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41 横插一扛

V141 横插一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州的造桥大业如火如荼的进行者。

    有人欢喜有人忧。

    欢喜的是容州百姓。

    忧的自然是司空复。

    他在自己的房间内走来走去,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办,怎么办?

    “大人”卢志成腆着一张脸上来。

    这两天司空复不待见他,原因就是因为他的馊主意,让司空复陷入现在的两难境地。

    “干什么,不要再给我出什么馊主意”司空复现在狠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

    “大人”卢志成上前“这次绝对不是馊主意”

    “最好不是”

    “大人,世子和王爷这两人你都不能得罪,长远来看,还是王爷最不能开罪,而世子不过是抓着你盗用饷银一事,如果我们能把军中的饷银及时补上,镜南王世子就是想在上面做文章也要做得起来不是”

    “你说得简单,补上,本官上哪整银两补上”司空复瞪了他一眼。

    这都什么主意。

    他若是有办法补上,现在用得着愁成这样。

    “大人,我这些天也打听了,在容州最有钱的人就属水姑娘,如是大人能与水姑娘交好,再让水姑娘指条迷津,大人的难题不是迎刃而解”卢志成眯起眼。

    官与商打交道,图什么,不就图商人能为官家提供方便。

    “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如是行不通,我俩就等着被砍头吧”司空复抬头望天,想来想去只有水姑娘这一条路了。

    “水姑娘,不知可有什么地方本官能帮的上忙的”司空复跟在水清云的身后,毕恭毕敬。

    水清云蹙眉。

    弄不明白司空复这是闹的哪一出。

    她不过是送了一处院子给他住,他用得着这样对自己。

    “司大人”水清云正在和赫浅深对着某个地方正在讨论,看着司容复老是跟在她的身后,她颇为不适应“司大人,如果觉得闲的慌的话,不如去那边帮帮忙”

    司空复看了看那边有一堆人正在抬一种像是铁条的东西,比起一般的铁条要粗,不知道是用来作什么的,但一看那重量,就知道是个不轻的家伙。

    讷讷的后退了两步“本官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那本官还是回去,如是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本官的,水姑娘一定要开口”

    笑话,让他和那些粗人一样干粗活。

    怎么可能。

    好说歹说也是一知府,怎么可能让他放低身价。

    “行”水清云本来也不指望他真能帮忙,不过是想找个借口打发他罢了。

    “水姑娘,水姑娘”李子老远就扯开嗓子喊着水清云,一脸的焦急,看样子是遇着了大事。

    水清云这下手里的活。

    “水姑娘,快,矿上出事了,你快过去看看”李子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走”水清云看着李子的样子,知道定是矿上发生了大事,想起什么转头对赫浅深道“先生,这里的一切你先看着,我先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且去就是”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他可以挺得住。

    “具体是怎么回事”水清云加快脚步忙道。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一夜之间起来,所有的矿井全都坍塌了下去”好在不是白天,如是白天的话,那得有多少兄弟丧身在井底。

    水清云猜想是矿井出了问题,却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表情骤然严肃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有兄弟伤亡吗?”

    “大概是昨天深夜的事,目前还没发现有兄弟伤亡”李子摇头。

    这算不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走,过去看看”水清云了然。

    他们到达矿上的时候,容州帮的三位当家的都等候在那里,连同现在不常出现的沈梅也在那里,个个表情严肃。

    “水姑娘,你来得正好”张龙看见水清云,招了招手。

    水清云来到他的跟前,他们此时正站在一口深井的面前,深井此时全部坍塌了下去,犹如刚经过地震一般。

    水清云没有说话,只是蹲下身去查看,不时用手扒拉着什么。

    “矿上正在开采的有四十多口井,四十多口井无一幸免”张龙蹲下身一脸严肃。

    “这是人为”良久水清云才道。

    张龙不语。

    如果是人为,那对方对这些矿井可是相当的熟悉,而且定是作了一番功夫的,如此说来,很有可能是容州帮内部人员所为。

    水清云又接连走了几个矿井。

    手法几乎如出一辄。

    都是先毁去矿井的平衡点,然后在平衡点处施下重力,矿井失去平横点,自然而然坍塌下去。

    看来,有人不仅对打井颇有研究,还是个高手。

    几户是一夜之间矿井全部毁去。

    矿井毁了,短时间内肯定不能开采黑石。

    那么,定是有人盯上了这些黑石。

    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大当家的,让兄弟们都回吧,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张龙挥了挥手,李子带着众多兄弟散了开去。

    矿上只留下水清云,大当家的,二当家的,三当家的还有沈梅。

    “水姑娘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张龙蹙着眉问道。

    “大当家的,破坏者对这些矿井不仅熟悉,而且手段熟练,明人不说暗话,我怀疑是容州帮内部人员所为”待人员都离去,水清云才开口。

    张龙的脸整个沉重下来。

    如果是内部人员所为,那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容州帮内部出了内鬼,而且这内鬼的目的尚且不知。

