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 > V142 深藏不露

V142 深藏不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黑石的确是水姑娘事先发现的”白戈从水清云一回来,就叫来李子。

    “她发现的”白戈沉思,她是怎么知道那些黑石的用处。

    “水清云是怎么进的容州帮,又与如何发现黑石的,你一一道来”白戈坐下,他对水清云的兴趣越来越大。

    李子把水清云从来到容州又如何在容州生存下来的事情和白戈讲了一遍,白戈听完之后进入了深深的思量当中。

    第一反应是,这个女人不简单。

    第二反应是,这个女人在水家藏了那么多年的拙,到底是为什么?

    她不过才到容州一年的时间,容州彻底改头换面不说,容州百姓的日子也有逐渐红火的趋势,照如此下去,容州百姓不再担心会食不果腹,而是日子蒸蒸日上。

    这样的一女人,就是随便放在什么地方,也是不可让人小觑。

    他心里已有主意。

    要拿下容州,必定要先拿下水清云这个女人。

    让她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或是成为自己的女人,还怕容州不是自己的。

    在这之前,君远航是他的头号敌人。

    君远航不像传言那般纨绔不化,相反还给他一种劲敌的感觉,他对水清云那种独有的宣誓权告诉他,要想抱着美人归,只怕他们之间得有一番较量。

    “姑娘,镜南王世子又来了”红花看了看门口那抺银色的身影,讪讪道。

    水清云眉毛扬了扬,看向门口,这些天镜南王世子跑来她院子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总而言之,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事。

    “这不是镜南王世子,你这一大早的就跑来给我们云儿当门神,真是难为你了”君远航邪邪的声调传了进来。

    白戈只是一笑,先君远航一步进了院子。

    “云儿”君远航一步抢在白戈的前边,一把拉住水清云“走,池塘已经建好,你看看养些什么合适”

    池塘年前就已经挖好,当时正值年底,天气又冷,就闲置了下来。

    如今已经开春,池塘里也积满了水,再闲置下去也说不过去。

    “王爷”白戈叫住君远航“王爷身为大桥的监造,真是闲,还有闲情弄什么池塘,你清闲自然没人敢说你,可是清云姑娘不一样,清云姑娘作为容州最富的有钱人,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你这样就把清云姑娘带走,可有问问清云姑娘愿不愿意”

    “咸吃萝卜淡操心,你有这个闲心坐在这,不如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带兵,万一哪天大军压境镜南,也省得打你一个措手不及”君远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白戈怔住。

    他什么意思。

    几乎是一瞬,脸上又挂上那种冷硬的面孔。

    “这就不劳王爷操心,镜南有父王做镇,谁有胆量来犯”不是他吹的,父王手下的十万将士,可以以一敌三,周边的邻国根本不敢进犯,再加上他父王的威名远扬,自然更加没有人敢打镜南的主意。

    君远航自然没空与他在这里探讨这些,早已拉着水清云出了院子。

    白戈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谁人不知。

    “去大桥边看看”水清云任由君远航拉着,看着他真拉着自己向王府走去,出声道。

    “一会再去”

    这个女人成天不是这个事就是那个事,什么时候才能把他的事放在心上。

    所以,不行。

    今天必须得归他。

    水清云蹙眉,感觉君远航今天怪怪的。

    莫非男子一个月也有那么几天,所以君远航一大早便开始发神经。

    君远航一口气把水清云拉到了王府,何管家等人早已候在一旁“见过水姑娘”

    看着这架势,水清云心里闪过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水清云锁着眉,搞不清楚君远航到底想干什么?

    倒是何家管笑呵呵的上前。

    “水姑娘,今天是我们王爷的生辰,有劳水姑娘下厨,帮王爷做一顿生辰饭,老奴先在这谢过姑娘”说完何管家还朝着水清云行了个大礼,一种标准的王妃礼。

    水清云一怔。

    君远航的生辰。

    眼神不由自主的朝君远航瞅去。

    却见那厚脸皮的家伙不自然的别过头去。

    噗哧一声笑出声。

    大清早的把她拉来这里,只想叫她为他做一顿饭。

    没想到君远航如此厚脸皮的人也会有如此别扭的一面。

    “水姑娘,厨房在这边”何管家脸上笑嘻嘻的,心情不错。

    水清云点了点头,跟着何管家朝厨房走去。

    一回头,正瞧捉住君远航脸上得意的神情,微微一笑“愣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帮忙啊”

