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 > 127 直面痛击(下)

127 直面痛击(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清苏看着被她逼下泥潭去救人的男人,他俊朗的脸上还带着青红淤伤,一下去,污泥就漫到他的小腿部位,泥足深陷,举步维艰。几头鳄鱼虎视眈眈地追在他的身后,众人屏息凝神,有些紧张期待。

    沈君安近来头脑有些拎不清,自从预谋绑架沈清苏后——先是被个莫名其妙的人抓去和老虎关在了一起,受了伤也受了好一番惊吓。接着在医院被个野人一样的男人攻了,跟着视频也流传了出去。更有白瀚月从中作梗,为了解决这件事情,他求救了Arlen……

    事情好像到这里就结束了,然而他上了自由者号。

    有个男人要跟他抢孟韶雅,好不容易抢回来的时候,他得知孟韶雅怀孕了。说实话,他从来没在男人事业的顶峰时期期待过孩子这种东西出现,反而有淡淡的不喜,只不过没表现出来而已。

    然后是沈清苏背叛了沈家和白瀚月在一起,他输了抢夺王者之称和自由者号的比赛!

    不过穿插其中让他高兴到现在的,大概就是千城把白瀚月和沈清苏亲密的视频发给他,他发给了沈君念,三言两语就骗来了沈家的股权。

    昨晚莫名其妙地被那个可恶的男人打了几拳,他的脸肿到现在都不能出去见人!只是他耐不住寂寞还是出来了,他想看到白瀚月被千城逼急的画面,为此,他连自己的脸都顾不上。

    于是现在就被沈清苏逼到泥潭里去救沈君娅。

    他要不是头脑拎不清,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这些找死的事情?

    只不过渣人永远意识不到自己错在哪里,一再地忽视对手的强大,一次次不安分地挑衅。

    所以作死是必然的,被完虐是肯定的!

    此时他已经被几头鳄鱼包围,众人放低声音讨论他会怎么救沈君娅。

    沈君娅被吊在半空中,周围并无可以靠近她的物体,除了隔了有些距离的跳台。然而跳台的扶梯上盘了一条青色的蟒蛇,几个女人的眼睛看到这里,就匆匆忙忙收了回来。

    一看到这种无四肢的软体生物就头皮发麻!

    沈君娅已经吓得发不出声音,另一条蟒蛇伸长了身体在她周围活动,呆直而凶恶的眼睛发出凶光,红色细长的信子吐出呲呲的声音,它在寻找食物!

    好像闻到了*的香味!

    沈君娅呼吸一紧,心跳从未如此快速地跳动,妈妈!大哥!快来救她!

    宋兰溪心脏也绷紧到极点,频频捏拳告诫自己,才忍住上去把沈清苏撕成碎片的冲动!宋兰溪没想到自己一个不注意,她就攀上了白家这座大山,勾引到了白瀚月这样的人物!

    所以她现在对沈清苏越发谨慎,原本想着等沈君念成年将股权交出来再收拾这两个小的,现在才发现这一耽搁就养出了这个小祸害!

    与他们的紧张形成对比的是沈清苏这边。

    沈清苏是个言而无信的家伙,上午才说要和他保持距离,下午就又黏到了一起,此刻她坐在白瀚月的腿上。

    刚刚她咕哝了一下椅子有些硬,白瀚月二话不说就把她抱坐在腿上。大家心照不宣地看了一眼又装作如无其事去看沈君安。

    若无其事?不不,他们此刻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白瀚月这几天的表现让他们想到了白家宴会上的事情,他说十年不娶。

    现在看来,好像只是为了打发某些别有心思的女人,专心养自己的小媳妇罢了!

    小媳妇,莫名觉得很有爱的词,他们一个个的都忍不住去偷看这两位,气质、相貌、脾性、相处的感觉……好像都达到了天造地设的地步。

    唯一有点突兀的年龄差在白瀚月的刻意营造下,也变成了萌萌哒的感觉。

    这个男人极宠这个女孩,他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心意和他们的关系。

    只不过他们有什么关系?沈清苏可从来没有说过,这让他带着点期待和担忧,却不敢直接问出口,万一她否认了怎么办?

    白瀚月和她相处,做的远远大于说的,到现在他甚至没在她面前把那个“爱”说出口,只要她能通过他的行动感受到就行了。

    纵然心头被爱意缠绵,好像张口闭口都能说出一大堆情话,可到了她这里,他只想用行动表达,狠狠地表达!

