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崔长安的表情说不清是要哭还是要笑,包厢里静得落针可闻,现在该说的都说完了,苏澈把墨镜重新戴了上,门把手一旋开,大厅的音乐混杂着悉悉索索的人声一下子哄进来,崔长安只像被钉死在了地板上,被墨镜遮住的半边脸偏过去,苏澈最后地说了一句:“我就不说再见了。”

    这回是真的走了,轻微地咔嚓一声,门就被反身带上了。

    被关住的门板后面,两行泪水顺着面颊终于静静地流淌下来,可是也无人知道。

    苏澈很快地穿过流淌着音乐和人声的大厅,出来才发现天色有点发阴,空中细细地垂下密密的雨丝来,竟然有雨,看来春天是真的到了,其实北京是没有春天的,记得鲁迅以前做过一篇文章,说北京除了冬天和夏天,就只有冬夏之交和夏冬之交的两个时候,现在大概就是这冬夏之交的时候吧。

    车子已经开过来了,苏澈仰起脸来接这密密的雨丝,它们细细地碰在脸上,痒梭梭又凉嗖嗖的,可惜已经有人在注意这边了,探头探脑地往这边张望着,苏澈不能再停留,他钻进了车子,车子很快地钻进了细雨织成的密网里,把所有的一切都远远地丢在后面了。

    车上花哥来了电话,问他那件事怎么样了,那件事指的是一个超大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剧本由几位名编剧历时三年反复琢磨打造而成,绝对的精良,加上名气与实力兼备的导演与团队,以及罕见的巨大投资,还有势将组成的华丽阵容,准备期间已经在圈内引起巨大瞩目,这样的制作,随便什么角色,能拿到已经足可自\慰了。早在公开招募演员之前,男一号已经敲定了将由邱影帝主演,没办法,邱影帝的颜值和实力,那可不是吹的。不过不用怕,像这样的超大古装制作,所需的演员角色也是相应的数目庞大,男一号没指望了,男二男三男四也同样让人垂涎,现在放眼整个影视圈,但凡有点指望的都在蠢蠢欲动,女角色也是同样的竞争激烈,听说连一向只上大荧幕的几位影坛一姐都纷纷伸出了橄榄枝,花哥现在要苏澈努力的就是这个男二男三男四们,这样的制作,演男配,不丢脸!

    苏澈告诉他说这件事还没来得及跟易先生提起,花哥一听怪叫一声,“你怎么还没说啊?再等下去黄花菜可就凉啦!我跟你说,先不说别的公司,就我们尚星,就不少经纪人在转着心思哪,”说着压低了喉咙,“安大明星就是其中一个,你可紧一紧神儿吧,小心阴沟里翻船,反被他给比下去了!”

    在花哥的心目中,他能在易先生家里一住这几年,那是在跟安大明星的斗争中取得完全而彻底的胜利了,这种事情跟他是说不清楚的,苏澈只说回去就探探大老板的口风,花哥说那我等你电话。

    让苏澈感到放心的是,崔长安很守信用,第二天便如约把一大摞照片交给了邬鑫,照片分成了好几个牛皮纸袋装着,鼓鼓囊囊的,苏澈拆开来大略看了一眼,便同他自己这边的堆在了一个火盆里,嗤地一声打火机划开了,往火盆里一偎,火舌蹿起来了。

    房间里慢慢地弥漫开一种烧焦的气味,苏澈推开窗,黄昏中饱含凉意的微风送进来,轻飘飘地扬起那燃烧后的灰烬,跟江南五月破碎的柳絮似的,在淡黄色的灯光下四散地迷蒙开,火盆里哔啵作响,衬托出房间里一种安静的况味,可是忽然有人推门而入,怎么没有敲门呢,可也许之前敲过了,而他没有听见吧。进来的人是易先生,眼前的情景让他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来,而苏澈的意外几乎也不亚于他的,他——这是来找他的?

    “烧什么呢?”房门被反手碰上,颀长的身姿在火盆旁蹲踞下来,易先生探头往里面望了一眼,嘴里这么问着,其实也看得□□不离十,大部分的照片已经化为了灰烬,剩下的也在火舌中蜷曲挣扎,然而总有一些还没有烧透,大致的面貌是看得出来的,易先生调转目光看向苏澈,神色平和地问他:“好端端的怎么烧了?——你以前的男朋友吗?”

