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四处捣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简子裕一起从餐厅走出来的沈清苏突然停在了原地,凝神听着什么。

    简子裕声音亢奋,没有发现,一边走一边手舞足蹈,“所以我还没见到润景的董事长,就收到了他们的签约书。虽然签约时间要求是二十年,几乎将我整个可预见会红的明星生涯都包了,但还是很激动……就等着回去签了……咦?人呢?”

    “你怎么不走了?”他又退回她的身边,“我们待会不是要去看比赛,虽然我参加不了,不过还是很好奇千城是怎么定义‘王者’的,接下来又会有什么比赛!”

    沈清苏想问他,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不过这种程度的声音他要是能听到就见鬼了。

    她的感知力强大,直觉也越来越准。那一瞬间的声音小到她没有听清,却难以忽视,想来想去也不知问题出在哪。

    她的耳力的确惊人,却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去听这些嘈杂的声音。

    现在的她,渐渐可以控制这些感知力。

    感知与脑神经和精神方面有关,之前她学习过催眠术,精神力比绝大部分人要好上许多,所以掌握了诀窍以后,她就可以不看不听。

    真正想听什么的时候,只要凝神细辨就好。

    虽然有些麻烦,但不得不说,这才是她想要的、作弊利器!

    简子裕正要疑惑的时候,沈清苏已经把所有人都想了一遍,“你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了,有没有给韶雅姐送吃的?她还好吗?”

    简子裕一拍脑袋,“哎呀,忘了!我出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她肚子里还有小宝宝呢,不能饿着!”直肠的简子裕也有细心的时候,自从经历了给沈君安演戏的事后,他已经把这个让人心疼的女人当作了朋友。

    如何不让人心疼,又傻又倔,又善良又脆弱,又可怜又执着的女人……真是拿她没辙,可又止不住心疼!

    “快去!”沈清苏踢他,除了孟韶雅,想来想去都没什么人可让她担忧的,连推带搡将他赶走。

    简子裕跑着跑着又回头,“我刚刚话没说完,谢谢!我知道是你帮我的,润景的董事长是白瀚月吧!”

    沈清苏点了点头,脸上有挥不去的阴霾,莫名其妙的,总有种要被人算计的感觉……

    在大部分人都涌到地下城时,沈君安靠在甲板上无人的一角,周围漆黑、寂静,有种阴云诡谲的气氛。

    他的身后有一面旗帜被海风吹得呼呼飘荡,独自一人,他低头拿着手机,淡淡的光芒投射到他神色阴郁的脸上。

    李绮念去物色男人了,确切地说,她在寻思着怎么勾到秦琨,根本没有宋兰溪所说的在陪他。

    沈君安也没在意,孟韶雅和李绮念这些个女人他从来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

    他在意白瀚月,现在多了一个沈清苏。

    他觉得自己一直小看了这个丫头,今天的事情让他明白,这个丫头在他的视线下,羽翼渐渐丰满,她可以不靠着沈君念就能对付自己!

    就算还没长大,可她身后还有白瀚月!

    射击比赛之时,当着所有人的面,她做出了选择,选择了和白瀚月搭组,而不是他沈君安!选择了白家而不是沈家!她终究是背叛沈家了,沈君安越想越怒,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件事他警告过她不少次!

    就算她一句话没说,好像直接服从千城的安排似的,沈君安还是看穿了她,她讨厌沈家,宁肯帮着他的敌人获胜,也不帮着她的大哥!

    如果她转过来帮他的话,或许赢的就不是白瀚月,而是他沈君安!

    更不可能是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局面——白瀚月十发全中,他十发一发未中!

    沈君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台的,或许丢脸到极致就没感觉了,因为全都变成了怒意和恨意!

    他最怪的反而不是孟韶雅,孟韶雅是柔弱的女人,况且还怀了孕。但沈清苏不一样,她姓沈,不是白,不应该站在他的对立面帮他的敌人!

    沈君安讨厌这种背叛的感觉,就像看到孟韶雅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一样,全身都要扭曲起来。

    不过沈君安也不想想,你有何德何能让她来帮你!好像她这个私生女,不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踩踩,需要的时候就要她无条件帮你!

    沈清苏想要自由者号,白瀚月赢来的话定会双手奉上,可你沈君安会给她半个子吗?