    君远航尴尬的神情一扫而光,跟了上去。

    “去拿点面粉还有鸡蛋过来”水清云一进厨房看了看厨房的准备的东西,那些东西基本用不上,吩咐君远航道。

    何管家一怔,王爷那里知道那些东西“老奴这就吩咐人去取”

    “本王去”君远航没有一丝犹豫,不就是拿个面粉,谁不会。

    何管家一脸担心的跟在君远航身后,暗思,王爷知道面粉长什么样子吗?

    不一会,君远航拿了面粉还有鸡蛋过来。

    水清云让君远航打鸡蛋,她自己在一旁和面揉面。

    君远航一边打着鸡蛋,一边偷偷的打量着她。

    心里暗自窃喜,还以为她会不高兴,看到她一句话也不说,便开始为自己忙活,心里犹如一只小鹿飞来飞去。

    这样的她,像不像是一个心爱的妻子在为她的丈夫精心准备着寿面。

    水清云忽略某人嘴角边那一抺傻傻的笑容。

    低下头继续和面。

    做一碗面条,再窝两个鸡蛋,只一般人家最简单的生辰过法。

    别人或许不稀罕,君远航却是稀罕的很。

    他从来没有享受过有人亲手为他做寿面的待遇。

    一想到一会要吃上心爱的女人为自己做的寿面,他的脸上不自觉的柔和下来,这种感觉真好。

    好到他愿意用一辈子来珍藏,去守护。

    看着水清云忙碌的身影。

    君远航从后面轻拥住水清云,用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温柔轻唤道“云儿”

    “嗯”水清云漫不经心。

    “有你真好”君远航用下巴抵着水清云的秀发,一种清香环绕在他的鼻间,让他陶醉。

    水清云揉面的手顿住。

    又像是什么也没听到,继续。

    “以后生辰日这天,你都亲手为我煮一碗面可好”他不仅今年的生辰日上要吃上云儿亲手做的寿面,以后的每一年他都想吃上云儿为他做的寿面。

    水清云的手再次停住。

    君远航的话听在她的耳里怎么那么像求婚呢。

    “云儿”君远航见水清云不回答,又唤了一句。

    “嗯”水清云只是应了一句,什么话也没说。

    “以后你每年过生辰的时候,我来为你做寿面”云儿的寿面他来做,他的寿面云儿来做,绝不假借外人之手。

    “你会吗?”水清云白了他一眼。

    “不会还不会学”还天下还没有什么事情他学不来的。

    “一辈子那么长,谁知道会不会每年都能吃上面条”一辈子,他们都还没开始,一辈从何

    何谈起。

    “只要你想吃,我都愿意做”君远航急了。

    云儿是什么意思。

    难道又动了不嫁他之心。

    “好吧,你愿意做就做”这个问题现在争论也没有什么结果。

    “我愿意”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镯子,也不管水清云手上是不是有面粉,二话不说的套了进去。

    那是一只通体发绿的翡翠玉镯,一看那质地,就知道必是世间凡品。

    “这镯子是母后生前留给她儿媳妇的”君远航满意看着。

    母后说镯子认主,若是遇到她真正的主人,它的色泽会变得越来越好,反之,他的色泽就会暗淡下去,变得粗糙无光。

    君远航相信,云儿会是镯子的主子,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云儿带上,带上这个镯子,他君远航生生世世就是云儿的人。

    呵呵~

    如是让卫烨瞧见君远航此刻白痴的表情,一定会吓得躺在地上。

    这还是他们眼中的千面王爷吗,竟然对一个女人做出如此傻的举动不说,还露出这种类似白痴的笑容。

    这个生辰,在君远航看来,是他这些年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辰,简简单单,却让他倍感温馨,他知道那种感觉叫做家。

    那天之后,水清云的手上带着一只通体发绿的镯子,显眼闪亮,亮瞎了不少人的眼。

    最高兴的要属何管有一众人等。

    水清云带上这个镯子,无疑已经是他们王爷的王妃不二人选,是他们的女主人,所以对待水清云的态度越发客气。

    “姑娘,池塘按照你的吩咐,从江南那边引进一批小海鲜,你要不抽个空过去看看,那些小玩意在里面待的可欢喜了”

