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 > 第一百三十八集魔都国际电影节

第一百三十八集魔都国际电影节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非要说我是他们的媒人,我也不会否认啦。”她一脸无奈。电视机前的钟诗棋和俞晨舟只想呵呵两声。--夏涵《晚饭来闲聊》

    男人的肩膀要很坚硬,要够宽广,才能支撑得起他的另一半和他的家。

    这是社会对男性的刻板印象,而叶怀也如此认为。所以他习惯将所有东西都自己扛,从椎名亚希的吸毒风波,到张姵娴向传媒控诉他是负心男,他都自己默默咽下,甚至还转身笑着安抚自己的好友:我没事,不过是一些花边新闻罢了。

    心里不苦吗?

    苦。

    但他习惯了,当男人就是要扛起所有的东西。

    直至有一个女人出现了,她会关心他丶安慰他丶心疼他,为他的悲而哀,为他的喜而乐,担心他受伤丶担心他受累丶担心他的一切一切。

    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里也住着一个小孩子,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人把他捧在手上呵护。

    叶怀在魔都国际电影节上的红毯访问环节中,他这么对着提问的主持反问:“你们觉得夏涵在耍大牌?”

    主持在他威压的眼神下,默默咽了一口口水,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大神呐,您看好了,不是我说,是网民们丶是记者们在说而已啊,您行行好别瞪我了好吗,我怕。

    闻言,叶怀轻轻搂过夏涵,丝质的礼服的手感特别柔软,这是他给她挑的战斗服。

    当初她在挑今晚的礼服时,他这不让那不许,不许穿低胸不准穿露背不让穿露腰差点连肩膀都要遮得严严实实的,还是倪知秋没忍着一句吐槽过去才免得夏涵今晚穿得像个伊/斯兰妇女般只露出双眼来的命运。

    今天的夏涵穿着一件一字领的晚礼服,隐约地露出性感的锁骨,下摆是恰到好处的鱼尾,散开的裙摆就像朵盛放的花儿。

    以往的夏涵可不敢穿这种气场太盛的大红裙子,但在叶怀的挑剔下,他最终给她选了这么一条裙子。她一穿上去,就跟一个女王似的,很迷人,也很慑人。

    他像臣服於她裙下的男人,大掌在她的裙子上摩挲,声音宠溺得几乎要捏出水来:“那是你们没看见她真正耍大牌。”

    主持好奇地问:“啊?”

    “她在家里,都是骑在我头上的,那大牌……啧啧。”叶怀笑着摇了摇头,摸来了夏涵的一记瞪视。

    他的手从她的腰落下,又勾起了她的手,不再理会主持,与她一起走完红毯进入会场。

    虽然事实上叶怀并没有真正回答了主持的问题,但从他的态度上就能看出,他们俩真的很恩爱很甜蜜,惹得台下粉丝一阵尖叫。

    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夏涵捏了他腰间的肉一下,“什么叫我真正的耍大牌。”

    说得就像她真的很任性一样。

    “我说得不对,”叶怀很诚心地认错,“你不是耍大牌,你是真正的大牌。”

    在他家,她就是最大牌的一个了。

    夏涵不满地哼了声,撇下她自己坐在指定的位置上。

    本来以她的咖位,她虽然风头正劲,但也未能坐到第一行这个大咖专属的位置。但大概是主办方的安排,她被编到了叶怀旁边的座位--既不好分开人家情侣,又不能把影帝叶怀编到第二三排的位置,也只好这样了。

    这位置坐得夏涵有点心虚,尤其是看见相隔几个位置,从电影红星甘虹传来的轻蔑的眼神后,夏涵就觉得更是气不定神不闲了。

    然而忽然间,一道黑影阻隔了甘虹的视线,缓缓地坐到夏涵身旁,她抬头望去,却见好久没有在中国出现的钟诗棋。

    “小涵,好久不见了。”

    自从到好莱坞打滚后,钟诗棋的咖位逐步见涨,夏涵没想到这几个月没见,钟诗棋还能如此友好地跟她打招呼。

    “诗棋姐好。”不过这年来钟诗棋都在外国发展,应该是没有国内的作品吧,“您今晚来这是?”

    “蹭个红毯啊。”一脸坦然。

    我说您老连奥斯卡的红毯都蹭过了,您今天来蹭个国内的电影节的红毯是图啥啊?

    夏涵忍着吐槽的*,呵呵两声。

    倒是钟诗棋,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是个高攀不上的大咖,反而跟夏涵很友好地攀谈起来,“我说就这几个月没见,怎么都生疏了,您什么您呀,活生生被你喊老了。”

    “说得你好像本来不老似的。”后来的叶怀语气冷冷地插入对话,但眼神却流露着好友相见的喜悦。

    钟诗棋也是习惯他的冷言冷调了,一点都没有被吓退,动作粗鲁地捶了他一拳,“滚,女人的年龄关你男人屁事。”

    “难道你以为女人的年龄还能以别的物种的方式来计算?”叶怀掉了一记冷眼。

    “哼,我不欲与你此等凡人争论。姐姐保养得当,等你四十岁老得饭都咬不动时,姐到时候还能带着小涵去酒吧浪。”

