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澈心中被一种柔软的感情驱策着,情不自禁地就凑上前去,先碰到了对方温热而绵长的呼吸,往上一欺,吻上了对方的唇。

    易先生拥住了他,回应着他,他们皮肤相摩、鼻尖相触、唇齿相依,在明媚的晨光下拥吻,这是种很美好的体验,他们感受着彼此,也只能感受到彼此,全世界好像就剩下他们两个人,苏澈心中忽然有种释然的感觉,他想自己永远也不会后悔。

    走廊里有脚步踢踏的动静,渐行渐近,然而谁也没有在意,也许压根儿就没有听见,可是门一把被人拉开了,两人只得匆匆分开,是厨房的金大姐收拾碗筷来了,金大姐一边动手一边声音朗朗地跟他们打着招呼,易先生同她敷衍着,苏澈在一旁微笑,一阵瓷盘碗筷清脆相碰的声音,映着这明媚的晨光,有种清新美好的感受,两人的目光偶尔在空中相碰,当着第三个人的面,竟有种偷情的愉快感觉,终于金大姐托着瓷盘碗筷家伙什得出去了,两人相视一眼,忽然就都笑了。

    一缕金芒从窗外很明媚地跳跃进来,雨过天晴了,真好。

    以前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必再提了。中午时候花哥又打电话来问,苏澈心情很好地实话告知说他还没问呢,花哥一听就奇了怪了,一怪他这回办事这么拖沓,简直都不拿自己的事当回事了嘛,二怪就这样他竟然还笑得出来,不知道的还当他刚拿了奥斯卡影帝了,苏澈听得无语无语的,这个经纪人就是这么的刻薄!不过人家一直热心为他筹划,他这边光说不练却也的确不是那么回事儿,苏澈在电话里保证这事他马上立刻就办去,花哥说那你睡觉前给我来个电话啊,苏澈答应着。

    挂上电话细思量,却有点颇费踌躇了,关键这个时候他们才刚刚和好,转脸他就提角色的事儿,弄得好像他专门为了这个才跟他言归于好似的,苏澈很不想让易先生误解,哪怕角色不要了也没什么,就是不想让易先生因为这个误会他。

    苏澈还是把这事跟易先生提了,说完了小心观察他脸色,易先生倒似乎也早有打算,略一沉吟就跟他说:“这件事我也正打算跟你说,这个制作安辰也很想参加,他年纪也不小了,之前一直演偶像剧,现在转型是一个问题,公司这次打算支持他来全力参选这个制作。你和他还不一样,不是说你比不上他,你的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个也不用我说,关键我和他家是老交情了,他又比你大,眼下又面临困难,你们这一行三十是个分界点,我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再捧一捧他,他戏路窄,这回要不能再借着机会大红一把,以后会怎么样就难说了,你和他不一样,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这次就让一让他,好不好?”

    这样的话是没法让人拒绝的,再说他也不能太贪心了,易先生已经很栽培他了,总不能全天下的好处都落到他一个人的兜里吧,两个人是膝碰膝地坐在一起说话的,苏澈握了握他的手,脸上露出一点微笑的神气,“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反正你别误会我就行,我可不是为了这个才跟你和好的。”

    易先生俯身过来亲了亲他,说他知道。

    错过这样的制作有点遗憾,下一次不知道得是什么时候,但是他能够这样表态,苏澈又觉得他已经可以满足。

    到了晚上花哥等不及了,自己先一个电话挂过来听消息了,劈头就问他事情怎么了,苏澈只能简明扼要地告诉他这事没戏,易先生已经表态要决定全力支持安辰参选了,花哥一听,傻了,待反应过来就一个劲儿地追问他是怎么跟易先生说的,苏澈捡着能说的跟他解释了一遍,可是花哥根本不想听,直在电话那头怨怪说这怎么会呢,这不科学啊,易先生怎么能够舍弃他而去就安辰呢,在花哥看来,在跟易先生的私人关系上,他早就把安辰给逆袭了,而这回了,安辰竟然也玩了一把逆袭,原因呢,归根到底还是他自己太拖沓!不努力!苏澈只能反复跟他强调说这事改变不了了,易先生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个事实花哥也不得不接受,有时候也明白了,嘴里还带哼哼地说这回安辰那经纪人可要小人得志了,可是转过音来他又透出点意思来说要不再想想办法,不到最后怎么能知道鹿死谁手呢,说着说着就绕回去了,苏澈好容易才把他电话给挂了。

