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21 找到要找之人

v121 找到要找之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小子,赫小子”李阿婆在屋外大喊起来,

    “阿婆,出啥事了”从里屋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子,这小子里面穿着一件褐色的长衫,外面披着一件白大卦,头上裹着一条方巾。

    “跟你说点事”李阿婆招手“栓子刚从集市上回来,说是碰到一个商户,要我们村里所有的皮毛,你这里有多少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和栓子一块去一趟集市”

    “什么地方来的?这么有钱,还要我们这所有的皮毛,栓子哥不会是碰到骗子了吧”赫文泽摸了摸脑袋,嘴里笑嘻嘻道。

    漆黑的眼睛下面滑溜的转着,给他死板的穿着上增加了几分灵气。

    “什么地方来的倒是没问,栓子正在家里收拾呢,看起来不像有假,不跟你多说了,我得赶紧回去让老头子收拾收拾,万一去得晚了,人家不要了,家里的皮毛不知又要留到何时才能卖出去”说着李阿婆出了院子。

    “还有这么好的事”赫文泽看着李阿婆出了院子,还是决定上栓子哥探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别让人骗走了皮毛,银子又没拿到。

    “栓子哥”赫文泽一阵风似的闯进栓子家“真的在收拾啊”

    “阿泽”栓子看见来人“阿婆都和你说了吧,你都收拾好了?”

    “没”赫文泽看见地上大包小包的毛皮,看傻了眼“栓子哥,你把这里的存货都拿了出来,全部准备卖掉”

    “不卖掉咋的”栓子抬头“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些皮毛卖出去,不如趁着现在有人要,换点银子在手上实在”

    “栓子哥,我觉得吧,你不能太相信那些人,万一人家把你的皮毛骗到手,又不给你银子,你不是人财两空”赫文泽还是不太乐观。

    是傻子吧,要的不是一张两张,他们村有多少毛皮的都要。

    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土匪,赫文泽暗暗的想。

    “我一会拎个几张和你一块去看看,万一你落人手里了,我也好想办法救你不是”想了半天,赫文泽想出一个他认为最齐全的办法。

    “那行吧”栓子也没太勉强。

    如是人家不是阿泽说的那样,阿泽自己会再回来的。

    “姑娘,中午那个汉子过来了,你可是现在见”水清云窝在生了炉子的客房里,红花进来,身子都没动一下,懒懒的取着暖。

    “让他们在下面等着吧,我一会下去”

    水清云披了一件披风下去,火红色的披风一下子为这寒冷的天气添暖了不少,水清云火红的身影一出现在下面,赫文泽的双眼立马被吸引住。

    我的乖乖,是个女商人。

    “姑娘”栓子见水清云下来,立马把几个包袱移到水清云跟前“都在这了,各色的毛皮都有,你点点”

    “打开看看”水清云示意红花一张一张拿出来看看。

    “这位姑娘,你们是从哪里来,要这么多毛皮做什么?”赫文泽把自己带来的那几张也放到水清云的跟前,嘴里打听道。

    “自然是有用处”水清云看了一眼跟前的年轻人,浓眉大眼,一双眼睛还特有灵气,不过他身上的穿着真是不敢恭维。

    意识到水清云正在打量自己,赫文泽摸了摸头“想来你们是做大买卖的,不然平常人要那么多毛皮做什么?不过这些毛皮可不好弄,有的时候好几个月才弄上那么一张,姑娘可不能压价,可得给我们个好价钱”

    “放心吧,只要毛皮质量上乘,不会亏了你们的,不过你们也不能要价要的太狠,毕竟我不是买一张两张,如是你们要的太狠,我得考虑要不要了”水清云淡淡的回应着。

    这年轻人油嘴滑舌的,与其它的猎人倒有些不一样。

    “那是自然”赫文泽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商人这么好说话,瞬间对她的好感又加大了许多,转过身对着栓子小声道“这个女人看起来不是个骗子,你再这等等我,我回家一趟把我家毛皮都收拾过来”

    “早就让你一起,你非说人家是骗子,赶紧回去吧”

    “阿泽,你在屋里捣鼓半天做什么呢”赫母探出个头看着翻箱倒柜的文泽,秀气的脸上微皱着脸慈和的问道。

    “娘,我爹上次打了那张火狐皮呢,我怎么找不到了”赫文泽一边找一边问着赫母。

    “你爹收起来了,你找那个做什么?”

