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谪临尘 > 第八十七章 :天之骄子

第八十七章 :天之骄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居宁远俯冲而来,如同一尊王者,睥睨天下,整个秦川为之失色,在这种无上风姿与气度下黯然。

    那一刻,他仿佛天地唯一,其儒雅俊逸的外表,更为他凭添一种神韵,他英气逼人,白衣翩然,腰环玉佩与青锋,是一个十足的美男子,着实风华绝代。

    一剑斩出,仿佛太初神雷劈开了茫茫混沌,将阴阳分割,天地俱寂,这时候再也感受不到其他,世间的一切都为之牵引,像是众生的焦点。

    太素首徒,着实非凡,这是所有人的真实感觉,即便是强大绝艳如天命,风流男子,阴阳神子等人,也罕见的露出郑重。

    显然居宁远的实力还要远远超出他们的意料,虽然他不是圣子,但他的实力却丝毫不比大多圣子,圣女差。

    “太素门,果然不愧是东洲最强大的道统之一。”

    天命轻叹,他们知情阁最是神秘,只要他们想,这世间的秘密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更是知晓很多世间大教的辛秘,这个太素门,远比世人想象的要强大很多。

    对与这个说法,云扬亦心有所感,居宁远的实力当真强大莫测,比之当初他在云天城所见到的云天首徒李俊义要强大不知多少。

    同为大教首徒,但其中的差距却已难以衡量,这隐约也可看出一个大教的底蕴问题,明显太素门的底蕴比之云天教强大太多。

    而战场中,李煦平心静气的看着那斩开虚空与长天的剑意直朝着他而来,他的心境并没有在其下受到丝毫影响。

    忽而他动了,身形如同一颗星辰直冲而上,大气磅礴,气贯寰宇,他五指屈伸而出,对着那锋芒毕露的剑芒抓去,如同要捏爆一片天空。

    “嚓嚓嚓。”

    整个长天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虚空震颤,在李煦的手掌中铮鸣不止,那一抓如同将整个天地都捏在手中,仿佛扼着整个天地的命运。

    众人皆惊,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看起来相貌普通,性格质朴的人,出起手来是这么的霸道。

    简直是气吞山河,霸绝世间,将整个天地拿捏在手中,那种气度,和胸襟何等广阔,一切随性,不曾将任何羁绊,任何束缚放在心上,也从不敬畏一切。

    “咔嚓”

    又是一阵清脆的声音拂过耳边,只见天际处,锋锐凌世的剑意,被李煦徒手捏碎,未能伤及其肉身分毫,甚至连一道痕迹也没能留下。

    难以想象李煦的体质有多强大了,那一剑绝对不俗,更不曾弱势,然而依旧挡不住他的一抓,堪比人形兵器还要恐怖得多。

    “轰轰轰”

    也于此时候,李煦也出手了,他逆冲而上,他的周身没有神光冲天,也没有瑞气蒸腾,显得极为普通。

    然而,就是这普通的动作下,仅仅是透出体外的气势,就积压的空间絮乱,躁动不止,山体炸开,飞沙走石。

    这还仅仅是他肉身的力量,是他冲天而起,身体的气血和脉搏跳动的节奏自然溢出的气势。

    着实强大无比,在其面前,如同面对着汪洋大海,一片暗流涌动,掀起千重万重浪潮,黑色的海面上,海啸突发,乌云俞积,惊雷与浪潮交织,在海面炸开,大雨滂沱覆没世间,滔天巨浪与海天相连,恰似要吞没世间一切。

    这种威势,惊世骇俗,天命,阴阳神子与风流男子都变色,面对这样强势的李煦,他们也感到十分棘手。

    长空上,李煦以拳破天,直击太素首徒居宁远,没有任何华丽与巧妙,然而却散布着让人窒息的气息,如同末世来临。

    似乎要将阻挡在前方的一切都击毁,那一拳是如此息世,让天地寂寥,人心更静,仿佛那一拳都无比清晰地映照在世人的心中,要让一切信心的源头都碾碎只剩下绝望。

    “竟然这么强,或许那些人说的并没有错,李煦很有可能已经是东洲年轻一辈最强者之一了。”