    虽然只来得及看到一些照片的残余,但是也很能够窥一斑而知全豹的,不然好端端,那张三李四的照片也没人去烧它,易先生既然看见了,便问上这么一句,态度也随意,然而他这种随意的态度落在苏澈眼里,却无端地让他芥蒂了一下,苏澈自嘲似的扯扯嘴角,用一种满不在乎的语气回答了过去:“——那不然呢?留着它们?就是诗里写的那样,当作一种寄托?祭奠逝去的爱情?呵呵,我恐怕没有这么好的兴致吧。”

    这话说着说着就有点不对味了,也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吧,苏澈眼睁睁看着对方不发一言地直起身来,易先生的脸色复杂起来,苏澈也醒悟到自己说错了话,不知怎么的就听着像在含沙射影了,天知道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不过谁又说得清呢,也是类似的想法早就在他心头生根盘桓,碰到这个岔口,就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了。对方的爱情他已经看得分明,在这一点上说嘴,他也许会以为他是在故意触怒他吧。易先生脸上的神情莫测,苏澈也自懊恼,他特地上他房间来,这已经是好久没有的事了,不知道的,还当他单纯来做客的,他来找他,无论如何这总是个友好的表示,他要这样稀里糊涂地把事情搞砸么,苏澈已经身不由己地走过去了,身不由己地拽住了对方的一只袖腕,他跟他道歉,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顿一下,又说:“真的,别往心里去好不好?我知道我说错话了。”

    也许是这种低姿态让易先生脸色稍缓吧,他朝苏澈拽住他的袖缘处瞥了一眼,终于还是推开了他的手,苏澈先还执拗,然而最终也只能顺着他的力道滑开去,易先生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常,跟他说:“要开饭了,弄完了出来吧。”

    说完人就出去了,房门也被带上,苏澈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他是来喊他吃饭的吗,也许之前还有别的事吧,可是全被他的乱说话给破坏了吧。心里有点难过,对于易先生的爱情因为已经知道得太清楚了,苏澈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去多想,火盆里的东西已经快要烧尽,火焰也小了,苏澈面无表情地瞅了一眼,复又转头向窗外望去,落日的余晖斜斜地映红了小半间屋子,苏澈呆呆地望了一会儿,忽然想,难道要一直这样别扭下去吗?

    笃笃下楼梯去吃饭的时候,苏澈心里又想到,管他爱的是谁呢,反正那个人也不理他,就不信他能这么孤独地爱上一辈子!

    这样一想,心里忽然有点放心似的,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晚饭时候苏澈一边吃菜,一边就不时地要往易先生那瞥一眼。先还带点偷觑的意思,后来慢慢就光明正大起来,偏被看的那个只管不动声色地吃自己的,好像全没注意,第二天苏澈因为有了前一晚的经验,而且也没被人说,这天早饭时便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基本上他吃一口东西就要看一眼别人,当然这个别人只有易先生一个。

    这种情形果断被小哲给看进了眼里,并且天真无邪地叫了出来:“苏哥哥,你干嘛老看爸爸呀?”看人的和被看的一齐看向他,被看的神色略微一顿,看人的抢先道:“怎么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被看的也淡淡道:“快点吃饭,吃完好去学校。”小哲一句话竟然被两个人说了,委委屈屈地瘪了瘪嘴。苏澈溜了易先生一眼,这回是不由自主的,可是人家功夫硬是要得,一眼也不往他这瞟。早饭后上学的上学去,管家务的管家务去,餐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阳光很好,从窗外非常阔绰地洒进来,满满照亮了一屋子。易先生慢慢踱步到窗口的光带上,乍暖还寒时节,这样子地被很好的阳光拥抱着,有种温暖的懒洋洋的感觉,他立在那里,在青釉色的瓷砖地板上拉起一道颀长的影子,苏澈望着他,有点出神了。

    易先生忽然偏过脸来,落下目光到他身上,“你干嘛老看着我?”

    说是疑问,却十分温和,苏澈听出一点别的意思来,心里觉得高兴,也许他也想和好吧,苏澈脸上逸出笑容来,脚步轻快地也移步到窗口的光带里,身子斜倚了窗台道:“我看你还生不生我的气。”

    两人面对面地立在金色的光带里,易先生瞅着他,眼中有光华流转,他知道苏澈体贴的时候是很体贴的,可有时候露出这种情人间玩闹似的赖皮,却也让人招架不住,窗外有风响动,苏苏地吹动了枝桠与树叶,轻微的光影晃动,窸窸窣窣地落在眼前这张笑得顽皮的脸上,那眉眼好看又生动,易先生看着看着就调转了视线,作势看向窗外的一个什么地方,脸上却禁不住地笑了。

    他这样一笑,就像二月的春风拂过那残冬未消的湖面似的,苏澈心里仅有的一点薄冰也消无声息地就消融了,他心里忽然地就柔软起来,柔软得像一汪水似的,两人都觉得气氛很好,易先生含笑看他,他眼底带着一种雨过天晴的温和的情感,苏澈被他这样子地看着,心头就牵扯起来,他想他是爱着这个男人的,这种感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只觉得它由来已久,事实上也早已发现它的存在,只是从来没敢正式对自己承认过,然而这种感觉很真实,就跟当初他爱着另一个人的时候一样真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