    所以她没有给过他正式的答案,他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只要她愿意就这么坐在他的怀里,和他亲近。

    周围的人貌似看到满世界都飘起粉红色的气泡,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单身的人突然就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找个对象了?这种高度的秀恩爱,牙酸又向往!

    沈清苏看够了沈君安在那边的狼狈相,就把腰间的包打开,掏出一把美工刀,一把尖头钳,一把螺丝刀和起子。

    白瀚月目光从她的脸上落下,忙拿走她的手,“小心点,别划伤!”

    沈清苏有些无语他的大惊小怪,这个男人历经风雨都不变色的冷静呢?

    “我跟你说,这是我之前偷偷从船底下的修理工那里拿来的东西。”她压低声音,看了千城一眼,他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看着沈君安。

    “哦?做什么?”白瀚月才不会跟她说,她这副偷偷摸摸的样子很可爱很好玩。

    说到这个,沈清苏突然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白瀚月一怔,紧跟着她的嘴巴她的呼吸她身上香甜的气息就在他的耳边、鼻端强烈地存在着!

    心跳又忍不住加速,男人身上的荷尔蒙蹭蹭蹭外泄。

    “千城想要炸了自由者号,他不会便宜任何人的!真卑鄙!搞了半天,最后却想这么戏耍我们!”

    “嗯……”

    “他在自己房间的木板下装了一个超大型号的定时炸弹,我约摸着不仅是自由者号,就是我们所有的人,甚至附近海域上的所有生物,估计都会被炸得连灰都不剩!”

    “嗯……”

    “还剩十三个小时左右,我们待会寻个空隙就去把定时炸弹拆了!”

    “嗯……”

    “白瀚月,你会拆吗?不行不行,万一不好拆怎么办?岂不是当场就炸了!要不然我们偷偷把游艇开出去跑了算了?不行!游轮上还有这么多人!”

    “嗯……”

    沈清苏回头看他,“你嗯半天是什么意思?给个话啊!”

    “你说什么了?”白瀚月红着耳朵问,很想告诉她,耳朵是他最敏感的部位,不要这么对他!

    沈清苏愕然,恼怒,咬牙切齿,“生死攸关的大事,你竟然不听!”

    “生死攸关?”白瀚月眼中闪过不解,握紧她的手,“没关系,有我在,你绝对不会有事!”白瀚月声音微沉,今天的事绝对不会再次出现!

    白瀚月没有忘记那一刹那错把别人当作她,而她就这么被挂在空中时,他的心跳好像都要停止跳动了。

    沈清苏却气恼地闭上嘴巴不再跟他说,把去洗澡时拿过来的手机掏出来,准备搜一搜拆定时炸弹的方法,只不过按了半天的键都没反应。

    原来是没电了!

    沈清苏直接伸手从他的口袋里拿过他的手机,那一瞬间,男人的身体迅速紧绷,还没来得及更多表现,她又背对着身埋下脸按了起来。

    沈清苏打开他的手机就发现他的屏保是她的照片——一张嘟嘴卖萌的照片!

    扯住他的袖口,沈清苏声音有些古怪,“白瀚月,实话说,你有没有舔屏?”

    舔屏?白瀚月低头看到手机中的照片,耳朵又一红,认认真真地说了个谎,“没有!”他只是亲了亲而已,没有舔,绝对没有……

    “谅你也不会做这种猥琐的事情!”

    千城看着屡屡从鳄鱼口中惊险逃跑的沈君安,心中已经极为肯定沈君安是拿不到自由者号的!

    这些人都惦记着他的游轮,啧啧,这般费力又卖命的模样真是感天动地!要是最后没命拿了会怎么样?呵呵,还有一点时间,不急。

    孟韶雅拖着羸弱而无神的躯体从外面走进来时,就看到沈君安被一头鳄鱼撕破小腿上的裤子的场景,周围的人接连发出惊呼,有人说加油,有人说小心。

    竟然还有人说使劲咬!

    沈君安被一头鳄鱼绊倒,迅速从泥里面爬了起来,脏成一个泥人他也不在乎了,打起全副精神想要赶到跳台那边。

    虽然泥潭阻碍了他的行动,但对鳄鱼和蟒蛇来说也不是特别方便,所以沈君安几次都险险逃开,让众人有些扫兴没有看到刺激的画面,又有些担心他还真的就这么轻易地拿到自由者号了!