    “集市上来了一个大商人,要收皮毛,我这不寻思着把家里的皮毛都拿去卖了,换些银子回来,娘,你快帮我找找,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你这孩子,说风就是雨,你爹收起来的东西我可不敢卖,除了你爹收起来的那些,其它的你都拿出去卖了吧”她也不知道老头子留着皮毛做啥,居然老头子说有用处,她自然不能让儿子找了去。

    “爹别的毛皮我也不敢想,我只是觉得那火狐皮定能卖个好价钱,娘,快帮我找找,大不了让爹下次再打回来一张就是”赫文泽觉得,火狐的颜色如那个女商人今天披的披风一样红,如是让那个女商人把火狐皮做成披风,一定非常好看。

    “咦,找到了”赫文泽眼露欣喜,当即提上地上的包袱,冲了出去。

    “这孩子,冒冒失失的也不知像谁?”摇了摇头,转身朝厨房走去,开始准备一家人的晚饭。,

    “夫人”赫浅深身穿猎装,肩背长弓回来。

    “相公,你回来了”赫母上前接住赫浅深手里的几只免子“累了一天快去暖暖手吃饭”

    “那臭小子呢,这么晚没回来,又上哪鬼混去了”赫浅深瞄了瞄,家里只有妻子一个人,那里见到赫文泽半分影子。

    “那孩子”赫母坐下来“说是集市上来了个商户,要收毛皮,这不把家里的毛皮都拿去了,说是换些银子回来”

    “一天到晚没个正经,也不知像谁”赫浅深冷哼,突然想起什么“我留起来的那些毛皮,他没拿去吧”

    “没有”赫母立即回答,随后小声道“他拿了一张火狐皮,其它的都还在那里”

    “什么?”赫浅深站起来“这臭小子,他拿火狐皮做什么,不是告诉你,不要让他随便动我的东西吗?”赫浅深对着赫母低吼道。

    赫母掏了掏耳朵,看看,又来了。

    “不就一张火狐皮,你那么大声做什么?”

    “你知道什么?”赫浅深穿起蓑衣往外走“我得去趟集市,让那臭小子不要卖掉”

    “唉,我说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你不吃饭了”赫母对着赫浅深的背影大喊。

    “不吃了,还吃什么吃”

    “爱吃不吃,这爷俩一个比一个还难伺候”赫母闷声坐下来,自己一个人吃起来。

    “娘,娘,怎么就你一个人,我爹呢”赫文泽兴高采烈的冲进来,差点没把赫母给噎了。

    “你这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风风火火,你再这么出现,娘迟早得让你噎死”赫母瞪了赫文泽一眼“你爹知道你要卖火狐皮,说要去拦住你,你在路上没碰见你爹?”

    “我爹去找我了,走了多久了?娘,你看看,整整一千多两呢都在这”赫文泽才不管他爹,赶紧在他娘跟前坐下,开始炫耀起来。

    “你还是想想你爹回来你怎么交待吧”一千多两,真不算多,赫母只是小小的瞅了一眼。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大腿”赫浅深粗旷的嗓音在屋外响了起来。

    赫文泽一听这个声音一蹦三尺高,忙躲在赫母的身后,紧张兮兮的看着大门。

    赫浅深手里握着一根长条,那根长条又粗又结实,如同一条大蛇一般,虎视眈眈的看着赫文泽。

    “爹,那火狐皮我卖都卖了,你打我也没有用,你若真舍不得,自己找那商人要去,反正我是不去”赫文泽躲在赫母的身后,壮着胆大声道。

    “你这臭小子,你卖了我的东西,你还有理了”赫浅深一双虎眼死死的瞪着赫文泽,都多大的人了,动不动还躲到母亲的身后去,也不嫌丢人。

    他像他那般年纪的时候,早就名震四海了,那像这个臭小子,活脱脱一个没断奶的小屁孩。

    “反正我不管,银两都在桌子上,你自己想拿回来,你自己去拿”赫文泽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不就一张毛皮,他爹宝贝得跟什么似的。

    笑话,他爹可是个好猎手,什么样的毛皮打不到,还差这一张。

    “你这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赫浅深说着就要冲上来。

    赫文泽怕怕的往赫母身后躲了去,只露出一个戴着方巾的脑袋。

    “好了,好了,你们两父子,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上辈子是仇人还是怎么的”赫母吃完最后一粒饭,放下手里的碗道。

