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15 进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果真是世事难料,讨人厌的白戈消失在了容州,连带着他手下的爪牙也一一消失在容州。

    白戈为什么会来容州,又为什么匆匆离去,她统统不关心。

    他一走倒是清静了许多,至少觉得院子外面正常了,不再觉得外面有数不清的眼睛在盯着这个院子,让她浑身不自在。

    至于白戈留下来的爪牙为什么消失,她隐隐觉得应该是君远航动的手脚。

    拌了一盘西红柿摆在桌子上面,用根牙签悠闲的有一块没一块的吃着。

    “姑娘,加了点糖好像是要好吃些”自从知道这东西有养颜作用,红花与月影没少吃,之前她们是不大爱吃这个的,总觉得红果的味道不太好闻,现在姑娘在上面洒了些糖,又说能养颜,吃进嘴里的味道自然也变得不一样。

    “今天下雨,正好可在这家歇一天,今天中午下碗面给你们尝尝”水清云心情大好。

    多久没吃上一碗热乎乎的西红柿打卤面了,里面再窝上两荷包蛋,简直就是美味。

    “姑娘,要不我们今天在家包饺子怎么样?”面有什么好吃的,姑娘包的饺子味道才是一流。

    “我想吃姑娘炸的肉丸”月影不赞同吃饺子,吃肉丸才香。

    “你们真行,以为我是你们的免费厨师还是咋的,自己想吃什么,自己上厨房去弄,我今天就想吃面,不想吃的赶紧说,省得我一会下多了浪费”水清云白了她们一眼。

    看看,这都什么样子。

    主子不像主子,丫环不像丫环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俩是主子,她才是那个丫环呢,果真是不能太惯着她们,都敢在她跟前讨价还价了。

    红花与月影立即闭嘴。

    吃面就吃面,姑娘做的面也比外面的面好吃。

    心里却想着,上次姑娘做了一个白菜炖土豆粉,那才真是好吃。

    做了一大碗卤,卤汤下面还有不少的荷包蛋,一端上桌,汤的香气四射,引得陈氏都忍不住跑了出来。

    对着桌子看了半晌,才道“你们家姑娘这是做的什么菜,真是没什么看相?”

    汤体通红通红,最主要的是汤是稠的,不过闻着挺香。

    红花与月影齐齐摇头,谁知道这东西一会要怎么吃。

    水清云端了一大盆面上来“你们两个围在这干嘛,拿碗去啊”

    红花干笑了一声,朝厨房跑去。

    水清云拿起一个碗,也不管她们,自已夹了一碗面条,舀了几勺卤到碗里拌匀,又从汤底下捞出两个荷包蛋,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果真还是前世的那个味,够劲。

    “看着挺好吃的,齐嬷嬷,给我也来一碗”陈氏看着水清云的吃法,有些新鲜,忙吩咐齐嬷嬷按是照水清云刚刚的样子给她来一份。

    “不错,不错”陈氏尝了一口,面条上面都是汤汁的味道,浓而香,比烧开水就下面的做法不知要好吃上多少倍。

    最最重要的是这卤还酸酸的,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

    “没想到红果做面这么好吃,亏我们之前吃了那么多生的”红花与月影自然不甘落后,面条早已吃在嘴中。

    还别说,这红果做出来的面的味道和吃生的那真不在一个档次。

    “你们说这汤汁是用什么做的?”陈氏闻言来了兴趣。

    “夫人,是红果,姑娘昨天在集市上买回来的”

    “味道真是不错,云儿,这红果还能怎么做?”陈氏立即当上不耻下问的好学生。

    “做法多了,炒鸡蛋,做汤,炖牛肉,都行”水清云哧溜一声吞下一根面条,如数家珍。

    陈氏点头,似是要把水清云这些话记住。

    “娘下次也学学”没想到不起眼的红果竟然如此美味,她之前怎么不知道,最重要的是,云儿怎么知道红果的这么多做法。

    “夫人,这红果据说还能养颜呢,我两天我和月影两人没少吃”

    “是吗?”陈氏呵呵一笑“那你们可得多吃点”

