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奉旨回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六月,太阳高高挂。

    地里的高粱正被充实的果实压弯了腰,就连长在北邻村的葡萄树上都长出了一串串鲜艳欲滴的葡萄,让人看见忍不住要吃上一口。

    通往容州各村的道路已不再是泥泥洼洼的黄土路,全部铺上了青石。

    如果你不经意进来这里,你一定以为来到了某户大富人家的后院。

    事实上却不是。

    这里的百姓勤劳朴实。

    这里的土地虽然不是很肥沃,他们却正努力的用自己的双手让这里的土地开花结果。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去年来到这里的水姑娘,如没有水姑娘,现在的容州还是容州,黄土朝天,植被无生。

    如今的容州,是除了江州之外,被称为大晋朝第二富庶之地。

    容州出的高粱酒独一无二。

    容州出的蚕丝天下第一。

    容州出的葡萄酒举世无双。

    如今大家提起容州,谈起不是它的贫穷,而是他的富庶,谈起容州的时候,人们就谈起山珍海味,引得人口水直流。

    水姑娘是容州百姓心中的神,无人能及。

    此刻,水清云却正懒洋洋睡在院子里的一处阴凉处,手中拿着一本孤本沉思。

    她手上这本孤本是天京城里的琼书阁里拿来的,上面的一笔一句都是琼无忧亲手所写,亲手所记,从彬城回来,她只要一有空,就研究琼无忧留下的这些生活笔记,感受着她曾经的一喜一怒。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这些孤本里,没有提及那个男人的身份,也没有提及那个男人的姓名,那个男人或许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是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云儿,喝碗绿豆汤,消消暑”陈氏端了一碗绿豆汤出来,陈氏一身玫红罗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身姿也比刚来时来得风韵。

    水清云放下手中的书本,抬头看了一眼陈氏。

    陈氏现在越来越像个母亲。

    “怎么了,娘脸上有东西”陈氏放下手中的碗,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问道。

    云儿时常看着她发呆,有的时候不说一句话,她总得云儿在透过自己在看另外一个人,而且云儿有的时候与她说话也有些奇怪,总觉得隔着距离。

    “觉得娘越来越漂亮了”水清云回过神,微笑道。

    “你这孩子,那有这样说自己娘的”陈氏慎骂着,脸上却是开怀。

    有那个女人不希望别人说自己漂亮。

    “圣旨道”门外一道尖利的公鸭嗓,拉回了娘俩的思绪。

    水清云与陈氏对视一眼。

    圣旨?

    这个时候会有什么圣旨来。

    苏公公一身暗红色的衣裳手持圣旨进来。

    他一进来,先是扫射了一遍院子,发现院子里除了站着一位夫人和姑娘,再无他人,不由打量起眼前的夫人和姑娘,干咳了一声“想必这位就是水姑娘和陈姨娘了”

    “见过苏公公”陈氏朝着苏公公福了福身。

    苏公公皇上身边的贴身内侍,是大内总管,今天苏公公亲自来到容州,想必是有大事。

    “陈姨娘不必客气”苏公公回以一礼。

    “公公远道而来,不知先坐下喝口茶”

    “也好”苏公公常年跟随在君炦身侧,其身上的气势被君炦所感染,举手投足之间都把皇家的礼仪做的十足。

    “水姑娘,京中一别,已是一年多,圣上一直对把水姑娘遣来这里心存内疚,一年多来寝室难安,看到水姑娘和陈姨娘在这里生活的这样好,圣上也算是心安”苏公公坐下,喝了一口茶,茶香浓郁。

    “多谢圣上挂念,只是不知公公前来是为何事?”水清云淡淡的回应。

    内疚?

    这种东西,别人会有,身为帝王的君炦不一定会有。

    “皇上派咱家来看看水姑娘,看看水姑娘在容州是否生活的安好,二是来看看,容州是不是如传言那般,已经不再是一块荒地”苏公公嘴角隐隐含笑。

    先前说水长出了位傻女,很久很久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他们嘴里的傻女,正在悄悄的改变着容州。

    这样的傻女如何能让人小看,所以皇上派他来了。

    为的就是给世人一个态度,给出一个皇家的态度。

    陈氏看着苏公公,听不懂苏公公话里的意思。

    水清云明眸一挑“那圣上来可是有什么旨意”

