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99 运气不好

V99 运气不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京城?

    水清云望着天,六月的天空正蓝,蓝天上一片蔚蓝,可这是这样的天气,乌云说来就来,随时都有可能降上一场大雨。

    “天京城?“其它人更是面面相觑,难道是天京城来人来接姑娘回去了。

    “让他们在外面等着,我现在没空”秦叔海倒是有两下子,这么快就把消息传到了天京城,只是不知道水家到底会派谁前来。

    “是”红花大叔向外走去,水家来人又怎样,姑娘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姑娘,难道还会怕了不成。

    “什么,那个傻女居然让我们在这等她,有没有搞错”马车上的少年一听到红花的话,立马红了眼。

    “八弟,不急,等等又何妨”

    “六弟,三哥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这个水家傻女感兴趣了,非要让我们上这里来见她,一个傻女有什么好看的”来人正是三皇子,六皇子,八皇子。

    六皇子嘴唇紧抿。

    水家傻女是让他不感兴趣,可传言若是真的,那这个水家傻女可是有点意思,更何况,容州历来说是禁地也不为过,他早就想来探探虚实,现在有这个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你看看,现在这个傻女架子多大,让我们三个皇子在这等她”八皇子本就不满君启轩来到容州,现在又让他堂堂一个皇子等一个傻女,他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了。

    “喂,你们说话客气点,左一个傻女,右一个傻女,说的好听是不是,如是让我再听到你们对我家姑娘不敬,我才不管们是谁,先吃我一拳头再说”红花看着外面的几人,什么皇子,就这个教养,呸。

    说她家姑娘傻的都是些瞎了狗眼的。

    “你家姑娘本就是个傻的,还不让我们说怎么的?”八皇子毕竟年少,红花那么一说,顺口就接了出来。

    “你才是个傻的”红花拳头握的咯咯响,红着双眼瞪着八皇子君启清,如不是不想给姑娘找麻烦,她一定要把他的脸揍成猪脸。

    心中隐隐有些难受,看到现在,她似乎看到了姑娘之前在水家的日子是何等的难堪。

    君启轩一眼桃花眼微微眯着,他在打量红花。

    这个丫头在隐忍着怒气,心里对那个水家长女更加好奇起来。

    八皇子看着红花一副随时要揍他的模样,识趣的闭了嘴,不再说话。

    “红花,怎么让三位客人站在外头,外面的太阳那么大,三位客人都是养尊处优之辈,如是因此晒晕在了容州,可怎么办?”水清云今天一身淡紫色的小裙,长发随意的散在身后,一阵微风过来,打着那些长发,竟让人感觉到无比的飘逸,似乎有种于生俱来的尊贵。

    “姑娘,是我考率的不周“红花转过身,脸上却没有一丝歉意。

    水清云的话里透着一丝尖利,一丝清冷。

    君启轩不由打量起眼前的女子。

    脸色平静,眼睛清亮透澈。

    心里不由怀疑,这个女人真是水家出来的那个傻女,不仅身形之中看不出,连言语中也带着犀利,这样的女子又岂会是个傻的。

    之前天京城有关这个水家长女的传言传得沸沸扬扬,他也见过几次,影响中的水家长女不是大红就是大紫,说话间总是傻笑,和眼前的女子怎么也挂不上勾。

    而后大脑一裂,这个女子不是上次在桃花林中的那个。

    怪不得自己查不到她的任何信息,原来人在容州,可真是让他好找。

    “你就是水家长女”三皇子看着眼前的女子,眉头紧皱,似乎在拼命的回想水家长女的样子,疑惑道。

    “我就是水清云”水家长女是谁她不知道。

    但水清云是她的名字,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三皇子接着问。

    “不知”水清云平静的回道。

    君启轩她是见过的,想来他也认出了她。

    “果真是个傻的,连我们都不认识?”八皇子嘴一撇,欠抽的话语又飘了出来。

    水清云转目看着君启清,君启清缩了缩脑袋感觉到一阵凉意,下意识的去看红花,红花果真在恶狠狠的盯着她。

    “今天怎么不见我的王叔,难道姑娘被我王叔抛弃了”君启轩假装四处查看,上一次他的好王叔可是正儿八经的告诉他,眼前的女子他要娶做王妃,原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女子,原来不过是水家的那个。

