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 > 174 就想欺负你

174 就想欺负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道不是!”

    “呵呵,总之我说了,如果你演傅大的话我会很期待,否则你一气之下跟王导闹翻,名气会臭的……”这一点简子裕深有体会。

    简子裕以前就是得罪了不少圈内的人才会被彻底封杀,往事随风,他摇了摇头,发现两人实在无话可说就准备离开,没想到李沐泽突然问他,沉在黑暗中的声音冷凝冰寒,“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简子裕身形一顿,勾起唇角,很想说现在的你多像以前的我,可他却说:“我不想那么快就失去一个对手,还是死于这么蠢的原因!王导一开始就说了,这个圈子向来是有实力的人说话,没有实力就乖乖闭嘴,否则out!”

    简子裕走后很久,李沐泽一直处于一种让人压抑的沉寂,没一会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讥嘲厌恶至极,“可惜,我不想要你这个对手……”他轻轻呢喃,犹豫很久,终于拨通这个号码。

    沈清苏和简子裕此时跟王导等人正在酒店里吃晚饭,一时桌上言笑晏晏,谈笑风生。酒杯交错,大家都发现这丫头不仅喝酒,还能喝,脸不红气不喘的,跟他们说起话来丝毫不误。

    简子裕一开始遇到沈清苏的时候见过她醉酒的模样,知道她其实不能喝,只是喝酒后不上脸而已。没想到自己这么没出息,屡次阻拦都被她奇怪的眼神吓退,最后他跟个小媳妇似的坐在她身旁一言不发,眼神幽幽。

    “还请大家多多照顾我们家子裕,子裕他太年轻了,有时候不太懂事,希望大家包涵包涵!”星眸璀璨,不用他们劝酒,沈清苏每次都主动敬上酒来,喝得大家都有些过头。

    “自然自然!”他们发现这丫头有趣,要说年轻她自己不是更年轻?只是这么多人精坐在一起都没她精,三两句话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绕得晕头转向。

    简子裕心里感动她竟然这么了解他还多次替他说话,知道她话多的时候大概就是喝醉的时候,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所有未成年都不能做的事她都做了个遍?小身体还在长,能这么喝酒吗!

    “你们家子裕?我很好奇你们是什么关系,简单的朋友有那么好吗?我看倒像是亲如姐弟。”王导在一旁说话的时候,沈清苏仰头喝下一大杯啤酒,酒什么的大概真是她的最爱了。

    简子裕不满了,这一晚上自己的酒被沈清苏抢去喝光了不算,竟然还被王导这么取笑,“明明是兄妹

    !”他着急反驳,指着她,“她才虚十一岁!嗷!”刚说完就被沈清苏重重踩了一脚,简子裕龇牙咧嘴,“我都二十一了!”

    众人对视一眼,看着抱着酒瓶发呆的女孩,有些不敢相信,嘘声连连,“这么小啊……”

    “哈哈,我看你们之间相处的感觉很像姐弟啊,怎么就是兄妹了呢?”编剧也在旁边笑闹,顺便给王导夹了一筷子菜,简子裕眼尖地发现,突然想到外人都说王导五十多岁了至今单身一人,恐怕不尽然吧……

    仔细一想,蔡编剧好像和王导合作了不少戏,称之为王导的御用编剧也不为过。简子裕不得不感慨沈清苏可以这么奇迹般的将整个饭桌上的气氛带热,说说笑笑间好像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以至于如此隐秘的事就这样展露出来。

    王导好似也没了对外界的机警,对大家放心得很,毫不避讳地在桌子上握了握蔡编剧的手,两人柔情对视,带着长久的默契。

    简子裕对他们取笑自己只得报之一笑,大家见此更笑得脸色通红。没一会简子裕就在沈清苏耳边有些亢奋地说:“看到没看到没?王导和蔡编……”

    “什么?”沈清苏想把桌子中间的酒拿来,小手伸了伸突然被王导拍下,他唬着脸,“年纪小可不许喝酒!”

    沈清苏懵懂地看着他,半天反应过来嘟嘴,“他都不拦我,你怎么拦着我?”

    “他?”众人好奇,因为看到女孩嘟嘴娇羞幸福的模样,他们猜测不是一般的人,简子裕立马想到白瀚月。

    而王导则眼神一变,其实有件事他没说出来,也不知道这丫头知不知道。邀请她演戏虽然被拒绝了,但王导向来是个执着说一不二的人,就在他准备继续跟她磨嘴皮子时,就有好几个人突然上来拦住了他。

    都是润景的上层,他认识,这几天借用人家场地,他和润景也合作了不少年,自然转头去应对他们,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为这丫头而来。王导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脸黑了,怎么着,润景要跟他抢人吗?