    他不会拿到的,孟韶雅走到泥潭边缘,讽刺地想。旁观者清,连她都能看出来他们在戏耍他,他却不知道!

    可笑!愚蠢!解气!

    沈君安,你也有今天!

    众人都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在前面的女人,“小姐,你小心,不要离那里太近!”

    孟韶雅回头看了那个提醒她的人,眼中划过泪花,“谢谢!”她低声说,声音沙哑。

    宋兰溪和沈君仪俱都阴晴不定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孟韶雅在众人的惊呼中下了泥潭,白瀚月低头看着眼神玩味的沈清苏,“你朋友又去自寻死路,你不管了?”

    “别人的事情,我瞎操什么心!”沈清苏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注意场上,“何况自始至终我都没怎么管,走到现在,全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白瀚月沉默,突然觉得小丫头的心也是黑的,还黑得这么对他胃口!

    孟韶雅似有所感,回头看了沈清苏一眼,眼中划过一道光,她咬了咬唇,避开一头鳄鱼,迅速追上沈君安。

    走到这里,全都是靠着心中的一股气,这让她越挫越勇直直向前,奇迹般地追上沈君安时没有受到丝毫伤,连鳄鱼都追不上她。

    “沈、君、安!”当着所有人的面,她大喊一声他的名字,沈君安惊讶回头——

    “啪!”传遍整个游泳馆的巴掌声,就这么戏剧性地响起!

    “你!”沈君安嘴角沁出点血丝,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孟韶雅!你在发什么疯!”

    “哈哈哈!我疯了!我真是疯了才会看上你这种畜生不如的家伙!我是疯了才会想着替你生孩子!我是疯了才会碰上你们沈家这些人!哈哈哈……我疯了!”她笑得弯下身子,直起之时她的脸上一片恍惚,“所以上天惩罚这么疯的我,把我的孩子夺去了,孩子……没了!”

    沈君安脸色迅速一变,不知道怎么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不过孩子没了根本不会在他的心里划出任何涟漪,所以他才这么不当回事地说:“没了就没了,以后再生是了!”

    孟韶雅停下笑声,就这么深深地看着他,“沈君安,孩子的事,不会就这么完的!”

    “你什么意思……啊!”就在这样的对话中,一头鳄鱼趁机而入,大嘴一张,一口咬住他的腿!

    沈君安拼命挣扎起来。

    沈清苏眉眼间尽是笑意,“白瀚月,我从来没觉得鳄鱼这么可爱!现在一看,真是太可爱了!”

    白瀚月却说:“要是被咬的是我,你还会觉得可爱吗?”

    “怎么会!”沈清苏安慰他,“你绝对不会被咬的!”

    听到前面半句,白瀚月的心里是欢喜的;听到后面半句,他的笑容凝滞了,“我是说如果!”

    沈清苏抬头,“放心,不会有这个如果,我相信你!”

    白瀚月默了一会,突然幽幽地问:“所以你是觉得我不会受伤就不会担心我了吗?”

    “虽然不是这么回事,但也差不多。你又不是我哥哥那样柔软的少年,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去操心的!”沈清苏一脸信任的表情,听得白瀚月又开心又心酸。

    他才不想要相信,他想要关心。

    才刚这么想完,小丫头却又说了,“如果你真被咬了……我就把这些鳄鱼都宰了!炖汤喝!”

    白瀚月心中一震,眼中有着不可思议的惊喜,笑容爬到脸上,沈清苏咔擦一声用手机拍下来,“怎么样,我把你哄开心了吗?”

    男人脸上的笑容迅速又没了,“你哄我的?”

    “哈哈!白瀚月你给我表演变脸呢,能不能别这么逗,一会开心一会难过的!”

    白瀚月听完立马抬头去看别人,这丫头……很好!又在玩他!

    孟韶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沈君安死死挣扎,心里面一阵阵快意闪过。

    沈君仪注意力一直放在白瀚月这边,看到这样的他们,听到那样的对话,立马被刺激得朝着孟韶雅大骂发泄了起来,“孟韶雅你这个贱女人!你还不去救我大哥!狼心狗肺、不得好死……”

    “君怡!”宋兰溪见众人厌恶的目光落到沈君仪身上,立马上前拉住她。沈君仪表情扭曲地看了沈清苏一眼,又骂了一声,“贱人!”不知道在骂谁。

    沈清苏笑意微深,回看了她一眼。而正是这一眼,看得沈君仪不自觉后退一步,好可怕!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

    沈君仪突然觉得这双碧绿色的眼睛充满了邪恶和黑暗,恍惚间她觉得自己招惹的不是良善之辈,而是恶魔!