    的确是不错,最开始说不想吃面的两人,可没比别人少吃一根面条,最后还望面兴叹,姑娘做的太少了,这才哪跟哪,居然都没了。

    “云儿,不是说那个什么世子爷走了,这王爷的侍卫也该撤走了吧”吃足喝饱,陈氏想起外面那一排侍卫问道。

    徐芳芳见夫人提起白戈,顿时立起了耳朵。

    “娘,你管人家撤不撤走,反正也不吃我们一粒饭,不喝我们家一口水,还能免费保护我们的安全,不是挺好”水清云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肚子吃撑了,有些站不起来。

    “你这死丫头,这说话是越加没规距了,话是这样说没错,到底是王府的人,天天守在我们院子门外,若是让外人看见,还不知道要怎样说你和王爷怎么着了呢”陈氏娇慎的瞪了一眼水清云。

    果真与那个君远航待久了,脸皮都厚了不少。

    你现在与那个十六王爷本就有些不清不楚,再加上这些护卫,就算是告诉虽人她们没关系也得有人信。

    “再说,你这没嫁人呢,传出去对你的闺誉自然有损,红花回头去王府跟人王爷说一声,就算多谢王爷的好意,这些侍卫可以撤回去了”陈氏想了想,让水清云上门去说确实不太合适,如是让红花前去就合适多了。

    “夫人,这算不算是过河拆桥,要用人家的时候,你什么也不说,不用了,就把人家的人撵回去”红花扁嘴。

    姑娘迟早是要嫁进王府的,这些侍卫不过是提前过来保护王府罢了,没什么不妥。

    “你啊,和你们姑娘一样,做事没头没脑的”陈氏瞪着红花“我说去就去”

    “是,夫人,我等下就去,你别生气”红花吐了吐舌头,看来夫人是真动气了。

    “小姐,之前那个镜南王世子怎么突然就走了,好奇怪”徐芳芳捏了捏自己的手心,低不过心中的好奇心,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谁知道,估计容州这地太小,装不下世子爷这尊大神”能让白戈大惊失色离去的无非就是镜南,而且不是小事。

    “奴婢还想见见世子爷的尊容呢,没想到是没这个机会了”徐芳芳说得极为小心,深怕自己露出什么。

    水清云的双眼不由扫向徐芳芳“你没见过?”

    徐芳芳双眼一跳,难道小姐发现了什么,手心一紧“奴婢上半个月一直守在房里,怎么能见到世子爷的尊容”

    “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王爷好看”红花撇嘴,不过是一个世子爷,这个徐芳芳紧张什么,突地又想起什么“上回那个白戈不来了咱们院子里,你就没偷偷的在窗户上瞄两眼”红花这是故意气徐芳芳的。

    不过是个世子爷,有什么了不起的。

    有她们王爷好看吗?

    有她们王爷有能耐吗?

    说到底不过是仗着镜南王的那点势力到处瞎逛。

    红花的这点小心自然瞒不过水清云,水清云白了她一眼,自恋的人果真培养出自恋的属下。

    “没”徐芳芳神色一松,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走了才好,他若不走,我都整天在院子里提心吊胆的”陈氏对那个白戈也没什么好感,一上来说话就阴阳怪气的,好像他们云儿欠了他什么一般。

    不过就是个世子爷,若真要论起身份,水家长女的身份也不比他差多少,若是云儿是个得宠的,就依水溶手中的那些兵权,两人就是平起平做的身份。

    “管他做什么”水清云压根就没把这号人放在心上“马上就十月了,我们又要忙起来,忙完这一波,咱们再过个热热闹闹的春节”

