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 > 178 取悦你臣服我

178 取悦你臣服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嗬嗬嗬嗬……”这是大孩子们压低声音捂着嘴巴发出的偷笑声,不愿打扰两人,有人实在憋不住了就一口气憋到门外笑个够。

    &nb白瀚月有些难以相信她说了什么,一个激动就下了床在卧室里面走来走去,暗色中的眸子沉敛深邃,不知隐藏了多少情绪,狠狠酝酿了一下才问:“你说的是真的?”

    &nb从未有过的感觉,沈清苏粉嫩的脸颊生出两团殷红云朵,碧眸闪过羞恼,“嗯,待会我唱了你可不许笑!”

    &nb“好……哈哈!”白瀚月本想老老实实答应她安了她的心,结果太开心了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nb还没唱就笑,待会唱了可别笑疯了,沈清苏咬牙切齿,“笑够没啊!”

    &nb“没关系,就算你唱得再难听我也会喜欢,很喜欢!”说着他按下录音,认真到刻骨的语气,“沈清苏,我很期待!”

    &nb他一期待,沈清苏就有些紧张了,“你想听什么情歌?”

    &nb“……”男人沉吟了一下发现不知道有什么情歌,甚至他能叫的上口的歌都没有,唯一知道的几首,不是国歌就是队歌,于是他说:“你唱的我都爱听。”

    &nb“哼,说的你好像听过我唱的一样!”沈清苏眼中载满笑意,“那我随便点……”她站起来走到他们指的点歌机那里,手指在一排排歌曲目录上划过,发现不仅全都不会唱,就连听过的都没有。

    &nb沈清苏觉得自己真是豁了出去,于是碎碎念:“白瀚月,这可是我的第一次……”

    &nb后面的人听到这句就剧烈咳嗽了起来,惹得沈清苏给了他们一个白眼,能不起哄吗?氛围呢?格调呢?破坏了她还怎么把他诓回来。

    &nb“嗯!”男人只觉得她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声音,甚至一个绵长的尾音都能让他如此牵肠挂肚。而且这句话也让他想歪了,俊脸立马红了,全身都燥热了起来。

    &nb在白瀚月打开窗子、凉风吹进来的刹那,沈清苏闭着眼睛戳中一个《小情歌》。

    &nb大孩子们立马起哄,“这个简单,白先生请稍等几分钟,让我们班长先听一遍学一下再唱给你听!”沁阳将耳机戴到沈清苏的耳朵上,根本不容她反应。

    &nb沈清苏表示说起大话来容易,挑战起来还是挺难的,尤其越到歌曲末尾部分她越紧张。

    &nb听歌结束瞬间,她缓缓闭上眼睛消化旋律,至于记歌词,分分钟的事情。紧张到顶点的时候,她突然放松了下来。她会弹钢琴弹古筝,会很多乐器,学过乐谱甚至会自己作曲,何以不会唱歌呢?

    &nb也许不是不会,而是没有尝试过,哼过不成调的音乐,却没像这样连词带谱、从头到尾一个不落地唱。

    &nb舒缓带着抒情的旋律升起时,她勾起唇角重现自信,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还有他的,如同跳动起来跟着节拍的鼓点。沈清苏惊奇地发现他竟然比自己还要紧张,那她还紧张什么呢。

    &nb脑海中划过和他相处时的画面,沈清苏拿起麦克风:

    &nb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nb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nb我想我很快乐

    &nb当有你的温热

    &nb脚边的空气转了

    &nb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nb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nb……

    &nb等到沈清苏再睁眼时,感受到周围一片安静,她有些不确定,等了一会都没听到对面的动静,“白瀚月?给个反应啊!”

    &nb“能不能把他们都赶走只唱给我一个人听?我还想听!”男人幼稚霸道了。尤其发觉她优秀到令每个人都为之惊艳时,更不想众乐乐,在听完她一首歌后,白瀚月想要吃独食,还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nb菁英班老大不服气了,他们也要听,碍到他的事了?那他们刚刚牵线搭桥的时候他怎么不让他们出去啊?

    &nb说是这么说,可是他们一个个都快在心中笑翻了,好有爱啊!招架不住了怎么破!