    “你怎么这么确定是我们帮里的兄弟所为,就没有可能是外面的进来的人所为”沈梅语气逼人,这件事如是传出去,在帮里不知道可是会造成兄弟们人心惶惶。

    “外面进来的人一时没有足够的时间,二也不可能对我们的矿井如此熟悉,能够一口不落的全部毁掉”在情理上,她也不想信会是帮里的兄弟所为,好在下手的人还有些理智,没有选在白天下手,或是毁去平衡点后,不管他,任它到了某一个程度自行毁去,不管是后者的哪一种情况,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伤亡。

    但是现在,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并不在开牺牲兄弟们的性命,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毁掉矿井,让他们没办法再继续开采。

    “那依姑娘之见,要纠出这个内鬼,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张龙眉头紧缩,他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个内鬼,对容州帮已经手下留情。

    “大当家的”水清云脸色换上一惯有的清冷,每当她出现这个表情的时候,就说明她正在很认真的说一件事情“这件事还是大当家自己来处理比较妥当,毕竟往大了说,还是帮里的家务事,我作为一名外人不太好插手”

    她与容州帮不过是合作者的关系。

    出了这样的事,又事关容州帮内部,她还是少插手为妙。

    “无妨,水姑娘说到底不是外人”张龙收起平日宏亮的嗓音低沉道,往小了说,水姑娘是容州帮的合作者,往大了说,水姑娘以后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女当家人,所以不管怎么说,水姑娘都不是外人。

    水清云轻笑。

    当作没听懂张龙的意思。

    蹲下身在地上写着什么,张龙在一旁看着。

    起来的时候,张龙满脸的凝重“希望姑娘的这个办法有用”

    “大当家的可以试上一试”水清云起身。

    几人出来的时候,李子他们正在候在外面,看见几人出来,忙迎上前关心的问道“怎么样了”

    “那些矿井毁了便毁了,明天起,开始开采出新矿井,以确保我们的黑石不断货”张龙大着嗓音说道,张龙身上本身就有一种威慑力,特别是他板着一个脸说话的时候,下面的兄弟们都知道他们的大当家的不是在开玩笑。

    “大当家的,那那些矿井好端端怎么就毁了,难道我们不追究了”那么多矿井坍塌就坍塌了,未免太奇怪了。

    “谁说我不追究的,如是让我知道是那个王八羔子干的,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说完用鹰一样的双眼扫射下面,下面的兄弟立即噤语。

    深怕一个不小心,大当家的怀疑到自己的身上。

    “好了,都回去吧,今天的事大家心里明白就行,切忌往外传”

    “水姑娘”沈梅叫住水清云。

    “沈主事”水清云转身。

    “听闻水姑娘在造桥,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沈梅冷冷的看着水清云,脸上看不出一丝多余的表情。

    “多谢沈主事夸奖,等桥建好之后,一定第一个请沈主事上去瞧瞧”

    “我对你造的桥不感兴趣”沈桥兴趣缺缺。

    水清云笑笑,不说话。

    这个沈梅心中的梗太深,她就是想交好也得看人家给不给这个机会。

    “我一直想问问沈主事的夫家是?”她其实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吗,有人爱拿她当仇人,她不介意旧事重提。

    提起自己的夫家,沈梅的脸立即沈了下来,脸上悲伤的表情也不像是有假的。

    “薛家”沈梅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如不是水溶行卑鄙手段,她的夫君缘何会死。

    说来说去都是水溶的错,她的夫君视水溶为兄长,水溶就是那样来回报她的夫君。

    薛家。

    水清云了然。

    之前与水府交好。

    说句好听的话,说是世交也不为过。

    只是不知何故,水溶带人抄了水府的家。

    然后沈梅因为离家逃过一劫。

    “看来沈主事已经等不及要回天京城为你夫君报仇,不知沈主事打算何时去”唯一能让沈梅记挂的便是她的大仇。

    “我自然会去”沈梅狠狠的瞪着水清云“如果你是水溶最爱的女儿,我一定会杀了你,让他也尝尝失去最亲最爱人的滋味”

    她一直下不手的原因,也是因为水清云不是水溶最爱的女儿,杀了她或许对于水溶来说还是一件好事。

    “多谢沈主事手下留情”水清云失笑“他最爱的女人和最爱的女儿都在天京城,沈主事一定不要轻饶了她们,因为我也看她们不顺眼”说完水清云就走了。

    说来说去还是个可怜的女人,想对她下手,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夜晚,一个人影悄悄的潜进矿上,拿起手中的工具利落的开始干活。

    那熟练的样子如同已经做过几百遍一般。

    突然,周围突然亮如白昼。

    数不清的火把出现在他的眼前。

    张龙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嘴角抿着冷意。

    果真又来了。

    黑衣人站起身,扯下脸上的黑巾,露出一张白净的脸,白净的脸下面没有惊讶,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坦然。

    “小李子,没想到是你”张龙看着眼前的少年,叹了口气。

    “大当家的,的确是我”

    “为什么?”张龙不解,李子平比较爱说话,又活跃,容州帮上下无人不喜欢这个少年。

    “不为什么,就是有人让我留下这些黑石,没办法,我想来起去唯有让你们停止开采黑石才能保住那些黑石?”李子一脸的淡定,丝毫不觉得这样子有什么不妥。

    “你背后的主子?”张龙皱眉,那么李子到底是谁的人,潜在容州帮到底有什么目的。

    “张将军,别来无恙”一道中性的男声在这黑夜里响了起来。

    白戈一身铠甲的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一排将士。

    张龙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白戈,大声笑了起来“镜南王世子?”

