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先生一张一张地翻看了小哲的小画本,里头画的主要是小动物,有小鸟、小猫、小狗、小蜜蜂、小熊等等等等,不说栩栩如生,倒也有模有样,一张张地还盖着“你真棒”的小红戳,易先生翻完了小画本,便摸了摸小哲的脑袋,夸了孩子一句:“画得不错。”

    小哲得了夸奖,还被摸了脑袋,心里别提多快活。

    易先生又问他:“小哲是不是很喜欢画画?”

    小哲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笑容,闻言很高兴地点点头,大声说:“喜欢!”喜欢画画,画得好还能被爸爸夸奖,就更喜欢了!

    易先生脸上也露出一个微笑,转过脸来,跟管家说:“小哲有点天分,回头你留意一下这方面的信息,给小哲报个画画班也好,把老师请到家里来教也行,孩子既然有兴趣,就让他多学一学,别把孩子给埋没了。”

    管家心里头对小哲,那是很疼爱的,闻言笑着应下了。

    易先生又看向小哲:“喜欢画画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听你福爷爷说,你喜欢整天闷在屋子里,也不出来玩儿,男孩子,平时要多到户外活动活动。”

    小哲被批评不爱活动,但他知道这是爸爸在关心他呢,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喜悦,看看爸爸,又高兴地看看福爷爷,心里觉得很快活。

    易先生把手里的小画本交给管家拿着,管家接过小画本,老人家因为苏澈也在这里,就怕小哲呆在这里会耽误他们的事,于是过去牵了小哲的小手,哄着他说:“好啦好啦,画也给爸爸看过啦,福爷爷带小哲上去玩好不好?我们看看是去玩哥哥给买的新玩具呢,还是画画呢……”说着牵住小哲的小手要往楼上走。

    小哲大大的眼睛不舍地看看爸爸,心里非常想和爸爸在一起,但是又不敢说。

    易先生嘴边露出一个微笑,用手势示意小哲过来他这边,一边很温和地说:“没关系,今天过节,爸爸陪小哲玩一整天。”

    小哲没想到有这样的好事,他不是个非常活泼外向的孩子,不会跳起来大喊大叫,但是大大的眼睛里喜悦几乎要盛不住,欢欢喜喜地又过来爸爸这边。

    管家见易先生都这么说了,自然也没有二话。

    “外面天气不错,我们去院子里走一走罢。”

    易先生一说这话,管家就要去给他推轮椅,小哲欢欢喜喜地挨在轮椅一侧,易先生便招招手,让苏澈过来另一边,苏澈笑微微地过来了,小哲因为觉得今天爸爸实在太好了,见状竟然也没有觉得很嫉妒,只欢欢喜喜地在旁边问爸爸:“爸爸,你的腿什么时候好呀?”

    易先生摸了摸小哲的头发,哄孩子似的说:“快啦。”

    小孩子听了这话,便很高兴了。

    一行四人很快出了大厅,天气是真的不错,有种秋天的、秋高气爽的感觉,夏天已经完全地过去了,秋天到来了,不知道到了晚上,会不会是一轮没有缺憾的满月。

    轮椅以一种既定的速度,慢慢地推着往前走去,苏澈的目光,不自觉地就从易先生的双腿上略过,易先生的双腿究竟是怎么回事,跟易先生相处的时间长了,他慢慢地也有点想知道,不过这样的问题,打死他他都不会问出口,打不死他他就更不会问了。

    他们顺着庭院里的小道,很随意地往前走,小哲在旁边蹦蹦跳跳的,带着一种孩童似的兴奋,有时候会忽然指着树下的小黄花,指着让大家快看快看,说着就蹦蹦跳跳地过去揪一朵,回来放在易先生的手心里,有时候又会指着树上的一个鸟窝,很兴奋地“哇”地一声,你们看你们看,小鸟在上面建窝啦!

