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奸妃成长手册 > 第005章 .厮打

第005章 .厮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章

    明扬斋里按照长幼之序分了两个班,以十二岁为界限,按照楚颜的思维方式,也就是大班和小班。

    顾祁身为太子,现年十二,自然在大班,而楚颜不过才六岁,只能跟着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们在小班学习。

    小班里共有四人,除楚颜之外,还有京城提督千金沈辛、清阳郡主秦清阳以及北郡王秦远山,清阳郡主与北郡王皆是长公主顾欢阳所出,都是非同寻常的身份。

    而这其中,总是与楚颜过不去的也就是清阳郡主,不知楚颜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她,总是招来她和两个伴读的白眼与恶作剧。

    两个班其实也就是隔着个院子,课间休息时,小班的孩子们就会跑到院子里打打闹闹,反观大班的“成熟少年”,大多是坐在殿里安安静静地看着书,间或有些学术上的讨论,与外间的吵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颜在课间休息时,好容易盼着几个闹腾的小屁孩跑出了院子,便坐在座位上支着脑袋,从打开的窗户往对面的大殿里望。

    对面的窗户之后恰好坐着太子顾祁,楚颜眯起眼仔细看了看,只隐约瞧见他在看书,清晨的朝阳透过窗子照在他面上,轮廓秀气,带点稚气,却也不难看出这个少年日后会长成一个多么出色的男子。

    她撇撇嘴,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就因为她是赵家的嫡女,一旦日后成了他的皇后,就会为赵家大涨声势,而顾祁显然不希望野心勃勃的赵容华为外戚取得如此独一无二的地位,上辈子间接造成了真正的赵楚颜的悲剧。

    她自顾自地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正目不转睛地支着下巴往对面瞧,而不多时,顾祁似是有所察觉地微微侧过头来,一眼就望见了那个痴痴呆呆望着自己的小姑娘。

    清隽的眉眼霎时冷却下来,他淡淡地瞥了楚颜一眼,转过头去继续看书,嘴唇却动了几下,像是在跟谁说话,而从楚颜那个角度恰好看不到他说话的对象。

    真相很快就揭晓了,只见一个和顾渊年纪相仿的蓝衣少年从他后面走到了窗边,似笑非笑地看了楚颜一眼,随即伸手将窗户合上。

    “啪——”对面传来清脆的声响,楚颜的视线j□j脆利落地切断,她嘴角抽搐地回过头来,也翻开自己的课本,搞什么啊,难道他以为自己是在看他?

    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稚童,放到现代顶多是个刚上初一的小不点,她是有多饥不择食才会对着他发花痴?

    楚颜的视线落在课本上。

    天长地久。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这是老子的《道德经》,小班的孩子们必修课程,而楚颜又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这些东西翻来覆去嚼了无数遍,寓意再深刻,如今也变得乏陈可善了。

    她百无聊赖地往后继续翻,走马观花地看着,岂料身边却忽的响起另一个纤细秀气的声音,“颜颜,你在看什么?”

    楚颜很想不客气地回对方一句,“你没长眼睛?”

    可是这声音属于她的伴读沈辛,现如今也是她唯一的“玩伴”,鬼知道将来会不会是害死她的凶手。

    于是楚颜笑眯眯地转过头去看着沈辛怯生生的模样,微微一笑,“在看书啊。”

    说罢,还扬扬手里的课本。

    沈辛看她笑得灿烂,终于松口气,昨日自己没有站出来帮她,看了她是没有放在心上了。

    这样想着,沈辛也笑得很灿烂,朝对面合上的窗户努了努嘴,“我是说你刚才在看什么呢?”

    “太子哥哥啊。”楚颜极为自然地答道,末了甜甜一笑,天真地望着沈辛,“前些日子多亏了太子哥哥及时送我回宫,还找来太医替我看额头,不然我的额头恐怕现在都还留着疤呢。”

    她笑得一脸无害,眼神却紧紧地锁定着沈辛的变化。

    若是这个小姑娘从小就开始谋划着什么,那么听见自己与太子进行得如此顺利,必然会露出点蛛丝马迹。

    沈辛显然怔了怔,正准备开口说什么时,窗户外面却忽的飞进来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啪的一下砸在楚颜的脑门儿上。

    “啊——”楚颜的惨叫声和沈辛的惊叹声同时响起。

    简直是飞来横祸!

