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反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算水文筝闹的那一出。

    除了各姨娘之间的冷嘲热讽,这一顿饭总体吃得还算舒心。

    水溶自始自终都没露面。

    这让容氏嘴角高高的泛起。

    陈氏与水清云回府,水溶的态度才是关健,水溶不露面代表什么,代表水溶还是不待见这母女俩。

    “姐姐,你和云儿劳累了一路,早点休息,明天我让孙嬷嬷挑一批丫环过来,你们挑挑,看到合适的就留下”容氏亲自把陈氏和水清云送到南院,走的时候还不忘客套一番。

    “让夫人费心心了,夫人慢走”陈氏微微朝容氏福了福身,那个样子卑微的很。

    容氏看着陈氏的态度,满意的很。

    早就如此多好,人呀就得明白自己的身份,之前你是夫人,大家敬你,你现在不是夫人,只是个姨娘,就得敬着别人。

    容氏带着一众丫环扭着小腰走了。

    陈氏看着容氏的背影喃喃道“有些事情做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嬷嬷,我今天的表现可还好?”

    “夫人”容嬷嬷小声的回了一句“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好,之前我们因为在言语上吃了太多闷亏,像夫人今天这样就很好,至少容氏不会因此小瞧了你”

    “是啊”陈氏深有同感,以前她对这水溶的众女人很是不屑,对容氏更是低不下头,她一心一意等着水溶的态度,等来的却是水溶对她的不闻不问。

    所以她的心死了。

    整日忧郁憔悴,如不是跟着云儿去了容州,换了个环境,也许她早已经命丧黄泉“嬷嬷,回到了水家就是姨娘,不管是人前人后都把称呼唤回来,免得落人口舌,你们也是一样”陈我对着齐嬷嬷入红花月影道。

    “是,姨娘,老奴知晓了”

    齐嬷嬷自然知道一个称呼可以引起怎样的波浪。

    水清云眼光划过这处南院。

    不知容氏是有心还是无意,打扫的非常干净,且还让人整修了一番,看着想新盖的一般,再看里面的陈设,油光通亮,看着就是一般的宝贝。

    嘴角浮起冷笑。

    这么抬举她们是想说明个什么问题。

    容氏无非是想时时刻刻提醒她们,这些好东西都是我给你们的,只能摆在你们房里摸摸看看,如是坏了或是被卖掉了,可就得过来找她们的麻烦。

    因为在水府唯一有权利动这些东西的人除了水溶就是她,别人没那个权利。

    “嬷嬷”水清云出声。

    “小姐”

    “明天让水夫人把这些名贵物品都收回去,就说我们房里的东西我们自己会置办,用不着她费心”放些小灾星在屋子里,她确实不舒服。

    “是,老奴瞅着也有些碍眼”齐嬷嬷闻言笑得开心。

    她一进屋就发现这屋里的摆设有点不对,简直堪比容氏房里的摆设。

    水清云点头。

    她的院子她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不喜欢别人在她的地盘指手画脚。

    “都换了吧,我看着也糟心”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摆在她们房里干什么,若是传出去,还不是为容氏赚名声,她还得让人说是贼心不死“跟她说说,我们南院想自己设个小厨房”

    做菜已经成了为她必不可少的一项爱好,没有厨房可让她怎么活。

    “什么?”容氏一双眼射出利光“南院把我给她们摆设的东西都退了回来”

    “是的,夫人,陈姨娘身边的齐嬷嬷一大早过来便要老奴过来跟你说说,让你派几个人把南院的东西都搬走,说那些东西太贵重,如是磕了碰了的就不好,还说,不过是几件家物什,就不劳夫人费心,她们会自己买点回来,也让夫人放心,绝对不用公中的钱”

    “不用公中的钱,这是要自己花钱置办了”容氏眼眸闪了闪“还说什么没有?”