    “那个白戈不会再来吧”陈氏可没有那么乐观。

    “谁知道,来就来,不过是个世子爷,又不是当今皇上要过来”水清云站起身,不行,吃得太撑,她得站起来走两步。

    “算了,跟你说什么也是白搭”陈氏摇头,不知道云儿这没心没肺的样子随得谁,不过这样也好,天不怕地不怕才会无所畏惧,畏惧的太多,反而什么事都做不了。

    徐芳芳心中有些害怕又有些惊喜又有失落。

    失落的是那个韩什么的答应自己的事不是再也没办法实现。

    惊喜的是,他们走了也好,她还可以继续待在小姐身边,也不怕小姐她们发现她被韩万三掳去过。

    “王爷,天京城罗公子给姑娘的来信”阿信把半路截来的信涵交给君远航。

    君远航瞅着上面水清云亲启的字样,有些碍眼。

    罗晋,他给云儿来信做什么。

    想拆开来看,想了想还是算了,他信不过罗晋,难道还信不过云儿,把信一扔“给云儿送过去”

    阿信有些不解,王爷难道就不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阿信一走,君远航便朝水清云的院子走去,他不想拆,但是他可以看啊,况且云儿给他看的和他自己偷偷看的,那意义可是不一样。

    水清云正在院子里乘凉,憋见来人,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府里边连个和我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们院子热闹,过来和你们说说话”君远航自发的坐在水清云身边。

    抬头望了望天。

    天空中一轮明白刚好飞过月亮的边,一阵微风过来凉意袭来。

    这里果真更凉快。

    铁衣手执一封信进来。

    红花看见也不问什么,上前接了信涵递给了水清云。

    水清云淡淡的看了一眼,罗晋给她来的信。

    眼眸微动,罗晋这个时间给她来信,莫不是京城的铺子已经弄好。

    轻轻撕开信涵,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果然,罗晋说铺子已经弄好,定在九月底开业,希望水清云一定抽个时间过去。

    君远航看着水清云嘴角边的笑意有些碍眼,伸长脖子好奇道“谁来的信,这么高兴?”

    水清云折了他一眼,红唇轻启“罗晋的,邀我去天京城玩玩”

    君远航不由暗骂罗晋一定没安好心。

    “他让你去天京城做什么?”

    “他新开了个铺子邀我过去凑凑热闹”

    “那你要不要去,去的话,我陪你一起”

    “他邀我又没邀你,你去做什么?”

    “我去我的,干他什么事,不过是想在路上与你做个伴”区区一个罗家还不至于让他一个王爷屈尊。

    见水清云不说话,君远航又往前挤了挤,好奇道“他开铺子给你来信做什么,莫非是那铺子你也有份?”

    “我面子大,人家愿意请我,怎么你有意见?”这么一副攀问的口气让水清云十分不爽,又不是她什么人,她愿意上哪就上哪,你就算王爷你管得着。

    君远航摸了摸鼻子,暗叫不好,触了逆麟,某女要发飙。

    不由放低了些声音“不过是天京城太复杂,怕你应付过来不是”

    红花与月影齐齐望天,无限鄙视,王爷你能有点骨气不,姑娘声音大点,你就檄械投降,你的雄风何在。

    水清云看了一眼,有些受不了他狗腿的样子,轻轻道“去是肯定要去的,从天京城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

    “嗯,回去,我陪你一起,有我在你身旁,看谁敢欺负了你去”君远航咧嘴一笑,俊艳的脸上宠意无限。

    不就是个天京城怕什么,世人都道云儿痴傻,这次回去一定要让世人知道,你们都瞎了狗眼,云儿不美丽无双,聪明更是无人能比。

    “我不过就是去看看,并不想公开我的身份,你若跟在我的身边,那才显眼”不过就是去天京城转转,并不想于天京城的什么人交上。

    “那还不简单,要不我们扮演一对小夫妻上京,绝对让人猜不出来”君远航明眸一笑,笑意直达眼底,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水清云扮演小媳妇的样子。

    水清云懒得理他,知道他必定要去,轻声问道“坐你的马车前去,大概多久能到”

    她自己家的那匹老马估计没办法行走那么远的路程。

    “七八天就够了”

    王府的马就是上等的好马,一般的马车要走上半个月,他们七八天就足够。

    “红花,收拾,收拾,我们明天就动身”

    “现在离月底还早呢,你现在去做什么?”都告诉她这里到天京城只要七八天的时间就行,她那么着急做什么。

    “大半年没回天京城了,自然是想想好好逛逛”水清云清冷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波光敛艳,溅起光华无数。