    “好”水清云点头,容州的土地含盐,水质也含盐,只能试试养些海鲜,海鲜对水的要求非常高,在淡水湖反而不好养活。

    萧海河里没有海鲜存活,这个问题她一直也想不通。

    “姑娘,迷州城的钱学兵来信,说是大船已造好,过几天便可试水”

    “嗯,让他不必事事来向我回报,他是钱家家主”水清云低头。

    “钱家主执意如此,我也没办法,看来他是打心里决定要跟着姑娘了”红花无奈,钱学兵执意月月来信禀报迷州城各大码头的近况,她也是没办法。

    只能说姑娘的魅力太大,连钱学兵这样的老将都心甘情愿追随姑娘。

    “那随他吧”

    “师傅,师傅,你快来看一下,我的箭法是不是又进步了”赫文泽急匆匆的从训练房出来,拉着红花。

    没办法,红花的箭术让他自愧不如,蒙生要拜红花为师的念头。

    红花无奈,只得任他这么叫着。

    “你射一个给我看看”红花看着兴冲冲的赫文泽,嘴色抽了抽,赫文泽的性子如此欢脱,真真如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水清云坐在一旁,任由赫文泽闹着。

    也就蒙城那样的地方,才能长出赫文泽这样的性子。

    “司大人,怎么样,考虑好了要怎么做了没有?”司空复正想去一趟水清云的院子里,跟他说说他要加入酒坊一事,白戈轻飘飘的走了过来。

    司空复闻言脚步立在原地,干笑道“世子,你怎么过来了”

    “司大人,这是要去哪”

    “世子,下官正打算是大桥那边看看,看看现在那边进度如何?”司空复脸色讪讪,真怕白戈提出什么他不能完成的想法。

    “看着不太像,司大人这是想去找水姑娘合作吧”白戈看也没看他一眼,司容复偶尔是会去桥那边走走,不过是瞎溜达一圈又打道回府。

    “世子说什么笑话,我与水姑娘能合作什么?”司容得的心思被知晓,脸上有些难看。

    “比如,把我给卖了,然后换取水清云帮司大人在容州站稳脚跟”白戈冷硬的脸上闪过冷笑,这个司空复就是个墙头草,那边有风那边倒。

    他倒不是怕他去跟水清云坦白。

    也没什么好怕的。

    在他进入容州的那一刻,他的目的已经明明白白的摆在了桌面上。

    “下官听不懂世子在说什么”司空复暗想,一个一个都是人精,像他这种不是人精的东西,要在容州这个地方怎么活。

    “走吧,你不是要去找水清云,不如一去”白戈站起身。

    “下官……”司容复直接无语。

    他脸上难道写着他要去见水清云几个大字,不由朝脸上摸了几把,皮糙肉厚什么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姑娘,这是我新想的葡萄酒酿造之法,你看一下”郭达战战兢兢的站在水清云边上,等待着水清云给他意见。

    水清云细细看了一遍,发现这个郭达的确是有一种天赋,只要是酿酒之法,只要跟他说上一遍,他便能想出更好的酿造之法。

    “不错,等新出的葡萄下来,你先试试”水清云看了看,从理论上说没什么缺点,具体要看葡萄酒酿出来的口感是否浓厚。

    去年他们的葡萄酒大卖,深得很多贵夫人及闺中小姐们的喜爱,因此葡萄酒一词也可说是女性酒。

    “是”郭达一脸兴奋。

    浑身的细胞都在跃跃欲试。

    姑娘这是在肯定他,这让他的信心大增。

    朝水清云弯了一下腰,转身要走。

    红花正要进来,两人一个不起然,碰在了一起。

    “唉哟”红花最先叫出声“郭达,你个二愣子,你走路不长眼哪,没看见我要进来”红花站直身,看见是郭达,满腔的怒气。

    郭达当即红了脸,结巴道“对不起,一时高兴,忘了看路,没看到红花姑娘进来”