    这几天苏澈卧在家里同大老板一起选剧本,两个人的关系再一次得亲近起来,就好像是剪辑影片,把之前跟尤嘉有关的那段咔嚓一刀给剪去了,直接同之前最亲密的时候接续上,尤嘉的事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说它是去年的事了,一个农历年都已经完完整整地过去了,新的一年总该有个新的气象。

    苏澈希望能有一个新的开始。

    苏澈伸了个懒腰,选剧本是一件蛮累人的事,因为大多数的开头是那么的无聊,而本子又是那么的厚,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头,可是为了不错过一个好剧本,还不得不逼着自己往下看,苏澈有些无聊地瞥了旁边的人一眼,他大概比他还无聊吧,他好歹是为了自己在看,对方却是他以好机会给了安辰为由,软磨硬泡地逼他陪自己一起看的,苏澈懒洋洋地朝窗外放出目光,外面阳光是很好的,金亮亮的,连空气中的细小微尘都照得通透。

    “——别偷懒。”低沉悦耳的男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苏澈低头一笑,阳光明媚的下午,身边只有纸张掀动的静谧声响,慢慢就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这种感觉,还不赖。

    苏澈没想到成导会专门联络他的经纪人,成导就是这个古装制作的大导演,名导配名制作,二者是相得益彰,可是苏澈万万没想到成导会因为选角的事专门联络花哥,事情说起来倒也简单,一句话,成导不想要安辰,可是安辰身后的投资力量太强大了,成导推托不掉,这就一个转念想到了他,苏澈的第一个角色就是在成导手底下捞到的,走的易先生的后门,他跟易先生的关系不一般,成导是很清楚的,简单来说呢成导的意思就是说如果非得选一个,那么这个男二号的位置他宁愿由苏澈来坐。成导把这个意思透给了花哥,花哥转过脸来就兴高采烈地联系了苏澈。

    虽然他高兴得太早了一点,但要苏澈不感到高兴,这是不可能的。

    按捺下来仔细一想,虽然这事之前完全料想不到,但安辰的性格脾气他是领教过的,成导那样气冠全场的做派,不想要这个人也是情理之中的吧。承蒙他看得起,竟然把念头转到他身上,明显是想要他出面来和安辰一争啊,老实说,要是易先生态度能松动一点,说不定还真能有戏,苏澈不是不心动的,这样的制作错过了终归是一种遗憾,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

    他不想为了这样一个电话就去跟易先生纠缠。

    成导后来又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苏澈已经跟花哥沟通过,花哥虽然大叹可惜,终究也无可如何,这事终究是成导看得起,花哥只好用一种又委婉又为难的语气与成导小心措辞,成导到底也发现这事没啥指望了,终归是不了了之。

    没过多久事情尘埃落定,网上发了通稿,众多角色经过一番激烈角逐之后名单已大抵确定,俊男与美女的组合,其颜值之高之众,再一次刷新了粉丝们的期待度,还有为数众多的老戏骨们,堪称是颜值与实力齐飞,阵容之强大是早有预期的。其中尚星两位小生将分别出演男一和男二,受人瞩目也自不消提,连带着苏澈的名字也被提及,关于他公司回答得非常官方,苏澈因为档期的缘故不能加盟这次制作,对此公司深表遗憾。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在进行着,不出意外的话,五月开机,几个月的辛苦也许会化为收视率有史以来一项闪亮的新记录,可是意外来了,谁也料不到事情的发展会这样急转直下,事情就发生在开机发布会的现场,谁也料不到会有这种事,吊顶上的大型水晶灯竟然爆炸了!事发时邱影帝就在左近,相邻的几个演员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是哪个也没有邱影帝的伤势严重,伤者在一片惊慌失措中被送往医院,发布会当然取消了,苏澈虽说自从确定自己没份儿参与之后就没再怎么关注它,但由于大老板的缘故,却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苏澈眼瞅着易先生接到电话后脸上逐渐凝重起来,事情的始末苏澈当然无从猜测起,知道之后也只觉得跟做梦似的,一开始几乎要怀疑易先生是在同他开玩笑,易先生却很确定地跟他说:“男一号可能要换人来演了。”

    发布会忽然取消,事故现场又人多眼杂,消息不胫而走,因为一直没有官方证实,流言一开始还影影绰绰,后来索性就光明正大起来,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苏澈在确定邱影帝住进了加护病房的那一天,跟易先生提出说想要去看一看他,易先生说:“你去有什么用?再说也见不到人。”

    苏澈说:“我还是想去看一看。”

    “真的要去?”

