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记忆复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潇潇醒来的时候就在高速行进的车上,揉了揉眼睛,她有些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看到驾驶座上的人是谁时,立马惊得大叫出来,“沈清苏!”

    这一声可谓肝胆俱裂!

    “菲莉茜雅!”部门经理正要掉头找乔潇潇,就看到白瀚月神情突然一慌,只留下个人名就跑了出去!

    洛伊丝不明白这个从华夏来的合作方怎么会叫菲莉茜雅的名字,还是以这种慌乱的语气,这一会她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连忙将电话打给了亚尔林。

    亚尔林一直在伊芙琳这里自言自语着什么,尽管她理都未理他,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执着,跟在他身边的林看到他这样,神情一黯。

    “打不通!怎么回事?”洛伊丝只好自己追了过去,出了大厦却半个人影都找不到。好不容易看到黑色大衣的男人,却发现他不顾危险拦停了一辆跑车,在司机探出来正要斥责他的行为时,以一种让人根本料想不到的速度和力量将他拽了出来,跳进车内,嗡地一下,飞出去再次消失!

    跑车司机从地上爬起来正要报警,追出来的润景部门经理连忙过来安抚,“抱歉这位先生,请你不要报警,你的车多少钱,或者你想要什么车,我们赔你……”

    车上的白瀚月紧紧瞪着前方,似乎能将车前玻璃瞪出一个洞来,从而看到远方的菲莉茜雅一样。

    “菲莉茜雅。”心脏这一刻不是自己的,白瀚月只觉整个人都是懵的,根本冷静不下来。如果她出事,如果……他根本不敢想象!

    绝对不会让她出事!

    白瀚月很快就在市中心飙出最高速来,引来一大堆的交警追赶,只不过眨眼的时间,这些跟屁虫就消失不见,被白瀚月的人解决。

    白瀚月沿着去往艾伯特的路,很快就转了一个急弯,绕了一个大圈后又出现一个,重踩刹车,吱吱吱!轮胎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黑色印记,男人目光凌厉,迅速打量周围一眼,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情况才舒了口气再次开走。

    就这样,时而紧张害怕,时而稍微松了口气,白瀚月发现很快就要到达艾伯特城堡,然而依旧不见她的人影!

    白瀚月紧张成这样,原因除了听到根本没有车在停车场的乔潇潇突然去了停车场、让他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外,还有他没忘记不久前他出去买药之际,菲莉茜雅紧紧抓住他的手问了他一句话,“你现在爱上我了吗?”

    白瀚月不知道什么是爱,怎么会轻易把这个字说出口?

    就算她再隐藏,他还是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失落情绪,如果不是她突然转身走开,他肯定会将她紧紧地按在怀里,摸着她的秀发轻声说:“我的眼里只有你!”

    当时看到她离开白瀚月就觉得心跳骤停了一下,好像要发生了什么一样,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难道他又要失去了她?

    男人没有注意到这个“又”,只知道心脏扭得生疼,闷哼一下,车头突然撞到旁边的路障。

    扶好方向盘,他直接碾了过去。

    乔潇潇坐在副驾驶位上瑟瑟发抖,“停……停下来!啊!你慢点!”她说着,眼泪哗啦啦地落下,嘴唇发紫。

    “你怎么怕成这样,我又不会吃了你!”菲莉茜雅好笑地摇了摇头,流利地左拐拐过一个大弯。

    乔潇潇失神地念着,“疯了……疯了……”她怎么出现在沈清苏的车里面?她不是在对她的车动了手脚后就躲到了旁边车后面了吗?

    这几秒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事人乔潇潇都不知道,另外两个躲得远点的男人更不可能知道。

    关于沈清苏怎么找到乔潇潇、把她敲晕又把她丢进车内的事,就发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就在这个时候,乔潇潇突然伸手抓住她的,“停下来!”她喝斥!

    “松手。”莫名危险的声音从菲莉茜雅好看的唇中流出。

    “快停车!沈清苏,我不要死!要死你自己一个人去死!你去死去死去死!”乔潇潇歇斯底里地摇着她的手臂,眼睛血红着充满恨意,烦得菲莉茜雅一扬手将她推走。

    “嘭!”乔潇潇脑袋撞到车窗上立马流出血来,她双眼发晕地按住,就见前面突然出现危险——

    啊!