    他们还又遇见了上回那个园丁丁师傅,彼时丁师傅正在侍弄一个花园子,花园子里是一片给锄得松松的土壤,丁师傅身边是一簇簇的根部带着泥水的金菊,看样子,是要把这些金菊给种到这片花园里头去。

    丁师傅胖墩墩地蹲在那里,十分精神,不急不躁地摆弄着手里的活计,表情很宽和,看上去倒是个宽心人,瞧见他们一行人过来了,就乐呵呵地抬起一只胳膊,挥着手跟他们打招呼。

    要说这个别墅里的人,苏澈现在真是差不多见全了,司机就不用说了,管家、厨房、园丁也见了一个遍儿,易先生一次次地叫他过来的时候,从来没有让他避讳过谁,不过谁脑子拎不清,易先生也不会脑子拎不清,易先生既然敢让他来,必然是有把握让这些人把嘴巴闭严。

    说起来,易先生好像也没特别做过什么,但是苏澈对他,就是有这种信心。

    苏澈对这个园丁的印象不错,就笑微微地走上去跟人家搭话:“丁师傅,中秋节还工作吗?”

    丁师傅乐呵呵地跟他说:“正好这批金菊到了,虽然说吧,根部都处理过,有营养液,不是不能放,但是我不把它们都种下去,我这个心里啊,总觉得不踏实,过节也过不安心,还不如过来劳动劳动啦!”

    苏澈也笑,一靠近过来,就闻到一种很清新的、土壤的味道,旁边的那一大片金菊也开得十分艳丽,这让苏澈也有了一点翻翻土壤、弄弄花草的*,小哲也登登登地跑过来,睁着一双大眼睛很好奇地问:“丁叔叔,你在种花吗?”

    管家在后头也“呀”地一声,说:“小丁,改天再弄也不迟的嘛。”

    丁师傅不以为意,说没事儿!

    易先生也面带微笑地看过来,苏澈想了想,回过头来跟他说:“易先生,要不然你们接着往前走吧,我有点手痒了,想留下来帮帮丁师傅,”说着看向丁师傅,笑着询问道,“丁师傅,可以吗?”

    丁师傅是个宽心人,不会想那么多,当即答道:“当然可以啦。”

    易先生却很不赞同:“你是我请来的客人,怎么好做这些?”

    苏澈笑道:“做客讲究的就是一个乐趣,我现在就想帮着把这些菊花种上,一来锻炼身体,二来陶冶身心,您要是不让我做,这才是剥夺了我做客的乐趣。”

    易先生听他这道理一套一套的,也就不再拦着,笑着默认了,管家见状,便又推动了轮椅,易先生跟苏澈说,一会儿再来找他,又招招手,让小哲过去,小哲一边往易先生那走,一边不舍地回头张望,望望园子里翻新的土壤,又看看旁边那一大片很好看的金菊,心里也有点小心动,但是更舍不得跟爸爸一起逛园子的机会,嗯,改明儿丁叔叔再种花,他再过来一起玩儿好啦。

    一行人一走,苏澈便就具体该怎么弄,请教了丁师傅。

    丁师傅一边给他做示范一边讲解:“你要先把这些根部的塑料膜给去掉,这些塑料膜里头包着的这些稀泥,里头都有营养液,你尽量把这些泥水保留下来,然后你拿着这个小锄子,在土壤里头挖这么一个坑,”丁师傅一边动手一边说,“你看,大概这么深的,然后把根部放进去,填上土就行啦,这些土我刚都翻新过啦,很好挖的。”

    苏澈便照着丁师傅说的去做,拆塑料膜,挖坑,把根部放进去,填上土,从花园子最里头开始,慢慢地往外种,一颗两颗四颗八颗,两个人一起动手,慢慢就从一小片便成一大片,巴掌大的花盘,金灿灿地连成一片,随着天色一点点地暗淡下去,有一种属于黄昏的,很艳丽的美感。

    苏澈慢慢就有一种贴近大自然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清新、很舒服,想要体验一下生活,种种花玩儿还在其次,最主要的还是想把时间留给那一家三口(?),可是现在动手做得越多,对这些金菊好像就越是有感情,很希望它们能在搬了新家之后能长得很好很好。

    这些菊花因为是远途运输过来的,所以一个个的花盘上都多少沾了泥土,丁师傅笑道:“等全都种上了,再浇一浇水,一次浇透,等赶明儿再来场秋雨,就都干干净净的啦!”

    苏澈和丁师傅都越干越起劲儿,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等还剩下一小片没种的时候,易先生过来了,苏澈听到了轮椅的声音,笑着转过头去,管家正推着轮椅慢慢地过来。

    没看见小哲,等两个人靠近了,苏澈笑问:“小哲呢?”

