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玄澈,快点!”莫小白蹑手蹑脚的走出院子,回头一看,要拉着一起去隔壁院子探索的人还呆愣兮兮的站在原地,不由得有些气急,俏脸含煞瞪视着站在原地不动静的人。

    被喊的人扶着身边的药材架子,俊逸的脸蛋上是深深皱起的眉头,疑惑的看向催促自己的少女,很是纳闷,他刚刚有答应什么吗?

    但是看着院门处少女看他的一双被火焰燃烧的越来越明亮的眼睛时,还是下意识的沿着院内被药材空出的一条小道走出去了,一直被少女拽着袖子过了道路的交叉口,到了寂静无人布满灰尘的小院,玄澈才有些反应过来,不停的皱眉皱眉再皱眉,最后还是严肃起一张脸,一本正经的提议道:“师妹,师兄觉得,咱们还是回去的好!”

    莫小白一脸鄙视的看着身边装严肃脸的人,指着来时的路,“咱们都到这儿了,你以为师父们能不知道?”

    玄澈摸着下巴想了想,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两位师父可不仅在医毒方面有所造诣,武功方面也是不容小觑,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罢了,只是医毒方面的成就就足以让世人疯狂,让人没有再多精力去注意他们其他方面的成就。

    不然,他们师兄弟三个身上的功夫都是哪来的!

    好吧,有一点他得承认,阿离身上的武功确实不是学自两位师父,是由魔宫的上一任教主教导的,但是他和大师兄的功夫是实打实的由两人教导的,尤其是一直在两人身边长大的大师兄。

    虽然,他们两个的功夫不咋滴,按照他们二师父的话说,他们的武功是他和大师父一生中最大的败笔!好吧,他的医毒本事也是他们两个人生中的一大败笔!

    玄澈无力的扶额,好像在二师父眼里他哪里都是他人生中的败笔。

    算了,不提这个令他如此忧伤的话题,回到原题上,按照两位师父的功力,他们出来的事情药房里的两位是肯定知道的,只是没有阻拦罢了。

    想到这里,玄澈浑身上下都无力的慌,他当时怎么就跟着出来了呢!

    玄澈哀怨的看向身边站在破败的院门口一腔热血涌动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气势的少女,忽然有种想一头撞上墙的感觉,当然,一定是要拉着身边祖宗似的这位。

    看着玄澈那张此生无望的脸,莫少女的心里难得升起一种名为怜惜的感觉,没错,是怜惜,不是什么愧疚!愧疚什么的是绝对跟这位属性为兽的莫少女沾不上边的。

    莫小白踮脚,努力的伸手拍了拍高出自己一头的玄二师兄肩,安慰性质的道:“反正师父已经知道咱们出来了,现在回去和看完这里再回去都是一样的结果,也就早回去和晚回去的区别罢了!”

    玄澈泪牛满面,他为什么觉得这话还不得不说呢,他一点儿都没有被安慰到!

    “好了,好了,师兄,咱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别在这院门口待着了,早点看完早点回去,说不准回去的时候正好在两位师父高兴的时候呢,一高兴就不和咱们出来这事一般计较了!”

    莫小白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团团的小脸上满是紧张与兴奋的神情,最后对身后的玄澈摆摆手,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灰尘遍布的院门。

    “吱呀……”几月没经打理的院门在莫小白的推动下发出了响动,门上积累的灰尘也扑簌簌的落下,呛得推门的莫小白发出阵阵咳嗽。

    莫小白一手捂鼻,一手挥着躲避着空气中弥漫的灰尘,转头看着身后不动的人,圆圆的眼睛中因为咳嗽和落进去的灰尘变成水汪通红,有种被人狠狠欺负了的模样,格外惹人怜惜。

    此时,这双格外惹人怜惜的大眼正在狠狠的瞪着远远离开了灰尘触及范围带有贵公子范儿的白衣俊逸青年,没好气的道:“离那么远干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像是感受到有人来,在莫小白话音刚落下,院子里就应景的有了响动,‘嘭’的一声闷响,惊得莫小白僵硬的站在原地不动弹,也没有敢看院子里发出响动的地方,而是慢慢的转过身,在看到玄澈的那一刻就扑了过去。

    妈妈,有鬼!呜……

    莫小白瑟瑟发抖的挂在高了她一头的玄澈身上,头上脸上衣服上在推门时沾染到的灰尘也全全的蹭到了一向注重形象的玄澈身上。

    莫小白毫不自觉的又在玄澈洁白的长袍上又蹭了把脸,她确定刚刚有响动的时候是没有风的,天知道那响动是怎么发出的!

    捂着胸腔疯狂跳动的小心脏的部位,沾染了灰尘白一道灰一道的脸上可怜兮兮,要不是院子里总是会突然响起东西掉落或被碰撞了的响声,她怎么会非要拉着个人来和她一起看呢?!可爱的团团小脸被莫小白紧紧皱成一团,刚刚她小心脏跳动的频率差点就超出她能承受的范围了有木有!

    “师妹,你先松松手,师兄要被你勒死了!”玄澈白皙的俊脸被憋得通红,使劲拉着搂在他脖子上的两只纤细胳膊,终于在拉开的缝隙中得以一丝喘息。

    “呼……”真是差一点就被勒死了啊,玄澈大口大口喘着气,脸上的红色渐渐褪去,他这师妹是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这么有力气,明明身上没一点功夫。

    “呵呵,师兄啊,你没事吧!”莫小白讪讪的笑着,刚才着实是她太激动了些,没能注意。

    好歹玄澈想到了自己师兄的身份,只是大度的挥手,没有和这个小师妹斤斤计较,虽然他对自己身上沾染了一身灰的白袍很是肉痛!

