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咳,女皇,皇后来了 > 第29章 未婚妻—云娜·安洛兰

第29章 未婚妻—云娜·安洛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知道是三个优秀的勇士拯救了自己的妹妹以后,维萨的态度转变的不是一点点啊。

    “请问上位是来自哪里?”放桌子上一向保持“食不言”的维萨竟然开始和该亚、比荷他们攀谈,尤其是戾荒,维萨总是打听他的实力,看起来有一种吃到一半就会说“我们出去干一架”的冲动,呃维萨这也是看重戾荒嘛(咦,好像哪里怪怪的)

    “哥……”坐在维萨身旁的维莉用手臂碰一碰自己的哥哥,压低音量:“差不多得了。”真是的,这样的话迟早会把自己好不容易认识的朋友吓跑!

    维萨转过头瞪了自己的傻妹妹一眼,暗示她:安静点!你哥我在办正事。

    维莉撇撇嘴,最终不再说什么了。

    “该亚是吧,请问你们来自哪个家族?”维萨。

    该亚看向维萨:“不好意思,这个不能告诉你。”

    维萨也没有继续这个问题,他转头问比荷:“德拉呢?”

    “无可奉告。”冷冷四个字丢过来。

    维萨总觉得黑发男子身上有一种压迫力,他总觉得那个德拉不是那种可以轻易深交的人于是他回过头继续在该亚那里找突破口:“该亚,你现在是单身?”

    “噗!”当事人没有任何不平静,倒是维莉被他哥哥的问题弄得呛到:“咳咳咳,”她眼前起了一层水雾,喉咙发紧,“咳咳,哥…咳咳”。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哥哥这么奇葩。

    维萨皱着眉头:“看你像什么话?”递上手帕:“在客人面前这么丢人。”关键是在维萨看重的和自家妹妹年纪相仿的年轻男子面前这么丢人,他真怀疑这个妹妹还能不能嫁出去。

    唉,父母早逝就是辛苦,他这个哥哥不仅要操心着把妹妹带大,还要给她物色好人家让她有一个好归属,本来还以为这辈子都没办法放心嫁出妹妹了,没想到可以看到这样优秀的男孩子。可惜维莉还是太幼稚了些,没有世家小姐的样子。

    该亚看着这两个人,笑而不语。比荷视而不见,秀恩爱就算了,居然还在自己面前秀兄妹情深!简直不能原谅!为了防止自己暴走,眼不见心静。

    戾荒此刻专注在自己的烤肉上,简直不能更感动了,啊,肉依然是自己的爱啊。这些年,外界的熟肉烹饪技巧越来越棒了。

    该亚见维莉好了一些,就顺便回应维萨的问题:“维萨家主,我现在已经有爱人了。”

    维萨一脸可惜:“也是,像你这样优秀的男子,祝福你。”他端起酒杯。

    该亚也端起来回应他,不过她只是做做样子抿一口就放下了。

    至于比荷,维萨下意识忽略他,直接奔戾荒那里:“那,利,你是单身?”

    戾荒一脸“你没有必要问我”的表情:“呵呵,我也有对象了。”

    维萨也举杯祝福他。真是的,就不能给自己留一个妹夫吗?!老天!咆哮中。

    吃过饭,维莉就把自己的哥哥拿到房间:“哥!你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啧,你问的都是什么问题?”真是的。

    维萨不满:“我问的都是什么问题?”翻白眼:“维莉,我这都是为了你,你不知道?你难道不喜欢那个该亚?难道我没有看到你帮他又是递盘子又是拿面包的傻样?”

    维莉脸皮薄,一下子就脸红了:“哥!我没!我是把他当成恩人!啧,你想太多了,我充其量也是把人家当朋友,你知不知道……”她突然压低音量:“该亚和德拉是情人。”

    维萨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吃惊急了:“这……”骗人的吧。

    妹妹一脸认真看着哥哥:“让你作了吧。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掩饰的挺好的,唯一的破绽就是他们手上有一样的手链。”因为藏在袖子里所以并不会引人注意。这种禁忌的爱恋让人觉得有些兴奋。

    维萨看着妹妹红扑扑的脸蛋有些发毛:“你看着那么高兴干什么?”