    白瀚月转过弯来就看到这副场景,银色的车子突然冲向山崖边,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他的灵魂瞬间被人掐住,从身体里残忍地剥离!

    “沈清苏!”他喊,声音顷刻间变得嘶哑,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喊了什么,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很快就停车冲了出来。

    银色的车子冲出去一半悬空着,前车轮在半空中高速旋转,另一半车停在路上,以路边为杠杆,坐在车内的两个人只要稍微动一下就会失去平衡,摔下去,粉身碎骨!

    乔潇潇已经吓晕了过去,菲莉茜雅纤细的手指点在方向盘上,一下,两下,三下……她在等,她的嘴边甚至含着笑意。

    运筹帷幄。

    白瀚月一口气不上不下地跑过来,声音轻轻的,发着抖,似乎大一点就会把她吹下去一样,“菲莉茜雅?”

    “嗯?”她轻笑,突然觉得这种场景和身死重生前那幕很像。

    同样是刹车系统被人毁坏,同样是在一条山路上摔下去就会没命,同样是飙着车处于危急存亡的紧要时刻。

    不一样的是,当时是被动的谋害,现在是主动的谋划;当初的她手无寸铁之力,现在的她素手翻云覆雨;当初的她怕高怕水怕死,现在的她无所畏惧心理强大。

    最大的不一样,之前的沈清苏,不会有一个人在她的身旁陪着她,并且用着让人揪心的声音说:“别怕,我来了,我来了,我来救你!”

    他有些语无伦次,甚至慌手慌脚。他想拉她出来,可是怕车子会失去平衡,他又想拉车子上来,可是大手在车身上找不到任何把控点,他拉不上来,男人没有逞能。

    白瀚月彻底失去了冷静,再强大的男人,当遇到心爱的女人出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保持镇定。

    白瀚月想要报警叫吊车过来救她,结果掏出手机才发现一手心的汗,濡湿却冰凉刺骨,手机跌在地上,什么也没做好,他突然怒骂自己——

    “蠢货!”

    车内原本还笑着的菲莉茜雅嘴角笑意瞬间凝滞,透过后车镜看到男人的一举一动突然就这么突如其来的泪湿于睫,白瀚月,你敢说你没爱上我?

    就在她准备从车里爬出来的时候,旁边的乔潇潇突然动了一下,嘤咛一声就要睁开眼睛。

    车子剧烈晃动,白瀚月惊得抓住门把用力支撑,“菲莉茜雅出来!”他的大半个身子都探出了悬崖,向她伸出手。

    菲莉茜雅深深地看着他,“你要陪我一起死吗?”

    “我们不会死的!”他抓住她的胳膊,感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她不死,他就不死。

    醒来的乔潇潇看到眼前这副场景,呼吸瞬间凌乱,心脏一点点被碾成灰。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甚至出来时第一件事不是找沈清苏报仇,而是来到他的身边,如此的迫不及待,就是因为她对白瀚月的爱远超过对沈清苏的恨。

    可是现在,乔潇潇,不,乐纹晓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我们一起死吧!”她突然起身用力朝着车前撞去,声音里浸满了恨意和同归于尽的疯狂!

    我得不到,你们休想得到!休想休想休想!

    一次没有撞成功,两次三次车子突然不受控制地下坠,白瀚月被带到地上,所幸的是,他抓着她的胳膊,那么的紧,紧到另一只抓住地面的手指瞬间受伤出血,刮出一道深深的血印。

    菲莉茜雅从车窗里钻了出来,就在车子快要掉下去时,里面的乔潇潇突然抓住她的脚,用力下拽,死命地摇摆。

    于是白瀚月几乎是拉着两个人,还有一辆摇摇欲坠的车子,用一只手。

    人的潜力无限,总会在某一刻爆发。

    “沈清苏……”Y国才刚开春,他的汗水就滚滚而落,落到她的脸上,让菲莉茜雅险些以为自己哭了。

    白瀚月瞬间感觉整只手臂不是自己的了,然而让他惊恐的是,她突然要掰开他的手!

    “相信我,我不会死!”菲莉茜雅认真地说,在此之前她就用异能预感到自己不会出事,所以才兵行险着,将错就错,做出这般大胆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是她没想到会令白瀚月受伤!

