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毒发身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锦在外屋等了一会,不见成芬出来,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撩起帘子就往里走。

    “唉,客官,里面是女眷更衣室你不能进去”店里的小二一见阿锦的架势,赶忙上前止住。

    阿锦看到不看他一眼,一拳把他挥出了老远。

    走了一圈没有发现成芬的影子。

    “客官,你是不是在找人?”一位掌柜的上前,没办法,人家这架势看样子要把他的小铺掀掉,他不出来不行。

    “这里面哪里还有出口”阿锦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问道。

    掌柜的咽了咽口水“铺子的后面还有个后门,是我们店里的内部人员走的”

    阿锦径直朝后门走去。

    没有,没有看见成芬的影子。

    他从后门一路出来,在一个巷子的交叉口发现一支钗子,正是成芬刚刚新买的的钗子,阿锦看着这支钗子一个跃身,一路寻了过去。

    “什么?你说成芬不见了”赫文泽也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在外面等阿锦,阿锦和成芬进了铺子里面,他左等右等不见他俩出来只好进了铺子。

    进了铺子才知道成芬不见了,阿锦很有可能追了上去。

    他不敢耽搁只得赶紧回来告诉水清云。

    水清云明眸一暗。

    成芬刚入天京城,在天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是谁与她有仇?

    成芬身上最显眼的不过是其一身的医术。

    “去查查今天二小姐去了哪?”水文静今天无端跟她说起右相府,还提起史雅芝,这本身就有些费夷所思。

    “是”月影很快就回来“二小姐从南院离开之后,直接坐马车去了右相府会见右相府小姐,大约一个时辰才出来,此刻正在府里”

    要查一个闺家小姐的行踪轻而易举。

    “派人盯住右相府”成芬的失踪十之*与右相府有关。

    成芬从试衣间出来,刚想出去,后面一道重力把她敲晕了过去。

    还没等她看清来人,她的眼前就陷入一片黑暗。

    此刻,她正被两个黑衣人按住,不能动弹,她的眼前坐着一个女子,那女子带着头纱正在她面前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只道成姑娘是个大夫,没想到成姑娘还是一个如此明艳的大美人”眼前的女子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出口的竟是纱哑之音,成芬听见略微皱起了眉。

    “成姑娘不必害怕,我请你过来没有恶意,你也听见了,我本是妙龄女子,如今却要如同个老妪一般说话,还有这身上的皮肤,之前说是肤如胜雪也不为过,谁曾想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史雅芝在成芬面前一点也不避讳,撩起衣袖,让成芬看着她的手。

    皱折横生。

    青筋突起。

    这样的皮肤真真切切比七老八十的老妪都不如。

    成芬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嘴角泛过冷笑。

    想必就位就是一夜之间变成京城笑话的右相千金了,只是她这请人的态度着实让人不敢恭维。

    “成姑娘”史雅芝的语气放柔“我请你来真的是没有恶意,只是怕成姑娘拒绝,所以请成姑娘来的方式可能粗鲁了些,我答应成姑娘,只要成姑娘能治好我身上这种怪病,不管成姑娘想要什么,我都答应”史雅芝走到成芬的跟前,双眼紧紧的看着成芬。

    成芬把头撇过一边,随即双唇一笑又把头扭过来“史小姐就是这样请我给你看病的,你的诚意我可是一点都没看到”

    “还不赶紧把成姑娘放了”史雅芝冷冷的看向两边的黑衣人,黑衣人双手一松,成芬恢复了自由。

    “成姑娘,你看我可是表现出了十足十的诚意”

    “史小姐”成芬动了动筋骨,她娘的,被打一拳浑身都跟要散架似的“你下掉面纱让我看看”

    她是大夫,自然有着大夫的好奇心。

    且史雅芝身上的这种症状是她所未见过的。

    对于新生的病种,她历来没有抵挡力。

    “成姑娘这是答应了?”史雅芝语气中带着欣喜,也带着犹豫。

    她的确定成芬是不是真心想为她诊治。

    “谈不上答应不答应,我得看看史小姐的病症在不在我的范围之内”

    史雅芝轻轻的扯下面纱。

    面纱下的脸,粗糙,干涩,折子从生,如同千年古树皮一般。

    一旁的黑衣人看见只得快速的低下头不让史雅芝看见他们眼中一闪而过的鄙夷。

    成芬也被吓了一跳。

    以前听过七十岁的年龄,二十岁的身体。

    还是第一次看见二十岁的年龄,七老八十的身体。

    不,简直比七老八十的老妪还让人恐怖。

    就如同是一个树怪一般。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能轻易被她曼妙的身姿所迷惑,谁能想到面纱的背后是这样的一张脸。

    “把手伸过来”她是一个大夫,什么样的病症没有遇到过,所以一瞬间的惊诧之后便是沉静。

    史雅芝依言把手伸了过去。

    成芬探着她的脉。

    漂亮的眉始终没有舒展过。

    “成姑娘,怎么样,可知道这是什么病症?”史雅芝一双眼还保持着先前的亮光,急切的问道。

    “别吵”她最讨厌她在问诊的时候别人打断她。

    史雅芝立即闭嘴。

    良久,成芬才放下。

    “成姑娘,如何?”