    孙嬷嬷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做什么?”容氏不悦。

    “也没什么,只是陈姨娘说想在南院设个小厨房,说是她身体有些虚弱,不宜于众位一起用餐,也怕影响了夫人及诸位姨娘用餐的心情”

    设小厨房,一般的姨娘都没有这个待遇,现在的水府,也就只有夫人的院子里才有一个小厨房。

    虚弱,容氏冷哼,她瞧她伶牙利齿,精神百倍,可是一点也瞧不出疾病缠身的样子。

    “即然姐姐身体有恙,我自然应该体恤,准了”还弄小厨房,难不成还怕她下毒毒死她不成。

    她若要下毒,又何必等到今天。

    “老爷可在府里?”容氏想起水溶昨天到今天都未曾露面,不由问道。

    “老爷进宫还未回来”

    “行了,都去忙吧,盯着点南院那边”容氏让大丫环流元为自己捶背,听到水溶对陈氏母女回府的事情不闻不问,暗想陈氏她们就折腾吧,折腾的越厉害才好,如此就算水清云脑子不傻了,水溶也只会对她更加厌恶。

    此刻,水溶正在御书房里,君远航在他的对面懒洋洋的坐着。

    君炦一双眼埋在一堆奏折里,看也不看下面的两。

    水溶一脸镇定的站在那里,皇上不说话,他自然不会没话找话。

    至于君远航,只是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椅子上,等待着君炦发话。

    良久,君炦一甩手里的折子,双眼似要喷火一脸的怒气“瞧瞧,现在镜南军都成了什么样子,整天都有人在营中打架斗殴,军不像军,民不像民”

    君远航眼眸扫过那道折子,抿着唇不知道想说什么。

    “十六”见君远航不说话,君炦怒吼出声“朕把十万大军交给你,是想让你好好替朕把持着十万大军,免得让旁人钻了空子,你说说你自已,朕的旨意下了多久,你竟当耳旁风”

    君远航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眸,“皇兄,臣弟早就说过臣弟不是带兵的料,你非要把那十万大军硬塞给我,我也是怕出了漏子,才迟迟不敢上任”

    硬塞给他。

    如果可以君炦真相撕烂他的嘴。

    还真敢说。

    他若不是担心他早已控制信那十万大军,他用得着走这一抬险棋。

    君远航如此态度又让他迷惑了。

    如果他真想对这十万大军动手脚,他的这道旨意一下,他不是应该欢天喜地,如今他跟自己演着一出,又是为何。

    “皇上,军中不可一日无主,十六王爷迟迟不去上任,只怕有心人想对这十万大军动了异心”水溶见两人都沉默,一个嘴角上挑,明显没把皇上的怒气放在眼里,一个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说的话也是实话。

    国一日不可无君。

    军中也不可一日无帅。

    “十六,听见没有,你再不去上任,这十万大军朕可就要交给别人了”君炦脸色微沉,不要最好,省得他把十万大军交到他手里,寝食难安。

    君远航不说话。

    君炦望向水溶“水爱卿,你来说说,如今这满朝的人员当中,谁适合领兵”

    不是谁适合就行,还要看那人听不听皇上的话。

    水溶思索了一会,很是谨慎的开口“回皇上,臣认为,这十万大军还是皇上直接统帅为好”

    交给旁人你不放心,可不是自己手握兵符最合适。

    这句话最能道出君炦的内心。

    “皇兄,不过是十万大军,我接了就是”君远航突然站起身。

    水溶噎住接下来要说的话。

    君炦心生欢喜,君远航突然来这一句,他的脸立马黑了下来。

    “皇兄,兵符呢”君远航一个伸手,问的理所当然。

    “你不是不愿意去,怎的又想去了”君炦被君远航的态度搅的如大海水中的波浪,一阵高过一阵。

    “即然皇兄相信我,我又无事可做,过去看看也不错”

    “……”这算什么理由,拿他的圣旨当儿戏。

    “也罢,镜南离天京城太远,朕的确光顾不到,你且过去惩治一番,莫让邻国的人钻了空子”君炦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初。

    他知道君远航是要跟着他对着干。

    他给他,他不要。

    他不想给了,他又不甘心。

    这就是十六。

    一个在他身边隐藏野心最久的一个。

    “臣弟一定不负皇兄所望,臣弟还有个请求”君远航难得的施于一个君臣之礼。

    “你有什么要求都要尽管说来”眼不见心不烦,早点把人打发走他才安心。

    “事关水将军”

    水溶闻言身体闻丝未动。

    君炦蹙眉,这关水溶什么事。

    “皇兄,水将军家的长女,臣定了,你不要打她的主意”他其实一点都不担心云儿会妥协,不过有必要给皇兄提个醒。

    “你这说的什么话”君炦被气得脸通红。

    “云儿为皇兄开拓容州有功,皇兄还是早点对云儿进行封赏”