    太阳穴的地方疼得厉害,楚颜用手一摸,居然是块稀泥,鼻端隐隐传来一阵腥味,天知道这泥巴是哪里来的!

    她霍的站起身来,面色铁青地转过头去望着窗外,果不其然,只见清阳郡主正洋洋得意地站在池塘边的垂柳下,身后是两个伴读,其中一人手里还拿着把弹弓,显然那就是把稀泥弹到楚颜脸上的凶器。

    沈辛忙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来替楚颜擦拭,而楚颜眯起眼,一把夺过那帕子三下五除二地替自己擦了个干净,接着夺门而出。

    清阳郡主站在那儿,看着楚颜神情冰冷地朝自己走来,当下双手叉腰,趾高气扬地笑道,“哟,赵小姐的脸是怎么了?怎的黑乎乎的一团?”

    那稀泥肮脏不堪,哪怕楚颜用帕子擦去了,却也没有去掉太阳穴那一团黑乎乎的污渍。

    “这不是拜郡主所赐么,郡主何须明知故问?”楚颜冷冷地盯着她,把手里的脏手帕朝她身上一扔,“郡主既然如此客气送了我的礼,我自然要还礼。”

    清阳郡主没料到她会做出这种举动来,当下一个躲闪不及,就被那染了污泥的手帕打了个正着,鹅黄色的裙摆上骤然间出现一团黑漆漆的污泥。

    这可是她最喜爱的裙子之一!这状况气得她浑身颤抖,指着楚颜怒道,“你干什么?那稀泥又不是本郡主给你弄的,不过是长五一时失手才打到你,你竟敢如此对我!”

    长五便是那个手执弹弓的伴读。

    另一个叫做流云,事实上是清阳郡主的弟弟北郡王秦远山的伴读,可是因为她的霸道与娇气,两个伴读几乎都成了她的专属跟班。

    楚颜哪里会不知道这究竟是谁指使长五做的?

    她眼神微眯,毫不犹豫地从全无防备的长五手里把弹弓抢了过来,弯腰从有些湿润的草地上随手抓了把泥巴,然后后腿三步,把捏实了的泥丸握在手心,拉弓,瞄准,靶心丝毫不差地指着清阳郡主。

    清阳郡主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忙躲到两个伴读身后,尖着嗓子叫道,“赵楚颜,你敢!”

    楚颜唇角轻扬,身姿笔直地站在那儿,眼神里是毫不留情的果决利落,“我有什么不敢的?”

    下一刻,她十分果断地松开手,那团泥巴也照着清阳郡主的右脸飞了去,只听啪的一声,郡主白皙秀气的脸上也出现了和楚颜一模一样的泥团。

    “啊——”清阳郡主凄厉地高声尖叫起来,看也不看就拉过流云的衣袖往自己脸上胡乱擦拭着,然后咬牙切齿地望着楚颜,连吼带喊地叫道,“你这个没教养的下流胚子!居然敢如此欺辱本郡主!你,你……长五,流云,给我好好教训她!”

    长五和流云面面相觑,不敢动手。

    长公主吩咐过,宫中不比府里,在公主府不管清阳郡主要做什么都行,总有人替她善后,但皇宫里就不一样了,须得他们俩好好看着郡主,必要的时候要把她拦下来,不准她乱来。

    方才在她的胡搅蛮缠下,长五不得已只能把污泥弹到了楚颜脸上,眼下郡主吩咐他们上前教训楚颜,这却是万万不敢的。

    他俩不过是伴读,哪里有胆子去打赵容华的侄女?

    楚颜冷冷一笑,把弹弓往地上一扔,“就会依靠别人,你娘生你的时候难道忘了把你自己的脑子一起生下来不成?”

    她这等犀利的言辞把清阳郡主刺激得十分厉害,不出所料,秦清阳果然按捺不住了,猛地推开流云,朝她气冲冲地跑过来,伸手就要扇她耳光,“你敢侮辱我母亲?”