    “还有你”赫母把赫文泽自身后推了出去“这么大人还躲我身后,你也不嫌丢人”

    “娘,爹他要打我”赫文泽看了一眼赫浅深,立在原地不敢动。

    “打死活该”赫母立即碎了他一句“十八岁的了人都,如是在别的地方,早已娶妻生子,那能如你这般胡闹”

    “哼”赫浅深冷哼,知道就好。

    “还有你”赫母一指赫浅深“儿子卖都卖了,你打他有用吗,也不看看儿子都多大了,见到你还跟老鼠见到猫一般,儿了长成现在这样,你要负一半的责任”赫母说完开始收拾碗筷,也不管爷俩有没有吃。

    这个样子与她刚刚温柔委婉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

    赫文泽得意看着赫浅深,看吧,还是母亲通透,一眼就看出事情的本质,他胆子小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就在他爹身上。

    “夫人”赫浅深讷讷的站在赫母面前,嘴唇动了几动想说什么眼光一略看见妻子在收拾碗筷,赶紧放下收里的藤条“夫人,我就吓唬吓唬他,他那么大人了,怎么可能真打,我们都还没吃饭呢,你收碗做什么?”说着按着赫母的手不让动,从她底下拿出一个碗开始吃饭。

    “就是啊,娘,我也还没吃饭呢,你收碗做什么?”赫文泽摸了摸鼻子。

    他爹突然不出声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给你们腾地啊,万一你们爷俩打起来,打我的碗打碎了,最后不是还得我来收拾,再说,看你们哪有半点想吃饭的样子,我不收碗做什么?”赫母坐下来瞪了这爷俩一眼。

    “……”有饭吃就成,爷子俩只顾着埋头吃饭,哪管赫母在边上说什么。

    “姑娘,昨天那个年轻人带着他爹来了,问他什么事他也不说,直说要见姑娘,他爹长得倒是斯斯文文的,不过瞧着那个年轻人特别怕他”红花为水清云梳着长发,一边对着镜子里的水清云道。

    “八成是他昨天卖给咱们的皮毛中,有他爹舍不得卖的,上这想要回去”水清云自己为自己描了描眉,放下眉笔。

    “他拿来的那些,可没几张什么珍贵皮毛,要说好看,就那一张火狐皮,通红通红,真好看,我想若是姑娘用一张火狐皮做一件披风,穿上一定特好看”红花想了想,那件火狐皮确实非凡品。

    “哥,这地方太好玩了,你带我出去玩一下吧,要不你带我出去打猎”慕少仙拉着慕少卿的手臂撒娇道。

    外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她从小到大在江南长大哪看过这样的景色,如今看到这些,早已觉得身上不冷了,直想出去好好玩一通。

    “你不是说打死都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了”慕少卿无奈道。

    “嘿嘿”慕少仙干笑“我就随便那么一说”转头眼睛一瞥看见昨天那个穿着奇怪的少年,手指一指“你今天怎么又来了,家里还有毛皮?”

    “我,我……”赫文泽唯唯诺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噢,我知道了”慕少仙一拍手掌,这少年满脸通红,且他面前的汉子浑身上下无一丝表情,一定是这少年卖了家里不该卖的东西。

    不由幸实乐祸道“是不是不打算卖那些毛皮了,准备拿回来,我跟你们说,收你们那个毛皮的女人是天底下最黑心的商人,到了她手里的东西想拿回来,不仅没门,估计连个窗户都没有”

    “是我爹非要我带他过来的”赫文泽恨不得让自己钻进雪地里去,也省得在这里丢人再眼。

    “少卿”水清云一袭红衣从楼上下来,看见慕家兄妹“你们要出去啊”

    “是,仙儿说想到这附近转轩,看顺便能不能打听到赫叔叔的住址”慕少卿微笑着回答。

    身穿红衣的她,如一朵热情奔放的花朵,鲜艳,妖娆,他看着有些刺眼,悄悄移开了视线。

    赫浅深听到他的声音,慢慢把视线移到他的身上。

    看到慕少卿的那一刻,浑身一震。

    像,真像啊,真像当年的大哥。

    再仔细打量起慕少仙,这一看不打紧,这慕少仙竟也有嫂子的七分神韵。

    见赫浅深在打量他,慕少卿回于有礼的一笑,轻轻开口道“不知道这位英雄知不知道一位叫赫浅深的人住在那里?”