    该死的她还不敢用力,否则绝对把底下的女人踹下去!

    白瀚月唇角勾出讽刺的弧度,他已经毫无分神的力气说话,否则他绝对会破口大骂:相信你就是被你抛弃?

    一走七年,还让他忘记,连一份念想都不给他有,沈清苏,你有心吗?你让我相信?

    刚刚车子掉下去的时候,一股冰凉的血液冲到他的大脑,白瀚月瞬间想起了一切。

    过去的所有场景在他脑海中一一划过,最后凝成了眼前这个抬着脸笑看着他的女人。

    菲莉茜雅?沈清苏?黑眸?碧眸?

    时空穿梭,眨眼间所有的记忆都迅速接轨。他的女孩,长大了!他的女孩,是他的女人了!

    原本就再次爱上,加上之前的感情,变成了刻骨铭心,爱入膏肓。

    白瀚月瞳孔狠狠地收缩了一下,见她还想做着什么,立马紧紧抓住她的胳膊,秒变大力金刚,浑身充满了力量。

    车子掉了下去,却把乔潇潇从车子里扯了出来,白瀚月瞬间轻松不少,欲要把她拉上来。

    菲莉茜雅松了一口气,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咧嘴正要说什么,双腿突然一沉。

    乔潇潇这会看到有生还的可能,竟然不顾一切地抓着她的腿往上爬,两人荡秋千一般晃来晃去加重了白瀚月的负担。

    菲莉茜雅目光一紧,狠狠一个用力,在乔潇潇的手想要扯住她的衣服、在白瀚月快要将她拉上来时,将她踹了下去!

    “啊!”长长的尖叫声很快就截然而止。

    沈清苏被拉了上来,咚咚咚!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心跳声,从发生车祸到现在不过五分钟,却比五万年还要长。

    菲莉茜雅以为迎接自己的是温暖结实的怀抱,结果男人却双手插口袋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

    她甚至来不及喘口气,他就这么转身走了?

    菲莉茜雅难以置信,刚刚她还在为白瀚月重新爱上了自己而沾沾自喜。

    她连忙爬了起来追过去,以为他在生气自己的胡闹,连忙从他后背贴过去紧紧拥着他,“对不起,我错了!”她拿头顶着他,让白瀚月后背一僵。

    男人漆黑的眸子深了深,旋转着深不见底的黑暗。

    只见他突然绝情地掰开她的手,重重一甩,再次大步离开。

    菲莉茜雅委屈了一秒钟,追过去,在他越走越快之时突然又以同样的方式抱住他,更加令人可气的是,在公路上竟然用她柔软的身子蹭着他,微微撒娇,“你就原谅我吧!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好吧好吧?”她甜甜的温热呼吸游离在他的后背上。

    白瀚月想要将她就地正法!

    菲莉茜雅见他又要无情离开,心想美人计都不管用了,他这是有多生气啊,不就这么闹了一下吗。

    解决了一个觊觎她男人的渣女,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白瀚月刚想狠心推开她,就听到她说:“呀,我堂姐来了,那我跟她回去了……”

    白瀚月抓住她的手,想要勒进肉里,他真不该那么好骗,帮她松开脚环,就应该让她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走!”白瀚月拉着她迅速离开车祸现场。

    洛伊丝赶来就看到地上一片狼藉,慌忙打电话过来救援,在山崖底部发现一具已经辨不了全貌的女尸和菲莉茜雅的车。

    她将电话打给菲莉茜雅,手机却在车里响起,她颤抖着看向这具女尸,不可能是菲莉茜雅!

    亚尔林知道一切的时候,菲莉茜雅已经跟着白瀚月坐上了飞往华夏的飞机。

    头等舱。

    看着低头替他处理伤口的女人,白瀚月无声一笑,在她抬头看过来时,又绷紧了嘴角。

    菲莉茜雅疑惑,“你是不是冲着我使鬼脸了?就是这样……”她龇牙咧嘴斗鸡眼吐舌头,皱着鼻子,扯着耳朵。

    “好丑!”白瀚月不忍直视,侧过了脸,想笑还要忍着,绝对不能这样原谅她!

    白瀚月自然没有告诉她自己想起了一切,他想体验一下知道一切的感觉,更想让她体验一下不明就里的滋味!