    他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啊,现在肯定没了。

    绝对了解玄二师兄心思的莫小师妹再次安慰的拍拍玄二师兄的肩,“放心,若无意外,这里除了咱两应该没人了,不会有人再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的。”

    “咱们还是先进去看看吧,若真有其他人……”莫小白圆圆的大眼弯成了讨喜的月牙形,一股不符合她外在形象的凶气在其喷涌而出,“统统……”

    莫小白皱脸,眨巴着可爱的大眼,不确定的看向身边人,“说杀了是不是太凶残?要不,全都绑回去让两位师父当试药的吧!”

    玄澈腿一软,猛然想到二老头那儿的一种赛一种奇异的药,平日里因为就他们师兄弟,试的药都是一些温和的品种,仅是这样,有时都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感觉,更何况二老头那里现在更是压了好多药力巨大的药,若是现在正好有人送上门去,他觉得试药什么的绝对比杀了更凶残。

    算了,现在说这些做什么,还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呢!玄澈看向落满了灰尘经久无人打扫的院子,不确定的想着。

    “走,先进去看看吧!”

    “嗯!”莫小白点头,紧紧跟在玄澈后面,只露出一双兴奋的大眼紧张的看着周围。

    两人一前一后紧紧的走着,莫小白更是拉紧了玄澈的袖子不撒手,不怪她不害怕,她已经被里面忽然发出来的响声吓到过两次了,再来一次,她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进去看。

    而且,明明现在阳光正好,可是这个院子里总有种阴森的感觉,仿佛阳光都照射不进来般。可是,莫小白瞧了瞧自己脚下,是有影子的。

    “啪……”在近处响起的声音让低头看着脚下的莫小白立刻警惕的看向周围,娇小纤细的身子更是比大脑快一步的紧紧贴上了前面的人,莫小白低声不确定的问着,“刚刚是什么声音?”

    玄澈抬起脚来,安抚的拍拍身后少女的手臂,“没什么,一根枯枝,刚才不小心让我踩到了。”

    莫小白缓缓点头,轻轻松了口气,他们脚下并没有直接接触到地面,因为地面上是厚厚的一层落叶,他们踩上去都会有咯吱咯吱的响声,里面夹杂着几根枯枝什么的确实没什么稀奇。

    只是她现在太紧张,一有点声音都会让她如临大敌。

    实在是这个院子给她造成的记忆太不美好,每次来都没什么好结果,离开魔宫前的最后一次更是差点把小命丢了好不好!

    “小白师妹啊,你不要太紧张了,还有,你的手又可以松松了!”玄澈的一张俊脸有些微微扭曲,他感觉他被抱住的那只胳膊被攥的肉疼!

    莫小白松了松手,紧张的神色有所缓和,刚想说些什么,前方紧闭的屋中传来了声巨大的响动。莫小白的脸当场就绿了,还没彻底松手有抱了上去,“玄澈师兄啊,我想我还是就这么抱着吧!”

    “乖,放手!”玄澈极力隐忍。

    “不!”莫小白一脸坚定。

    “哐当……”紧闭的屋内又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响动,把争执的两人的目光统统吸引了过去。

    玄澈仿佛也被院中阴森的气息感染了,整个人也有点紧张起来,悄悄的咽了口唾沫,对身边的莫小白进行了商量,“要不,你留在这儿,我过去看看。或者,你出去等着,我把我看到的都给你说?”

    莫小白狂摇头,紧紧的抓着玄澈的胳膊不撒手,她想亲眼看到。不然,她一次一次的来是为了干嘛!

    那小祖宗您就不要那么大力的抓着他的胳膊的好吗,而且还只抓着胳膊上的那一小块肉,他感觉都快要被揪掉了!玄澈疼的热泪盈盈。

    最终,还是玄澈败下场来,任命的贡献出一只胳膊任由神经紧张的莫少女抓着,两人靠的紧紧的一点一点像不时发出巨大响动紧闭着门的房子走去。

    “小心,别碰到了这些架子!”玄澈小心的护着紧跟在身后的少女,这个院子的布局与附近他们师父的地方及其相似,都要在进屋前穿过一大片晾晒药材的区域,只是现在外面的这些没被收走药材、药材架子,在几月没人管理的风吹日晒中有些都长出绿色的霉,有的更是发出了腐败的气息,难看又难闻。

    “这些架子上的药材都混淆了,而且有些霉变的还可能有毒,一定要小心一些。”玄澈在前面低声念叨着,虽然他医药方面学的不好,但是他的毒学的可以啊,而且趋利避害是每种生物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他只是看到那些长着绿毛的药材就有些胆寒了。

    莫小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在感知危险方面她比玄澈要来的灵敏,对于架子上的东西是能避则避绝不沾染的。

    只有十来米的距离让两人走的格外漫长,因为他们走过的路上,有些药材架子会突然歪倒,歪倒后上面四处滚落的药材更是让人防不胜防,但幸好都被躲过去了。

    莫小白一手紧拉着玄澈的胳膊,一手攥成拳头放在胸前,心里一直庆幸她之前没有妄自过来,不然……莫小白看向被一株长的绿毛已经看不清原来面目的药材滚落的地方,那里被药材流出的汁液腐蚀出了一个大洞,然后看向仿若无边的药材架,她或许可以躲过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七八个,但是真没什么信心可以躲过这么多个。

    好不容易走出了晾晒药材的地方,来到发出响动房间的门前,两人相视一眼,玄澈把莫少女紧紧护在身后,才无比疼惜从怀中掏出一把折扇,一脸决然的用扇子推开了门。

    看清里面的场景,莫小白脸色惊变……

    ------题外话------

    留言~留言~什么都可以砸过来啊!

    呜,昨天的二更让我吞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教主大人的火狐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韧韧青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韧韧青藤并收藏教主大人的火狐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