    赫文泽听到慕少卿的话立即捂住嘴巴,就差惊叫出声。

    赫浅深不就是他爹。

    这些人是来找他爹的。

    他的动作有些夸张,慕少仙以为他认识“你认识赫叔叔”

    赫文泽看着赫浅深不说话。

    坚决不能说,说不定这些人是人找他爹报仇的。

    “不知几位从哪里来,找他有什么事?”赫浅深当即已经猜出眼前二人的身份,只是事隔多年,他实在想不出,大哥的子女前来寻他是为何。

    “我们是赫叔叔故人的朋友,因为多年没有联系,想找赫叔叔聚聚”

    “实不相瞒,我的确是认识那位赫浅深,不过,他们两年前就已经离开了蒙城,现在住在何地,我也无从得知”即没什么事,那就没有相认的必要。

    再说,当年的大哥的死已经让他感到很愧疚,如今他只想带着妻儿在这个地方隐姓埋名的过下去。

    慕少卿有些奇怪。

    这个汉子刚刚的情绪明明有些激动,一听他们人江南而来,语气怎么突然就变得疏离了。

    “什么,赫叔叔已经离开蒙城了,好可惜”慕少仙叹惜着。

    她们走了那么远的路过来,赫叔叔竟然离开了,可不是好可惜。

    慕少卿沉默,内心在惦量这个汉子话里的意思有几分可信。

    “你们前来找可是有什么事?”水清云听了半天,在一边也观察了半天,见两方都不说话在,不由开口道。

    “姑娘”赫文泽听到水清云的话如同大赫,内心果真是来找他爹报仇的,不然他爹怎么可能不告诉人家,他就是赫浅深。

    “姑娘,昨天我不是卖给你一块火狐毛皮,我不知道那火狐皮是我爹要留下来不卖的”赫文泽红着脸小声道“你看能不能这样,昨天那火狐皮卖了五百两银子,我现在把银子还给你,你把拿火狐皮还给我如何?”

    说着,赫文泽肉疼把手里的银票拿了出去,然后看着水清云,等待着她的回答。

    水清云看了看赫浅深。

    浑身上下虽然是猎人的装扮,便也掩饰不了他身上那股自命清高的架势,红唇一勾“好啊,这本就是自愿自卖,我从来不做强求的生意,红花,去把那张火狐皮取出来,还给这个小公子”

    “是”

    “多谢姑娘”见人家那么好说话,赫浅深浅浅的谢过。

    “即是你们不想卖,这本也没什么,一看先生就是个打猎好手,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我不过是个猎人,姓什么不重要”

    “也对,我想那位赫先生来了这里想必也是一个不错的猎手了,只是可惜了他那一身的才艺,这地方冰天雪地的,那有他施展才艺的地方”在这个地方隐居了十多年,只怕已经变成一个完完整整的猎人。

    “听不懂姑娘在说什么?”赫浅深眼眸深处暗了一下,嘴上却是淡淡的。

    “没什么,只是觉得赫先生不应该待在这里,离开了也好”

    慕少卿听着水清云的话,像是在提醒他什么。

    再看看眼前的汉子。

    似是与小时候看见的身影叠在一起。

    “你是赫叔叔?”慕少卿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试探道。

    “你认错人了”赫浅深自然的别过头,一把拉住赫文泽向外走去“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

    “爹,爹,拉着我做什么,你不是说要来拿回火狐皮”赫文泽被赫浅深拉得飞快,嘴里惊呼道。

    “火狐皮我也不要了”

    “赫叔叔,请留步”赫浅深的反应已经证实了慕少卿的想法,这个人确实就是他要找的那个赫叔叔。

    “你认错人了”赫浅深再次否认。

    “不,你定是赫叔叔,只是少卿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认少卿,你难道忘了,我们小的时候你还教过我练剑,还抱过我和仙儿,难道你忘了吗?”