    菲莉茜雅见扮鬼脸也哄不好他了有些泄气,想要去吧台那边取点东西来喝,就被他完好的一根手指勾住了手,“我们还有什么play没玩过?”

    “什么什么play?”她瞪大眼睛。

    “嗯,好像什么都玩过。”白瀚月认真地说了一句,坐直身体,朝着她勾了勾那根完好的中指,“过来。”

    菲莉茜雅立马乖乖地凑了过来,“皇上有何吩咐?”

    “哈?机……机……震?”菲莉茜雅眨了眨眼睛,“肚子好疼,我去下洗手间。”

    “我帮你揉揉就好了!”

    “你受伤了!”

    “还有中指……”

    “嘶!”菲莉茜雅抽气,随即哼唧了起来,“别,别揉那里……”

    华夏魔都飞机场,“我……我沈清苏回来了!”她伸出中指朝着空中的太阳比了比,结果想到男人那根灵活的手指,立马抖了一下。

    白瀚月的中指很长,这是一个快乐又痛苦的事情。

    白瀚月现在也既快乐又痛苦,因为下了飞机他听到她说:“我现在有个中文名,就叫沈清苏,你叫我苏苏好了。”

    白瀚月抿了抿唇,撒谎!骗子!“沈清苏?”他装着别扭又绕口的样子,“我在秦琨那里听过。”

    “秦琨我哥们儿,自然知道我了,啊哈哈哈,我听说他要结婚了。”沈清苏打着哈哈,才不要被他那么早知道一切。

    “是吗?他啊,连孩子都有了。”

    “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才怪。白瀚月在想着如何给她揣颗球。

    男人很快就将她带到了白家老宅,去见他老头子,名曰:丑媳妇要见公婆了。

    沈清苏有些紧张,那老头子会不会杀了她啊?毕竟她把他儿子祸害成这样。

    果真不假,两人刚一下车入了庭院,就被白楚晏拿着拐杖追了过来。

    沈清苏讶异,几年不见,白老头都用拐杖了?

    白楚晏嘴里还喊着,“不孝子你还知道回来!”

    “爸!”白瀚月表情不变,似乎对他这样习以为常,“你媳妇!”他把沈清苏推了上去。

    “我去,乖儿子,出门一趟,媳妇都有啦?”白楚晏立即喜笑颜开,就要看过去时,就见她一个深鞠躬,乖巧地问好:“伯父好!”

    沈清苏在心虚,白瀚月看出来了,不知怎的,自己怎么欺负她都好,别人欺负她就不行,亲爹也一样。于是白瀚月揽着她细嫩的腰肢高傲地离开,白楚晏看着两人,撇嘴,德行!

    真以为他不知道呢!在阳台上他就瞅见了。白楚晏有些感慨,自己风流了一辈子,没想到儿子是个痴情种,像他妈!

    八年前在他生日宴会上,他就知道瀚月泥足深陷了,要不是沈清苏这丫头入他眼,凭她这几年所做的事,他绝对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虽然原谅了她,但还是有些怨气。白楚晏向来把自己孩子当超人看,也没怎么心疼过他,但这几年眼看着他变成了游魂,还是让白楚晏抹了几把老泪,失眠了好些时间。

    沈清苏又愧疚又心虚,报应不爽啊,在白瀚月想要带她潇洒地上楼时,她推开他,走向白家的厨房。

    ------题外话------

    前面未修改的章节,细枝末节有点小问题的内容,现已全部修改好,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请选择520小说(*^▽^*)

    被读者指责作者防盗工作做的不好了,我想有必要说一下,我不是脾气好,只是选择优雅。而我想给每一位读者的是爱,不是纵容,希望你们能够看到我的诚意,多给一些支持和谅解。

    虽然作者是学生党,但也要养家糊口,比一般工作党还要辛苦的是,作者既要学习又要挣钱。而且不是你们所以为的那么闲,因为现在写作完全不能给作者带来什么利益,我还要做其他工作。苦苦坚持到现在,完全是靠梦想支撑。

    感觉很累,就算已经对下一本文有了构思,自信比这本文写得更好更有看点,现在也没有力量继续下去了,作者决定好好学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颜并收藏重生之萝莉学霸娇萌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