    “没想到张将军还认识白戈,白戈原以为张将军早就命丧九泉,没想到张将军倒是潇洒,带着一帮兄弟隐居在了这里,当真是让白戈好找”白戈也笑了。

    张龙曾是他镜南军的将军,常年跟随在父王的手下,十多年前的一场恶战,留下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张将军的。

    如果不是这趟容州之行,他或许也认为张将军早已死在那场战役当中。

    “哈哈”张龙大笑“不过是死过一次的人,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过活,没想到世子好眼力,竟让世子认了出来”说完瞄了一眼李子“这么说小李子是世子的人”

    “他是我几个年插进容州的眼线,不过并不认识张将军”白戈也不否认,他几年前就觉得容州里面大有文章,只是一直不曾动用这个棋子,近日经肖梗提醒才想起。

    “原来如此”张龙愰然大悟“那么张某还得谢谢世子手下留情,没有伤我一兄一弟”

    “我的目的是那些黑石,目的也很简单,这黑石据是张将军发现的,不知可否分一半开采权给白戈”黑石的利润惊人,如果可以拿下一半的开采权,那也是相当了不得。

    “世子爷只怕不了解张某,张某的东西向来不喜欢与人分享”张龙冷笑。

    以前的张龙就在十多年前就死了,死在了那片战场上,现在站在世人眼前的张龙,是容州帮大当家。

    “张将军这是不肯”白戈脸色沈了下来。

    “不是张某不肯,是这黑石本就归容州帮所有,现在世子想插这一手,白捡个便宜,我容州帮的兄弟怕是不会答应”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横插一扛,就想分得一羹。

    就算是天皇老子也没有这么干的。

    “如果我非要呢”白戈扬眉。

    事隔十多年,这个张龙果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那也得看世子有没有这个本事”

    “好”白戈笑了,招了招手,李子上前“我们走”

    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张龙“张将军,总有一天,别说是那些黑石,就连你的容州帮也会是我的”

    “张某在此等着”张龙嘴角微微勾着。

    容州帮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当今的十六王爷,谁若是想收入怀中,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哼”白戈甩手而去。

    “大当家的,这~”刘喜有些糊涂,这镜南王世子远在镜南,再说一个镜南王府,还差银钱,怎么会打上黑石主意。

    “醉翁之意不在酒”张龙冷冷道。

    “姑娘,容州帮那边送来消息,说是已经查出谁是内鬼,你只怕想不知道是谁”红花嘟着嘴道。

    “谁?”水清云正在用铁丝捆住那些大铁条,给后面的兄弟们做示范。

    “李子”红花轻轻道。

    水清云听到这个名子,眉目蹙了蹙。

    “白戈的人?”

    “姑娘怎么知道”红花惊讶,她都没说,姑娘是怎么猜出来的。

    “猜的”白戈上次就已经表现出对那些黑石的兴趣,想猜出来也不难。

    看了看天色,太阳已挂在正中央。

    “让兄弟们收工去吃饭吧”

    “嗯”

    “水姑娘”一个银色人影在水清云的院子外面候着她。

    水清云看见那个身影,浅浅一笑“世子怎么有空过来”

    “我可不比你,空闲的很”

    “那倒也是”水清云点头。

    如不是闲的,怎么会到处打主意。

    “大桥现在进度如何”白戈跟在水清云的身后进了院子。

    “一切都正常”

    “这座桥一建起来,容州只怕要扬名天下”

    “容州现在已经扬名天下,若不然,世子如何会闻名而来”水清云轻飘飘的看了白戈一眼,容州的确早就扬名天下,不过之前是以荒而闻名,再过不久,就会以富扬名。

    “水姑娘说话果真有意思”白戈转了转脸色“容州帮里产黑石,不知道姑娘知不知道”

    “知道啊,还有我一半的开采权”水清云大方承认。

    她还想白戈是为什么事找她,原来是为黑石而来。

    难不成是来找她合作的。

    白戈眼眸一深。

    水清云也有份,怪不得。

    “李子没有告诉你吗,那黑石还是我最先发现的”水清云盈盈一笑,有些东西她想瞒未必瞒得住,不如趁早让让他死心。

    ------题外话------

    呜呜~今天大封推,花花却只能更五千,好心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