    却不是。

    “以沈小姐的地位和身份,她根本不需要出来演戏,既然沈小姐不喜欢,王导就不要勉强了吧!”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说,虽然笑意融融,可王导却听出里面的强硬。王导撇嘴,他还怕他不成,就算他是润景的执行总监,他也不给他面子,“这是我的事,关你们什么事?”

    “沈小姐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企划宣传部经理在旁边陪笑打圆场,虽然职位不是太高,但王导跟他更熟,“杨虎你们润景是什么意思?我王某人看中的人就没有要不到手的!”

    “沈小姐是我们家先生的人,你想要到手,是活腻歪了吗?”一个冷冰冰的人站在众人身后不起眼的地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立马让王导震怒,只是还未开口就被杨虎拦了下来。

    杨虎一脸认真,“我这么跟你说吧,不要说润景,就是整个娱乐圈,沈小姐要是有意思,我们家先生都会想办法打包成礼物送给她的!”

    “这意思是背景硬不把我王某人放在眼里了?”王导脸又黑了一层,圈子里出了名的难搞,“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于演戏一道这么有天赋的人,你们润景意思是要和我王某人过不去?”

    刚刚那个冷冰冰的人听到这里笑了出来,意味深长,“你这话就说错了,是你跟我们润景过不去,跟我们先生过不去

    !”

    “你们先生是谁?还了不得了,润景最大那位吗?这些年一直跟个隐形人一样,你倒是说说他是哪位大人物啊!”

    这人听出王导毫不遮掩的打探,就是告诉他又怎么样!虽然先生在很多公司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日低调甚至人家都不知道他是某些公司的最高领导者,但,他总有一天会因为某个人变得不低调!

    “白瀚月。”他只简单说出这三个字,立马让王导噤声,连脸上的怒意也瞬间消散,王导的眼神变了变,不知道想到什么,有些可惜地叹了一口气,败兴离开。

    白瀚月就算再低调,可只要把他的名字说出来,就会让各界人士抖上一抖。不是他有钱,财富榜上名列榜首,也不是他有权,黑白两道无不尊称他一声“白先生”。

    或许先生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可到了他这里,每个念过这三个字的人都会知道“白先生”的分量有多重。

    或许让各界人士害怕的,是他生杀予夺尊如帝王的能力,就算他财权尽失,也可以迅速东山再起的能力。

    没有人会怀疑,这个从十五岁进入商业圈,仅用五年就把控半边天的男人能力会有多强。

    最起码的一点,华夏有反垄断法,任何一个人,就算你再有能力,也不能像白瀚月这样在商业经济中只手遮天,因为你不可能像他一样,可以逃脱反垄断体系的禁制。

    王导碰到白瀚月,想哭的心都有了,这还是他那么多年第一次看上的人有得不到的。这丫头的天赋放着不用多可惜,就算她有钱有势有人给她撑腰,出来造福下数亿观众好不好?

    就在王导还在饭桌上叹息这丫头白浪费了一身表演天赋时,他们从简子裕那里八卦到原来沈清苏不仅有表演天赋……

    “言简意赅地说,我就没看到她有什么是不会的。她有时候表现的什么都不会,那你可千万不要大意了,因为最后的结果是她什么都会!”

    “那么厉害啊,你不是在吹牛吧?要不然你声音那么小干嘛?”布景师小哥,也就是之前冲上台的那位压低声音问。

    再看此情此景,沈清苏趴在沙发上对着一个空酒瓶自言自语,他们在桌子这边围成一个小圈子聊天,聊的还都是她的八卦。

    “那是因为我不想被她知道我在夸她,要是让她听到了,她会骄傲的!”简子裕表现的用心良苦的样子,让他们唏嘘不已,“你们相信我,她这个人一点都不知道谦虚为何物!要是给她八个爪子,她绝对会横着走!”

    “噗,你是说螃蟹吗?”王导一脸通红,神情做贼似的,实在好奇的不得了就问了出来,“她和白瀚月什么关系?”

    简子裕一愣,琢磨了一阵,露出一脸高深,“大概和我一样,也是她的小弟!”