    红花看着他这副二愣子状,什么怒气也发不起来,挥手道“赶紧走吧,省得站在这里碍眼”心里却在嘀咕,这么傻的人,除了在酿酒时还有些用处,平时整一个二愣子。

    “唉,回神啦”水清云的双手在红花跟前愰了一愰“撞了一下撞傻啦”

    “姑娘,讨厌,你笑话人家”红花红着脸被水清云的一句话噎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个郭达除了酿酒上面很细心,平时就是个粗人,大大咧咧的,何时才能看见我们红花姑娘的一片心”水清云叹了一口气,红花每次见着人家,就可劲的欺负人家,看来她身边的这个贴身助理,已经芳心大动。

    “讨厌,不听你说话”红花转过身,继而想起来找水清云是有正事的,又转过身来“姑娘,司空复以及那个白戈就在酒坊的门口,说是想买姑娘酒坊里最烈的酒,还非要姑娘亲自卖给他不可,这个白戈当真是越来越讨厌”亏那个白戈还是世子呢,看着就像是一般人家的花花公子,表面看着硬冷,实则一肚子坏水。

    “醉翁之意不在酒”水清云轻笑。

    “把那瓶烈火拿出来,他不是要酒,就把那瓶给他”烈火日用高粱高纯度提取的,酒劲十足,性子极烈,一般人驾御不住。

    红花会心的一笑。

    居然白戈要最烈的酒,烈火的确是最恰当不过。

    红花拿着烈火,跟在水清云的后头。

    一出酒坊的大门,果然看见白戈和司空复立在那里。

    白戈神情居傲。

    司容复畏首畏尾,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白戈看着水清云出来,瞬间眯起双眼。

    此时天空的太阳正从东边射过来,一道道阳光打在水清云的身上,手腕上,打射出一道道极其好看的绿光。

    那绿光若隐若现,若非细心之人,根本发现不了。

    白戈不由朝着水清云的手腕看去。

    隐约可见一个绿色的翡翠镯子在透着光。

    心里一震。

    他知道那个镯子,传说中的翡翠王,极具灵气。

    传说这世间最先拥有翡翠王镯子的是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亦正亦邪,可惜却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男人,最后不知去向。

    当然,也有传闻,说是先皇后曾经也拥有过一个翡翠王镯子,只是传说,没有人见过。

    今天他一眼就看出水清云手腕上的镯子是翡翠王,镯子从何而来,十有*是先皇后留给十六王爷的,而十六王爷把它给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呵。

    这样的关系多么显而易见。

    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水清云这个女人太过让人逐磨不透,如果不能为他所用,没办法,对得不到的东西,他只能毁去。

    “传闻水姑娘酿的酒世间无人有比,白戈也是想一睹风采”

    “各人的认识而已,这酒是我们酒坊出的酒中之王,现在把它卖给世子,希望世子喜欢”红花上前把烈火递到肖梗的手里。

    “好,即是好酒,怎么少了美人相伴,不知水姑娘能不能陪白戈喝一杯”白戈颇具深意的看了一眼水清云。

    美酒配佳人,有酒没有美人,怎么能叫对酒当歌。

    水清云总感觉白戈的眼神不怀好意。

    婉转一笑“好啊,容州新来了一家酒楼,里面的菜式不错”

    说是酒楼,其实就是卫烨的一品楼。

    卫烨不甘心自己在容州毫无容身之所,这不,把他的一品楼开到了这里。

    好在,容州现在的外商多,所以一品楼的生意倒是不差。

    “好”白戈点头,对于水清云的爽快很是高兴。

    如此,倒是省了他一些心思。

    几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一品楼。

    掌柜的热情的把他们迎进楼上一个包厢。

    那个包厢是卫烨专门为水清云留的,为说就是让她在一品楼吃饭能够受到贵宾式的待遇。

    不一会,掌柜的就上了一桌子菜,冷热汤菜一应俱全,看得出来掌柜的花了心思。

    “肖副将,为水姑娘倒酒”肖便默不作声的拿起那瓶烈火,先为水清云到了一杯,稍后才为白戈倒了一杯,最后才给司容复满上。

    一股酒的浓郁香味立即在这宽敞的包厢里弥漫开来,司容复禁不住香味的诱惑,吸了吸鼻子,情不自禁道“果真是酒中极品,真香”