    赫浅深停住脚步。

    赫文泽眨眼,看起来不像是仇人。

    “赫叔叔,父亲虽然去世了,但是少卿一直没忘记过叔叔”

    听到大哥的名头,赫浅深的一张脸充满愧疚。

    “贤侄,人你即已见过,那就请回吧,叔叔希望你好好把慕家山庄发扬下去,大哥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赫叔叔,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少卿现在手上有事要叔叔帮忙”

    “我早已不管江湖俗事,只想安安宁宁的过日子”这是拒绝了。

    “先生此言差矣”水清云缓缓过来,拿出一张纸递给赫浅深“这就是我们前来找先生的目的,先生先拿回去看看,如果先生最终还是不能答应,我们也不会勉强先生”

    赫浅深带着疑虑看了一眼那个图纸。

    这一看,顿时感觉脑海里有许多记忆似洪水泻闸一般汹涌而出。

    “这是什么?”赫文泽好奇的接过。

    一条宽宽的河水上面,耸立起一座一长又宽的桥身,边上写着一些数字,赫文泽皱着眉表示看不懂。

    “这座桥好漂亮”赫文泽看了半天,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回去”赫浅深没有回答,转身走人。

    “爹,这东西……”赫文泽不知道手上这东西要好还是不要好。

    “你喜欢拿着便拿着”

    “是”赫文泽嘻嘻一笑收进你怀里“诺,银票还给你们,把火狐皮拿来”

    红花接过银票,把火狐皮还给了赫文泽。

    这还差不多,赫文泽暗想,今天他爹的心情看起来不大好,本来他是不想要回来的,算了,就当是哄他爹高兴一回,他厚着脸皮要就是。

    “走了?”君远航一身贵气的出来,站到水清云的身旁低低道。

    “嗯”水清云点头。

    “哥,这赫叔叔看起来不太欢迎我们,他不是爹的好友吗,为什么对我们是这个态度”慕少仙百思不其解。

    她对这个赫叔叔一点印象都没有。

    “赫叔叔在这生活得久,难免不想见我们这些江湖中人”这里的生活的确是很好,没事打打猎,然后再给儿子娶一房媳妇回来,生个大胖孙子共享天轮之乐。

    外面的世界太过浮华,终究抵不上这里安宁。

    “我有预感他会跟我们走的”水清云看着赫浅深的背影若有所思。

    有些人,有些事,不是躲在这里就可以淡忘。

    况且有些东西还是赫浅深一生追求的理想,他如何忘得了。

    “先别管他,我今天带你出去转转”君远航自然的搂着水清云的腰身,他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无时无刻在慕少卿跟前宣示他的主权。

    “好啊”水清云显然没意识。

    “好啊,好啊,我也要去”慕少仙兴奋。

    “对啊,不如一起”慕少卿插进来。

    想单独与水清云一起,他怎么能让他如意。

    就这样,君远航牵着水清云的小手走在前面,慕少仙与慕少卿跟在后面。

    一个身穿妖娆的红色,一个身穿高贵的紫色,两人一同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的人黯然失色。

    “他们太过分了”慕少仙不满。

    这样下去还逛什么街,人都看她们两人去了,谁还看她。

    心里一横,追了上去“我说王爷,逛街逛街,自然是男人走在后面,女人走在前面,你到后面和我哥一道,我和她一道”

    慕少仙强行挤到两人的中间。

    君远航无奈,他总不能和一个小丫头抢位置吧。

    失笑着退后头,与慕少卿并肩。

    “王爷毕竟还没与清云订亲,有的时候该考虑一下清云的形象”慕少卿冷冷的看着君远航,似在提醒着他,清云还没有成亲,他就算再显摆也于事无补。

    “她已经答应嫁给我,成亲早晚的事”君远航哧鼻。

    别以为他不知道慕少卿在打什么主意。

    想打云儿的主意,也得看他给不给他这个机会。

    “我也告诉你一句,我若是见到她为你受半分委屈,我一定会把她抢过来”慕少卿警告道。

    “不好意思,你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君远航冷哼。

    看不出来,这个慕少卿已经对云儿用情至此。

    慕少卿没有回答。

    有没有机会,不是靠嘴巴说的,得靠行动。

    “都让让,都让让”一个人影骑着一匹悍马飞快的奔走在集市上,集市上的商贩听到声音忙收拾东西靠边。

    “大哥,你等等我”后面一个姑娘,身着白色蓑衣,使劲的追着前面的男子。

    “驾~”前面的男子肆意的挥动马鞭,马蹄所到之处卷起阵阵飞雪。

    “驾~”是女子娇柔的喝声。

    水清云眯着眼看着集市上的这两人,男的阴柔刚硬,女的奔放可人。

    与慕少仙两人立在一旁。

    “吁~”一抬头,看见之前那个男子从她们面前经过又折返了回来,并在水清云她们跟前停了下来。

    “吁~”后面的女子见状也停了下来。

    “哟,蒙城这地方什么时候来了两个大美人,一个红似火,一个蓝如水,当真是佳丽呢,今天出来当真是亮瞎了我的眼”前面的男子高高在上看着水清云和慕少仙,水清云一身火红,慕少仙一身冰蓝,两人站在一起可不是一火一水。

