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反派逆袭 >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零九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疯狂】

    封傲手撑在地上,带着郑宥廷翻了一个跟斗,准确无误地落在一个地方。

    嘭嘭嘭声不绝于耳,子弹在黑玉墙壁上激射稍微嵌入其中,从墓室外而来的人将古墓全方位地扫射了一遍,才敢进入其中。

    封傲抬眸,冷冷地看了一眼入口。来不及和郑宥廷解释,将他尽可能贴近地面地护住,双手撑地。源源不断的内力再一次在黑玉上流转,之间黑云中静静流淌着暗金色的某些纹路突然急促地运转起来,仿佛被赋予了生命一般!

    一个次要阵法陡然代替主阵法的位置,将墓室内的阵法改头换面。

    堪堪进入阵法中的几人猛地脚下一晃——

    他们分明没有动弹,双脚还好好地站在地上,却不由自主地抓住身边的同伴想要站稳。此时若让封傲来说,他会十分具体地告诉你,这感觉就像肉眼观看全维电影一样,让你有突然失重的症状。

    而等他们再次看出墓室中的情景全然换了模样,祭台和那两个人已经消失不见,只见一片荒土。

    有人承受不了地尖叫一声,下意识地扣动扳机指向让他觉得浑身毛骨悚然的地方。

    那个疯狂的声音暴喝出声:“不许开枪!都不许动!”

    众人不由自主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所有滞留在这里看守墓室的子弟这些年都被严令禁止进入墓室,他们没有人敢不遵守,因为当年一起来的同伴很多都惨死在这里,好不容易他们可不想步这些死人的后尘。

    子弹擦过黑玉发出的剧烈碰击声让这些不速之客冷静下来,那证明了自己还这还在墓室中,只是被人施了障眼法,没什么可怕的。

    郑宥廷被封傲紧紧抱着,因此哪怕一瞬间天旋地转,景色骤变也没有受惊。

    他听出了那个疯狂的声音,不由脸色阴沉。

    是贺元圳。

    这个本应该被封傲的阵法阻拦在外的人,不仅阵法上确实名副其实地有两把刷子,更在墓地里早有布置。他被点了穴道,足够他昏睡两天两夜,而他仅仅只用了一天多一点的时间就破了封傲的阵法。

    他和封傲对贺重远的师父并不信任,因此时刻防备着他,没想到此人竟是如此奸滑。

    他们早该想到的,既然陈三留了人手在这里,贺元圳完全也可能留着人马。毕竟是与虎谋皮,贺元圳就算不算计谁,也会防着陈三。

    这一次是他们太大意了。

    封傲也低估了他的能力,或者说,受到贺重远的阵法造诣和他这位师父刻意表现出的水平所迷惑,因此也没料到他竟然这么早就能突破自己的阵法。

    “把枪举起来,一有异动就击杀!还有,不准射击地面!谁敢破坏了阵法,我就杀了他!”

    贺元圳的声音阴森森的,谁都听得出来他这话不只是威胁。

    “都跟着我!走错了丢了命,我不会管!”

    说着也不顾墓室中还有封傲和郑宥廷,自顾地在阵法中摸索着。

    他有恃无恐。

    武功再高又怎样,封傲和他那个徒弟又不是不死之身。

    他可不是陈三那样的蠢货,自以为身负武功就能天下无敌。只要他有枪在手,不怕对付不了他。

    况且,他用了多少年的时间才堪堪将这个墓室中的阵法摸出一二分,也仅仅是不被迷惑,不说破解,就是了解都不敢说。封傲才在这墓室三天,怎么可能比自己还了解这里的阵法,恐怕这时候他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吓得都快没命了吧。

    贺元圳抖着手,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

    终于重见墓室里的阵法了,太美了!这样的美景,就算等再多年也值得啊。

    而且……

    哈哈哈,苍天不负有心人!他竟在死之前等到了这一天!往后——他就再也不用怕活不到破解这些阵法的时候了!

    封傲见他笔直地往祭台的方向走,显然对这里的位置了如指掌,这种程度的迷惑阵法不足以让他失去判断力。

    封傲递给郑宥廷一个眼神,悄无声息地站起来,快速移动到另一个次阵法的辅助阵法的阵眼上,以内力驱动。继而又跳入另一个阵眼,故技重施,如此再三,激发了整整五个辅助阵法才停下。

    他回到郑宥廷身边,将他带到墓室中仅次于主阵法的第一辅助阵法的阵眼上。

    两人贴着黑玉墙面站着,郑宥廷只觉眼睛一闪,刚刚那个荒野的幻觉就此消失,墓室又重新恢复寻常模样。

    只见,贺元圳停了下来,对四名弟子道:“围着我,枪对着外面。都给我机灵点,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我。”

    他的手在半空中摸索,郑宥廷看得清楚,他根本没有触及到任何东西,以他手掌描绘的形状,他应该以为自己抵达了祭坛的位置。

    郑宥廷看了眼与他完全相悖的祭台,心知贺元圳被加持的辅助阵法所影响,被幻觉误导了。

    贺元圳仔仔细细地摸了摸祭台,眼睛里全是狂热。他从背上取下一个轴筒,打开,取出一卷画册来。

    那画轴十分特别,郑宥廷知道,陈三手上的那副郾城古图的画轴就是这样。竟然还有一副古图,他和陈三平分了么?那这副图上画的又是什么?