    这个发现又让他兴奋起来。

    纨绔王爷配傻女,听着好像是绝配呢。

    “王叔,我们这里可没有姓王的?“水清云是是而非。

    “哈哈“三皇子启景大笑起来,似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水姑娘,我们的王叔可是天底下最尊贵的王爷,他可不信姓王“在他认识当中,傻女就是傻女,怎么聪明的了,下意识好心的告诉水清云。

    “水清云,你不要在这给我装糊涂,不过,你倒是好本事,在容州这样的破地方,也能攀上我王叔的床,果真是有几下子“六皇子一眼魅眼扫向水清云,眼里的带着嘲笑,又带着调戏。

    “六皇子似乎对你王叔怎么和女人上床很感兴趣“水清云也不怒。

    上床这样的字眼对于其它女子来说,可能说不出口,对于她来说,别说上床,就是更暧昧的字眼,她说出来也能脸不红心不跳。

    “噢,本王倒不知,六皇侄这么感兴趣本王的私生活?“一个带着魅惑的声音从天而降。

    来人还是一样的紫色锦衣,嘴角轻轻的上扬着,眼里闪过嘲弄。

    几乎是第一时间与水清云站在了一块。

    一个是代表高贵的淡紫,一个是代表神秘的深紫,两人站在一起,竟让旁人看傻了眼。

    好般配的一对。

    “王叔不要误会,启轩没有别的意思”君启轩看见君远航,黑眸突然沉了下去。

    这个王叔,果真像是苍蝇一般,无处不在,着实让人讨厌。

    “没有最好”君远航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个皇子。

    “云儿,几位皇侄远道而来,怎么不请几位皇侄到屋里坐坐”君远航亲昵的话语让水清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知三位是皇子,有所怠慢,三位皇子,请“水清云微微一笑,像是才知道一般。

    “清云,他们~”只有慕少卿一人跟着水清云出来,他一下子看看君远航,一下子又看着眼前的三位皇子,眉头紧皱,眼里露出担心。

    君远航的眼神刷的一下转向慕少卿。

    这个慕少卿也在?

    “远来是客,少卿也一起吧”

    一行人朝着水清云家的院子而去。

    “啊,有蛇“八皇子的惊呼。

    “蛇在哪,在哪?“三皇子拔剑而出。

    “三哥,我看见一条很大的蛇,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八皇子紧紧的拉着三皇子的衣服,眼里都是惊惧。

    他不过是想如个厕,结果却看见一条黑蛇的大蛇在朝着他吐舌信子,好吓人。

    “你是不是看错了“三皇子用眼扫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不由皱眉。

    “三哥,我真的没有看错,那蛇的蛇身有那么大,脑袋有那么大“八皇子见三皇子启景不相信,不由用手比划道。

    “你定是看错了,那么大的蛇怎么可能跑的那样快”

    八皇子白着一张脸出来,君远航看见了,很是关心道“老八这是怎么了,如个厕,脸白成这样,是不是拉肚子,如是拉肚子的话,一会喝些盐水下去“

    “王叔,老八没什么事,不过是热的”

    君启轩的眸光也在老八身上停了一会。

    老八在厕所里发现了什么,怎么脸白成这样。

    还有三哥,老是东张四望的做什么?

    起身,朝着众人歉意的笑了笑,那意思也是说,我也去如个厕。

    在里面站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什么动静。

    正往外走,忽然眼前有什么东西一晃,他下意识的反击,却被那东西覆上了手臂,接着就感到一阵吃疼。

    一甩手臂,手臂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轻轻的撩天衣袖一看,竟是两个大大的牙印。

    君启轩心里一个咯噔,刚刚袭击他的是蛇,他被蛇蛟了。

    他还从没见过反应如此灵敏的蛇,几乎是幻影一般,便把他咬了。

    心里暗思,这蛇到底是有毒的还是没毒。

    轻轻的放下衣袖,朝外走去。身上却感觉有一股麻意袭来。

    该死的,这蛇有毒。

    又撩起衣袖,出现在众人面前。

    “六哥,你这是怎么了?”八皇子心情忐忑的等着君启轩出来,他很担心,六哥会不会遇到那只大蛇。

    “六弟,你这是怎么了”三皇子看着君启轩的脸色不大好,以为他也看见了老八嘴里的大蛇。

    “是啊,老六,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也跟老八一样是拉肚子?”