    楚颜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然后往旁边重重地一拉,把她整个人都带偏了,嘴里毫不犹豫地说,“难道不是你先侮辱的我?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清阳郡主何曾受过如此大辱?当下失去理智,立马又冲了过来和楚颜扭打在了一起。

    而楚颜唇角微微扬起,这正是她的目的。

    清阳郡主背后是长公主,所以她绝对不能把赵容华拉进自己与清阳的战争中来,不然就等同于在赵家和公主府之间埋下了矛盾。然而现代女性素来秉承着凡事靠自己的原则,对方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她难道凭自己的力量还打不倒这位乖张的郡主?

    这一次她就算和清阳打起来了,也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只要赵容华不出面干涉,公主也没法子跑来说什么。

    这样想着,她抱着清阳在地上滚作一团,你挠我,我扇你,岂料她小小的身子骨没有清阳郡主圆润,被这么压在地上难受得不行。

    楚颜当机立断,立马拉过对方的手臂,张口就是一咬,直咬得清阳哇哇大叫,眼泪横流。

    长五和流云先是吓懵了,随即冲上来想要分开两个人,岂料滚作一团的人哪里是他们拉得开的?都是未满十岁的孩子,谁有那么大的力气呢?

    于是两人就这么滚啊滚,又抓又挠的,浑身都被染上污泥,头发散乱,肮脏不堪。

    从夫子休息的房间问完问题走出来的北郡王才刚转过长廊,一下子就看见池塘边那两个滚作一团的人,而长五和流云急得焦头烂额地站在那儿,口里叫着,“郡主,郡主快停下啊!”

    这……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秦远山当即丢下书本,快步跑向池塘边,嘴里沉声喝道,“姐姐,快停下来!”

    打架的两人显然都听见了他的声音,楚颜没说话,倒是清阳脸色稍霁,放声喊道,“远山,快来帮我打死这个出言不逊的混账东西!”

    楚颜面不改色心不跳,伸手朝着她嘴上就是一耳光。

    对付嘴贱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说不出话来!

    同一时间,院子里的混乱也惊动了大班的人,殿内看书的五个人齐齐出现在门口。

    待顾祁看清楚了地上滚作一团的是哪两个人后,眉头一皱。

    他不喜欢楚颜,也素来反感飞扬跋扈被宠坏了的清阳郡主。这些日子他自然知道清阳带着两个伴读如何绞尽脑汁地整楚颜,只是一直没有做出反应罢了,反正他也不喜欢楚颜,对方受了委屈也与他无关。

    但他毕竟是太子,在本该读书的清净地方出了这种打闹的事情,说出去也令他颜面无光。

    在他身后分别站着京兆尹萧敬薪的两个孪生儿子、恭亲王顾初时,以及齐王世子顾明安,几个人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世家小姐又或是皇室女子皆是教养良好的淑女,这些自小锦衣玉食生活在上层阶级的人哪里见到过这般混乱的场景?两个小姑娘毫无形象地扭打在一起,别提多狼狈了。

    最后还是顾明安站了出来,径直走到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的地方,与秦远山一人拉了一个,才把两个泥人拉了开来。

    顾明安的父亲是皇上的七弟,封号齐王,而顾明安是齐王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身份高贵的世子。

    眼下,清阳在秦远山怀里不断挣扎,嘴里恶声恶气地叫着,“放开我!让我好好教训这个混账东西!”

    事实上楚颜原本处于上风的,在看到这场混乱引来众人围观的那一刻,立马放松了攻击,面上出现了好几道被对方挖出来的红印,看上去比清阳凄惨多了。

    此时此刻,面对清阳的恶语相向,她泪眼婆娑地任由顾明安拉着,模样好不可怜。

    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谁是恶人谁是受害者了。

    楚颜默默地低下头去擦眼泪,眼里却划过一抹笑意。

    她打从一开始就知道,打人最好不打脸,所以一直都对着清阳身上猛掐,眼下……恐怕清阳的疼并不比她脸上这几道红印少。

    楚颜低着头,如愿以偿听见太子冷冰冰的声音,“够了!清阳,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奸妃成长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光并收藏奸妃成长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