    沈清苏再次拉住白瀚月,声音有些无奈,“沈家的事、沈家的人都是我的,你不要插手,让我自己处理!”

    “那你小心点……我也相信你!”想帮她,背地里做不让她发现就好了。

    孟韶雅突然抬头看着头顶上被巨蟒逼得不敢发出声音的沈君娅,“沈君娅,你给我听好了!”

    周围的声音一止,等着孟韶雅说话。

    “你最好不要活着下来,否则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孟韶雅立下重誓,听得众人一惊,她和沈君安的事跟个小女孩有什么关系?

    她为什么这么说?

    沈君娅却快要被逼疯了!原本就害怕大哥不救她,这会看到他自身难保她就急得想要挣扎,可是还有一条蟒蛇在她身边徘徊,她不敢乱动!

    这会她听到孟韶雅说出这样的话,立马气得喊出来,“你个贱女人,啊啊啊!大哥,快来救我啊!蛇要吃我了!”

    这般童音糯软害怕,听得众人都有些心生不忍,看向沈君安却发现他已经彻彻底底被拖到了泥潭里面。

    孟韶雅迅速抽身爬了上来,被鳄鱼撕了一片肉下去,她却眼睛都没眨一下。一上岸就有一只手伸在她面前,她惊讶地抬头,眼睛里浸满了泪水,看到的就是一脸复杂的简子裕。

    “你……”孟韶雅这回终于安心地晕了过去。

    沈君娅挣扎着挣扎着突然感受到不好的东西,她的绳子要松了!

    不!是快要断了!

    她失神地看了底下所有的人,大哥刚刚爬起来,妈妈和大姐都在看大哥。这个时候,她连呼吸都不敢了,生怕把绳子吹断。

    这个时候,蟒蛇也把大脑袋凑了过来,她尖叫一声,“啊!”

    蟒蛇张大血盆大口!绳子断!

    沈君娅白眼一翻晕了过去,晕之前,她好像听到一道声音欢快地说:“好了,事情到这里可以结束了。”

    女孩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蟒蛇生生错过,沈君安连忙伸出胳膊将她接住!

    嘭!两人一起摔到了泥里!

    沈君安费尽所有力气将沈君娅送到岸上,一爬上来就问:“自由者号……”

    自由者号没了,游泳馆此刻已经走得只剩宋兰溪、沈君仪和宋昱宸三个人了,沈君安抬头看向周围,“人呢?”

    “你输了!”宋昱宸低头看他,声音低沉,“自由者号是她的,你拿不到的!”

    沈君安低头半晌,一拳头砸在地上,砸得脱了臼的胳膊咔擦一声响,他却无知无觉,只知道又被耍了!

    宋昱宸却在两个女人的疑惑注视下说:“沈君安,不得不说,你现在不行了!根本不是他们对手!”

    “昱宸!”身为宋昱宸姑姑的宋兰溪不悦地打断他,上前将沈君安搀扶起来,“你这么和你表哥说话吗!”

    “沈君安,你是不行了,不过没关系,我帮你,我们一起……对付白瀚月!”

    “嗤!你敢招惹他?说实话你有什么目的?”沈君安气息奄奄强撑着说出这些话,受了伤的双腿一软,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宋兰溪身上。

    “我的目的很简单,沈清苏是我的!”宋昱宸沉沉地说。白瀚月他一个人是对付不了,但他可以找帮手,沈君安一个不够,他再找上和胤、千城……只要能用上的人他都可以用!

    况且他还查到沈君安和Y国那位有联系。

    Y国那位只要有心都会明白他的强大,想必他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白瀚月……

    等到沈清苏想带着白瀚月去拆了定时炸弹时,千城却突然出现拦住他们的路,“恭喜你们赢到了自由者号!白瀚月……”千城看着他,“你是王者,我心服口服!”

    沈清苏才不相信他的花言巧语,恭喜?恭喜会放定时炸弹?特么的沈清苏敢打保票他在最后时刻肯定会带着自己的人迅速撤离,甚至不给他们留下任何一条生路!