    “水姑娘,我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君启轩黑着一张脸顶着他的一只手臂举到水清云的面前,手臂上清晰的两个蛇牙印显而易见。

    “六哥,你让那条大蛇给咬了“是八皇子的惊呼。

    “真有蛇,我非去宰了它不可“三皇子君启景拔剑又冲向茅房。

    “呀,六皇子怎么那么不小心,让蛇给咬了,忘了告诉三位皇子,容州别的不多,就是蛇多,那些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哪里冒出来“水清云捂嘴,一副吃惊的模样。

    “是啊,老六,容州的蛇居无定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碰到了,没想到你今天运气这么好,一来就让你碰到了,这可是毒蛇,这里又没有太医,可要怎么办才好?”君远航看向君启轩手臂上的两个牙印,嘴角的笑意几乎要流淌出来。

    这个女人果真是狠心,人家一来就放蛇咬人家。

    哈哈,不过,他怎么觉得那么痛快。

    君启轩的双唇开始发黑,脑袋的意识也有些模糊。

    浑烛的脑袋,额间的汗迹,已经辨别不出两人话里的真假。

    这条蛇有巨毒,这是他心里唯一的想法,赶紧盘起腿坐下,准备以功力逼毒。

    “三哥,这可怎么办,六哥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八皇子看着六哥手臂上的两个血牙印,思索着要不要帮六哥用嘴吸毒。

    可是万一是巨毒,不小心弄到自己嘴里怎么办?

    “你”三皇子启景是个大老粗,一看到君启轩的样子,提着剑立马窜到水清云的跟前,用剑指着水清云“你快想办法救救我六弟,不然我杀了你”

    水清云看着启景手里的那把剑,通体发亮,剑柄上还镶着一颗蓝宝石,是把好剑。

    “老三,你干什么?老六让外面的蛇给咬了,云儿能有什么办法,你有这个撒野的功夫,不如去外面找找有没有大夫找找,或许还可救老六一命。”君远航不满的看着君启景,那双黑如深湖的双眼,里面布满寒意。

    “王叔,这要上哪找去”君启轩的脸色越来越白,嘴唇越来越黑,他的心也乱成了一锅粥。

    君启轩不运功还好,一动功感觉全身的气血倒流,都往脑门冲,他睁开通红的双眼,望着面前那个淡淡的女人“救我”

    就算这里遍地是蛇,这个女人来了这里也有小半年,且活得好好的,说明她一定有办法。

    “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女子,又不是大夫,怎么会有办法救六皇子”求救如同命令,听着真是刺耳。

    “我知道你有办法,只要你救了我,往后对于你的事,我不再为难“

    “老六,有我在,有人想为难她,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君启轩此时没空搭理他那个王叔,眼睛定定的看着水清云,继续追加条件“只要你救了我,此后便是我君启轩的恩人,你随时可以跟我要回这个恩情“

    君启轩不愧是君启轩,都这个样子了,救他一命也就值一个恩情换回一个恩情。

    大家的视线都落在水清云的身上。

    等待着水清云作出决定。

    慕少卿动了动唇,想为水清云说话,看到水清云那淡淡的样子,到了嘴里的话又吞了下去。

    或许她是有办法的。

    水清云就是在等君启轩的这句话,有了这句话,就够了。

    “解药我是没有,不过,这种蛇在容州极为常见,被蛇咬伤也是常有的事,容州百姓被蛇咬伤之后都会饮下这个东西,据说能解蛇毒,我来了这里之后把这个一直带着身上,就防着有一天被蛇蛟伤,今天六皇子运气这么好,那便给六皇子吧“水清云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瓶子里面装着鲜少的液体,粘粘乎乎的。

    “拿过来“三皇子一听水清云的话,又看了看君启轩,一把夺过水清云手里的瓶子递给了君启轩。

    随即又返过身来“真的是解药”

    水清云耸了耸肩“我也没喝过,是不是不太清楚,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别的选择“

    是的,君启轩已经别无选择,脑子意识的模糊,以及浑身力量的消失,无不告诉他,他随时都有可能葬身在这里。

    一把扯过三皇子手里瓶子,张嘴倒了下去。

    粘粘的液体顺着喉咙而下。

    那种感觉十分不爽。

    但是为了保命,他不得不逼着自己吞下去。

    君远航看着那个瓶子又看了看水清云,同样好奇,那是什么玩意,真能解毒?