    君远航眯眼“我陪你就是,明早等着我一起”

    这句话就像是要离家的丈夫吩咐在家的妻子好好在家等着自己一般。

    这不是废话,都说了坐他的马车去,不等你,怎么用你的马车。

    “云儿,你真的要回天京城?”陈氏看着水清云,眼里的都焦急,天京城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她和云儿好不容易逃出那个地方,现在水清云即然说要回去,这如何能让她不担心。

    若说以前,水清云是死是活陈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现在不同,现在她与水清云在此处相依为命了大半年,且很多事情她也想开了,自然视水清云的性命为第一。

    调养了大半年,她的气血越发好,皮肤也白暂许多,看上即健康又年轻。

    “嗯,打算回去看看”天京城,她影响不大,她记得她刚穿过来的时候,水清云正躺在床上,还没见上水府的一个人,一道圣旨下来便把她送来了这里。

    如今的她,已不是当初那个傻女,为什么不能回去看看。

    陈氏瞧着水清云越发清丽的脸庞,神情有些愰忽“娘知道你现在有自己的主意,娘的话你也听不进去,娘只怕你遇上容氏那几个黑心的,如是她们知道你还活着并且在天京城,指不定有什么招数等着你呢”

    自打知道梧桐是容氏的人之后,陈氏就知道容氏不是一天两天想除掉她们母女,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水府的姨娘不止她一个,庶女也不止云儿一个,容氏干什么绞尽脑汁要除她们呢。

    若论地位,容氏已经是水府的当家女主人。

    如说受宠,她和云儿更是十几年无人问津,容氏有什么对她们不放心的。

    “娘,放心吧,女儿已经好了,不再是之前的我,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让人欺负了去,倒是娘一个人在容州,得多注意些”陈氏在担心什么她知道,她总不能因为害怕容氏就一辈子不回天京城那个地方。

    “娘在容州好好的,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有十六王爷跟在你身旁,娘的心也能踏实些,这些日子来,娘也算看明白了,这个十六王爷没外界传的那么不堪,至少对你是真心的,有他在,我也不怕外人随随便便欺负了你去”陈氏摸着水清云的手,柔软细腻,她的女儿真正长大了,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终究还是错过了太过。

    水清云眼前飞过数道黑线。

    她娘什么时候对君远航改了看法,而且还如此信任他。

    此去天京城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容州大大小小有那么多事,不管是带谁前去都处理不过来,干脆把红花与铁里扔在家,让铁原和月影跟去。

    红花为此委屈不已。

    姑娘就是偏心,现在上哪都不带她了。

    一定是她太能干了,不由望天兴叹,谁叫她这么能干呢。

    其实水清云本来连月影也不想带的,就带铁里和铁原过去。

    想了想,出门在外,身边如没有个丫环确实也不大方便,便让红花与铁里在家看着,把铁原和月影带上。

    一大早,君远航便收拾妥当,早早在院子外等着。

    水清云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也上了马车,陈氏几番欲言又止,看见君远航在马车终究是没讲出来。

    水清云给了她一记放心的眼神,跳了上去。

    难道她娘以为君远航能在马车上吃了她不成。

    君远航看着马车上的女子,清妆素眉,眉黛弯弯,红唇微翘,越看越觉得好看,越看越觉得外面的女人如何有他云儿半分姿色。

    水清云顺着他的视线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最好别乱看。

    君远航嘴角弯弯看向别处。

    马车缓缓朝外走去。

    还是走之前她从容州进来的那条路回去。

    那条路不用经过萧海河。

    出关卡的时候,守关的兄弟认出了水清云,热情的打起招呼“水姑娘,出远门哪”

    “嗯,出去办点事”

    “这条路不太安静,水姑娘多加小心”

    “行,我知道了”

    不太安静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尽常有人在这条路上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

    月影说马车里面太热,自发要去外去坐,此时马车里面水清云与君远航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刚刚还觉得为什么,此时竟感觉有些尴尬。