    “嚯!”众人一惊,在场各位谁不知道白瀚月的大名,一边惊疑不定地看着沙发上的沈清苏,一边跟简子裕说:“她小弟?简子裕你喝多了吧!”

    “我的酒都被她抢去喝了,我哪醉了!我说的是真的,反正我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沈清苏说什么,白瀚月就做什么!可听话了,忠心不二!”

    “那怎么是小弟了,那种感觉,明明是宠溺

    !”蔡编一脸谴责地看着他,“一看你就知道没谈过恋爱……”

    此话一出,众人立即噤若寒蝉。

    “怎么了?”蔡编不解。

    “你好像忘了沈清苏的年龄。”

    “你好像也忘了白瀚月的身份。”

    “身份和年龄怎么了,身份和年龄能挡得住爱神的降临吗?你们别看,有时候越不可能的事情反而越有可能,没准我的直觉就是对的。”

    “越不可能……蔡编你是说你和王导吗。”

    “去去去!”

    饭后,简子裕把沈清苏拖出酒店,“沈清苏你可真沉啊,喝醉了酒更沉!快,自己走起来!”

    “我不,你背我!”

    “你想的美!”简子裕在润景还有事,准备叫个出租把她驮回去。

    沈清苏眼神迷蒙,歪歪扭扭地站着,“你背我回去,我就给你投资一个工作室!”

    “什么?”

    “嗤!简子裕你还真见钱眼开,我说你背我回去,我就给你投资个工作室啊。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缺什么人手尽管招,看中哪个有潜力的新人就拉到自己工作室来,想要多少钱,直接开口说!”

    “沈清苏你土豪啊,不会是喝醉了酒胡说的吧!”简子裕先是眼睛一亮,后又不太相信,谁知道她有没有诈他。

    “算了,不见钱眼开的人来了,你可以走了!”沈清苏打老远就看到一道身影过来,咧唇一笑,把他推走后就朝着那道身影走去。

    霓虹闪烁,灯光阑珊,简子裕瞧过去,就看到一身闲散悠闲,踏着夜色繁星而来的沈君念。

    松了口气,简子裕看到沈清苏晃晃悠悠地走向他,终于可以安心走人。

    沈清苏是从台阶上直接跳下来的,只是她高估了自己,脚一软登时摔在地上。沈清苏有些发懵,抬头看着刚好走到她身边的沈君念,有些委屈,“你怎么不扶我?”

    “喝酒了?”少年声音平淡,看不出来有任何情绪,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没啊!”沈清苏摇了摇头,碧眸亮晶晶的,“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喝酒了吗?”

    “你哪样子都是喝酒了!”沈君念将手伸给她,沈清苏一喜,刚触碰到他的一个指头,他就把手缩了回去,“自己站起来!”

    沈清苏瘪了瘪嘴,不拉就不拉,她试图自己站起来,结果晃了两下又摔了回去,她有些懊恼,“沈君念,你别转,你们都别转,转得我头晕!”

    “是你自己在转。”沈君念看着兀自在地上挣扎的她,眼里闪过什么,快得惊人。

    沈清苏挠了挠头,好不容易爬起来,又被他轻轻一拨,身子剧烈一晃,沈清苏吓得魂飞魄散,“你推我干什么,要是磕到哪碰到哪了怎么办?”

    “喝个酒就弱不禁风了,看着就想让人欺负

    !”沈君念实话实说,在她身前蹲下,“上来!”

    “嗯?”

    “背你。”

    “哦!”

    沈清苏看着一辆一辆从他们身边迅速划过的车,觉得自己走得太慢了,“你能不能快点!再这样走下去,我们明天都到不了家!”

    “你还知道家在哪里?”沈君念好笑。

    “当然,不就在华夏魔都商业区寰宇小区星苑八单元十八楼02号公寓!”沈清苏为自己能一口气说出来而沾沾自喜。

    语速毫无变化,可是逻辑有些问题,还变得话多了,这是醉酒后的沈清苏,沈君念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又听到她不厌其烦地念叨:“你能不能走快点?”

    “不想走快!”沈君念看着地上交叠的身影,良久之后才答了一句。

    沈清苏一愣,鼻子一酸,“连你也觉得我太沉了吗?都背不动了!”

    “嗯!”沈君念牵起嘴角。

    “那我自己下来走。”沈清苏闹脾气了,在他背上一阵闹腾。那么大的个子不是小女孩那时候的样子了,连力气也大得离谱,沈君念快要招架不住,连忙低斥:“安静!再闹我不要你了!”