    他当然不相信水清云的那一套说词。

    君启轩的脸色渐渐好了起来。

    嘴唇上的黑色也渐渐退了下去。

    君启轩自己松了一口气,君启景,君启清也相继松了一口气。

    还好是解药,如不是解药,六哥若是死在这了这里,他们也难辞其咎。

    “水姐姐,还有没有这个,有的话,能不能也给我一瓶,我带着防身用“八皇子君启清的态度立马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忘了自己刚刚一口一口傻女的叫着。

    这容州果真不是人待的地,处处都是蛇,没有一瓶防身用的东西可怎么行。

    “没有了“水清云摊开双手颇为无奈。

    “真的没有了“

    “真的没了,我就那一小瓶子,还给六皇子了,如是那一天我自己被咬了,也只有等死的份。

    水清云说的恐怖,听的君启清小脸一白。

    慕少卿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眼前的是皇子,皇子若是在这出事,对她来说肯定不是好事,眼下六皇子已无大碍,那六皇子就得逞清云的这个恩情。

    “多谢水姑娘的搭救之恩”君启轩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可是意识已经回来。

    “六皇子不用客气,你只要记住你刚刚答应了我什么即可”

    “我向来说话算话”

    “如此甚好”

    君启轩本来还打算好好的在容州转转,以他身体现在的情况来看,不休息个几天,肯定不行。

    抬了抬眸子打量起水清云的院子,似乎在想着这个院子能不能住下他们几个。

    “老六,边上就是集市,集市上面有客栈,本王就不留三位皇侄,三位皇侄请便吧“君远航以主人自居,下起了逐客令。

    这个院子里只能住进一个男子,那就是他,其他男子若是想住进来,不管是谁,都没门。

    “那启轩这就告辞“君启轩现下也没心思待在这里,他现在急需要把身体调养好。

    “你怎么还不走?”三人一走,独留慕少卿站在水清云身旁。

    “这似乎是清云的院子,王爷虽然是王爷,好像也没权力代替清云逐客吧”慕少卿看也不看君远航,找了个椅子坐下。

    他与清云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他可没听清云说过什么王爷。

    而且这院子,还有容州上的一点一滴,他都能确定是清云的,可跟这个王爷毫无关系。

    他做出如此姿态给谁看,反正他是不会买账。

    “慕县令是吧”君远航淡淡的开口“刚刚你没听到本王的话不是咋的,你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是本王的王妃”

    “噢”慕少卿望了一眼水清云“十六王爷什么时候成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本王说她是本王的王妃她就是,慕县令有意见?”

    有,怎么没有。

    你一个纨绔好色的王爷,一个不着调的王爷,怎么配得上她。

    “够了,我也不是物品,你们说谁的就是谁的”水清云看着两人的唇舌之战,颇为无奈,眼睛瞪着君远航,他是不是吃饱了闲的,开口闭口要不说是她是他的女人,她是他的王妃,还要脸不要。

    他不要脸,她可还要脸。

    “好奇怪,之前我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蛇,这么他们一过来,就碰见了蛇,莫非容州的蛇也有灵性,知道他是皇家之人,所以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慕少卿识趣的不再与君远航辨认,转移话题道。

    “你没被蛇咬上一口,似乎很遗憾“君远航就是看慕少卿不顺眼。

    “那倒不是,我是替云儿担心,这个地方那么多蛇类,云儿住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危险?”君远航冷哼,她不把那些蛇挫骨扬灰已经算是好的,她就是阎王,蛇哪敢来招惹她。

    “两位若是好奇,可以四处走走,或许能碰上一两条也说不定”

    “…………”