    &nb“沈清苏你真是绝了,我一直觉得原唱不好听,听了好几个版本都没听到满意的,现在算是大饱耳福了!”简子裕鼓了鼓掌,对着她放了个电眼,然后撵小鸡一样把大孩子们都撵了出去,“我们换个包间去。”

    &nb等到要关门时,简子裕站在门口扬声大喊:“白先生,别忘了我给你赶走了电灯泡啊嘿嘿嘿……”

    &nb一群人笑闹着离开。

    &nb沈清苏听到他们真的走远了才开口,坐在沙发上神思有些缥缈,一开口就让男人呼吸猛滞,险些难以为继。

    &nb“白瀚月,你敢回来吗?”她说,满是挑衅。

    &nb“我想听你唱歌。”白瀚月有些委屈,坐在床边握紧了拳头。他觉得她说的每个字都充满了诱惑,让他的心理防线和道德底线随时都有可能崩塌。

    &nb真是恨不得立马就出现在她面前用力地抱住她!

    &nb“原来你是孬种,不敢回来!”沈清苏嗤笑,郑重地警告:“我说真的,再不回来别说听歌,你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nb“沈清苏!”白瀚月大惊,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大手不受控制地扯掉睡衣,开始翻起衣柜来。刚拽下来一件衣服,就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他停了下来,声音有些颤抖,“别吓我……”

    &nb“我没吓你!”沈清苏听到他剧烈的呼吸以及一番动作发出来的声音,似乎能透过遥远的空间看到他光裸的身体满是威压和急迫一样,“不要光着哦,穿睡衣还是衬衣……哦,我差点忘了,魔都现在已经是寒冷的冬天,如果你要回来,一定要穿多点!”

    &nb白瀚月攥了攥衣服,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拉锯战,有些牵强地笑,“乖,先唱首歌安慰一下我,我再决定回不回来。”

    &nb“你不回来还要听歌,想的不要太美哦。”沈清苏暗自疑惑自己唱的真这么好听吗。没有他们在场时的老实安分,此刻她的声音满是质疑,“我都骂你孬种了,你还不回来!说说,是不是被那边的美女迷住了不想回来?”

    &nb“沈清苏!”白瀚月咬牙切齿,心防松动,此刻他瞪着衣服,似乎下一秒就会穿上它飞到她的身边。

    &nb沈清苏轻笑着放下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唉,没有美女在身边的清心寡欲我不能理解,原本还想给你一次为所欲为的机会,现在看来,还是让你和你的左右手深度交流吧。”

    &nb“你在勾引我!”白瀚月听了她的话,不用怀疑,全身上下立即蠢蠢欲动起来。

    &nb沈清苏哑然,“竟然还不上钩?”

    &nb“你等着!”

    &nb“等什么啊?”沈清苏好笑,那么容易就上钩,那她怎么没早点下套。

    &nb此刻白瀚月已经抿紧薄唇迅速穿戴起来,“自然是等我回来为所欲为!”似乎那边浓重的嗜血气息散发出来,让沈清苏皱了皱鼻头,“好个白瀚月,原来你就惦记着我的身体。”

    &nb白瀚月正一只手套着裤子,此刻听到她的话差点没被绊倒,“沈清苏,说话含蓄点!”

    &nb“哼,矫情!我就粗俗暴露了怎么着?你含蓄就不要胡思乱想!”

    &nb“……”白瀚月一噎,想说再含蓄也被你带的不含蓄了。

    &nb打理好后,白瀚月连个招呼都没跟自己的下属打就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中,隐约间可听到男人轻柔的声音响起,“归途漫漫,想一直听你的声音怎么办?”

    &nb等到所有人散去,沈清苏回到家里也差不多夜里十点多了,洗洗就睡,依稀间她还犯着嘀咕,难道她唱歌真的好听?