    阴阳神子崔映晖轻语,他相貌堂堂,眼眸深晦,神色自若而淡然,无人能知晓他心中怎么想。

    “李煦真乃天纵之资也,后来居上,已经有横推老牌年轻高手的趋势了。”

    人王世家的第一天才道,之前的轻浮与倜傥早已消失不见,看向李煦充满了认真。

    唯有天命十分沉默,一直默默无语,但熟悉他的风流男子却知道,他心中定然在推演李煦的真实战力。

    未久天命从那种沉静中回过神来,依旧默然无语,看不出他的表情,更无人知道他推演到了什么,或者他本身就没有推演到。

    此刻在李煦的拳势下,居宁远亦是神色凝重,那毫无花哨的一拳之中,他感到无匹而玄妙的形同势,之中的意志,连天都是其破灭的对象。

    若换做一般人,或者次一些的高手,这一拳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居宁远自忖,自己硬抗虽然不至于落得惨败,但绝对不好受。

    而一旦落入下风,在他们这样的高手手里,再想要扳回一城就无比巨难了,几乎就会是必败的结果。

    略微斟酌,居宁远双手间划出繁奥的形式,他的手型做的并不快,然而青川上能够将其看清楚的却只有那么几个人。

    而且即便看清楚了,不懂其中的道性也没有任何作用,不可能模拟出太素首徒居宁远的道法。

    “太素心经。”

    随着居宁远一个个玄妙的手型划开,在其身后一部灿烂的典籍,凭空从虚无中浮现出来,它漂浮在居宁远身后,将他整个人渲染地越加神秘同风华了。

    此刻天书已翻页,其上有一个个浑然天成的字符,仿若灿烂的文明,有隆隆的诵经声,和大道妙音从其中传出来。

    天地中异象纷起,扬起了琼花,响起了锣鼓声,似乎是大道对天书上灿烂辉煌的文明的歌颂,与赞美。

    一道道灿烂的神华,将居宁远覆没在其中,在他的身上染上了一层金边,如同黄昏下的神祗,无边辉煌,这一刻,居宁远的气息节节攀升。

    很快居宁远就达到一种永恒不动真我的地步,李煦拳势间的形与力,都无法再影响他分毫,他站立在天尽头,不动如山。

    最后,居宁远忽然探出手掌,抓向李煦那破灭天地的一拳,拳掌相击,竟然互相抵消,并没有再天地中兴起任何风浪。

    这不是李煦和居宁远的攻击不强,而是他们把那种威力都压缩在了彼此的拳掌间。

    “蹬蹬蹬”

    两者在天际倒退,每一步都将虚空踩得塌陷,最终,两人竟然是倒退相同的步数。

    “看来,你不会是我的对手了。”

    李煦平淡归真,他的声音十分自然,没有盛气凌人之态,也没有过度自负,反而显得有些虚心与朴实,然而却潜移默化的给人一种认同感。

    即便居宁远在天书神光的沐浴下,依旧只能够与李煦的肉身力量持平,这个结果着实让人震撼。

    那些人说李煦很有可能已经是东洲年轻一辈最强者之一,并非空穴来风,或许这本来就是事实,即便战斗到如今,也没有一个人看出李煦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

    “居宁远并不弱,甚至已经比很多圣子级的人物强了。”

    “我曾见过他们太素门的圣子,那个人给我的感觉未必有居宁远强,只能说李煦实在太强大了。”

    人王世家的第一天才道,他看向李煦又看向居宁远,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有些大了,李煦此人他看不透。

    他们听闻李煦之名,并没有多久,然而此人却是真正后来居上,以后起之秀的身份不断地赶超老牌的年轻强者,再次听闻他的名字时,已经有人评论他是东洲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