    “自然是有的”苏公公干咳一声,暗思,为什么他在水清云的面前会不自觉的感到一种压力,一种来自上位者的压力,而这种压力,他通常只会在皇上身边感觉到。

    喝了一阵茶,院子里的人也都回来的差不多。

    苏公公这才站起身,干咳了几声。

    “水清云听旨”

    陈氏带着院子里的人跪了下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水家长女开拓容州有功,即日起,不再待在容州,择日回京接受封赏,钦此”苏公公双眼笑眯眯的收起圣旨,把她递到水清云的手中“恭喜水姑娘,贺喜水姑娘,苦日子总算到头”

    水清云明眸微睑“谢主隆恩”

    “好生收拾,咱家和你们一块回京”正好他也想留在容州好好玩几天。

    陈氏大喜过望之后就是大悲。

    她们在容州生活的好好的,皇上又把她们召回去做什么。

    “清云惶恐,清云身上带着煞气,深怕回京之后又与皇室相冲”水清云双手拿着圣旨,清冷的脸上看不出是喜悦还是高兴,在这六月的天气里,却能在她的声音听出一些清凉。

    陈氏担心的看着水清云。

    苏公公亲自前来,就说明的一个态度,皇帝不再追究先前的问题。

    可皇上不追究,不代表水清云不计较。

    你老人家说我有煞气就是煞气,一道圣旨把她赶来了这里,现在见她容州建的好了,心理又不平衡了,又想把她叫回去。

    “水姑娘,皇上说了,水姑娘自然不可能身带煞气,如水姑娘真有煞气,也不可能把容州建成如今的样子”苏公公嘴角的笑还挂在唇上,暗思,水姑娘到底是聪明的还是个傻的,怎么与皇上较起真来。

    要知道皇上派他来宣旨,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皇上的态度问题。

    “皇上即是这么说了,那清云就不用担心会被皇上再次调到别的地方,多谢公公”水清云站起身,清清冷冷的样子,生是让苏公公看得移不开眼。

    水清云被皇上请回京的消息不胫而走。

    百姓们高兴之余又露出淡淡的悲伤。

    水姑娘回天京城了,那水姑娘是不是就不再管她们了。

    “姐姐,召娣会想你的,你一定还要回来”召娣拉着水清云的手依依不舍,姐姐帮了她和她娘太多,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追随姐姐而去,哪怕是为奴为婢,可姐姐说,她的丫环已经够多,可是身边缺一个女掌柜的,让她好好学学认字算账,将来来她身边当个掌柜的,她点了点头,暗自发誓一定不让姐姐失望。

    “王爷,皇上让你去速去镜南接手十万大军,你再不去安抚军心,镜南的那十万大军真的要乱了”苏公公看着君远航要和他们一起进京的派头,急得团团转,这十六王爷是怎么回不,十万大军,人家想到想不来,到了他老人家这里倒好,请都请不去。

    你不去就不去吧,人家水姑娘回京有你什么事?非得上前来凑热闹。

    “乱就乱吧,如是本王去了指不定会更乱”君远航懒得看苏公公那张涂满胭脂的脸,回京,回京之后,得有多少人想吃掉她的云儿,他不在一旁看着怎么行。

    “唉哟,王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皇上把兵权给了你,你就代表着皇上,你去了和没去能一样?”苏公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好了,皇兄的那点意思,别人知道你还不知道,我去了才是送死,走吧,本王有没有说过,她是我媳妇,她到哪我自然去哪”君远航往那一坐,耍起了无赖。

    他就是不去,皇兄能怎么着。

    顶多会有另一番罪名按过来。

    没事,他顶的住。

    水清云见陈氏以及红花她们忙着收拾这个,收拾那个,她的心竟连一丝期盼都没有,但是水家她又不得不回。

    不为别的,只为她要知道,水溶当初是怎么把她带回水家的,与琼无忧是否相识。

    这一趟天京城之行,注定不会平坦。

    “姑娘,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是不是舍不得离开这里”丫丫提着一个包袱经过水清云的旁边,见水清云神情淡淡的看着她们忙碌,停下脚步问道。

    “嗯”水清云点头。

    何止是舍不得。

    这里可以说花费了她大量的心血,现在就要离开,她的心情如何能好得起来。

    见水清云如此,丫丫也不知要说什么“我也舍不得这里”

    这里的生活可以说是无忧无虑,如今要跟着姐姐回去,她不知道面对自己的会是什么。

    “你和你娘留在这里,不必跟着我回京”

    “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愿意誓死效忠姑娘”丫丫脸色一白,姑娘什么意思,不要她和她娘了。

    “傻丫丫,想那去了,这个院子是我在容州的家,我是还要回来的,在我回来之前,我希望你和你娘能帮我看着这个家,可明白?”