    水溶嘴角一抽。

    这算不算是赤祼祼的威胁。

    刚把军权要到手,这边就开始威胁起皇上来。

    君炦真是悔到肠子都青了。

    “我个朕自有打算,十六还是早些启程为好,若是耽误了军中要事,就算你是朕的亲弟弟,朕也一定严惩不怠”他是皇上,怎么可能受人威胁,更何况那人还是他一心想除掉的弟弟。

    “皇兄不必客气”你把十万大军交给我,不就是想给我按上一个谋逆的罪名,好名正言顺的除去自己。

    水清云正在书房里对着一张纸条发呆,红花走了进来“姑娘,容夫人带着人正往南院而来”

    “她来干什么”水清云垂下眼眸,明显对来人不喜。

    “夫人怎么有空过来”说话间容氏已经和陈氏交谈起了起来。

    “恭喜姐姐,贺喜姐姐”容氏一脸的喜庆“宫里派人传话说,让云儿明天进宫一趟”

    进宫?

    陈氏微微怔了一下。

    “据说是因为云儿建了皇功,皇上欲对云儿进行封赏呢”容氏捂嘴轻笑“这在这们将军府可真是一件大事,云儿这次可为将军府挣了光”

    “姐姐,云儿身居皇功,估计云儿以后的婚事也得由皇上来做主,云儿可真是好福气”皇上赐婚,说得好听点是赐婚,说得难听点就是已经沦为皇上手中的棋子,皇上想你下到那里,你就得待在那里。

    “夫人说的那里话,皇上那有那个闲心来操心云儿的婚事”

    “听说现在的容州真是大不一样了,有时间真想过去看看,云儿呢,怎么不见她”容氏在这自说自话了半天,甚觉无趣,挑起凤眼打量起四周。

    屏风,摆件果真都换了一通。

    精致的雕刻,一点都不亚于库房里那些,不由冷笑,怪不得看不上她摆的那些,原来是想在她跟前显示一下她们有多财大气粗。

    “在书房呢”陈氏看了书房一眼,云儿肯定知道容氏已经过来,却选择待在书房不愿出来,想来也是不愿意与容氏虚与委蛇。

    书房?

    容氏差点失笑出声。

    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傻女,呆在书房,真是让人笑话。

    “一年多没见,云儿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容氏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

    “人总该长进,如是一辈子浑浑噩噩,岂不让人看了笑话去”

    “姐姐说的那里话,云儿是我们护国将军府的长女,谁敢看了她的笑话去”虽然是个庶女,却也占了长字不是。

    陈氏笑而不语。

    “老爷这两天可有来看姐姐”容氏喝了一口茶,茶香入鼻,香气溢人,这茶的味道比她房里的还好,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

    陈氏笑而不语。

    容氏也笑了。

    “你也不要怪老爷,你也知道军中要许多事,别说是你,就连我大半个月不见他踪影也是常有的事,等老爷闲下来,一定会来看你和云儿的”水溶不过来,让她的心里大为开怀。

    “无妨,十几年都等过来了,不差这几天”她现在对水溶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期待?好像不那么期待?恨,那更是没有。

    就如同是两个熟悉的陌生人。

    你不来看我,我也不想去见你。

    容氏讥诮的看了陈氏一眼。

    十几年。

    最好让水溶冷落你一辈子。

    “姨娘,姨娘”齐嬷嬷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什么事如此慌慌张张的,没看见夫人在这?”陈氏板起个脸。

    齐嬷嬷先是对容氏福了福身,随后用十分复杂的口气道“姨娘,老爷正在来南院的路上”说着还朝陈氏挤了挤眉,暗示着陈氏要不要进去梳妆打扮一番。

    “你说谁?”陈氏的语气加大了些。

    “老爷啊”齐嬷嬷重复了一遍。

    陈氏脸上有一时间的无措。

    他这个时候来南院做什么?

    容氏的笑容直接卡在了半空。

    刚想他最好一辈子不踏进南院一步,这就来了。

    “老爷肯定是刚下朝就来姐姐这,看来老爷心里还是有姐姐的”心里再挂不住,脸上也不能表现出有半分不悦。

    陈氏就那样坐着,眼睛底垂。

    她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水溶。

    “老爷,大小姐和陈姨娘就住在这里”年管家迎着水溶进了水清云她们的院子里。

    “老爷,你过来了”水溶一进门,便与水溶站到了一块。

    水溶扫视了她一眼中,微微点了点头。

    “唉呀,姐姐,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见见老爷,老爷今天可是专门来看你和云儿的”容氏当家主母的派头十足,见陈氏在里面扭扭捏捏,不由加大声音道。

