋友、认识什么官大人,这些通通都是长辈安排的。唯有三件事违背长辈意愿——

    李家落魄时,他依旧与李瑾轩为友。

    李家被贬谪滨州时,他舍了翰林官去做了通判。

    娶安然一人,不再纳妾。

    如今母亲竟然给他塞了个婢女,想必安然身体不适也是被气的吧。可就算气又如何,她这做妻子的就是没有权力管这些。在如今世道,男子如此就是天经地义的。只是想想,便心疼安然。

    孙嬷嬷见他脸都沉了,转身要走,急急说道:“少爷,少夫人并无异议,而且太太也说的清楚了,只是伺候到少奶奶临盆,并不抬进门。”

    宋祁冷笑:“如今有异议的不是安然,是我。将她送回原地去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母亲的心意我领了,只是下回莫再做这种事。”

    孙嬷嬷在原地愣了许久,又瞧同样怔愣的夏喜,明明是个俊俏人,虽然比不过少夫人,可那好身段也瞧得出来,怎的就挨了一顿训?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好带着夏喜回去。

    宋祁在门口迟疑了许久,见下人过来也抬手屏退了,推门进屋,屋内无灯,也不见安然像平日唤他。

    走到床边,探身看去,悄声:“安然。”

    安然缓缓起身,借着外头灯火看了他一会,环手抱在他的腰间,埋头他宽实的胸膛前。虽然相信他会回来,可是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担心,听见他的声音,十分开心,鼻子一酸,嗓子都哽的说不出话。

    宋祁抚摸她的头:“外头冷得很,回被窝里吧。”

    屋里倒是不太冷的,毕竟起了炉火。安然抱了一会,才道:“先去换了朝服,洗把脸吧。”

    等她松了手,宋祁没去换洗,而是点了灯,等看见她,那眼眸都红了一圈,顿了顿,神色微不自在:“你若是……信我,也不会担心我真去那边过夜……”

    安然握了他的手,定声道:“安然不是不信,只是想起一件事罢了。今日来的是母亲那边送来的姑娘,你我还可拒绝,可若他日是圣上赐的姑娘,你我如何是好?我以前总想着你不愿纳妾就好,可仔细想想,要是长辈施压,圣上又赐个美娇娘,你能抗拒么?想了一夜,后怕极了。”

    宋祁这才明白她为何心事重重,不是怕自己真要了夏喜,而是怕日后冒出更多不可拒绝的夏喜。沉思片刻,拿了被子给她卷起,裹的严实,坐在一旁道:“担心无用,我会尽力推辞的。”

    安然微点了头:“有宋哥哥这句话,安然便放心了。”

    宋祁淡笑,安抚她睡下,才想起,安然说的的确有理,如果是圣上赐婚,便是不得不负了她。可要怎么告诉圣上,他并无纳妾之意,只愿守着安然一人?

    这一夜,两人都睡的不安。

    昨夜赵氏早睡,孙嬷嬷也不好打搅。一大早伺候她起来,就趁空和她说了。赵氏拧眉:“你是说,安然都点头了,晨风却把丫鬟赶走了?”

    孙嬷嬷点头应声:“是,少夫人虽然有些迟疑,但也通情达理。就是少爷二话不说,脸都黑了,看的奴婢心惊胆战,也不敢多说,就把她领开了。”

    赵氏苦笑:“真是个死心眼的孩子。”

    孙嬷嬷笑道:“若不是真喜欢少夫人,怕当初也不会大老远跑到滨州去,守到二十多,等李四小姐点头了才娶妻呀。奴婢瞧着,这一对是分不开的,少夫人倒是开明,但决定权还是在少爷那。”

    赵氏叹气,又道:“怎的老爷就不像他儿子……若是只有……”

    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再说,那就是失了她嫡妻的大度了。心里恨了一把,等宋成峰起来,就莫名的被妻子满是幽怨的看了一眼,弄的他一头大雾。

    等安然过来请安,便又留她说了话,日后不会再给宋祁塞姑娘。末了又添了一句,若是宋祁想了,她也不当拦着。

    安然心里只叹,当初她是同意宋祁身边没其他女人的,如今她嫁进来,这婆婆倒有些反悔。虽能理解,但无法苟同。横竖赵氏是觉得她成了宋夫人,就算要抬妾侍进来,她也总不可能翻脸,弃了宋家,况且就要有孩子了。她没有再提,不过是宋祁不愿,她也无法。

    同为女人,自己尝了丈夫多妾的醋,可却总想着让儿子也多妾服侍,丝毫不顾及儿媳的酸楚。这让安然无法理解,就如同无法理解年轻媳妇受了婆婆的气,等日后熬出头自己做了婆婆,却又处处给自己的儿媳脸色。如此循环,实在奇怪。

    腊月二十三,小年。

    前一天皇后派人送了帖子来,让朝廷命妇进宫听教。每年小年都要入宫,来年继续协助皇后,相当于皇帝前堂管男官,皇后后堂管命妇。

    往年沈氏也都要进宫,安然知道一些。不过不同的是,今年是她自己去。说起皇宫,安然实在不想,可不想也得去,谁让宋祁是大官来着。

    翌日早起,安然便随赵氏一块进宫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T^T解决了闹心的丫鬟,下一章真的要故人见面了好嘛……抱着锅盖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侯门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侯门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