    白戈看着对面闻丝不动的女子,嘴角轻扯“这味道果真是和水姑娘给人的感觉一样,让人如痴如醉,怪不得水姑娘能够酿出世间佳酿”白戈的话语里带着几分轻挑。

    红花在一旁听得怒火中烧,这个白戈简直不知死活,竟敢调对她们家姑娘。

    却听水清云淡淡道“世子今天不是来跟我讨论我是哪一种女人吧”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还轮不着白戈来做判定。

    “呵呵~”白戈低头品了一口“果真是好酒”

    水清云清冷的看着白戈。

    “水姑娘,镜南可比容州大多了,水姑娘有没有兴趣随白戈到镜南去”容州说起来不过是弹丸之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像水清云这样的女子,岂可埋没在容州这样的方寸之地。

    水清云笑了。

    看吧,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隐隐一笑“噢,镜南?那个地方貌似是你们镜南王府的地盘,像我这样的小女子过去,估计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镜南地够大,人也够多。

    可那又怎样,人家一个镜南王府难不成是摆在那里好看的。

    “水姑娘此言差矣,有世子护着姑娘,旁人如何能欺了姑娘去”司容复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说出来的话都有些飘渺。

    他的话一出来,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说好要跟着水清云的,怎么帮白戈说起话来,不由暗暗朝水清云看了一眼,见她不愠不火,一颗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司大人说的不错,如是水姑娘愿意跟着白戈回王府,又有谁敢欺了姑娘去”说完还用眼神挑衅的看着水清云,那里面有着势在必得。

    水清云笑了,笑得如琼花灿烂,摇曳生姿。

    白戈一时间看得有些发愣。

    脑海里只一个反应,她笑起起来真美,比任何一女子都美。

    这样的笑简直在勾取着他的心魂。

    “清云不过是一介小女子,缘何能跟世子回镜南王府”镜南王府,她是真心瞧不上。

    “怎么,水姑娘瞧不上白戈的镜南王府,却是瞧上了十六王府,水姑娘莫要忘了,十六王爷虽然是皇上的胞弟,手中却是无一点实权,难保那天皇上一个归西,新皇登基还能有十六王的容身之所,换言之,我们镜南王府,有十万兵权在手,无论谁是新皇,都不可动我镜南王府半分”白戈瞧着水清云端起酒杯的那只手着实碍眼。

    心里除了冷笑还是冷笑。

    这个水清云看不上他的镜南王府,却戴起了人家的手镯,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两人已经互订终身。

    这样的想法让他心里非常的不爽。

    闷着头一口气把酒杯里的烈火喝到了肚子里。

    一杯酒下肚,那酒如火一般烧灼着他的五脏六腑。

    把水清云占为已有的想法越加浓烈。

    君远航算什么东西。

    不过仗着自己是皇上的亲弟弟在外面胡吃海喝。

    睡过的女人只怕堆起来能堆起一座小山。

    真不知道水清云在想什么,放着他这样的有为青年不要,却上赶着去喜欢人家。

    她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

    “世子”司空复看着白戈站起来,直直的朝着水清云走去,吓了一跳,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如是镜南王想对水姑娘做些什么,他应该怎么办,是当作看不见,还是赶紧溜出去。

    低头一看,杯子里还剩下半杯酒,一个仰头喝了下去,嘴里还忘嘟嚷好酒,随即砰的一声倒在桌子上。

    大醉酩酊。

    “肖副将,你把这个丫环拎出去,本世子看着着实碍眼的很”

    红花护在水清云的跟前,瞪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白戈,双手死死的按在长剑长面,大有白戈敢上前一步,她便能一剑砍过去。

    “红花姑娘,我家世子要与水姑娘谈些事情,还请离开”肖梗上前,面无表情的看着红花。

    “不走”她才没那么傻,放姑娘一个人在这里,谁知道这个白戈会对姑娘做出什么事?

    “那可由不得你”肖梗趁红花分神的空档,点了红花的穴道。

    红花当即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双脸气得通红。

    可恶。

    她一定要冲破血道。

    “把她扔出去”白戈冷冷的吩咐道。

    肖梗当即带着红花消失在包房里。

    一时间,包房里流转着不同寻常的气息。

    醉酒倒地的司空复,一脸镇定自如的水清云,以及双眼泛着绿光的白戈。

    “世子可知道你这样做后果会是什么?”