    “…………”

    “清云,通往花江县的各条道路都已经修的平整,你有没有时间过去看看”

    “少卿的动作真快,不过,以后有机会”以后来往花江县,江州之间的时间只怕不会短,可不是有的是时间。

    “我等着你来,那我就先告辞”他今天来本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一来是想告诉她,路修好了,二来也是想来看看她。

    看了看君远航,拍了拍衣衫扬长而去。

    是王爷又怎样,以清云的性子一定不会喜欢他那样的。

    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君远航能在清云这里占得什么便宜,他眼下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可没有时间和这个君远航在这耗着。

    “慕县令慢走不送”君远航瞅着慕少卿的背影。

    慕家长孙偏偏要来花江县当个小小的县令,好好的县令不当,偏看上了他的女人,哼,有他在,保管云儿眼里看不到别人。

    “这院子里当真有蛇”送走了一个情敌,君远航心情大好,眼神环绕四周,似乎想确定是不是真有蛇在。

    “你见到了?”

    “我是没见到,可是老六手臂上的蛇印子可不像有假?”

    “那谁知道,或许真是他运气不好?”

    “是吗?“君远航嘴角含笑”不是你招来的?”

    “如果我有那个本事,只怕第一个被蛇咬的人就不是六皇子,而是你十六王爷了”

    “呵呵”君远航轻笑出声,没有因为水清云的话而恼怒。”我大概明白了你要留下那些蛇的目的了,你会驱蛇?“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刚刚君启轩上手臂上的蛇印他是可是看得清清想想,又深又狠。

    如是一般的小蛇绝不可能会有那样的丫牙印,君启轩碰到的绝对是一条大蛇,想起大蛇,他就想起这个女人上次留下的那些蛇,过了这么些时日,想必又长了不少。

    “你还真是看得起我”

    “你不是一直让我刮目相看,不过,老六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你就不怕他不买你的账”

    “他买不买账有什么关系,只是下次他如是再运气不好,我也没有办法了”

    “哈哈,我就喜欢你的黑心,最对我的口味”君远航哈哈一笑,也对,一次运气不好,下次的运气也可能不会好,世事难料,谁知道老六还会不会再碰上一会。

    “我只是实话实说”水清云睥睨了一君远航一眼,黑心,她黑心吗?

    不过是看某些人不顺眼,顺带给点教训。

    “六哥,我还以为自己眼花,没想到真的是蛇“住进客栈里,君启清看着还有些虚弱的六哥,心有余悸。

    “别让我碰见,让我碰见一定杀它们个片甲不留“君启清眉头紧锁,真是见鬼了,怎么六弟和八弟都见到,他怎么看不见。

    “行了,我的武功不比你的差,我都被咬了,你若是碰到了,你以为你挡得住“老六白了三皇子启景一眼,空有一身武力没脑子。

    八皇子闻言小脸又是一白,六哥武功那么好都被蛇咬到,而他的武功是皇子当中最差的一个,随即又安慰自己,还好还好,他只是看见一个黑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倒是没被它咬到,这算不算万幸。

    “那蛇太过诡异”君启轩眼里闪过一丝狠厉,他连它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就被袭击,怎么看都不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倒像是训练有素的一般。

    可是,容州这个地方,又有谁有那个能耐。

    闭上眸子,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个女子一脸淡然的表情。

    是她吗?

    随即又摇头,她不过是个女子,怎么可能有那种能耐。

    “八弟,你让侍卫你打听一下,容州可是经常有蛇类出没?“

    “嗯“君启清快速的离去,他也很想知道容州是不是是个蛇窝,如真是个蛇窝,还是早点离开为秒。

    “六哥,六哥,我打听清楚了“

    “嗯“君启轩没有睁开双目,轻轻的应了一声,示意启清说下去。

    “这里掌柜的都说,容州在之前别的不多,就是蛇多,现在又当值夏天,蛇类最爱出来活动,望我们自己多加小心“君启清边说身上便感觉到了一阵冷意,就好像那些蛇就在暗处虎视眈眈的瞅着他们。

    “嗯“君启轩听完只是嗯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君启清见六哥什么话也不说,以为他累了,只是看着三皇子启景“三哥,这里也太恐怖了,我们赶紧走吧”