    “本公子是蒙城城主之子额吉利,不知两位姑娘怎么称呼”马上的男子随即跳下马匹自我介绍道。

    “你这搭讪方式也太土了”慕少仙撇嘴“蒙城城主之子难道就很了不起,可以肆意在集市上赛马”

    慕少仙最看不惯这种恃娇而宠的行为。

    蒙城城主公子又怎么了,难道可以罔顾集市人这么多行人不管。

    “姑娘不要误会”额吉利看着水清云的目光转到慕少仙身上“我们即然敢在集市上赛马,自然有把握不会出事,不知两位姑娘来自那里,可否到府上做客”蒙城的女人大多生得热情奔放些,像眼前两位这般清丽可人的姑娘他平时少见,刚刚只是轻轻的一瞥,偏让他来了兴趣想与她们认识。

    “对不起,我们只是路过的商人,对于你的邀请不感兴趣”这都什么人,一见面就邀请她们是做客,八成没按好心。

    “唉,你说话客气点,我哥看上你们是你们的荣幸,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后面额吉娜闻言利索的跳下马车,走到慕少仙跟前示威道。

    又是一个敬酒不吃吃罚酒。

    慕少仙听到这句就想到上次掐他脖子的黑衣人。

    呸,她这人最喜欢吃的就是罚酒。

    “不好意思,我们不认识二位,二位请让让,我们还要继续逛街,不要打扰了我们的雅兴”慕少仙看也不看眼前的女子。

    嚣张什么。

    想当年她嚣张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哪呢。

    水清云有时候还是很欣赏慕少仙的性格的,比如此刻。

    那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样子当真让她欢喜。

    对付这样的人就是不能太客气。

    “站住”额吉娜气得嘴都歪了。

    慕少仙会搭理她才怪。

    “两位姑娘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只是好心相邀,并无恶意”额吉利看着两人要走,出声道。

    好不容易才遇见两个绝色美人,不弄回府中玩玩怎么行。

    “这么蹩脚的借口也好意思说出口”君远航看着额吉利,一个毛头小子罢了,竟也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说着君远航走到水清云的跟前与她站在一起,这意思很明显,已经名花有主。

    慕少卿不想妹妹落单,也走到妹妹跟前。

    两个美人,外加两个神一般的男子。

    额吉娜瞬间被眼前两个男子的美貌吸引住了。

    天啊,这两个男人长得好俊,从小到大,她以为只有哥哥最俊,这两个男人往他哥哥跟前一站,他哥哥连个影都无。

    吞了吞口水一个劲的盯着君远航瞧。

    这个男人不仅俊,而且身上还带着一股邪邪的味道,她喜欢。

    “原来是两对神仙卷侣,是我唐突了”额吉利一双眼睛如鹰一般打量起眼前的两个男子,一个俊,一个雅,似正似邪。

    暗思不知道他们底细之前还是不能得罪了。

    “不知两位公子怎么称呼”额吉娜双眼冒绿光。

    那位穿紫色衣服的男子真的是好好看,虽然他的眼睛没有看她,但她感觉如果能让他看自己一眼的话,自己死也值了。

    “无可奉告”君远航头也不回的扶着水清云的腰身离去。

    一行四人浩浩荡荡的从她们跟前离开。

    “如此轻狂,我喜欢”额吉娜不怒反笑。

    这么有意思的男人,比那些只知道一味奉承她的男人有趣多了。

    “妹妹看上了那个紫衣男子”额吉利凑过来。

    “哥哥不也看上了那个红衣女子”

    “不错,如此,那男的归你,那女的归我”

    “好,我就不信在我蒙城的地盘上,他们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额吉娜看着她们离去的方向,笑得莫高深测。