    或许他把华夏所有有钱有势的人邀请到自由者号上面,就是为了把他们都炸了!谁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胆子,他又不是华夏人,大不了做出这样的事情后再逃回墨西国得了。

    “那么王者和公主,接下来有没有兴趣和我们豪赌一场?”

    “豪赌?”沈清苏疑惑,想到秦琨之前说的要带她来赚钱,就是赌博?

    想到秦琨,秦琨也就从后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身旁跟着李绮念,李绮念对上沈清苏的视线,神色一闪。

    “千城,没想到你把这个安排到了最后!来呀,怎么不来呀!你以为我们把你的自由者号赢来就算了事了吗?我们要把你所有的钱都赢过来!赢得你光着身子回墨西国!”

    “哈哈!你怎么不说你们光着身子下游轮!”千城看起来饶有兴致,还跟他开起了玩笑。

    秦琨却不知道从哪来的底气,“你知道你对上的人是谁吗?”秦琨指了指白瀚月,“他的钱,多得就算场场输、输个三天三夜也输不光!你确定你能坚持得了三天三夜?”

    “早就听闻白先生您是华夏富豪榜第一,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哈哈!”千城这下敬语都用上了,意思很明显,“既然这么有钱,那我们就来豪赌一场吧!”

    白瀚月没有拒绝,而是看着沈清苏,他以为她有兴趣,结果她的眼中却闪过犹豫,“什么时候开始?”她问。

    “两个小时后。”千城有些疑惑她为什么问时间,这么紧要关头,她竟然问时间,难不成她知道了什么?

    沈清苏看到他眼里的谨慎笑了笑,她自然知道所有的事情,现在是晚上六点钟,还剩十二个小时,那么定时炸弹会在明早六点钟爆炸。

    还早,时间应该来得及,所以待会去会会他又如何!要是现在就去动手拆炸弹,反而有可能会被他发现。

    千城性子谨慎且诡计多端,万一他临走之前有时间去检查定时炸弹还运不运行,他们这会去把炸弹拆了岂不是白费功夫!

    谁知道他有第一个定时炸弹,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了!

    千城走了,秦琨带着李绮念去吃晚饭了,沈清苏却跟白瀚月来到了他的房间。

    “原来你有地方住!”沈清苏撇了撇嘴,白瀚月刚往里面走一步,听到她的话就一顿。

    “比我那个破地方好多了,你怎么不早说,要是早知道我们就来这里住了!”沈清苏往大床上一躺,接连打了好几个滚,“你瞧,床都比我那个大一倍,还软!”

    白瀚月看着她在床上撒欢,眼睛闪啊闪,闪了一会,很有良心地觉得大白天绝对不能祸害自己!

    找了件衣服,他就走进浴室里面洗澡。

    沈清苏这个时候把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其实千城那里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好比抽屉里面就放了很多珠宝首饰,还有一把手枪,一张黑色名片。

    于是她背着包还特地返回了一次,拿了几个入得了眼的宝石和粉钻,然后把黑色名片也装了进去。

    本着敌人的东西不拿白不拿的原则,她挑的几个珠宝都是价值不菲的,也能装得下去的。他那里,越大的珠宝反而越不值钱。

    沈清苏拿着黑色的名片看了一会,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正中间一个字母“N”。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却觉得他那里的东西肯定不简单,也一起顺手牵羊了。

    再把东西都装进去时,沈清苏看到了底部的两个可爱的小套套,嘿嘿!她的笑容突然明媚起来,透着浓重的恶作剧意味。

    正好白瀚月从浴室里面出来,一眼就看到床上的她笑得肩膀一起一伏的,“你怎么了?”

    “你喜欢哪种口味的?”沈清苏拿着两个套套在他眼前晃了晃,嘴角的笑意怎么止也止不住。

    白瀚月看了一眼,摇头,“我不吃糖,你也少吃点,对牙齿不好。”

    沈清苏趴在床上笑得更剧烈了,“白瀚月,你真的和秦琨是朋友吗?为什么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

    他擦着湿发的手瞬间停下来,眯眼,“谁是天谁是地?”

    “他是天你是地,哦,我指的是这方面的……噗!好吧,这方面更不好,伤自尊,话说你能听懂我说什么吗?”

    男人一个字也听不懂,只是这件事情很好笑?都快笑岔气了!