    “不知道……”维莉傻笑,然后凑到哥哥耳朵边,神神秘秘的:“哥,你说他们会不会是私奔?”因为家族不同意所以两个人就跑出来,浪迹天涯!不知为何,想到这些,她失恋的坏心情就好了很多。

    维萨:“……”

    ----------------切--------------------------

    知道该亚等人要找的是安洛兰家族,维萨和威客管家一样询问她们目的,然后得到一样的答案,在稍加考虑之后,他告诉该亚比荷,现任安洛兰家族的家主确实与他有婚约。商议之后,维萨决定带着该亚她们探访安洛兰家族,与云娜安洛兰,自己的未婚妻见面。

    出发前一夜,花园。

    比荷坐在花坛边,手里燃着火若有所思。

    “半夜三更我不睡觉,你也不睡觉?”比荷察觉到有人靠近,自觉已经告诉她那是谁了。

    该亚确实是听到隔壁有动静才跟着出来的,她身上就穿着简单的衬衫随便披了一件外套,走过来,坐到比荷身边:“出来干什么?”她看着花园里的玫瑰花,忍不住碰一碰花瓣。

    “我随意走走罢了,倒是你,不要和我说我们的相遇是个意外。”比荷没有看她,保持着刚才的样子,语气里没有愤怒也没有不耐烦,就是平平淡淡的。

    该亚:“我是跟着你出来的,没有原因,看到你出来,我就出来了。”可以说是一种习惯一样的自然而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

    比荷嘴角微翘,眼底尽是戏谑还有好笑:“也就是说,我驯养的很成功?现在俘虏已经离不开主人了?”

    该亚眯了眯眼:“大概是吧,只不过那位主人估计得小心一些了,驯养的太过听话,有一天她要是想放弃、抛弃,可是会被反咬的。”该亚现在就像一只狐狸一样。

    比荷毫不在意:“那那个主人未免太愚蠢,我所谓的抛弃就是直接毁灭,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

    该亚:“你忍心吗?”她看着比荷,含情脉脉。

    比荷冷笑:“你在问我?问我干什么?”

    “有一天,你会毁灭我?”该亚。

    比荷反问:“有一天,我能驯养你?你能乖乖的?”

    该亚耸耸肩。

    比荷抬起手放在她额头上,然后向着头顶顺毛:“那样,你就没有被驯养的价值了。”然后她注视着该亚的眼睛,和她四目相对:“我喜欢剥夺你的价值。”

    起身,回去,继续睡觉。

    该亚坐在原地,伸出自己的手指,手指上发出蓝色光带,光带绕着一株玫瑰一圈,然后将玫瑰花瓣上打上一层冰霜。

    “你总是不相信你已经办到的事情,我是不是应该为你的自卑感到悲哀?还是应该为我已经失去价值感到落寞?到底是谁驯养了谁啊?”

    “也许你该赶紧抽身。”女声带着寒气,带着关心和心疼。

    “亲爱的,你不懂,那种被侵蚀的的感觉真的是特别棒。”该亚苦笑。

    “然而我看着你越陷越深并不开心,”女子似乎很不满。

    该亚:“夫琅,虹界每一个人都逃不开命定的原因是为什么?”

    夫琅,也就是刚刚的女声:“因为不想逃,命定就像是罂粟,只要碰了,就难以放弃。而你,我的大人,你是能戒却不想戒!”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情绪。

    “回去睡觉吧,我困了。”该亚突然道。

    “晚安,我的大人。”

    -----------------切-----------------------

    安洛兰家族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同时也是沉默的,也就是这份沉默给他们镀上更加神秘的色彩,并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起源。

    看到安洛兰家族宅子第一眼,该亚的感觉是:水属性,宅邸装饰典雅。水属性和木属性确实相配,嗯,安洛兰与泽维尔两个家族的联姻确实合适。

    然而,当一家之主,维萨所谓的未婚妻出现的时候,他们面面相觑。

    女子坐在轮椅上,她有着恬淡的微笑就像天使一般,她看着你,你会觉得全世界都是温暖的。这并不是夸张,而是这个女人真的有这样的亲和力。

    然而这样的亲和力却让比荷不安,她一向不喜欢过多的亲和力,比如某个女人。

    该亚突然好想打喷嚏,然后她忍住了。

    云娜·安洛兰是一个残疾,双腿无法行走的女子这样的事实确实挺让人震撼的,维萨竟然也没有提前打个招呼,该亚觉得维萨不应该会是这样不仔细的人。

    只见维莉她哥走过去,弯下腰和轮椅上的女人抱一下,女人恬淡的微笑变得更加甜蜜,然后维萨和她说了什么,她看向该亚、比荷他们四个人,向他们点点头,该亚她们不自觉站直了,挺直一下腰板,接着维萨从侍女手中接过轮椅,推着云娜走回来。

    云娜首先对她们打招呼:“你们好,尊贵的客人。第一次见面,你好,维莉。”

    维莉的脸变得红扑扑的,她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嫂子,她之前也和哥哥打听过,可是维萨什么都不说,现在看到云娜,她有些紧张,自家未来嫂子真好看!

    “我们进来喝杯茶吧,各位,我为你们准备好吃的点心。”云娜·安洛兰看起来很高兴。

    该亚看一看一脸淡定的维萨视乎明白了为什么他没有事先交代云娜的状况,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没有人会因为天鹅站着不动而否认她的美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咳,女皇,皇后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苍并收藏咳,女皇,皇后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