    想要她无条件付出,也不看看你们沈家有没有这个资格!以为她活着就该受你们榨取吗?

    沈君安虽然被白瀚月跳下平台救人的身手和速度震惊到,但射击比赛他绝对不服输,他只不过没有一个好的合作对象而已。论枪法,白瀚月未必是他的对手!

    沈君安扯了下嘴角,将手机刚刚收到的视频打开播放,俊朗的面容变得有些怪异、又快意!

    这样的视频如果发给某些人的话,不知道会收到什么意想不到的结果……“哈哈哈哈!”他低沉的笑声在浓稠得化不开的夜色中响起。

    这样想完,他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邮箱,第一个发给谁好呢?他筋骨嶙峋的大手在联系人目录里翻看。

    好像发给谁都很不错,那就……二弟!

    远在M国的沈君念是被他的外公莱恩召去的。

    不过这个外公很特殊,自他出生,从来没有看过他一眼,也没有承认过他,算是恩断义绝、不再来往的意思。

    因为他的母亲许黛抛弃国土和亲人,选择了和沈禾初这个渣男在一起。

    一开始,克里斯家族这个大家长发现自己捧在掌心的小女儿频频往华夏跑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一番调查之后,发现了沈禾初这个穷小子,那个时候他们已经陷入了热恋期。

    穷小子他们不介意,他们家有钱,只要小公主喜欢,他们是不会反对的。

    坏就坏在这个小子不仅穷,还渣!空长一副相貌堂堂的面孔,将他们家的小公主哄得团团转。

    热恋期间和别的女人暧昧就算了,竟然私下里嫌弃他们的小公主没有背景、不能给他带来帮助!

    他们小公主没有背景?整个M国都是她的背景!

    莱恩·克里斯是M国股神,华尔街唯他独尊,M国的经济命脉掌握在他的手里。他有钱还有势,投资硅谷,资助M国航天事业,甚至在总统竞选时,他看中并支持的人绝对会竞选成功。

    M国数一数二的大集团,资产阶级的领头羊。

    结果他们的小公主看上了一个华夏男人,还是此等渣男,他们想尽办法劝诫阻拦。

    可黛西,也就是许黛,不知道是不是打小被娇惯的原因,一派单纯天真,想法很美好,疯狂起来胆子也很大,经常偷偷离家出走去找沈禾初……

    莱恩向来杀伐果断,原本等着黛西自己看清这个渣男,可渣男也不是白当的,他很有能力,糊弄人的能力!

    于是等不下去的莱恩设了个圈套,将原本两个根本联系不到一起的人送到了一个酒会上。

    在这个酒会上,沈禾初认识了宋兰溪,宋家的长女,不仅有家世,长得漂亮,还极会做人。

    整个酒会似乎都是她的天下,她在其中游刃有余,每个人都对她尊敬不已、交口称赞。

    沈禾初觉得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女,一边敷衍许黛,一边狂热地追求宋兰溪。

    宋兰溪坠入了爱河,许黛还什么都不知道,忙前忙后像个小蜜蜂一样跟在沈禾初身后。

    没有多久,沈禾初就哄得宋兰溪答应嫁给他。订婚当日,许黛第一次听到噩耗,伤心的在街上乱跑的时候差点被车撞到。

    两人分手之后,莱恩将他的小公主带回M国,如果事情只是这样该多好,或许他的小公主也不会发生接下来事情、不会死、死不瞑目。

    那是一个午后,黛西抱着他的脖子百般恳求,“我想去华夏旅游,真的只是旅游,那个人我早就忘记了……”

    莱恩答应了,却低估了沈禾初在黛西心中的分量,而正是这种分量,只消沈禾初一句花言巧语就能将她再次骗到手。

    这次更坚决更疯狂,无论他们怎么反对,她都爱理不理地要和他在一起。莱恩气得心脏病突发,整个克里斯家族忙得团团转,甚至闹起家族继承、遗产分割问题。

    没人管他的小公主了,莱恩在病床上看到这群狼心狗肺的家伙,气得几个月都没好转过来,神识不清、整日昏迷。

    于是,黛西和沈禾初真正的在一起了。

    黛西怀孕了。

    黛西再次回M国的时候,是宋兰溪找上门、黛西发现自己被沈禾初骗了的时候,这个时候莱恩还没有醒来。可怜的小女人看到自己父亲变成这副模样,后悔、怨恨、自责让她趴在他的病床边哭得惊天动地。