    “没关系,我不会瞧不起你的,真的!关于你身上的这点我是很喜欢的,那么纯洁,就由我来染黑好了!”她的笑容越来越深,越来越邪恶,看得白瀚月喉结动了动,狼狈地别开眼,“只有一个小时了,我们出去吧!”

    “别急啊!”沈清苏拉住他的手,“你不会我来教你好了!”

    白瀚月已经意识到大概是什么事了,从她异样发光的目光中,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还是心甘情愿的那种!

    “杜蕾斯不懂?”沈清苏叼着一个绿色的,“苹果味的不错!”说得一本正经,好像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一样。

    沈清苏在这方面对上白瀚月,极有优越感。

    白瀚月看着这副模样的她,忍啊忍,一边担心憋坏了自己,一边又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对她下手!

    他现在处于一种什么情况?

    沈清苏仗着他不敢真的动她,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逗他,对他肆意而为!每次惹完事后擦擦屁股就走人,留他一个人煎熬……

    沈清苏看他表情就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真不明白他是从哪个星球来的男人,难道他对这点事情一点都不接触?

    还真是白、瀚月啊!

    咔擦一声,似乎故意当着男人的面,她用嘴巴拆开包装袋,将套套从里面取出来的时候,她惊呼了一声,“呀,特大号的!千城资本雄厚啊!”

    “……我也有资本!”白瀚月静默了一会说,连秦琨都说他的钱输不完了,应该会比千城更有资本!

    沈清苏听到以后开始很不优雅地捶起了床,男人给她拍背,“什么事这么好笑?”

    “没……哈哈!你是有资本,我感受过的!不用担心,你绝对比千城有资本,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会小了!”沈清苏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转头她又认真地对他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白瀚月看着这个形状奇特的东西。

    “指套!”沈清苏抿了抿唇压下笑意,“你把你的手拿过来,我帮你套上!”

    白瀚月乖乖把手交给她,沈清苏都快笑背过气了,然而白瀚月却什么都不知道,看她的表情都有些奇怪,“这个指套有什么用?怎么感觉不合适?”

    沈清苏将套套套在他的拇指上,幽幽地说:“这会看清了,难道你对它的形状不熟悉?”

    白瀚月仔细看了起来,很快脸色就变了,有些咬牙切齿,“沈清苏!”

    “难道你不喜欢苹果味的?还有橘子味的呢,我帮你拆开!”沈清苏一边笑一边退到床脚,“我跟你闹着玩的,你别当真!”他的表情太吓人了!

    “哪来的东西?”

    “从千城房里拿的!”沈清苏老老实实地说。

    白瀚月脸色一沉,抓住她的脚将她拽了过来。沈清苏这会还没意识到危险,一个劲地笑,男人抬起她的下巴靠得极近,“笑够了吗?”

    沈清苏屏息,被他此时的气场震得有些心里发虚,“你怎么了?”

    白瀚月伸出戴着套套的拇指抵了一下她的脑袋,“不要惹火!”

    “噗,你是柴吗?还一点就着!”沈清苏又被逗笑了,惹得白瀚月有些气恼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嘶!沈清苏抽气,“你是属狗的吗!”

    “以后不要去别的男人的房间!”白瀚月警告。

    沈清苏摸了摸唇瓣有些气恼,“关你屁事!”

    “我不喜欢苹果味,也不喜欢橘子味……只喜欢沈清苏味!”白瀚月在这种场合之下终于说出一句心里话,因为只喜欢她所以就关他的事!

    可沈清苏却一惊,迅速推开他,“白瀚月,你好不要脸,我才不会替你口!”

    口?白瀚月脸上又现出疑惑的表情,这让沈清苏迅速捂住嘴巴,完了完了,又邪恶了!

    这就是无节操的女孩和有节操的男人的区别。

    沈清苏忙将他手上的套套拽了下来,“其实你看错了!”她试图洗白自己,“这个呢,只是个气球!你看,能吹好大!”

    沈清苏一口气将套套吹得有整个脸那么大,完了以后一脸纯洁地说:“你瞧,还真是气球!”

    “晚了!”白瀚月眼神深邃地看着她,“我已经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沈清苏的表情泛着无辜,“肯定不是我想的那样,嗯,反正我是很纯洁的!”

    “你不是要教我?”白瀚月没有忘记她前面才说过的话,拿起橘子味的套套,眼睛闪了闪。

    “我什么都不会!”沈清苏苦着脸,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吞了吞口水,“时间快要到了,我们走吧!”