    “云儿,过来”君远航招了招手。

    “干什么”水清云装作没明白。

    “坐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见水清云不过来,君远航朝着水清云旁边坐了下来,一个伸手,把水清云抱在怀里。

    水清云瞪了他一眼,就知道他脑子里尽想好事。

    “路途遥远,我的肩膀借你靠靠,你一路上也不至于太累”

    “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王爷如此深明大义,温柔体贴”水清云任他抱着,想抱就抱,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深明大义就免了,不过温柔体贴我爱听”君远航微微一笑,一双桃花眼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女人。

    “去死”水清云趁机捏了一把君远航的腰身,君远航吃痛的龇牙。

    “真狠”君远航明眸含笑,明明是责怪,听起来却十分享受。

    “闭嘴,你突然出现在天京城,我的身份就算是不暴露,也不能了”君远航的受关注度比她还大,说白了,关注她的不过是水家的那几人,君远航不同,关注君远航的人大有人在,只怕君远航一出容州,四面八方的人已经得到了消息。

    “怕什么,我巴不得让世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况且,皇兄也知道我去容州的目的,如今我把你带了回去,不是正中他下怀”

    “王爷,不好,有埋伏”外面是阿信的声音。

    君远航闻言脸色没什么表情,动作真快,他才走一天,这暗杀就来了,眉头看着水清云“怕吗?”

    水清云摇头。

    突然心疼起君远航,不过是出趟门,就暗杀不断。

    “有多少人?”

    “十几人,都是弓箭手”

    “就地解决,不留一个活口”弓箭手,这是要置他于死地了。

    水清云听着外面的动静,只听到几下声音,便恢得了宁静,抬头望着君远航“阿信一人对十几人?”

    阿信的武功最厉害也不可能厉害过十几个弓箭手。

    “是暗卫出的手”每次出门,都有暗卫躲在暗处保护他的安全,这些弓箭手只怕没有想到自己是如何死的。

    水清云点头,如此也不觉得奇怪了。

    弓箭手在明,暗卫在暗,对付起来就要容易许多。

    “王爷,不是圣上的人,是六皇子派来的”

    “老六,动作倒挺快”君远航看着一地的尸体,眼中闪过嗜血的戾气“八成是知道我要和你一起进京,怕我娶了你,才对我出此狠手”

    水清云忽视地上的尸体。

    没什么好同情的。

    在这个时代,不是你是就是我活。

    活着的就是运气好,死了也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真是多疑”水清云四个字慨括君启轩“看来不能让他成事,若让他成了事,以后还有你的好日子过”

    这性格比老皇帝君炦还多疑,如是让他做上大位,只怕对他不利之人,他全部都要拔草除根。

    “他也得有这个能耐成事才行”君过航看着眼前淡定的女人,确定她身上没有一丝害怕,才放下心来。

    “也对,得罪了你若想再瞪上那个位子只怕比登天还难”其实谁当皇上她不关心,她只关心有没有人来找她的麻烦。

    如是找到她的头上,对不起,就不能怪我多管闲事。

    路上的暗杀如同一颗石子落进大海,什么波澜也没惊起,倒是损了人家十几名弓箭手,不知道君启轩如是知道,会不会气的跳脚。

    如此一来,只怕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老皇上派了人在背后保护这个宝贝弟弟吧。

    “你们听说了没有,说是太子要迎娶水家的二小姐为妃,如此一来,水家就是太子强有力的后盾,太子的地位怕是无人能撼动”一家饭馆内,君远航与水清云刚落座,隔壁桌几个大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不能吧,圣上身体好的很,怎么可能允许太子娶一个大将军的女儿,这不明摆着拉拢势力”有人不相信,水家的女儿可不谁都能娶的,谁娶了就代表着谁是下一任的君王。

    当然这也是他们猜测出来。

    毕竟水家是护国将军府,护国嘛,自然是忠心皇上一人。

    “你知道什么,这婚听说还是圣上指的,再说,太子本来就是名正言顺的下一任皇上的适合人选,如他都不能娶水家的女儿,这大晋朝估计无人能选,除非水大将军把她的女儿送进宫去给皇上当妃子,不然总得嫁人不是?”