    伟大的父爱往往会发生奇迹,莱恩醒了,他舍不得他的小公主哭得这么伤心,昏迷中都觉得心疼。

    睁开眼睛的时候,黛西扎到他怀里,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她错了,她不该抛弃他们选择了一个渣男,她后悔死了……

    可是她怀孕了。

    作为小公主,她想回家想回到父亲的身边,作为母亲,她强大而坚韧,想替孩子撑起一个家。

    就这一点,她和孟韶雅很像,遇上了沈家的渣男,身心受到巨大的损伤,怀了孕,为母则刚。

    但不同的是,孟韶雅无权无势,被逼流了产。

    黛西有钱有势,她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从莱恩手里拿到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财产,然后用这大笔财产,换得沈禾初和宋兰溪离婚,结婚证上改为自己的名字。

    那个时候,她已经在为沈君念百般设想。

    其实属于黛西的财产,是整个克里斯家族。

    莱恩是要把克里斯都送给他的小公主的,可是小公主为情迷了眼,为孩子死了心,就是要嫁进沈家!

    这是她的骄傲,她绝对不能做个无名无分的女人!

    莱恩同意了,他见不到黛西哭,黛西一哭,他就什么都会同意了。

    黛西进了沈家,和沈禾初、宋兰溪过起了一夫二妻的生活。这些她都不在意,生下沈君念后,她的心思都扑到了孩子上。

    那个时候,莱恩已经很少和黛西来往,有怒有怨有心疼,他一直在等着她反悔回家。

    可是沈禾初那段时间对黛西和沈君念都很好,让黛西更走不掉。不管什么原因,为情还是为财,沈禾初是喜欢沈君念的。

    只是后面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黛西的好朋友伊芙琳来沈家找她的时候,被沈禾初侵犯了!

    伊芙琳就是Arlen的姐姐,原主那位神秘的母亲。Albert家族是Y国的贵族,更是Y国的黑道家族,这样一个根系庞大、势力复杂的家族,是很护短的。

    沈禾初要死了,沈家要完了。

    黛西再次找到莱恩,试图通过他和Albert家族协商。Albert从西欧中世纪发展到现在,一直是赫赫有名的吸血鬼家族,就连Y国国会和女王都忌惮他们三分。

    事情是解决了,克里斯家族却被剥削得元气大伤,只因为这个渣男沈禾初,然而他却一无所知!

    莱恩气得差点再次心脏病复发,强行把黛西拖了回去。

    伊芙琳是个奇怪的女人,黛西离开的这段时间,她在沈家生下了原主,毫无征兆的,就连沈禾初都被打得措手不及,他以为她会把这个孩子打掉。

    可她生下来也不是为了他,这个女人看他的目光如同看着一只蝼蚁,也没和他来往过。

    黛西在莱恩身边呆了一段时间就想回沈家,莱恩自然如何也不肯。他讨厌沈禾初,也讨厌沈君念,这两个男性把他的小公主伤害得遍体鳞伤。

    黛西却思念孩子思念到有些发狂,在家里和莱恩大吵大闹,时间一久,终于爆发,两个人彻底闹翻。

    决裂了,黛西拿着莱恩给她的决裂费回到沈家,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局面。沈家多了一个小娃娃,还是她好朋友的!她不知道伊芙琳是怎么想的,伊芙琳也没有解释。

    两个女人和谐地相处了一段时间,因为伊芙琳对沈禾初没有一点意思,沈禾初也对她敬而远之。

    问题出现在了这笔决裂费上,宋兰溪发现了,想尽办法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害死了黛西,从而拿到这笔巨额财产。

    并将害死黛西的事情嫁祸给了伊芙琳。

    那个时候沈君念虽然已经懂事,阅历却不够,不知道宋兰溪的恶毒用心。痛失母亲之下,他让沈禾初将伊芙琳赶出了沈家。

    他还记得那个女人临走的时候表情有多平淡,她并没有解释也没有安慰,什么都没说,她很少说话,就这么走了,丢下她的孩子。

    沈君念从痛苦中回转过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只是把伊芙琳赶走太便宜了她,于是就有了囚禁原主好几年的事情……