    这种风姿,便数整个东洲何人能有,或许只有那才情与姿容都冠绝世间的大帝后人,以及那个将来太素城谈论经讲道的女居士吧。

    或许李煦将来,真的能够赶上那位大帝后人,以及那个女居士,成为他们一个层次的人物,这是天命,阴阳神子与人王第一天才的共识。

    然而云扬的印象中,却感觉还有一个人应该也不差与他们,那个人是临安城的江南,不知为何,世人皆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云扬心中总觉得,江南深不可测,他给云扬的印象,不比帝女和李煦弱,那是一个无比神圣的男子,灿笑如春风般和煦,每一缕肌肤,都散发着柔和的光泽,如同从太阳中走出的天神之子。

    而此间,天际处,居宁远并不因李煦的话而心中生怒,反而十分平静,依旧那般儒雅素洁,尽管已经知道不是李煦的对手,但他却没有丝毫惧意和退缩。

    “拿出你最强的本事吧,若是此间我战败,我会自己走。”

    居宁远的声音永远不咸也不淡,心境从不因外事而受到影响,他的眼中没有胜败,只有一切从心。

    从来战斗就没有想过自己是输是赢,只要他觉得应该出手,他就会去战,从不管那么多,而此刻李煦明显势头盖过他很多,但他却从来都无动于衷。

    “好”

    李煦没有拒绝,即便在很多人看来,他不动用法力与圣典,单凭肉身力量应该也能压制居宁远一筹。

    与此同时,居宁远出手了,神奇奥妙的形式在他的手法下走向究极,八荒风云皆动,炽盛的法则力量古老,初始,在他的周身流动。

    这一刻,世间的一切物体,一片又一片都在凋零,直到最后凭空消逝,天地间唯有沉重模糊的物质在蒸腾与升华,将一切独立的本体都瓦解。

    山不再是山,水不在是水,空气亦不再是空气,世间万物皆反本还原,似乎回到了万物之初,宇宙一切物质都没有独立的本体。

    这种力量,真正化腐朽为神奇,以一己之力,改天换地,居宁远沐浴在灿烂的神光中,一切力量都懆控于心,一念间可炼化天地,如同一尊主宰世间沉浮的天神。

    荒古而悠远的法则力量化作一条条秩序神链封锁天地,有大部分直接冲向了李煦,在这密集而迅捷的秩序神链的封印和缠锁下,李煦根本就来不及退出。

    但是他并没有慌不择路,心中亦没有惶惶,他平淡的脸庞显得十分坚韧,仿佛世间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住他。

    “荒神经。”

    这一刹那,似有一种古老的力量向着这个世界侵袭而来,它荒芜而苍凉,仿佛蕴藏着天地的悲意,仿佛流动出万物凋零,世间一切都朽灭的凄凉。

    在那之中,有恸哭和厉吼跨越万古从遥远的过去传来,万世前凋零的枯叶飘荡在今世的天空中,在那之中呈现出宇宙深处的枯寂,悠悠岁月的哀愁。

    一部泛黄的经书在虚空中凭空浮现,说不清的沧桑,那部经书并不像其他天书那般神圣与辉煌,却是显得十分破败与烂旧,看上去,与在时间里腐坏的凡书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泛黄的经书始一出现的时候,以李煦为中心,突然荡开一层荒芜而苍凉的力场,将天地间一切万道都僻开。

    那荒芜苍凉的道境,除了天命,人王世家第一天才,云扬,阴阳神子崔映晖少数几人外不受影响外。

    其他人的心中皆徒添一腔荒凉之感,似看到了自己日薄西山的结局,对自己的道充满了绝望,与不安。

    李煦的手段之高,可见一斑,此刻天地已是一片腐朽,连山石与大地也全都被风化了,放眼望去,千里之地一片昏黄尽是破败与荒芜。

    此时,居宁远的秩序神链横贯长空,将虚空都封锁,狠狠地向着李煦扎来。

    这种太素奥义精深无比,若是一般修士被这些秩序神链封锁或洞穿,那么他的整个身体都会被瓦解掉,将在天地间磨灭,神来了也救不了。

    李煦周身荒芜苍凉的力场荡出,僻开一片无争之地,所有秩序神链扎入这片力场都会被荒芜的力量腐朽掉,万法不侵身。

    但他并没有一直立身在力场中,以待磨灭居宁远的法则神性,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仙谪临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檐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檐别并收藏仙谪临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