    “老八,不是三哥说你,你就是太胆小,几条蛇就把你吓成这样”三皇子不以为意,不过是几条蛇,他堂堂一个皇子还能怕了蛇不成。

    “三哥,这些可都是毒蛇,被咬上一口就会没命的”

    “怕什么”君启轩睁开双眼“这里的人都能活的好好的,我们自然也能活的好好的”

    水家长女在这里,他的好王叔也在这里,他怎么可能舍得走,再说,他来容州可不是来看看水家长女那么简单,他得把容州拿下,如是控制住了容州,再把容州治理起来,还怕父皇那边不好交待。

    双眼打量起这客栈的环境,是新建的。

    双眼不由眯了起来。

    在他心里,水清云的本事不可能有那么大,在她的身后一定还有别人,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又想干什么?

    他突然间觉得,容州就像是一块宝地,里面有很多秘密等着他去发现。

    而这个水家长女就是他发现这些秘密的跳板。

    “官爷,官爷,有话好好说”徐虎微低着个身子,站在一位官差模样身边的讨好的说着好话,还往官差手里塞了几两银子。

    那官差收了他的银子,照旧不给他好脸色“哼,秦叔海贪赃枉法,有人举报说这布庄也是他的,上头有命说要把这布庄查封,我们也是奉命行事”那管差如不是看这手里几两银子的份上,直接就把徐虎拿去了大牢,怎么可能没跟他废话那么多。

    “官爷,官爷”徐虎一听,心里咯噔一声,心里即痛快又失落,痛快的是,秦叔海那个死人终于落马,失落的是,这布庄本来是就他的,关秦叔海什么事?“官爷,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才是这家布庄的东家”

    “那你有话和我们大人说去,我可不管这些,动作都快点,搬走,都搬走“谁管这破布庄的东家到底是谁,反正上头有令,查封那就得查封。

    “唉,唉,不能搬走,不能搬走啊“看着他们把他的布料一匹匹的往外搬,徐虎已经没有心思和眼前的官差拉关系,堵住门口,不让那些官兵往外搬。

    “让开“一个官兵不客气在他身边踹了一脚。

    “滚,若是防止老子办公务,老子一刀劈了你“一个长了胡子的官兵抱着几匹布料恶狠狠的瞪着徐虎。

    穿的上乘锦衣,吃的红光满面,不知道吃了多少油水,可怜他们一天到晚在府衙干活,也挣不到几个钱,看着有钱人落魄,是他们最喜欢也最欣常的一件事。

    “走”随着最后一匹布料搬上马车,一张封条贴在了布庄的门上,这家布庄店铺算是正式结束他的寿命。

    徐虎咚的一声跪了在地上。

    完了,什么都完了。

    媳妇媳妇没了。

    布庄布庄没了。

    就连秦叔海那颗大树也倒了。

    对,他还有个院子。

    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口气跑到一处不算大的院子门前。

    门外站着几个人,徐虎定睛一看,脸色一白,正要转身,那几人眼尖极快的发现了他“徐虎,站住”

    “几位兄弟,兄弟我最近手头有些紧,可否再宽限几天”这几人不是别人,是赌房的人,前几天他手欠进去赌钱输了不少银子,赌房的人也好说话,说是同意他再宽限几天,他也想着能托一天是一天。

    “徐虎,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那个布庄已经让官府给查封了,我们掌柜的也说了,估摸着你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拿这座院子抵赌债吧”

    “宏爷,可这是听谁说的,我的布庄可是好好的,几时让官差查封了,我最近刚进了一批布料,手头有些紧,等我把这批货卖了,我就有钱了”徐虎嘿嘿的笑着。

    眼前的这些人可不善茬,若是一个不小心,把他打的手脚残废可是得不偿失,小心的一旁赔着笑容。

    “呸,徐虎,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是,快把你这院子的地契拿出来,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那几个团团围住徐虎,一边还撸起了袖子。

    “几位爷”徐虎转了转眼珠子“不就是地契吗?多大点事,我这去拿来”

    “快去,若是你敢玩什么花样,休要怪我们客气”