    “本世子只知道,若是控制住了你,也就控制住了君远航,控制住了君远航,就等同于控制住了大晋朝的皇上”白戈嘴角勾起一抺邪魅的笑容,如曼陀罗般耀眼。

    “我是我,君远航是君远航,皇上是皇上,不知世子怎么能把想在一块,我只能告诉世子,你想多了”水清云神情自在的夹了几口菜进嘴。

    不由给了一个赞,一品楼就是一品楼,开在哪里它的味道始终都是一绝。

    “但愿是我想多了,不管如何,你今天注定要成为我的女人”白戈脸上都是得意,据他所知,这个水清云不识武功,如今房里就剩下他们二人,他若是想做点什么自然是不难。

    “我要劝世子一句,你千万不要有这个想法,若不然,就不是世子一个人的事,只怕要拿整个镜南王府做陪葬”不是她在吓白戈,倘若白戈真的惹急了她,她有的是办法让镜南王失去手中的兵权。

    没有了兵权,镜南王府也就离消亡不远。

    “呵呵”白戈笑了,笑的随意“凭你?,还是凭君远航?”

    不是他看不起君远航,是君远般也得有这个能耐才行。

    说完走到水清云的跟前,挑起水清云的下巴,让水清云的目光对上他的。

    “我感觉自己真的有点对你动心了,可怎么办?”

    水清云冷冷的看着他,吐出两字“凉拌”

    凉拌?白戈不怒反笑“这词倒新鲜”

    随即放开水清云,转过身又回到了坐位上“我从来不对女人用强,那有失本世子的身份”

    “世子身份尊贵,自然多的是女人想攀上世子的大床”

    “凡事也有例外的时候,你说,如是君远航看见我们俩单独在一个包厢里喝酒,你猜他会怎么想?”

    “自然是杀了你”水清云不咸不淡。

    “你倒是自信”白戈轻笑“你说他看中的女人被我看上了,并且用过,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要你”

    “世子倒是自信的很”

    白戈不以为然,看着水清云那淡然处事的样子,再看了面前的汤,笑的别有深意,

    “这汤不错,你尝尝”拿过水清云的杯子,为水清云舀了一碗汤,

    他的汤还来不及送到水清云的面前,一个人影忽然挡在他的面前,先他一步,点了他的穴道。

    白戈全身一动也不能动的站在君远航的跟前,看着君远般嘴角边那抺似笑非笑的事情,心中一个激灵,或许自己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怎么,看见本王出现很惊讶”君远航冷冷的盯着白戈,眼里透出的寒意足够冻穿白戈。

    “是我小看了你,你果真是深藏不露”

    “本王一直露着,不过是你们一直不相信而已”

    “天下人都让你给骗了”眼前的男人邪魅,冷绝,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超然果断,一个纨绔之人身上是不可能有这些东西的。

    “是吗?”君远航环住水清云的腰身“本王早先还打算放过镜南王府,给镜南王府一条生路,偏偏你们野心勃勃,不仅妄想要大晋朝的江山,还妄想要本王的女人,你说本王还能对镜南王府手下留情”这个白戈,当真以为镜南王府拥有十万兵权就了不起,也不想想,兵即是皇上给的,自然也能收回去。

    “你想干什么?”白戈此时才感觉到,或许刚刚水清云说的都不是玩笑话,因为他从君远航的眼里看到了决绝与冷意,那种力量似乎可以毁掉一切。

    “没什么,不过是镜南王与周边国家来往的信涵不日便会出现在皇宫,很快,大晋朝上下便会知道你们镜南王府不甘心守着一个镜南,枉想吞我大晋朝的江山”君远航一字一字慢吞吞道。

    那一字一字浇在白戈的心上,听得白戈直皱眉。

    “胡说,我镜南王府对大晋朝忠心耿耿,从来没有二心”谋逆的罪名太大,一旦被按上,就洗脱不了被灭门。

    只有灭门,才能让上位者彻底的放心。

    “有没有二心,我不知道,不过很快我皇兄会知道,皇兄向来英明,想来不错怪于镜南王府的”君炦什么人,他最了解不过,一直想要除掉镜南王府,碍于人家手中的兵权,又差一个收拾掉镜南王府的借口,迟迟不敢对镜南王府如何。