    再说那个时候的宋兰溪,原本她以为黛西死得突然,财产会落在沈禾初手里,落在沈禾初手里最后都会到自己这里。可惜多了一份遗嘱,黛西早就立好的一份遗嘱,拳拳爱子之心可见一斑。

    遗嘱上言明包括决裂费在内的所有沈家财产,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归沈君念所有,成年之时有权决定是要还是舍,而成年之前,由沈禾初代为打理……

    沈家上辈子人的事情到此告一段落。

    年纪越来越大的莱恩越来越思念死去的小公主黛西,也渐渐想起这个从未承认、从没见过的外孙沈君念。

    其实一想到沈君念,他的心就会揪着痛。如果当时他不那么死板,把黛西带回来的时候也把沈君念带回来,黛西是不是不会同他决裂也不会死?

    宋兰溪当年那一手做得太成功,不仅是沈君念、沈禾初误以为黛西是伊芙琳害死的,连莱恩也这么认为。

    可是Albert家族他对付不了。

    更何况伊芙琳被沈君念赶走后回到Albert后没几天,就吞服大量安眠药试图自杀。虽然抢救及时,却陷入植物人状态很多年,至今未醒。

    伊芙琳是个谜一样的女人,就连Arlen也不懂她。

    前段时间,莱恩派人去把沈君念带到了M国。沈君念一直想要见到这个素未蒙面的外公,况且他母亲去世之前,一直不能畅怀的事就是对不起、放不下莱恩。

    他答应过来是要替他母亲尽完未尽的孝心,让这个头发已经霜白、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安享晚年。

    没想到他一来,对方就肃着脸毫无感情地说要培养他做克里斯家族的继承人。

    沈君念一口拒绝,他没兴趣,更没时间。

    “哪来那么多借口!”莱恩双眼已经有些浑浊,可曾经的风云人物什么东西没有见识过,一眼就看穿他的想法。其实沈君念还没来的时候,他就将他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

    莱恩声音变得有些咄咄逼人,“那个小娃娃有什么好的,成天跟在她的屁股后面,你还是不是男人!不记得她是你的杀母仇人了吗!”

    “那是她母亲不是她!”沈君念没想到一见面就吵,试图冷静下来,“曾经的事情和她无关,她母亲害得我没了母亲,我害得她没了母亲,理论上是我对不起她!”

    吵了一会,莱恩气短,不想再提往事。虽然本心里因为她母亲的事不喜欢那个小娃娃,但在有些执拗的沈君念这里,他没必要说出来惹他不开心。这孩子和他母亲有些像,他可不想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过后莱恩一直没有和他提继承人的事情,而是像一位真正的老人家,和沈君念下下象棋,打打高尔夫球、钓钓鱼。

    当然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所以偶尔的时候,他会带着沈君念去公司开开会。沈君念一开始是抗拒的,但莱恩特别会倚老卖老,只说需要他陪着、一刻也离不了他,沈君念无奈答应……

    每个星期一、三、五上午八点,会有一批子公司的人到莱恩家里汇报情况,莱恩也把他带着,说什么听得不大清楚了,需要他帮忙给记一下,沈君念无奈答应……

    时间长了,莱恩把一大堆文件账本丢给他,沈君念愕然,然莱恩说眼睛不好了,看不清,需要他帮忙处理一下,沈君念再次无奈答应……

    莱恩偷笑着离开,三番两次,沈君念终于不满,“外公,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在处理这些事情!”

    这下莱恩更有理由了,“他们一个个都是不孝子,狼子野心,天天预谋着让我这老头子怎么死,谁会帮我处理!哼,算了,你不爱弄就拉倒!我自己来!”

    “外公!”沈君念继续无奈……

    莱恩有五个孩子,三男两女,最小的孩子是黛西,其余四个都不讨他喜欢,满眼睛都被钱糊住了,回家看他也大多是因为公司的事、钱的事。

    私下里也斗来斗去,纷扰不断,这会他们见莱恩把小公主的孩子带回来了,立马有些紧张,拧成一股麻绳,隔三差五就来试探。

    莱恩的书房外,一个金黄色头发的少女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她吸了吸鼻子,突然手搭上门把悄悄拧开!

    伸了半张脸进去,立马唬得她差点跳起来,发现少年瞪着她,有些心虚地指了指书架,“我是来借书的,借书的!”

