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台词、声乐、形体和表演,声乐是唱歌这一块的,花哥说过他嗓音不错,以后可以朝这方面发展一下,不过那是后话,台词也不用去说它,苏澈现在比较注意的是形体这一块,它包括各种基本姿势、各种基本礼仪以及其他方方面面许多东西,它影响着你的举手投足、行止坐卧、一举一动,与你在屏幕中的形象休戚相关,你在这方面对自己的要求有多高,将直接影响你未来在银幕上的成就,然而光听老师在上面讲是无济于事的,这门课贵在坚持,并且功夫都下在细处,苏澈问易先生能不能往家里请个形体老师。

    易先生没问题,“不过这份钱得你自己掏。”他说。

    苏澈笑嘻嘻地说行,“但是您得让我先从公司预支,现在手头上没那么多钱,都给您买礼物了,囊中羞涩啊。”

    易先生曲起中指,照着他额头就给他来了一下子。

    苏澈捂住额头笑着往后倒。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小白菜》的反响不错,他饰演的林宇杨——最起码是林宇杨的颜值得到了认可,微博上的粉丝团也在慢慢壮大,他自己呢,现在像一块缺水的海绵,正在中戏这个汪洋大海里满满地汲取着能量,形体老师很快也请到了,放学后晚上再上一个半小时的形体课程,这种感觉很充实,老师是透过公司请的,教学质量自然不会差了,他跟易先生打听过课时费,易先生瞟他一眼说“再问就让你自己掏钱”,苏澈一听算了,反正人情也不差这一桩了,不问就不问。

    一切都在变好,前程似乎也是无忧的,而且苏澈觉得,易先生对他也更好了似的。

    一天晚上吃饭,本来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可是小哲默默吃到一半忽然停下筷子,觑眼看向他爸爸,神色里带上点小心地说:“今天下午那个叔叔来幼儿园里找我了。”

    易先生一听,马上抬眼看向他,苏澈也停下手里的筷子,易先生沉声问小哲:“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他就是来看看我,他还带了礼物过来,让我收着,我没要,好不容易才跑开了——爸爸,这个叔叔好怪呀。”

    易先生脸色不好看,然而又尽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安抚小哲道:“别怕,爸爸一会儿打电话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你今天做得很好,以后万一这个人再去找你,你不用理会他,直接告诉老师你不认识这个人就是了,知道了么?”

    小哲也是被普及过这个社会有多乱、坏人有多多的孩子,这时候就有点好奇又有点害怕地问:“爸爸,他是坏人吗?”

    易先生沉着脸摇头,“爸爸也不知道,坏人脸上不会刻字。”小哲“哦”一声,说知道了。

    晚饭后照旧有两节形体课等着苏澈,只是今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个心态,只上了一节便借口身体不舒服请老师先回去,老师不疑有他,只嘱咐了他要好好休息便离开了,苏澈没什么好休息的,他上楼去了易先生的房间,彼时易先生正在讲电话,苏澈听见他跟电话里说:

    “……贵校一年几十万的教学费用,我对贵校没有过高的要求,只希望贵校能在安全这一点上有所保障,不要什么阿三阿四的打着我朋友的名义就能随随便便地见到我儿子,这种事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好,但愿能见到贵校的诚意,好,那就这样。”

    挂上电话,易先生见他不请自来也无所谓似的,脸上只是一笑,指指浴室说:“去洗澡。”

    苏澈去了。

    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易先生还是在打电话,不过对象换了一个,苏澈慢下手里擦头发的动作,很清楚地听到他跟电话里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别再让我知道你私底下去见小哲——还是说,上回挨打的教训久得你已经不记得了?”

    电话里说了点什么,易先生嘴边挂着冷笑,听了两句就直接把电话挂了,扔在了一边。

    见苏澈洗完出来了,他也不说自己去洗,坐在床边对苏澈招招手。

    苏澈一靠过去就被他一把揽在了怀里,两个人滚倒在床单上,身上的浴巾被扯开来,温热的唇舌伴着微带疼痛的啃噬贴上来。

    对于那个姓迟的,苏澈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感觉,他没有什么实在的立场讨厌他,可是易先生每次心情不好,都和他有关。