    易先生回答道:“小孩子容易困,让保姆带他去睡觉了。”

    轮椅停下的位置离苏澈还有一点距离,易先生便自己操作着轮椅又往前靠近了一点,苏澈好端端地忽然要留下来种花,他嘴上不说,心下也是明白的,这时候就对苏澈说:“玩了这么半天,也该累了吧?回去休息一会儿。”

    苏澈一听,待把手上的这簇金菊给种下了,填上土,便拍拍手,轻轻松松地站了起来,虽然只剩下一小片了,现在离开有点可惜,但是比起这个,在易先生需要的时候,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情人,才是最重要的。

    苏澈一边脱下手套,一边对丁师傅道:“丁师傅,剩下的就交给你啦。”

    丁师傅也笑道:“你已经帮了我大忙啦,快回去歇着吧。”

    苏澈很轻快地来到易先生跟前儿,易先生温声问他:“累不累?”

    苏澈说,不累!

    易先生又上下地打量他一眼,苏澈也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呃,身上沾了点泥土,易先生说:“看你弄得这样子,回去先洗个澡。”

    苏澈点着头地“哦”了一声,又低头看了看身上,心说我也没有很脏吗,干嘛这时候让我洗澡,趁着吃饭前打一炮吗?

    管家推着轮椅,又慢慢地往前走,苏澈回过头去,笑着跟丁师傅挥了挥手:“丁师傅,回见!”

    丁师傅也挥挥手,回见!

    易先生转过头去,看到了这互道再见的友好一幕,管家在后面慢慢推着轮椅,苏澈也伴在他身边,很轻松地踩着步子,年轻的脸上洋溢着一点微笑,又温柔又俊秀,易先生心里有种很宁静的、很轻松的感觉,和这孩子在一起,他常常能够感到很平静。

    他们走过一条窄窄的林荫小道,头顶上小鸟的叫声像唱歌一样,苏澈听见易先生慢慢地跟管家说:

    “你有空的时候就带小哲到外面去玩一玩,别老把孩子闷家里,还有,画画虽然是一个兴趣,但是男孩子也不能老闷着头画画,你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运动班,像是游泳、滑冰、跆拳道之类的,看看孩子对哪个感兴趣,给孩子报个班学一学,一来锻炼身体,二来也可以多认识几个朋友。”

    管家也慢慢地回答道:“小哲现在还太小了,才四岁,骨头太嫩,我想着现在进那些个什么运动班还太早了,万一再把孩子伤着,我想着等孩子再大一大,到了五岁的时候,再看看怎么弄吧。”

    易先生便点点头,说:“你记着这事就行了。”

    管家应下了。

    他们走得很慢,但是慢慢地也走远了,在刚才的花圆子快要看不见的时候,苏澈又回过头来,远远地眺望了一眼,等再回过头来,就发现易先生在静静地看着他,苏澈问他:“易先生,为什么要种菊花呢?”

    易先生反问:“种菊花不好吗?”

    “呃……也不是不好。”

    易先生脸上露出一点微笑,他其实明白苏澈的意思:“你小小年纪,也学得这么迷信,到了什么时令,就欣赏什么样的花,这样不好吗?硬把人类生活的各种习俗强加到它们身上,把这些花花草草分门别类,又有什么意思?”

    苏澈承认,易先生说得很对。

    心说哎呀,人家易先生比他大那么多,人家都不忌讳,他倒下意识忌讳了一把,哎,羞愧羞愧。

    等回到屋里,易先生果然让人带苏澈先去洗个澡,苏澈被带到二楼的一间客房,苏澈这还是第一次到客房来,以前他都是直接到易先生房间里去的,苏澈进去浴室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心想搞不好易先生已经在卧室里等着他了。

    打开浴室门,左右地一看,易先生不在,猜错了。

    床边倒是给送来了新衣服,脱下来的那身不见了,给人收走了,送来的衣服手感不错,价格估计不能便宜,苏澈一边速度穿了衣服,一边心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土豪啊。

    至于说易先生没有过来,苏澈心里也很明白,易先生这是养精蓄锐,准备吃饱喝足再来大干一场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