    水溶看向里面。

    他的心情也是复杂的。

    陈氏身着一件梅红色罗锦,从里面款款而出,裙摆随着陈氏的动作而轻轻的摆动着,头上插着一根梅红色的钗子,水溶看见,竟有种愰如隔世的感觉。

    “妾身见过老爷”陈氏大大方方的给水溶行了个礼,随后站在一边不说话。

    水溶紧紧的盯着陈氏,刚硬的五官上露出微微欣喜。

    看着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生硬的别过头,不经意看起四周“离府一年多,回来可还习惯”

    态度不冷不热。

    “夫人体帖,为妾身和云儿准备了这么大一南院,自然是习惯的”陈氏回的话也是不冷不热。

    “她向来大气”水溶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容氏所作的一切。

    容氏脸上一喜“这都是我应该的”

    “让水清云出来一趟,就说我有要事与她说”连名带姓的呼唤,如同路人。

    “不知将军找清云有何要事”陈氏刚想回绝,水清云清冷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水溶转头。

    迎上一双清凉的眸子。

    这双眸子似笑非笑,即清亮又透撤,眸子深处还浮着淡淡的嘲讽

    将军?

    好陌生的称呼。

    陈氏一怔。

    没有想到云儿会如此称呼水溶。

    容氏同样蹙眉。

    这水清云是真傻还是假傻,那有女儿称自己的父亲官职的。

    水溶盯着眼前的少女。

    一袭火红色的纱裙,显在清冷的脸上,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冷艳无双。

    “云儿,你叫老爷叫什么?他可是你的父亲”容氏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编排陈氏和水清云的机会。

    将军。

    多么好笑的一个称呼。

    不知道老爷听后会是什么感想。

    “清云唤夫人为夫人,唤将军自然是将军”听着像是饶口令。

    她是庶女,按照礼数,她该尊称一声容氏为母亲,唤陈氏姨娘。

    “大小姐”容氏叹了口气,她一个嫡母唤一个庶女叫大小姐,够给她面子吧“我知道你对我略有微辞,你称不称呼我为母亲,我都不在乎,可老爷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是不是应该和其她姐妹一般唤声爹爹”容氏的声音夹带着一种无奈。

    看来这个水清云真的是好了。

    若是以前,那能说出这么饶口令般的话,天天人前人后的母亲母亲叫的好不亲热。

    “爹爹?”水清云冷笑“他心里无我这个女儿,我心里自然没他这个爹”

    对于水溶她是陌生的。

    作为原主,对他是即爱又恨。

    对于她,只能算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让他开口唤他爹,除非她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关怀。

    不然,不叫也罢。

    “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容氏紧张的看着水溶,其实她在等着水溶发火。

    “哈哈”没想到水溶不怒反喜“有点反骨,像我水溶的种”

    笑着进了里屋。

    容氏露出疑惑。

    水溶不是应该大发雷霆。

    陈氏则是有些紧张的拉着水清云的衣袖,在她看来,云儿真的有些过了,水溶再怎么说,也是当朝的一品大将军,她如此不给他面子,他没动用家法算不算是万幸。

    “明天进宫一趟,你此去容州有功,皇上自然要对你论宫行赏,宫中的礼仪你怕是不懂,一会让夫人给你派个教习嬷嬷给你讲讲,也免得进了宫不知所措”水溶对于水清云刚刚的话暂口不提,提起了另一件事。

    “是,妾身过来也是想跟云儿说这事的,还是老爷想的周到”容氏端庄的坐下,宫中礼仪,最好再发生一起一年前那样的事,让皇上重新厌恶她。

    “不用了”水清云直接拒绝“皇上也知道我不是个知礼数的,如是刻意去学,反而惹了皇上不快”

    人人都道她是傻女,即是傻女,当然不知什么是礼数。

    “大小姐”容氏放柔了些声音“皇宫不比别处,若是再发生一次冲撞贵人的事,你就是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老爷也是为你好,你还是学学吧”

    上次你冲撞了贵人没让你头落地算是便宜了你,这次若再次冲撞了宫中的什么贵人,她就不信水清云还有那样的好命逃过一死。

    陈氏欲言又止。

    皇宫是什么地方她是知道的。

    但她也知道云儿若是做了什么决定,她若是想更改也是不可能的。

    “这就不劳夫人和将军费心了”水清云把玩着手里的瓷杯。

    进宫。

    这两个字有些新鲜。

    ------题外话------

    旋舞010,秦月夜,18029405736,czzj12,鸿1983的月票,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