    天气进入十一月,又要慢慢地变冷了,一场秋雨一场寒,一天傍晚又是一场秋雨,负责房间洒扫的阿姨这天下午正好请了假回家,一看下雨了就来了电话,说三楼一些房间的窗户还没关呢,接到电话时苏澈就在旁边,他年轻体力好,说话间就把这点活揽了下来,蹭蹭地上了三楼,挨个房间地检查了窗户,等到了书室这一间的时候,待关好了窗子,雨水打在玻璃窗上,淅淅沥沥的声响,他不知怎么心头就是一动,然后鬼迷心窍般的,就过来了书桌这边。

    他盯着书桌上的一个小抽屉,他知道里头是易先生的日记本。

    他知道自己这一刻是鬼迷心窍了,就在不很久前,他还很清醒地告诫自己说不要对易先生的故事太好奇,这对他不可能有任何好处,可是这一刻,他却在心里反驳似的说,都这么熟了,对对方的事情感到好奇,难道不是人之常情么。

    他终于把手伸向了抽屉,抽屉拉开了,里面的日记本果然还在,偷看主人家的日记,这真是千不该万不该,可是他偏又在心里劝着自己:“我就看一页,随便翻到哪里,我就看一页,不管上面写了什么,我就看这一页,然后我就把日记本合上,把抽屉关上,从这个房间离开,从此不再打这个日记本的主意——我发誓。”

    他鬼迷心窍地把日记本翻开了,入目是易先生熟悉的笔迹,他按耐不住地读了下去:

    他起疑了

    他既然来问我,我就不能骗他

    他完全不能接受

    我该怎么办呢

    跟上回一样,又是这么寥寥的几行字,而且,语焉不详的。

    这个“他”没名没姓,可苏澈几乎一眼就认定这个“他”说的就是迟先生,他对什么起疑了?他发现了什么?苏澈左右地想了想,也只能想到一点,是易先生跟着顾爷混黑\道做非法生意么?他发现了这个,不能接受,然后两个人闹掰了,是这样吗?

    没有答案。

    外面的秋雨忽然下得紧了,打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的,苏澈心里感到疑惑和沉重,他觊觎属于别人的过往,终于以不光彩的手段偷窥到了其中一角,然而只是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和不解,而他自己呢,是个不光彩的小偷。

    他没有再往下看下去,总算守住了对自己的承诺,他知道自己是鬼迷心窍了,可是再怎么,也该有个限度。

    终于是没忍住再去向老管家打探一二,老管家见他来了就笑,“又来找我聊天?”

    苏澈也不知道是自己做贼心虚还是怎么,总觉得老管家笑得是别有味道,也许上次他自以为套话套得高明,可也许他前脚一走,人家后脚回头一想,就咂摸过来味道了。

    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苏澈嘻嘻笑道:“我就是过来跟您打听打听,那位隔三差五出现一回的迟先生是怎么回事啊?您老给我讲讲呗,让我心里也有个数。”

    老管家听他这样一说,脸上笑意见深,苏澈见他这样便越发肯定人家是后来咂摸过味儿来了,人老成精么,别以为你那点小聪明能骗过别人,老管家笑着问他:“你想知道他和易先生的事儿?”

    苏澈点头,又说:“反正我觉得他和易先生关系不单纯,我就想心里有个大概的数,您老呢,能告诉我的您就说,要有不能告诉我的您就不说,成不?”

    他这样讲倒不让人为难,老管家脸上笑呵呵的,跟他讲:“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也成,没什么好瞒你的,只是他们的事儿我也不是那么清楚,他们以前的关系你大概也能猜到,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我就不清楚了,自从我来这里做管家,他们就是这样儿了,别的我只知道他们两个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是邻居来着,其他的,我也糊涂着呢。”

    苏澈从头到尾只得到了一个有用的信息,这两个人是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这让他想到了他和崔长安,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最深厚。

    老管家说他不知道别的,这个他不能相信,他耳不聋眼不花,一直在这里做管家,这么些年的纠葛他不可能不看在眼里,可人家不愿意说,不能说,不可以说,有什么法子呢。

    说到底,老管家吃着这碗饭,就得知这份恩,替主人家守口如瓶,这是人家的道理。

    “他叫什么名字?”他想确定一下这个。

    老管家告诉了他。

    “哪两个字?”他又问。

    “水池的池,敷衍的衍。”

    池衍。

    苏澈记住了这个名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