    “每天都来借书,你明天可以不用来了,我叫人直接把书架搬到你家去!”沈君念目光落回电脑屏幕上,最近外公几乎把所有事情都交给他处理,不好的预感……不做又总被他这个借口那个借口打发过来,他都没什么空给苏苏打电话了。

    没想到他不打过去,她也不打过来,真是小没良心的!

    不知道她在做什么,有没有想他……

    “喂!醒醒!你怎么又发呆了!”少女凯瑟琳发现他目光呆滞,在他眼前挥了挥。

    沈君念蹙着眉回神,这人真烦!

    凯瑟琳眼神一黯,“我爸爸中午想请你吃饭……”

    “没空!”

    “你怎么天天没空!”凯瑟琳不满,想到他之前的话又变得气弱,“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要回国了!”

    “回国?华夏?我能不能一起去?呀,我还从来没去过华夏呢!”凯瑟琳一脸憧憬,回头就发现沈君念冷冰冰的脸,笑容变得干干的,“你邮件来了!”

    沈君念一愣,看了电脑一眼又看向她。

    凯瑟琳识趣地走开,走到书架这边翻翻捡捡,耳朵却竖向这边。

    沈君念看到是一封来自沈君安的邮件,打开里面并没有内容,却有一个附件,而标题是——

    你不想看到的!

    他不想看到的?沈君念不解又不屑,沈君安的邮件他的确不想看到!

    直接删了!

    沈君念再次打开文档处理的页面,准备把事情都结束掉就跟外公提出告辞。他可以下次再来,也可以把苏苏带来,或者让外公一起去华夏。

    总之想要尽快看到她!

    只是不知为何,那封邮件的标题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荡,搅得他心烦意乱、做不了事。只好重新打开邮件,找到回收站,将这个附件下载下来。

    是一个视频,沈君念不想被凯瑟琳听到就戴上了耳机,点开。

    空旷的地方,静得离谱,是没有声音的录像,地点好像是一个……射击场!

    沈君念拧了拧眉不太明白沈君安想要他看什么,直到他看到女孩的身影出现!

    “苏苏!”他呢喃,眉头舒展,充满思念,只是……

    只是没有持续多久,他就看到第二个身影!

    白瀚月!

    不知为何,抓住鼠标的手突然一抖,他有些仓促地将视频关掉!

    白瀚月的身影在他眼前飘来飘去,那个男人身上的气息,那种感觉,看着苏苏的眼神,他慢慢朝着她走去……女孩后退着没有发现……像一个可怕的噩梦……快醒来!

    “你怎么了?”凯瑟琳发现他的异常,有些担忧地问。

    “出去。”他的声音压抑而痛苦。

    “你怎么满头都是汗?”凯瑟琳没有察觉到他声音里的危险。

    “我说出去没长耳朵吗!滚!”沈君念抬头瞪向她,眸光凶狠,话落之时甚至朝着她甩过来一只杯子!

    凯瑟琳吓得不轻,在玻璃溅起的时候,尖叫着跳开,“沈君念你疯了,你竟敢这么对我!”声音强装着怒意,可在这样的气氛下,她坚持不了几秒就被吓跑了出去!

    一室的死寂,似乎没有了空气。

    不知过了多久,沈君念再抬头时,已经恢复平静,脸是冷的,连眼神都没了温度。

    自虐般的行为,他把视频再次打开,没记错的话,他只看了五分之一。

    剩下的五分之四会发生什么事情……

    足够心死、如灰!

    沈君念看到的是沈清苏和白瀚月在射击场亲吻的画面。

    全程超过二十分钟,沈君念一秒都没错过,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双眼充红。可想而知,金色的眼睛染上血色是多么可怕!

    更何况对方有意截取的是离他们最近,拍摄得最清楚的一个监控。

    没有声音,他们细小到微微变化的表情都能看得清楚。

    苏苏没有拒绝,她满脸都是笑意,沈君念摸向屏幕上她的脸,思念、渴望……

    沈清苏,你才十岁!你到底懂不懂!

    “嘭!”他将笔记本电脑推了下去,电脑安然无恙,他靠在椅背上,垂下脑袋,眼前一片阴翳。

    不过十秒钟,他又起身将电脑搬了起来,想要从窗口砸下去。好像这一砸,他刚刚看到的一切就没有发生一样。

    没人发现,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不会有人发现他的双手有多颤抖,连步伐都有些踉跄。

    还没砸下去,手机响了,响得厉害,他拿起手机,电脑就掉到了地上。

    这种无意识的行为如同双手不受控制了,拿住一个就拿不住另一个。

    沈君安打过来的,声音充满笑意,“二弟,看完了吧?如果看完了,我猜你在砸东西!”