    &nb大约夜里三点钟的时候,沈清苏重生那么久,第二次梦到那对没良心的。只是一片迷雾中她什么也看不清,只知道循着他们的声音在迷雾中摸索。

    &nb不仅如此,她还梦到自己曾经被追杀坠崖落海时的场景,那种深深的恐怖和不甘心狠狠地攫着她的心脏,让她呼吸不畅,一次次梦靥而醒。又一次醒来时,她瞪大眼睛钻进被子里蒙住脑袋,想哭都哭不出来。

    &nb快要近了,那种距离真相的感觉……

    &nb“咔哒”在沈清苏睡得正沉时,一声异响轻轻传来,披着寒气和雪花归来的男人看到的就是这幅暖融融的画面。

    &nb暖融融的大床上窝着只睡意缱绻的懒猫,只露出个毛茸茸的头顶,整个脸都捂在被子里。他迫不及待想要靠近,可发现自己满身风霜冰凉,他又猛地止住了步子。

    &nb此刻的他还剧烈地喘着气。魔都下了暴雪,直升机都开不进来了,于是他将直升机丢在一处地方,甚至等不及车子,他就飞一般步行过来,仅用了半个小时。

    &nb中途从炎夏转到寒冬都来不及多穿衣服,思念究竟有多迫切他不清楚,只知道别无二心就往这里奔来。

    &nb念头一旦产生,怎么也挥之不去,在玫瑰庄园里就想着见到她。昨晚那番,其实她说“白瀚月,你敢回来吗”时,他就决定回来了。

    &nb后面那般,只不过疯狂地思念着她的声音,才故意找话。

    &nb进她房间的时候白瀚月知道这里只有吴梦寒一个人他才放心,但为防被打扰到,他还是把门反锁上了。

    &nb现在是他们的二人世界,没有一群小孩子的起哄打扰,也没有任何阻碍,可以尽情地宣泄自己的感情。

    &nb小孩子……这个小孩子就有些与众不同了。白瀚月褪去一身冰凉的衣服,露出光洁的上半身。待大手温暖了点,他才伸手揭开捂住她脸的被子,让她正常呼吸。

    &nb闷在被子里,她的小脸通红娇嫩,招人心疼怜爱,他好想摸,想了想却站了起来,做了几个热身动作。

    &nb看到依旧鲜艳的玫瑰时他笑了一下,他应该感谢它们,让他昨天享受到了她的“第一次”。

    &nb等到他转个身,就被那边桌子上放的东西吸引了视线,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明显是封信函。黑金色信封精致华贵,触感极其细腻,似是纸又似是一种特殊的布料,他皱了皱眉,为什么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nb她写的信?莫名想看,偷偷拆开她会不会发现?会不会生气?

    &nb白瀚月没有想太多就准备动手,或许是哪个臭小子给她写的情书也不一定,一想到这里他就升起了满身的战意。

    &nb然而这时,一双温热的手臂从他的身后伸了过来,圈住他的腰身让他手上动作一顿。沈清苏眷恋地将热乎乎的脸贴到他后背上,声音也软哝黏人,“你回来了,怎么那么快?”

    &nb白瀚月低头看着她的手,竟然不老实地四处游移,“沈清苏!”他按住她,“乖一点!”

    &nb“我很乖啊,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她从他胳膊间探过脑袋,有些惊讶的又看到了这信,“又来了!”她的声音有些恼怒。

    &nb“又?是哪个臭小子?”白瀚月就要拆信,突然听到她噗嗤一笑,“这是别人写给沈君念的信。”

    &nb“那怎么在你这里?”

    &nb“我们互相为对方收情书然后过滤掉,如果你想看别人写给我的情书就去找他,他那里应该有,如果没有毁尸灭迹的话。”

    &nb“看来没我在,你的生活很丰富。”

    &nb“是啊,我缺了谁又不是活不了。”她嘟了嘟嘴,那对比她生命还重要的没良心的离开了她,她还不是照样挺过来了。

    &nb却不想这句话彻底惹恼了白瀚月,放下信函,他一把将她抱起来丢在床上,紧跟着扑了过来。男人大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小脸,四目相对之时认真地说:“可是我没了你会活不了。”

    &nb沈清苏倒抽了口冷气,被他目中神情震惊,她丝毫不怀疑他所说的真实性,可是她却强装着不信,“我们都分开半年了,你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nb白瀚月漆黑的眸频频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让沈清苏有些忐忑。得了,她伸出手圈住他的脖子就开始转移话题,轻轻吐气,摆明了勾引,“你想做什么……就做啊!”