    她是回了天京城,可她不希望在容州的家人去楼空。

    丫丫似懂非懂。

    “唉呀,让你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听姐姐的话准没错,放心吧,我和姐姐都还会再回来的”赫文泽大大咧咧的拍了一下丫丫的肩膀,放下豪言壮语。

    丫丫低下头不说话,眼睛通红通红的。

    赫文泽一看又咋呼起来“你哭什么,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

    丫丫一跺脚,不理会赫文泽,跑回自己的房间。

    赫文泽不明所以。

    水清云摇了摇头。

    她怎么就带回这么一个神经粗条的少年。

    马车浩浩荡荡的从容州出发。

    百姓们纷纷出来相送。

    直到看不见水清云的马车,他们的眼神还是不肯收回。

    心中暗自为姑娘祈祷“姑娘是个好人,希望老天保佑姑娘在天京城事事顺心”

    水清云回京,最开心的莫过于司容复。

    好啊,水清云走了,他终于可以在容州一展拳脚了。

    “大人,水姑娘走了,不是还有容州帮,大人还是小心行事为好”卢志成见司空复有些得意妄形,在一旁提醒道。

    “还是你小子想的周到,对,对,本官得低调”司空复点头。

    水姑娘走了,还有容州帮。

    容州帮倒了,才能轮到他当家作主。

    “娘,圣上什么意思,又要把那个傻女给请回来”水文筝给过半年多的调养,身子早已无碍,行事又恢复了以往。

    这不,一听圣上派了苏公公亲自去接那个傻女回来,心里瞬间不平衡,一个是就该死之人,偏偏又要出现在她们跟前。

    容氏睨了她一眼“行了,你的性子也该改改,没听到传言吗,那个傻女早已不是傻女,还是替皇上开拓荒地有功的功臣,我们该拿出什么态度,你们自己心里要有个底”

    不仅水清云要回来,就连陈氏也一并要回来。

    容氏冷笑,回来就回来吧,手下败将,难道去了一趟容州回来还能翻天。

    “是啊,妹妹,娘说的对,你的性子也该收收,不要认人看了我们嫡出一房的笑话去”水文静的脸上柔柔静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那个端庄文雅的样子,婉如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太子妃。

    “我知道,难道我还能让那个傻女强过我们一头,放心吧,她只要敢回来,我就肯定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水文筝可不想学她娘和姐姐,明明不想她们回来,却硬要装作一番大气的样子。

    不就有个皇功,怕什么。

    回了后院,还不是她的天下,还跟以前一样,她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她,她只有傻笑的份。

    容氏已经懒得说她。

    “算算日子也该到京了,孙嬷嬷,南院那边可有收拾出来”此次水清云她们回来,圣上只怕有重赏,先前的西院自然不能再让她们住,免得传出去惹人闲话。

    “夫人,都已打扫好,只等你挑几件饰品摆进去即可”

    “嗯,一会我到库房看看,把值钱的物什都摆进去,省得别人说我虐待庶出”

    “夫人容慈,陈姨娘和大小姐必然会对夫人心存感激的”孙嬷嬷点头,夫人这招用的高,把水府值钱的东西都搬进去,她们可不得小心的供着。

    “娘”水文筝不依了“难道要让她们住的比我们还好”凭什么。

    凭什么一个庶出的可以享受嫡出的待遇。

    “筝儿,你若是再胡说,休怪娘把你关回房里,娘跟你说过多少遍,现在皇上都得对人家客客气气,何况是我们?”容氏板下一张脸,微怒。

    在还不知道水清云回京的底牌之前,她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水文筝奴了奴嘴,不再说话。

    脸上却是一脸的不服气。

    “老爷,夫人,老爷,夫人”水府的管家年伯迈着一双老腿奔走相告。

    “老年,咋咋呼呼的做什么”水溶正在书房,听见年伯的声音,皱着眉从书房走了出来。年伯忙上前“老爷,大小姐的马车已经到了城门口”

    “到了就到了,难不成还要我带着举家老小去恭迎她”水溶冷哼。

    “……”年伯失语,看着阴沉着脸的水溶,仗二摸不着头脑。

    不是老爷自己说等大小姐到了的时候跟她说一声吗?