    “不瞒史小姐,我的医术有限,实在是探不出史小姐的这个病症属于什么病症?”成芬叹了口气。

    脉像跳动有力,看着完全不像是一个有病之人,更不可能像是中了毒。

    “成姑娘,你不要骗我,谁不知道成姑娘的医术高超,连即将归天的水府陈夫人都从阎王爷手中夺了回来,难道我的这种怪病比陈夫人的病症还要怪”史雅芝听见成芬如此语气,脸色随即拉了下来。

    在她看来,成芬就是不愿意给她看病。

    “史小姐先前是不是喝过什么药物?”

    史雅芝动了动嘴,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是的,从六岁开始,我便开始食用一种养颜的偏方,那种偏方可以让我的容貌更加靓丽”

    “史小姐的病症很有可能与你的偏方有关系”是药三分毒,谁能确保史雅芝所食用的偏方食的时间长了没有反作用。

    “当真?”史雅芝也想过这个问题,但都被十多年来的效果给否定了。

    “看看就知”

    史雅芝把她的药方递了过去。

    看过之后,这张偏方里面加了紫河车,怪不得能起到养颜的作用。

    从方子上看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张方子是我父亲从一位高僧手中所得,我也一直食用,效果极好”史雅芝想象着以前她是天京城第一美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陶醉无比。

    “对不起,史小姐,我实在不知道你的病因出自哪里,恕成芬无能为力”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夫,只是比一般的大夫稍微懂多一些药草的习性,又不是神仙下凡,什么病都能治。

    要真是那样,她就不叫药仙子,而应该叫女神医了。

    “成姑娘一定有办法的,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史雅芝突然哀求起来。

    成芬是她目前唯一的希望,如是成芬都没有办法,要她顶着这样一张脸在世人面前过活,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史小姐,不是我不帮你,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这样吧,你先放我回去,我去查看一些医书再想想办法,可好?”

    作为一个女子容貌变成这样确实是挺可怜的。

    脑中灵光一闪。

    或许是药性与药性之间相克所致也有可能。

    “你真的愿意帮我?”史雅芝不确定。

    “我答应你,我尽量”

    “好,那我就相信你,这就派人送你回去”史雅芝虽然有些失望,但成芬愿意一试还是让她高兴的

    成芬站起身,就起往外走。

    却见成芬软绵绵的倒了下来。

    成芬眼明手快的扶住她。

    “史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成芬抱住倒在她怀里的史雅芝,却见史雅芝嘴角含血,一双眼瞪的老大。

    成芬心里一惊。

    史雅芝死了。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死了。

    赶紧找她的脉,史雅芝的丫头寻了过来,她一看见地上已经没有气息的史雅芝就大叫起来“不好了,小姐被人杀了”

    “不好了,小姐被人杀了”

    不一会,各种脚步声向这边涌来。

    走到前头的自然是右相史可郎及夫人。

    “雅芝”史夫人看见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史雅芝伤心的大哭起来。

    雅芝虽然得了怪病,但也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来的孩子,如今说没就没了,怎么可能不伤心。

    史可郎心里虽然没有多大的波动,但是史雅芝是右相府的嫡出小姐,这种时候他自然应该给个态度。

    “来人,上前看看小姐是怎么回事?”

    “爹,还用看什么看,肯定是这个女人杀害了姐姐”史明芝看着地上的地人,眼中闪过一丝快意。

    这个丑八怪终于死了。

    他以后在其它的诸多公子面前终于能抬起头。

    “来人,把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给我押起来”右相双眼扫向正在为史雅芝翻眼皮的成芬,作了一个手势,立即有人把成芬从史雅芝身上拉起来,紧紧的拽着她的双臂不让她动弹。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女儿的房里?”史可郎老谋深算的一双老眼咄咄逼人的看着成芬。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右相可以好好问问你的女儿?”成芬冷哼。

    史雅芝的突然死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定是你杀了我女儿,你还我女儿来”与右相的冷静相比,右相夫人的情绪有些激动,说着就朝成芬扑去。

    成芬也不躲避,就那样直直站着。

    “来人啊,把这个谋害小姐的嫌犯押下去”右相可不管成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要的只是一个结果。

    “爹,直接让她下去陪姐姐不就好了”史明芝撇了撇嘴,依他看,就应该把她和她姐姐一起处理了才干净。

    史可郎轻轻扫了一眼儿子,没有搭理。

    “老爷,老爷”右相府的管家林管家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耶律王朝的公主非要进来,老奴挡也挡不住”

    史可郎看向来人。

    水清云神情清冷的走在前头。

    随后跟着的是耶律王朝的皇子。

    眉头一紧,她们来干什么?