    &nb白瀚月却被她的模样逗笑,捏了捏她的鼻子,“哦,那你说说我想做什么……”

    &nb“不就是……”说着她突然反扑,就要一口咬上他的唇瓣之时,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这会轮到他嘲笑她了,“啧啧,我没想到……”

    &nb“你没想到什么?”沈清苏伺机而动,注意着他一切可能的动作,随时准备将他扑倒。

    &nb“我没想到你一看到我就惦记着我的身体,这叫见色起意吗?我也没想到你的身手竟然还在这个水平上!”

    &nb白瀚月一说完,沈清苏就怒地以一招锁喉袭向他,被他轻易躲过去后,她却狡黠一笑,迅速在他敏感的腰间狠狠一掐,并配以不要脸的大叫:“啊!好紧!”

    &nb白瀚月着实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她会变得越来越流氓。这要是换做女权社会,她绝对是那种天天下山强抢良家妇男的女土匪。

    &nb刚生出要好好教育她的想法,就被她眼疾手快地在胸膛上挠了一把,“哇,好大啊!”沈清苏惊讶,“竟然长大了!”

    &nb看到他的脸色彻底变了,沈清苏快要笑抽过去,忍不住拍着床大笑,“白瀚月你故意让我摸的吧!”

    &nb白瀚月觉得再让她得意下去,男人颜面会尽失,于是他漫不经心地打了个障眼法,就把她吸引了过去,然后轻轻松松就将她的手反剪到背后。

    &nb“啊!”沈清苏故意痛呼,他却没反应,“你这招用太多就没用了。”

    &nb于是良久不见的两人在床上打了一架,从床上滚到床下,才床下斗到床上,斗智斗勇,毫不心软,就要拼个你死我活。

    &nb最后累到气喘吁吁,瞪着对方都没力气时,白瀚月突然暴起,狠狠地啃上她,沈清苏吃痛,频频躲避,呼吸差点就此断线。

    &nb“你是狗……啊,咬我……干嘛!”换气间歇,沈清苏断断续续地说,等到他不咬她了,像蜻蜓点水一样一点点啄着她的樱唇之时,沈清苏又嫌不够劲,小手不遗余力地添柴加火,让火烧得更旺。

    &nb白瀚月想要克制自己,被沈清苏发觉,好笑着警告:“只有一次为所欲为的机会哦!”

    &nb天大的馅饼放在嘴边,白瀚月力图冷静,“我回来不是对你的身体……嘶!”话没说完就被她挑衅了,她的目光俱是惊疑不定,“白瀚月,你不是不行了吧?”

    &nb白瀚月幽幽地看着她,绝对不上她的当。

    &nb不知道哪次在哪里看到的一条新闻,未成年偷吃禁果酿成大祸,他就更加的克己修身,绝对不被她引诱,最起码不能带她偷吃禁果。

    &nb沈清苏整颗心都毛躁了起来,尤其那封信就那样光明正大地摆在桌子上面,白瀚月险些看到,他说没了她会活不了,她就更加烦躁。

    &nb现在她无论做什么都觉得……对不起他!

    &nb如果当初她像拒绝沈君念那样拒绝了他,她现在会不会就不用背负情债,觉得对不起他到险些喘不过气来?

    &nb如果不是她当初太贪玩任性,是不是就不会渐渐管不住自己的心?

    &nb沈清苏一时激动,一个脑抽就想着干脆以身相许得了,明知道他还遵守着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她却三番四次地挑衅。

    &nb其实在她看来,有异能在身,她的身体条件完全允许,她真的长大了,一切该有的都有了,为什么他还不心动?

    &nb沈清苏发现百般引诱都对他无效,于是严重怀疑其实他不行了。

    &nb被怀疑的白瀚月渐渐琢磨出她的神色是什么意思,简直郁卒不已。

    &nb永远不要在床上怀疑一个男人不行,否则他不是对你一蹶不振,就是拆吃入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