    “是,是,我这就去”徐虎瞄准名叫宏爷的身后,迈起腿就想跑。

    叫宏爷的男子一个伸手,就把徐虎拉了回来。

    “想跑”一个松手,徐虎跌倒在地,旁边上来两个按住徐虎“跟我耍花样“说着一个脚往徐虎身上踹了过去。

    “宏爷,我真不是要跑,就是回家拿房契“宏爷的一脚直踢胸腔,徐虎浑身都感觉要散架。

    宏爷冷笑。

    再次提脚。

    直到徐虎只剩下一丝虚弱的气息,才放了他,让他去院子里拿房契。

    待宏爷他们走后,徐虎趴在院子里,动一下,浑身酸疼,看着前面幽静的院子,仰天痛哭。

    这下是真的完了,什么都没有了。

    ………………

    水清云的院子里出现三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君启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检查着每一个角落,没有发现任何有关蛇的踪迹。

    不仅暗思,难道那天真是自己运气不太好,一来就碰到了晦气之物?

    “莫不是清云的院子里,有什么宝贝?”水清云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三个算得上风华绝代的男子,语带嘲讽。

    老三和老八自知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站在一旁悻悻的,不说话。

    “只怕不是宝贝那么简单“君启轩用他的桃花眼斜视着水清云,而后走近水清云的身边,用只有他俩听的清的声音道”水大小姐,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噢?”水清云尾音拉长,随即自嘲道“六皇子未免太看得起我,我不过是水家的一个颗弃子,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六皇子看重“

    “我可以让你重新回到水家“君启轩抛下诱饵。

    “条件?”

    “容州的生意分一半给我“

    水清云笑了,笑得花枝招展。

    “六皇子,你这样的行为和强盗有什么分别?”

    “你不同意?“君启轩邪魅的双眼带着危险。

    “我当然不同意,对于水家我已是一个已死之人,即然如此,我干嘛还要回去”等到时机成熟,水家自然会派人来请她回去,她何必多此一举。

    “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君启轩的眼神一狠,如同上位者对待下位者。

    “我也不是在你和协商”水清云耸耸肩膀“六皇子莫要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难道六皇子就打算这样回报你的救命恩人,若是传出去,也不知道对六皇子的声誉有没有影响”

    “呵呵~“君启轩突然轻笑起来,事情果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也罢,之前你一直装傻为了就是能离开水家?”

    “…………”对方脑洞太大。

    “你虽是庶女,但门第不差,本皇子立你为侧妃也能说得过去,你即然救了我一命,本皇子以身相许如何“他自然有他的算盘,一个庶女做他的皇妃自然不够格,若是做他的侧妃,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水清云淡淡的扫了君启轩一眼,莞尔一笑,正要回答,却听君远航冷冷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老六,不要再让本王说第二遍,她是你的王婶,若是下次本王再听到你对你的王婶如此出言不逊,休要怪我闹到你父皇跟前”

    君启轩以为水清云要答应,唇就要扬起,听到君远航的话,眉微微的皱起,眼睛冷冷的看向门外,暗思,“父皇,父皇,除了告状你还会什么?”

    “王叔,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说,父皇已经为王叔选了一个王妃,启轩实在不知王叔何时又多了一个王妃”

    “哼,那个残花败柳也配做本王的王妃”君远航冷哼。

    水清云目光清冷的看着面前的几人,秀眉悄悄扬起,一个伸手,桌子上的酒缸华丽丽的掉落在地。

    铛的一声,支离破碎的声音。

    一阵香味铺面开来。

    “哇,好香”八皇子动了动鼻子,陶醉道。

    “好烈的酒”三皇子的声音。

    君远航含笑的望着水清云,似是在无声的说着“吃醋了?”

    ------题外话------

    首订于昨天零晨落幕,不管是中奖的还是没中奖的美人们,首订只是开始,花花都希望你们能一直陪着《王妃》走下去,后续更加精彩。

    首订第一名:kary花花第二名:胡传第三名:ye0521

    请第三名的ye0521来留言区留言,方便发放奖励币币。

    另外,请大家关注今天的留言区,尾数为1及整点留言的中奖名单会公布在留言区,各位美人看看有没有自己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