    “大将军傻了才会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送进宫去”

    “可不是”

    “嫁给太子好啊,嫁给了太子,水家的小姐以后就是正统的皇后,那大将军府的地位更是无人撼动”

    “吃饭,吃饭,皇宫的事我们也不清楚”

    “对,对喝酒,谁当皇上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们还能在一块高高兴兴的喝酒”

    “对,对,就是这个理”说着几人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天南地北的胡扯开来。

    “两位客官,吃点什么?”水清云脸上带着面纱,君远航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一看上去,就如同富家公子小姐出来游玩一般。

    小二看着女子直挺的背影,猜想,这个女子面纱下一定是一副绝色的容颜,不知道两人是兄妹还是什么关系。

    “来五个小菜,一个汤,先来五碗米饭”水清云淡淡的声音自面纱下传出,似小桥流水,虽带着淡淡的疏离,却让人听得很舒服。

    小二看了看水清云身后站着的男子,又看了一眼男子身后的黑衣人,眸子转了转“唉,两个客官稍等,马上就上”心里估摸着是两兄妹带家丁出来,接受道君远航阴冷的目光,小二不再八卦赶紧上菜去了。

    “姑娘”月影从外面买了一些小吃进来“这个地方有些乱,我找了好些地方才买到这个点心,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月影一下马车就去找吃的,车上的点心已经吃得差不多,她得准备些新鲜的供姑娘和王爷在车上享用。

    “先放着吧”水清云看了一眼,外观确实不怎么样,闻香气味道应该还可以。

    “这个地方叫白斩城,里面的人来自大晋朝各处自然有些混乱”君远航瞧了瞧桌子上的点心,眉头紧皱,这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原来如此”月影点头。

    “这里看着倒像是个养伤员的地方,是不是从军营受伤退下来的将士都会被送到这里来”水清云突然凑近君远航的跟前低低有问道。

    水清云瞄了瞄街上的行人。

    健全的行人没几个,反而都是些受伤的的行人。

    且看那他们的身姿和面容,不像是一般的普通人,更像是在军中待过的兵士,所以她想不出别的解释。

    “你就是太聪明”君远航刮了下水清云的鼻子。

    她竟然简单的一眼就看出了白斩城的玄机,真是不简单。

    “谁安排他们过来的,你?”水清云问着君远航,却已经能肯定。

    君远航没有回答。

    “看来,我的生意也可以做到这里来”水清云微微一笑。

    “云儿想在这里做什么生意?”

    “都是些酒鬼在这里,你说我在这里能做什么生意”军营里出来的人都好喝一口,不在这做酒生意不是太可惜。

    “姑娘,这里有些混乱,只怕店铺还没开张,就被人砸掉了”月影没有听到水清云的话,只听到水清云说要在这里卖酒,不由想起刚刚在街上看到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满满的都是冷意。

    “怕什么”

    “客官,你们的菜好了,请慢用”

    “都快点吃,吃完赶紧上路”君远航这话是对着铁里和阿信说的。

    两人拘谨的坐下,快速的扒了几口饭又站了起来。

    水清云当做没看见。

    这两人被君远航奴役的太强,哪敢真正与君远航坐在一块,反观月影,脸上神色自如,一点也没觉得和王爷坐一桌有什么不对的。

    这是好呢还是不好。

    在路上走了几天,水清云感觉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一直以为马车这玩意很好坐,真要坐起来才知道再舒服的马画坐久了这腰身也受不了,哪能与前世的汽车相比。

    “怎么了,是不是累了”君远航看着水清云的小脸皱在一块,以为哪不舒服了,关心道。

    “这破马车,可不是坐得累”水清云慎怪的说了一句。

    君远航的嘴角直抽,若说他的马车破,这大晋朝只怕没有比这更好的马车。

    看似简单,里面却是机关无数,最重要的是非常舒服。

    现在云儿居然嫌弃她的马车太破。

    “累了,就往我身上睡一会”君远航把水清云的脑袋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尽量让她睡的舒服些。