    “爹,那姑娘给你这么一张图干什么,是不是想让你造桥”一回到家,赫文泽紧跟在赫浅深的身后,嘀咕道。

    “你们爷俩的关系什么时候这样好了,造桥,造什么桥”赫母一掀开帘子看见赫文泽如跟屁虫般跟着赫浅深,不由多看了两眼。

    “娘,爹今天碰到……”赫文泽正想跟赫母细说。

    “臭小子,出去,我现在看见你就烦”赫浅深吼了一句出来。

    “出去就出去,了不起”回头还对着赫浅深做他个鬼脸。

    回来一路就跟人欠他钱似的。

    他也就好奇,不然他才懒得问。

    “这又怎么了,火狐皮没要回来”亏她刚还觉得这两父子关系好了呢,果真,一句话便现出原形。

    “娘,你自己看,我爹他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了”赫文泽一把把手里的图纸塞进赫母的手里,气呼呼的出去了。

    “这是什么?”赫母皱眉。

    缓缓打开,入眼的便是河水,大桥。

    这图纸是做什么用的,她一瞧便知,曾经的她看过太过这些东西。

    “是不是有人找上门来了,想让你重新出山”赫母收起图纸,坐到赫浅深跟前柔柔的问道。

    “你都想不到会是谁?”赫浅深点了点头,闷声说了一句。

    “谁?”赫母也好奇,是谁居然能找到这里。

    “慕大哥与嫂子的一双儿女”赫浅深说起他们的时候,脸上一脸的凝重。

    “想不到会是他们”赫母也跟着叹了口气。

    “夫人,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答应过你,我要和你找个安静的地方过一辈子,就算是慕大哥亲自来了,我也不会再离开这个地方”赫浅深忽的握住赫母的双手,下保证似的说道。

    “你的心意我知道”赫母展开手里的图纸,喃喃说道“这上面的这座大桥,看着真壮观,如是你有生之年能够参与进去,我想,我会替你骄傲的”

    “不,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我现在不想这些”赫浅深别过头。

    “相公”赫母轻轻的反握住他的双手“阿泽已经大了,不需要我们再为他操心什么,以后他的路让他自己去走,而你,剩下的几十年能做的事情也已不多,不如趁着孩子已经长大,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吧,我不会怪你的,相反,我还会替你高兴”

    “夫人,你不要安慰我,我真的已经不想那些了,不管是修坝也好,建桥也罢,都跟我半点关系也无”赫浅深摇头。

    出去之后谁知道会经历怎样的腥风血雨,他不想带着妻子和儿子出去冒这个险。

    “我出去准备饭,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可以,请大哥的一双儿女来家里坐坐,我很久就想为他们准备一顿家常便饭”说完赫母起身走了出去,把空间让给他自己。

    一掀帘子,赫文泽从外头摔了进来。

    看见她娘,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赫母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就走了出去。

    赫文泽赶紧跟上。

    “娘,我爹他真这么厉害,还能修坝建桥”

    “……”

    “我说呢,我小的时候总能在箱底见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现在一想我想起来了,上面画的是各式各样的河水还有各式各样的桥”赫文泽一拍脑袋。

    “……”

    “不过,我爹有那么大的能耐,干嘛要来这种地方”

    “闭嘴”赫母掏了掏耳朵“你爹如不是为了我们娘俩能够平安,他能跑到这里来,还有你,都多大了,说起话来还没大没小”

    “真的?”赫文泽来了兴趣“娘,你跟我讲讲我爹以前的事呗,你不跟你讲,我当然不知道,你跟我讲了,我自然就清楚了”

    “你让我们少操点心就好了”赫母瞪着他“去把今天那几个人请来家里吃饭,就说是你爹请他们过来”

    “我知道了,一定是娘觉得爹今天的态度不好,所以想替爹道歉来着,放心吧,一定帮你请到”赫文泽拍胸脯保证。

    “哥,我打听到了,那四人现在正往杆子村去,我们今晚就动手”额吉娜兴奋的闯进额吉利的书房。

    “杆子村?”额吉利皱眉“他们去那里做什么?”

    “那几人是商人,收了杆子村不少毛皮,杆子村的人为表感谢,请他们上门做客,哥,你说这是不是一个下手的绝好机会”额吉娜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等不及想见到那个男子被她五花大绑回来的样子。

    ------题外话------

    感谢18029405736的12朵花花和评价票,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