    话都还没说完,叶怀的眼神就倏地变得非常凌厉。

    她大小姐最好还记得以前她带着夏涵去酒吧时,后来是出了什么事--夏涵被江逸寒带走了,而她钟诗棋自己也因此与那个湘南卫视的导演开始勾勾搭搭,最终撇下了俞晨舟也撇下了国内的他们。

    要是她以为他还会让她俩去酒吧浪,要不是她脑子坏掉了就是他脑子里坏掉了。

    钟诗棋彷佛也记起了自己做过的好事,心虚地嘿嘿笑了两声,生硬地转移起了话题:“小涵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精湛了,上回我去看《妃子笑》,窦皇后的演技真的快让我哭出来了--比某些自诩为电影红星,却一直只会演几个形象的,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了。”

    钟诗棋的眼尾扫过旁边的甘虹,话里的内容却让一旁正准备坐下的苏瑾瑜动作一僵。钟诗棋留意到了他的动作,还笑得特别尖锐,“苏影帝怎么了,我又不是在说您。”

    苏瑾瑜勉强地回以一笑。因为叶怀这个原因,钟诗棋向来看他不爽,在叶怀沉寂的那几年间,他们曾经合作过一部戏,钟诗棋还真能做到私底下全程零交流。现在她从好莱坞打拼归国,因为小有成绩还被视为华人之光,被全国人民捧在手心上,苏瑾瑜还真不想此时与她闹出点什么。

    连苏瑾瑜都不敢惹,甘虹自然也不会跟钟诗棋争什么,只在心底对夏涵更是不屑了几分。在她看来,夏涵就是个在试镜会上炒作的女孩。不管她与张姵娴谁抄袭的谁,她就是不认为她们之间谁的演技能炮灰掉自己。区区一个哑女而已,以她这咖位竟然还抢输一个小女生,着实是奇耻大辱。

    但她的这番心情并没有人在意。或许这么说吧,在演艺圈打滚,得失心要有,只有争强好胜才能维持着那野心与拼劲;但得失心也要放轻,若然凡事都看得太重,那只会成为下一个张姵娴罢了。

    钟诗棋垂眸轻笑,有时候,她在国外的高楼上,也会摇着酒杯对自问,到底她是不是做错了。太看重自己的事业,放弃了喜欢她的人,也放弃了她喜欢的人。所以她更努力地拼,在那陌生的国度中用不娴熟的语言,拼命地融入那里,只希望她能自豪地跟自己说:我没错。

    但是,为什么,旁人的眼光越是敬佩,她的心就越是空虚?

    “对了,”钟诗棋不想再想下去,硬生生收回了心绪,语气认真地跟叶怀说:“今晚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

    心理准备,自然不是获奖的准备。

    叶怀挑眉,不甚在意地说:“现在的消息倒是挺灵通啊。”

    边说,他边在握起了夏涵放在扶把上的手,有点安慰的意味。

    夏涵轻笑摇头,“我不介意的,本来就没有势在必得的自信。”

    “可明明该是你们的嘛。”钟诗棋倒是挺为他俩抱打不平的,“那群老顽固,说什么小涵还太年轻了,《山壁之间》太粗制滥造了,根本都是屁,就是为了内定的人选找个台阶罢了。”

    “你小声点。”叶怀蹙起了眉头,他不太介意奖项谁属,但钟诗棋太激动了都引起了旁人的注目了,“去外国了几个月就变得这么咋咋乎乎了。”国内的奖项内定了,又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

    “我就是为你们不值嘛。”钟诗棋噘噘嘴。夏涵不说了,叶怀好难得才重回大众的怀抱,在她看来就算是让他们为他摘星星摘月亮都不为过的,更遑论只是一个奖项。

    她的心意,他收到了,嘴角一勾,“讲道理,《山壁之间》的确是还没有到能获奖的程度。再说那时我伤才刚好就去拍戏,状态也不是太好。”

    “卧槽你别这么对我笑,我的小心脏都要受不了了。”钟诗棋一巴掌拍在他那魅力四射的脸上,惹得夏涵一阵轻咳,钟诗棋才若有所觉般缩回手,极为调侃地轻笑,“话说前几天某人的手被砸到了,涵妹都一脸想杀人的表情。我现在这么打了yule,小涵该不会要剁我的手吧?”

    “我不会剁你的手。”夏涵冷静自持地笑了,从小包里掏出最近新换上的i肾8,特地在钟诗棋面前点开了联络人的栏目,并点出了俞晨舟的电话。

    钟诗棋大惊,马上扑上前想要抢走夏涵的手机,没想到这一混乱之下,本来没想着真要拨电话的夏涵,还真往“致电”的按钮上点下去了。

    然而没等对方接电话,她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铃声--他被她缠着录下的电话铃声,并被她亲自设定上的。

    趁着钟诗棋身子一僵,叶怀笑呵呵地替自家小女友拿回了她的手机,并好心地挂掉了电话。

    身后的铃声同时停止,但随之传来的却是真实的声音了:“好久不见了。”

    “呵呵,真是好久不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廿二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廿二卯并收藏娱乐圈之天生一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