    “见过耶律公主,耶律皇子,不知两位前来我右相府可是有事?”

    “看来我们来得很不是时候,右相府这是怎么了?”水清云轻轻扫了一眼地上,又看了看被人钳制住的成芬,语气谈谈道。

    “不过是些家务事,不方便说与公主与皇子听,如果公方与皇子方便还请移架大厅,待本官处理好就过来”右相府小姐遇刺,怎么说都不是光彩的事。

    “也没什么事,不过是我弟媳妇被史小姐请了过来说是让弟媳妇给她瞧瞧病,见弟媳妇许久没有回来,我只好和弟弟前来右相府领人,只是不知右相把我弟媳妇抓起来是怎么回事?”水清云冷冷的看着右相,一口一口弟媳妇叫的亲热。

    右相不明所以“本官并未见到公主口中的皇子妃”

    耶律王朝的皇子妃怎么可能出现在他的右相府。

    再说,耶律王朝的皇子什么时候有的皇子妃,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水清云朝成芬看过去。

    右相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

    正对上成芬与阿锦对视。

    心里略微惊了一下。

    这个看起来名不经传的女人即然是耶律王朝的皇子妃。

    “此女涉嫌杀害我女,恐怕不能让公主带回去”右相的脸一沉,她的女儿此还躺在地上,是皇子妃又如何,在他右相府杀了人他一样不会放人。

    “右相这话可不能乱说”被押住的成芬开口“史小姐只不过是请我为她治病,我答应史小姐回去后帮她查看一下医书,谁知史小姐突然就倒了下来,与我可没有任何关系”

    “在场之人除了你还能是谁”史明芝开口。

    “我刚刚为史小姐把过脉,史小姐是毒发身亡”是一种隐藏在体内的剧毒。

    “你是大夫,谁知道是不是你动的手”史明芝不屑。

    史明芝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拳风过只听见啊的一声被抛出了好几米远。

    “明芝”史夫人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锦皇子这是何意?”史可郎看着阿锦,好歹他也是大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相,这位耶律皇子在他右相说打人就打人,未免太不把他放在眼里。

    阿锦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敢污蔑他的人女人就是找死。

    水清云忍住嘴迹的笑,不由摇头,阿锦看起来挺阳光的一个人,怎么做起事来却跟个闷葫芦一般。

    “史小姐确实死得悽惨,清云也深表同情,右相与其在这浪费时间,不如找个太医过来,看看史小姐究竟是因何而死”

    成芬肯定是不可能杀史雅芝的。

    只有一种可能,早就有人想除史雅芝只不过成芬凑巧赶了个趟而已。

    “人证物证都在,公主难道想否认”请太医,还有那个必要?

    “不知右相所谓的人证物证在哪?”水清云挑眉。

    “你们说说,是不是成姑娘杀害了小姐”右相看向那两个黑衣人。

    那两个黑衣人快速的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是,就是她,她不肯为小姐诊治,小姐让我们给点颜色给她瞧瞧,谁知她突然朝小姐出手,小姐就这样倒了下去”

    右相是他们的主子,主子让他们怎么说他们就怎么说,虽然他们也不清楚自家小姐到底是如何死的。

    “公主听见了没有”

    水清云也不急着争辨,而是轻轻的朝史雅芝走去。

    史雅芝的毒性已经曼至全身,整个人开始发黑。

    “公主,这种毒极为罕见,至少在江湖上极为罕见”成芬在一旁开口。

    “江湖上不多见,那就是出自皇宫了”水清云听懂了成芬的意思,顺着她的话道,随即站起身“即使如此,右相该想想,是不是史小姐在皇宫中得罪了谁,以至于被人灭了口”

    右相眉头深锁。

    对于一个无用之人死了便死了。

    便如是有人想用她的女儿大做文章,他也不是无动于衷。

    “瞧右相的神色想来心中已有数,即是如此,我与阿锦就不多打扰”水清云把成芬从右相府的手中拉了出来,走到右相的跟前时不忘提醒史可郎一句“听闻六皇子与水府的二小姐情投意合,圣上有意要为她们指婚,我本来还好奇,水家二小姐进来右相府是做正妃还是侧妃,如今看来一切都是我多虑了”说完也不等右相回话,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中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中花并收藏奉旨种田之王妃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