    郑宥廷凝眸。

    很快从贺元圳的喃喃自语中得到答案。

    他小心地将画轴取出来,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般轻抚这手中的稀世画卷,而后将它小心地放在“祭台”中心。

    “哈哈哈,陈三啊陈三,你想不到吧。你聪明一世,最后为我做了嫁衣。等到我得到永生,从那个姓郑的身上拿到秘籍,我会替你问一问那绝世武功的。”

    贺元圳反复地摸着画卷卷轴,脸上的肌肉因为控制不住却又拼命压抑的笑而变得十分扭曲。

    “没想到竟然被姓郑的先一步得到了郾城传承,不过,最后不还是成全了我。啊,永生之神,你快快显灵吧!”

    “等我成了这世上唯一一个长生不老的人,别说破解这个古墓中的阵法,就是这个天下,有什么事我不能得到的。我有的是时间。”

    “我不会老,不会死。”

    “我才是世界的主宰!”

    “哈哈哈哈!”

    “还有你们,就是我永远的奴仆。我赐予你们无限的生命,允许你们和我共享长生,共同凌驾这个世界!”

    分明是疯狂而毫无逻辑的话,竟让那四名弟子犹如魔怔一般地崇拜狂热,跪下来虔诚叩拜道:“谢长老!我们誓死效忠长老!”

    不说郑宥廷反感地皱眉,就连封傲都觉得十分稀奇。

    贺元圳哈哈大笑,忽然双手张开向上,做出一个祈福的姿势。

    他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语速非常快,吐字完全听不清,足足念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停下。

    他狂热地看着那卷画轴,永生就在手中,他马上就可以无所畏惧!

    好一会儿,竟然都不见那画轴如同当初那般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他亢奋的神经此时才有些冷静下来,联想到某种可能性,他猛地脸色大变,大叫一声从腰间摸出枪支,就要发射——

    “!”

    颈部熟悉的剧痛感让他睁大眼睛,发出一个震惊而不甘心的音节,颓然地闭上眼睛,软倒在地上。

    而他身边那四位持枪的子弟,早就在封傲对付他之前,悄无声息地见了阎王。

    封傲动手将他绑了个结实,又不放心地卸了他的手腕脚腕和下巴。这才停手将他们身上都搜了一遍,枪支子弹全都收归囊中。

    尤其是贺元圳,将他背上的轴筒取下,封傲仔仔细细地翻了翻他的衣服,没有发现其他异常,这捡起落在地上的画卷。

    封傲将他丢在原地,闭着眼睛走向郑宥廷所在的方向。

    回到第一辅阵的阵眼,他才睁开眼睛。若非如此,阵法是视野的迷惑就是封傲也无法抵抗。

    将枪械放到郑宥廷的行囊中,封傲道:“物以类聚,这位贺长老和陈三还真是天造地设。”

    他将画轴解开,只稍稍卷开一角,便能确定这一副才是真正的郾城古图。

    陈三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视为珍宝的郾城古图竟是一副赝品。恐怕在这阵中的几年时间,他就是利用墓室中的幻阵,在陈三眼皮子底下偷梁换柱。而这幅郾城图实在太长了,才会让他耗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以至于……古图出墓的时间拖延到了五年之前。

    还有陈三手中的墓志铭大概也是贺元圳故意曲解。他将自己最重要的发现迎合陈三的胃口,转变成了所谓不传的绝世武功秘籍,让陈三成为他追查遗迹的助力。

    至于他口中的永生……封傲不以为然,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永生的存在。

    郑宥廷表情淡淡,相比起陈三那样的真小人,贺元圳这样的伪君子才更叫人厌恶。

    将画卷放回轴筒中,郑宥廷将他背在背上,对封傲道:“我们继续?”

    身处阵法之中他始终心有不安,贺元圳的事情可以稍后再议,还是先办了正事离开这里为好。

    封傲点了点头。

    过度的内力耗费已经让他纯色有些苍白,不过眼前的事他也不愿拖延,便俯身覆手在主阵的第一辅阵的阵眼上,以内力激活辅阵。

    收手,封傲身上又重新沁出一层热汗。

    “还好么?”

    郑宥廷取了一个药丸塞进他嘴里,把水递给他。封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点了点头。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辅阵的纹路流动起来,暗金的色泽竟是往他们背靠的墙上爬行,不多时一整面墙浮现出暗金的纹路。

    郑宥廷怔住,这些纹路分明是一幅字,一幅凭借暗金色泽而与墙上所刻的墓志铭分离开来,悬浮于字上的字。

    封傲才看了两句,眼眶竟是一热,不可控制地红了眼睛。

    这,是一封家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反派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谢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亦并收藏重生之反派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