    “你还记得去圣元报道那天,我和我们三妹说的话吗?我当时就对我们三妹说啊,你哥哥和白瀚月,你只能选一个,她当时没有回答,不过我觉得这视频给了我们答案!”

    “二弟,没什么好伤心的,白眼狼养一只就够了,她背叛的不止是你一个人,是整个沈家!”

    “啊,当然,我打电话不是想说这件事,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我们什么时候把视频公开出去呢?”

    “你想要什么?”少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性子越发沉稳。沈君安说了半天,于他无关痛痒,他只问:“你想要什么,才不会把视频公开出去?”

    “干嘛不公开出去!”沈君安似乎很不明白,“白瀚月和十岁女孩亲吻这种禁忌又有些让世人不容的事情要是公开出去的话,他的身份肯定会大跌!”

    让世人不容的事情……沈君念不知想到什么,站在窗口之前,此刻M国是白天,窗外一片明媚。

    “说说你的要求吧!”白瀚月要是能被一个视频整到就不是白瀚月了,但对方料定了自己会这么说。

    因为不管白瀚月如何,视频公开出去都会伤害到她!而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状况存在!

    或许有人会说她才十岁不懂事……但也有可能会说,那么小就……沈君念想不下去如果她被流言和异样目光包围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这个圈子,没有证据,的确不敢乱说什么,但如果这个视频被他公开出去,结果就不一样了……

    沈君安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二弟,难道你还没看清这丫头的真面目吗?”

    “嗯,她不过贪玩了点!”沈君念这么解释也这么安慰自己,“所以希望你不要胡说八道!”

    沈君安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唇一咧,目中划过得逞,“你快要成年了!”

    “还有两年!”

    “再过两年,沈家就会回到你的手中了……哎,我忙碌了这些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语重心长,似乎是一个为沈家默默无闻付出很多的人。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百分之八十的股权买不回这个视频?也是,要是我,我也不会这么做,傻子才会做!”

    “给你!”

    “什么?”似乎没有听到。

    “百分之八十的股权给你!”沈君念不厌其烦地重申。

    “你说清楚了,我不太明白,这里风大!啊,忘了和你说,我们在一艘游轮上,玩得很开心!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的啊,等等,你最近跑哪去了?”沈君安突然想到这桩事,每一句话都充满挑衅和嘲笑的意味。

    沈君念好像听不出来,“把这个视频删了,我就把百分之八十的股权给你!”

    “要是你变卦了怎么办?”沈君安不相信,“对了,我刚刚又发了一份邮件过去,股权承让书,你打开看看,打印出来签了寄给我!”

    “不用,我马上就回来。”沈君念将电脑从地上捡起放到桌子上。

    沈君安挂了电话发出一声嗤笑,“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到手了……啧,果然是未成年所以才这么好骗吗?难道这个视频里很有重要的信息?”

    沈君安打开又看了一遍,仔细回味之时,眼前满是沈清苏的面容。

    难怪白瀚月和二弟都不正常!

    虽然答应了不公开出去,但不代表沈君安会就此止步。他又打开邮箱,嗖嗖,给Arlen和宋昱宸都发了一个。

    沈清苏跟着一队人走进一个宽敞的大厅,奇怪地看到中间有几张桌子。凑近一看有些无语,真是对千城的游戏佩服到了极点,原来第二局他想玩斯诺克。

    用指头想也知道白瀚月肯定会对这种游戏敬谢不敏。

    不过打斯诺克的男人会帅到没边,据说她老妈当年就是被她老爸的一招单杆过百给迷倒的。

    斯诺克,也就是障碍台球。单杆过百,即为一杆球连续得分等于或超过一百分,在正式比赛中会被官方记录。

    台球是大街小巷、老少皆宜的游戏,打法也比较自由。斯诺克属于台球却比台球要求严格得多,每年举行的斯诺克世界锦标赛堪称斯诺克最高水平的比赛。

    斯诺克起源于Y国皇室,是最绅士的运动,没有之一,富人贵族们喜欢这种消遣,就像赌博打猎一样。

    打斯诺克非常考验一个人的运筹帷幄能力,除了击球入洞,还要想法给对手设置障碍,有时候甚至为了大局还会放弃进球的机会。

    冷静而沉着地分析,稳定而准确地击打,不慌不忙地应对敌人给你布下的陷阱和心理攻击,这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