    双手轻轻抚过她的脸颊,感受着她脸上皮肤的光滑与细腻。

    “拿开你的爪子,别乱摸”水清云不悦的声音响起。

    “云儿”君远航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干什么?”水清云一把坐了起来,被他这么一摸,那有半点睡意。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君远航盯着某女的红唇装傻充愣。

    “神经”水清云转过头,准备掀开帘子往外看看。

    “唔~”还没待她的手挨着帘子,君远航一把把她的脑袋按到他的胸前,细碎的吻如雨点般落了下来。

    可恶,就知道他竟想好事。

    “嗯,不要乱摸”水清云一边应承着某人的细吻,一边还要拔开某人的咸猪手。

    君远航眼中笑意无限,真不专心,竟然还能察觉到他的手乱摸。

    她的腰身真细,盈盈一握便能握住。

    她胸前的柔软,如一朵鲜花般诱人。

    双手不知觉碰到某处不该碰的地方,还没碰到,便被水清云的双手打了出来。

    水清云的双颊通红,语带娇慎的看着君远航。

    君远航嘿嘿笑了两声,把水清云搂过怀里,这女人就是太过警醒,他想沾点腥都不能。

    心里却想,是不是自己的吻技不怎么样,不然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投入,搂着水清云,以及身上久久不下去的热意,只想现在就把这个女人揉进他的身体里。

    水清云不经意碰触到某个地方,心里一怔,不敢乱动,她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怎么说她也是活了两世之人,若是弄不明白这个真是白活了。

    “你怎么样?”水清云轻轻的推了推君远航。

    “别动,让我靠一会”君远航用力搂着水清云,下巴低着水清云的黑发,淡淡的清香传入的他的鼻中,双手顺着她的头发下去,直感觉心里的燥热更甚,这些天与她在一起,同坐一辆马车,同住一个客栈,看得见却摸不着,让他生出一种恨不得现在就把她娶进门的感受。

    水清云听话的不再动。

    她想找死才会这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乱动。

    过了许久,水清云闭着眼睡了过去。

    君远航望着水清云沉睡的容颜,不由暗骂,这是又多没心没肺,竟然在这种时候也能睡着,就不怕他兽性大发,把她就地正法。

    水清云睁开朦胧的双眼,心里不由暗骂自己,怎么像个赶死鬼一般,竟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看着他还是保持着之前姿势,迅速离开他的怀抱。

    不知道是不是对他极其信任的缘故,每次都能在他的怀里毫无怔兆的睡过去。

    “醒了”君远航动了动自己的手臂,麻麻的。

    “这到哪了”水清云浑身有些不自在,转过头讷讷的问道。

    “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天京城境内了”

    “走了这么久,总算是到了,都快累死我了”水清云伸了个懒腰。

    这一路上,不知灭掉了多少拔暗杀之人,心中不免为君远航感到同情,不过就是个王爷,皇上的弟弟,这是有多接仇恨,进个京都没个消停。

    这种戏码好像也像是司空见惯一般,暗杀的人无一留活口,然后再来一拔,然后再灭,多像猫捉老鼠。

    君远航似笑非笑的看着水清云,这样也累,听着怎么那么暧昧。

    水清云忙收住双手,笑容停在半空“你别误会,我是说坐了那多天马车,累得慌”

    解释完更加懊恼,好解释个屁啊解释。

    不就听着暧昧些,实则她什么也没干,的确是坐马车给累的。

    “无妨,我听得懂”看着她匆忙解释的样子,只有四个字形容她现在的模样,秀色可餐。

    “让让,都让让,路上的行人都注意点啊,大将军府小姐的马车要路过,都快让让”一句吆喝声自前面的路口传了过来。

    路上的行人马车听到后面的声音,匆忙归到一旁,等待着后面的马车经过。

    君远航闻言黑眸忽的冷寂起来,冷声对着马车外面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题外话------

    感谢lxz72,13890347377,苏燕123,qr2012w88665的月票,18029405736的鲜花,姑媱兔丝的评价票,么么~

    这章真是什么都木写,即然审核了三遍都木有过,求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