    一旦他手中有了镜南王府谋逆的证据,镜南王府若再想留住,只有一个字,难。

    此时,白戈才感觉到君远航的可怕,脸部抽动着“你想把我怎么样?”他要赶紧离开这个人,赶紧回到镜南去,守护着镜南王府的十万大军,只要大军还在手上,皇上自然不敢对镜南王府如何。

    “怎么样?”君远航慢条斯理“自然是把你押解进京交给皇兄,皇兄说不定还会大大加赏于我”

    白戈一惊。

    他要把自己送进宫中当人质。

    只要他在宫中,你父王就不敢带领十万大军来犯,或许只有乖乖交出兵权的份。

    “你好卑鄙”白戈气得一张脸铁青。

    他恨,他恨之前的自己太过自负,以至于没有看清这个人真面目。

    “彼此,彼此”君远航笑了,笑得无比灿烂“这是代价”

    什么代价,盯上他女人代价。

    “肖梗”君远航唤了一句。

    “属下在”肖梗毕恭毕敬站在君远航的跟前“把白戈连同镜南王谋逆的罪状一同送到宫里”

    “是”

    “肖梗”白戈喃喃自语,肖梗跟在他身边已有快十年的时间,如今君远航却来告诉他,肖梗是他君远航的人,十年前,那时候君远航才多大,不过才十几岁,一个十几岁的人却敢对镜南王府出手,这样的人何其可怕。

    还没等他多想,肖梗一把打晕了他,随即两人都消失在包厢内。

    水清云眨巴着双眼。

    “肖梗也是你的人?”

    “嗯”君远航点了点头“走吧,有些事慢慢说与你听”君远航搂起水清云向外走去。

    一行人渐渐走远。

    司空复露出一只眼,确定所有人都已走光,才敢抬起头。

    好险,好险。

    好在刚才他聪明,知道用装醉这一招,不然十六王爷与镜南王府那么大的秘密被他听了去,他还能活命。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松了一口气,脖子还在。

    好险,好险。

    今晚回去他一定要好好睡上一觉。

    对,好好睡上一觉,忘记今天的事情,以后对十六王爷还有水姑娘能走多近就走多近,这样厉害的人,如果能抱上,以后还怕不能平步清云。

    打定主意,看了看桌子上几乎没动的菜肴,又有些舍不得,都没怎么动呢,不吃几口怎么对得起自己。

    想着先是为自己倒了碗汤,随后开始对着桌子上的菜肴横扫起来。

    自从来了容州,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吃过这些好菜了。

    吧嗒吧嗒的喝着酒,吃着菜,然后浑身渐起一种热意,这种热意越来越强,冲刺着他的血脉,里面的各处神经都在叫嚣。

    司容复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奶奶的,八成是白戈想对水姑娘下药,然后水姑娘没中计,让他这个死要吃的赶上了。

    “白戈,你这个王八蛋”司容复不由大声骂了起来。

    亏他还是少将,竟也能使出如此卑劣的手段。

    呸。

    什么世子,整一个下三流的地痞。

    “大人,大人,你真是让我好找,你怎么一有在此喝酒,也不叫上小的”卢志成推门进来,刚刚明明看见大人和水姑娘一众人进了包厢,水姑娘都出去好久了,大人还没出来,他一时好奇便找了上来。

    “白戈你这个王八蛋”司容复的视线已经模糊,脑子里只想骂人。

    卢志成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司容复的嘴巴。

    大人不要命了不成,世子都敢骂。

    嘴迹的凉意让司容复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把抓过卢志成,就地啃了上去。

    卢志成吓得目瞪口呆。

    久久才反应过来,娘的,大人这是把他当女人了。

    想走开,他那小身板那是司容复的对手。

    司空复这会哪分得清眼前之人是谁,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让他把心中的热意发泻出来,舒爽了就行。

    一时间包厢里弥漫着基情四射的味道。

    ------题外话------

    哇咔咔,花花邪恶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