    “不急,先教会我再说!”白瀚月按住她的肩膀,将橘子味丢给她,“我记得你喜欢吃橘子!”

    沈清苏一脸惊恐,教会了男人,整死了自己!他的领悟能力也太强悍了,她才不要吃!

    “我最讨厌吃橘子了!”她极力否认,可是男人当着她的面咔擦一声拆开了橘子味的套套,沈清苏开始后悔自己干嘛贪玩将千城房间里的东西拿回来了!

    原本是想整白瀚月的,这下却整到了自己!

    白瀚月喜欢看她跳脚的样子,老是被压总是要崛起的,这丫头,他要是越让步,她就越咄咄逼人!

    很好,他将橘色的套套戴在手指上,他还没那个勇气让她真的……只能通过这点东西增加点情趣!

    沈清苏盯了一会眼前的手指,“白瀚月,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这么玩!不过……我又不是玩不起!”

    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谁胜谁败!沈清苏抱起他的手,尽情地吮吸起这根手指来,一边嘀咕:“还是原味更好吃!”

    白瀚月一愣,原味?她吃过?心中莫名一沉,就开始胡思乱想,她是从哪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之前还吃过原味的?

    “原味的是什么样的?”他忍住酸涩的心情,酸涩到整颗心都不是自己的,却忍不住问了出来。

    “啊……原味……”沈清苏抬头,牵出一根银丝,“原味的就是白瀚月味的!”

    她的神情诱人魅惑,她的动作大胆放肆,她的眼神*而直勾勾,白瀚月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全身炸开!

    男人速度惊人,上前一把压住她,压得死紧,压得沈清苏喘不过气来!就要抗拒之时,白瀚月堵上她的嘴巴!

    他只会这招,用得不厌其烦。

    金色的大门前,两个戴着白手套的侍者为两人打开门。沈清苏在前,白瀚月在后,相差不过一步距离走进金碧辉煌的赌场。

    大家都在等他们,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约定好的时间他们却迟到了,这让千城和秦琨目光在这两人身上频频徘徊起来。

    沈清苏有异能在身,前面被咬了一口被亲了好久,嘴唇都肿得很高,结果走出来没多久就恢复了原样,樱唇形状美好。

    反观白瀚月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唇是肿的,还带着伤口,轻轻扯一下都会痛。他的脸色也有些异样,微红,还泛着春色,耳朵上、脖子上更是处处印记,眼神也粘稠腻人得很……

    千城低笑了一下,所以这是什么情况?白瀚月自己咬伤了自己吗?

    秦琨突然觉得沈清苏这丫太厉害了!一惊一乍地看着她走了过来,不会吧?两个人都换了衣服,现在的世界是怎么了?

    十岁和二十岁都不能有纯洁的感情了吗?

    沈清苏有些汗颜,被发现了吗?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了。哎,自从白瀚月一走出来,他们的“家丑”就外扬了!好在她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所以她淡定地迎着众人的目光走了过来,在座椅上坐下。

    只不过白瀚月能不能离她远点,这紧紧跟着她的,是个人都知道他身上的印记是谁留下的!

    千城眼中划过讶异,“你来赌?”

    沈清苏撑着下巴,“不啊,是我们,只不过我来玩,他拿钱!”

    拿钱的白瀚月上游轮的时候自然不会带现金,所以他直接给了旁边的人一个账号,换了一亿的筹码过来。

    沈清苏拧眉低声说:“拿这么多干嘛?反正我们又不会输!要我看,拿一百块的筹码就够了。”

    “对不起,我们这儿的赌注,十万筹码起!”千城听到她的话有些好笑,忍不住提醒她,她到底知不知道规矩?

    沈清苏的确什么规矩都不知道,但不妨碍她一颗学霸的心走到哪里都有这股自信。数了十万块的筹码出来,她把其余的推给旁边的人,“这些可以退回去了,我们用十万的就够了!”

    秦琨震惊地看着他,好啊这丫头!她之前还跟他说不会赌,原来是骗他的!这一副稳操胜券的赌场大咖范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沈君仪将沈君安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满桌子的筹码,筹码在赌桌上都是钱啊!

    竟然有那么多的钱!

    “大哥,你也要赌吗?”

    ------题外话------

    下一章自由者号的内容就结束了,二哥回来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