    苏澈想一想,点点头,主要不知道人伤得怎么样了。

    “那想去就去吧,不过我估计你到那也就是去看一看病房,人是甭想见到的,不过万一要见到了,你记着替我捎句话,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告诉他别的都不要想,好好养伤是正经,后续的合同和索赔问题公司会出面处理,你把我的话转给他,这事公司会给他一个交代。”边说边倒了两杯温水,一杯往他面前一递,“嘴唇有点干,喝点水再去。”

    苏澈把细长的玻璃杯握在手里,虽然不怎样觉得口渴,但是有点心神不定,一杯水不知不觉就见底了。

    他去换出门的鞋子,易先生的目光跟着他,待他换好了又说一声:“路上小心一点。”

    苏澈答应一声。

    这次的意外事故对尚星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本来尚星把男一男二包圆了,正是备受瞩目的时候,忽然一个出了事,剩下的还是分量较小的那个,马上就不够衬头了,更别说邱影帝还是尚星重金延揽过来的巨星,现在虽然不知道邱影帝具体伤得怎么样,但也据说伤势颇重,可以说这次的意外事故除了邱影帝本人之外,最受损失的就是尚星了。

    尚星受损失,自然就是易先生受损失,眼下对易先生来讲,对受伤者固然要表示关心和慰问,但重头还在怎样弥补这次的事件给尚星造成的冲击上,苏澈的立场就大不一样,他们曾经在同一个团队里合作,并且相处愉快,他得到过邱影帝的指点和引导,在各个层面上,邱影帝对他来讲不仅是朋友、老师,他是一个目标一样的强大存在,只要这个目标还站在那里,他就永远都不会停下。他忘不了第一次亲眼目睹邱影帝上台的情景,他第一次接触到那样收放自如的演技,还有那相伴而生的嫉妒情绪,想要忘记也不可能办到。

    苏澈口罩鸭舌帽得遮掩着进了医院,好在这个时节已经有人开始花粉过敏,他这幅打扮也不算太奇怪,他在加护病房外和邱影帝的经纪人碰了面,苏澈跟邱影帝一个剧组拍戏的时候和他这位经纪人也多次地见过,一个油光满面、嗓门挺大的中年人,圆盘似的一张脸,一开口先就嘻开了嘴,也不知道什么人那么促狭,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笑口月饼,这笑口月饼的外号太有名气,让苏澈想不起他本来姓甚名谁了,现在笑口月饼那圆团团的下巴却眼见憔悴得干瘪了下去,因为事发突然,邱影帝的家属在国外来不及赶到,出事之后就是笑口月饼并几个助理在这里支应看顾,苏澈过去和他说话,一问果然加护病房不许外人探视,苏澈又低声询问现在情况怎么样,笑口月饼现在一开口就忍不住地要唉声叹气,也低声道: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那细碎的玻璃渣子忽然它就爆炸开了……唉,现在也不用去说它了,总之是各种割伤啊刺伤啊,还有他奶奶的烫伤,”他双手在全身上下比划着,“好歹算是没有生命危险,等过段时间看看上哪儿做植皮和美容吧,唉,关键受伤地方太广太大了,到时候能恢复成什么样谁知道呢,唉,看造化了。”

    他说的这些多少也是可以预料得到的,只是苏澈心头依然发沉,这种事要发生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固然也说它是很大的一种不幸,可是它现在降临在这样一个顶尖的演员身上,可让他以后怎么再演戏呢。

    他们做演员的身上可以有疤痕,但是不能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都是疤痕。

    苏澈有种物伤其类的、透不过气来的悲哀。

    要是这回受伤的只是一个演技平平的什么人,他的这份悲哀不会这么浓烈,可是偏偏是那么耀眼那么闪亮的一颗明星,说是同行,却堪堪只能让人仰望。

    苏澈不知道以前有没有哪位前辈能达到这种高度,以后也只觉得前途渺茫。

    可是命运它是一只翻云覆雨的手,而他们只是大雨滂沱下路边湿地里一群渺小而软弱的蚂蚁,暴风雨来了,而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苏澈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里出来的。

    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粉丝们是怎样的吵吵嚷嚷,这也不用去说它了,现在邱影帝受伤,并且可以预见将有一场漫长的休养期,男一号出缺,这个位置将由谁来接任,开始成为粉丝们普遍关注而业界人士又蠢蠢欲动的一个焦点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做大咖,就死磕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林花一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花一谢并收藏做大咖,就死磕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