    现在老爷这个样子又是为何。

    “行了,即然到了,你带人前去接接就是”水溶不耐烦的挥挥手。

    “是”年伯退下。

    “姑娘,我们现在是要回水府吗?”红花掀了掀帘子,大街上热闹非凡,过往的行人看见她们的马车,除了自觉的让路,并未投来多余的眼光。

    是啊,天京城每天不知有多少贵人出门,这些马车已经吸引不了他们的眼球。

    “回,干嘛不回”

    若大的护国将军府几个字在太阳底下熠熠生光,年伯带着水府的一众下人候在府外,看见马车缓缓的停在门口,心里有些紧张,传言大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齐嬷嬷率先扶着陈氏下了马车。

    陈氏今天一身淡蓝色的丝锦,脚步轻移,扶风细柳,一时间年伯竟没认出眼前的夫人竟是陈氏,直到陈氏微笑着唤了句“年伯”他才回神。

    “老年见过陈姨娘”年伯朝着陈氏鞠了个弓。,

    “年伯客气了,我不过是个姨娘,那能担得起年伯如此大礼”陈氏回于一笑。

    陈氏的这一笑,如是天上高高挂着的太阳,明媚灿烂,那有半分病秧子的神态,不仅气色好了,人变美了,连说话也变得好听了。

    这个样子就好像是……

    对,回到了陈氏刚嫁进将军府的那会,待人以礼,温婉大方。

    只是现在的陈氏比之前又多了一丝沉稳和大气。

    “姑娘,你慢点”红花在马车外面小心的要扶水清云下马车,那小心的样子如同服侍宫中的贵人一般。

    一身亮丽的宝蓝色衣裙首先进入年伯的视野,水清云缓缓的朝年伯走来,脸上未施粉黛,没有二小姐的柔和,没有三小姐的不可一世,却比二小姐多了一丝冷艳,比三小姐多了一份清冷,这样一个绝色的冷艳美人当真是他们的大小姐。

    “老年见过大小姐”是了,传言大小姐如今不一样了,今天一看,何止是不一样,简直是已经改头换面。

    只是不知道大小姐的脑子好些了没?

    “年伯不必客气”水清云朝年伯淡淡的笑了笑,记忆中年伯好像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痴傻而苛待过自己,是个可爱的老头。

    “大小姐一路舟车劳顿,夫人已经吩咐人备了些清粥小菜给陈姨娘和大小姐开开胃”年伯一怔,脑海里只有一个反应,原来大小姐笑起来这么好看。

    回想着之前大小姐笑起来是怎样的。

    脑子里除了大小姐那满嘴的红色,没有记住任何东西。

    “有劳年伯带路”

    水清云与陈氏刚踏进水府,容氏便带着一帮姨娘及水府的小姐们迎了出来。

    那满面春风的样子活脱脱水清云是她的亲闺女,离家一载终于荣回故里。

    “陈姐姐与云儿可算是回来了,这一路,可是让妹妹好生担心”容氏亲密的拉起陈氏的手,上下打量起陈氏,看着陈氏容光焕发,脱胎换骨的样子心里一顿。

    陈氏一洗先前憔悴的样子,不卑不亢,之前的怨气一扫而光,任由容氏握着她的手,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

    “让夫人担心了”陈氏微微福身。

    之前她一直不甘心给容氏行礼,认为容氏不过是后来人,她才是水溶正儿八经娶回来的女人。

    容氏一身华丽,本就想在陈氏面前好好威风威风,如今见陈氏不卑不亢,还对她行了礼,这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陈氏这样的改变却让她心里不舒服起来。

    “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听说容州是蛮荒之地,姐姐在那边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水文筝瞧见容氏与陈氏亲密的样子,又看见水清云冷冷的看着她们,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当家人一般,嘴巴撇了撇,带着三分笑道。

    “知道姐姐回来,娘亲可是高兴坏了,早早的便让人收拾出南院,如今见姨娘和姐姐平安回来,娘亲和我们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水文静柔柔的上前。

    “唉呀,姐姐,你和陈姨娘怎么穿一个颜色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两姐妹呢”水文筝捂嘴轻笑。

    大家这才看见。

    陈氏穿的是淡蓝。

    水清云穿的也是宝蓝。

    只不过水清云身上的宝蓝比陈氏身上的宝蓝要亮气一些。

    ------题外话------

    今天去医院产检,大夫说宝宝的胎位不太好,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