    沈清苏终于安分了下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别不要我,他们都不要我了,你不许不要我!”

    “他们是谁?”沈君念又一次忍不住勾起嘴角。

    “那对没良心的!”

    “没良心的?”

    “我爸爸妈妈……”沈清苏看到一辆划过的车里坐着一家三口,眼睛立马变得有些湿润,“他们离开我好久了……也许不是失踪,也许是到别的地方又重新生了个孩子过他们幸福的生活了!他们抛弃我了……”

    沈君念觉得她真的是醉糊涂了,以为她说的是沈禾初和她的母亲,“那样的父母不要也罢!”

    “不!”沈清苏突然大声反驳,让沈君念惊了惊,“为什么还要他们?”

    “因为……没什么为什么……我爱他们啊!”

    “你爱沈禾初这个只想着利用你的父亲和一个将你丢下不管的母亲?”沈君念蹙了蹙眉,平时她表现的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难道她心里很在意?

    沈清苏咯咯笑了起来,“才不是他们,我说的是我真正的父母,沈平安和苏叶!你看我名字就是他们的名字,当时我爸爸说要给我取个沈亲苏,然后我妈妈就说了,腻歪不腻歪?呵呵,然后我就叫了沈清苏!”

    沈君念停下脚步,沈清苏没有发现,慢慢回忆,“所以他们是没良心的,只顾自己恩爱,就把我抛弃了……我想他们,我找不到他们,我担心他们!我一开始生活得形同水火,呵,就算现在有了你们,有了一切让我充实起来的东西,生活越来越如鱼得水,可我只会更想他们,更担心他们……更想要找到他们

    !”

    “苏苏,你哭了。”

    “我哭了?”正要反驳,看到他指间那滴晶莹的泪她有些错愕,“是我的?”

    不知何时他已经将她放下,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那滴泪那么刺眼,然而沈君念的话更刺耳,“你醉了,在说糊涂话。”

    “我没醉!”沈清苏跺了跺脚,“很多东西你根本不知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就是想他们,想到喝了好多酒都忘不掉,可是我不知道到哪去找他们,世界好大,你看,那么大!”她伸开双臂转了个圈,脚一歪瞬间要摔倒,沈君念急忙上前拉住她,轻轻摸着她的头,“我原谅你这次喝了那么多酒,但是不要哭了!”

    “控制不住没办法!”沈清苏突然讥讽,“就像我控制不住丢了自己的身体,重生到这具身体上一样!”

    沈君念震惊,失神,不自觉松手,让沈清苏苦笑起来,“看看,怕了吧!既然怕了,你也可以走了……走吧走吧!”她挥手!

    沈君念回过神笑得有些牵强,重新把她背了起来,“你真是醉得不轻!”

    “我说的是真的……沈君念,好好用你那聪明的脑袋瓜想想,沈禾初那渣男能生出我沈清苏吗?我身上强大的基因是沈平安和苏叶的……好像也不是的,好复杂的事情,这具身体是沈禾初生的,可我沈清苏不是!”

    “你这几天玩了不少游戏吧,游戏里面的剧情很容易在意识不清的时候代入到自己身上!”沈君念给她找了一个理由。

    “……算了,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毕竟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我不知道的事情?”沈君念屡屡因为她的话受到不小的震惊,此刻他的脸色凝了一下,“我不知道什么事情?”

    “就不告诉你!”沈清苏笑呵呵地换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着眼睛感受沁进骨子里的寒风,“哥哥,我冷……”

    沈君念骤然回神,连忙将她放下,脱下黑色的大衣将她裹成一团,理好遮住她半个下巴的毛茸茸的白色围巾。这次他周身的气息有些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只穿着件单薄的银灰色线衣所以才显得那么寒凉,只听他说:“沈清苏,你不是我妹妹?”

    “……我是啊。”沈清苏已经忘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乍一听到他这么说,还真以为他不要她了,很快就焦急起来,“我就是你妹妹啊!”

    “你不是!”沈君念用着确定的语气,说着令沈清苏心慌的话,“我是……”

    “别说话!”他突然捂住她的眼睛。

    “怎么了?”沈清苏想要挣开。

    “今天不是你醉了,是我醉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好吧,我承认我的确喝了好多瓶酒是我醉了!你可以松开了吗?”

    沈君念摇了摇头,后知后觉她看不到,他笑了一下对着她直到再说一遍,“你不是我妹妹!”才有勇气……

    ------题外话------

    把昨天的补上〈(_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