    这不仅仅是一场技术战,更是一场心理战。

    沈清苏在礼仪小姐的引导下坐在了最前排,嗯,很舒服的位置,纵观全场。没想到千城会这么好心,不知道他又要玩什么把戏,倒是有些期待起来。

    反正这局与她无关,是几个男人的游戏,她只需要老老实实做一名观众就好。

    观众入席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沈清苏看了几次都没有发现简子裕回来,正要闭上眼睛听听他们那边是怎么回事时,几个男人进来了。

    沈清苏听到身后被强行压制住的嘶吼声和戛然而止的一声声尖叫。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晕了!太帅了!快扶我一把!”

    “啊啊啊啊!”

    沈清苏有些无奈,有好几位女士激动得不停跺脚,尖尖的高跟在光滑的地面擦过的尖锐声音,简直……想要让她们滚出去!

    良好的教养上了自由者号被她们丢到大海里去了,爆发出本性的女人如狼似虎,疯狂又大胆。

    沈清苏坐在椅子上晃着腿,打量着陆续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第一个是千城,银色的西服只扣了一颗扣子,露出胸膛,肌腱,八块腹肌,爆发力十足。

    第二个是秦琨,像是在走T台,迈着猫步,慵懒散漫,紫色复古花纹衬衣,华丽闪亮亮的,妖气爆棚,再来一条狐狸尾巴就更好了。

    第三个是和胤,严谨而不失活泼的条纹西服,眼神狂放,手里拿着球杆轻轻地转着。

    接下来是短棕发的墨西国男人,黑衬衣上打着一条漂亮的红色领带,神情蔑视而高傲。

    后面还有两个人一直没有出来,千城回头一看,“还有两个人呢?”

    一个是宋昱宸,看完沈君安发给他的视频后才过来的。头发湿漉漉的都是水,脸色沉郁,似乎压抑了什么,一进来就带来一股寒气,让现场的火热气氛一静,跟着嘶喊起来!

    湿身诱惑!

    沈清苏朝宋昱宸身后看了一眼,白瀚月呢?

    白瀚月低头看到她翘首以盼的,“你在找什么?”

    沈清苏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他就站在她的椅子后面,拿着手机在她的椅背上轻轻地敲,指节苍白。

    “怎么了?”沈清苏问。

    白瀚月望着她,双眼漆黑似要把她吸进去,沈清苏被看得毛毛的,“你又要发什么神经?”

    不理她的话,他绕到她前方,蹲了下来,第一次这么大胆地要求:“帮我解开扣子。”

    “自己没长手啊!”时不时的,沈清苏也会不识情趣,这个时候她注意到他白色的衬衣外穿了件黑色的西服马甲。

    唔,不解释,一个字,帅!那就为美男服务一下?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都等着白瀚月,结果他却磨蹭在她这里求解开扣子!

    沈清苏心想,我就给你好好解开!啪地一下,扯开第一颗,正想全都扯开时,他压住她的手:“够了!”

    他站了起来,突然把手机给她,“放在你这里。”沈清苏觉得有些奇怪,接了过来放在腿上。

    于是某人带着脖子上的光辉印记雄赳赳地出发了,这下所有人都看见了,暧昧的吻痕和齿印!

    宋昱宸眼睛一闪,怒气一闪而过。

    倒退回到他们两个入场之前,白瀚月站在一边接电话的时候,宋昱宸看完视频带着喷薄欲出的愤怒走了过来,越走越快,想要从背后给白瀚月来一拳。

    白瀚月轻轻退了一步,一边接着电话,嘴边的笑意怎么看怎么危险,“现在有事,三分钟后再打过来。”

    宋昱宸再接再厉,手脚并用,拳拳生风,气势十足,可抵不过三两招就被白瀚月推下了海!

    于是宋昱宸爬上来湿着身进场,白瀚月从另一个入口找到沈清苏,将手机给她。

    三分钟到了,白瀚月的手机也响了,沈清苏看了一眼,只好帮他接了起来,“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