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不爱我的我不爱 > 第13章 记者

第13章 记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早上。晨依报社。

    报社分为很多版块,谢汶被分到娱乐版。

    今天是谢汶第一天报到,心里还是挺紧张的,出门前检查了自己的着装无数遍。

    胖胖的老王就是谢汶的顶头上司,人很好相处,整天都笑嘻嘻的像个欢喜佛。

    “小谢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一份子了,要好好干啊,不懂得多向前辈们请教请教。”老王拍着谢汶的肩笑着说。

    “是,主编。”

    “叫我老王就行了哈哈。”老王接起内线电话,“把kevin叫进来。”

    一个染着黄发的年轻男人走进来,老王给他们介绍。

    “小谢,这是kevin,他负责拍照,以后就是你们两人搭档了。”

    谢汶对着kevin礼貌地笑:“你好,我叫谢汶。以后多多关照。”

    kevin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上竟有红晕。“彼此彼此呵呵。”

    老王哈哈笑着递给两人一沓资料,“这是你们的工作,好好干啊!”

    两人接过后就出了主编室。

    kevin带着谢汶熟悉了一下工作环境,帮她找到自己的办公桌,与同事打过招呼,因为是跑娱乐新闻的,都是些年轻人,看上去倒是挺热情的。

    谢汶感激道:“真的麻烦你了。”

    kevin笑着摆手:“小事一桩嘛,以后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

    谢汶应下,等kevin走后才拿出资料认真看。

    原来是出席阮霆的记者招待会,澄清目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自杀事件。

    阮霆,童星出身,父母都是娱乐圈里的前辈。现25岁,凭着英俊的外表,过人的演技,红得发紫。可阮霆最大的硬伤就是花心。从他16岁再次出道以来,花边绯闻不断,和他有过纠葛的女星简直是不胜枚举,可人气却依旧旺得不像话。

    这次自杀事件的自杀者也是红透半边天的玉女歌手,韩霏灵,该女一直以清纯可人的形象稳坐宅男心中的女神。故这个众人眼中的乖乖女为了坏小子自杀,还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但事情一闹大,阮霆的经纪公司立马表示阮霆与韩霏灵虽属同一家经纪公司,但两人私下并无交集,自杀实属谣言,并立马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

    谢汶对阮霆还是垂涎已久的,只是对他的品行实在不敢恭维。

    可这个圈子不就这样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又凭何置喙呢。何况韩霏灵到底是‘玉女’还是‘*’,谁知道呢?

    谢汶看完资料不置可否地笑笑,开始专心为下午的招待会做准备。

    记者招待会还没开始,大厅里便坐满了记者,全都是口若悬河之辈,互相恭维套话吵得谢汶耳朵隐隐作痛。

    kevin见谢汶镇定自若的坐在座位上安静的看资料,不禁暗暗赞许。

    哪知谢汶只要不开口都是那副样子,确实挺能蒙人的。

    突然整个大厅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一下子安静下来。

    谢汶抬头看去,阮霆正在经纪人的陪同下走来,他穿着黑色的长风衣,带着副黑色墨镜,薄唇抿着,看不出表情,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阮霆的经纪人看上去是个

    三十多岁的女人,美丽精明。众人就坐后,她拿起面前的话筒,站起身来。

    “非常感谢各位媒体朋友抽空到来,今天召开记者招待会,主要是为了澄清韩霏灵为了阮霆自杀的谣言。他们两人都是风琪旗下的艺人,并无私交,韩霏灵本只是生病住院,却被有心人炒作成为情自杀。目前这不实的报导已经严重损害了两位艺人的形象,如果必要我公司将考虑采取法律途径。现在我把时间留给各位媒体朋友,如果还有疑问,请尽管提。”

    谢汶心里暗暗佩服这女人,一番软硬皆施的话差不多已经堵住了媒体的嘴。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阮霆那么胡作非为,可还在这圈子里混的如鱼得水了。

    可记者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每个人都盼着从阮霆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话,不停连珠炮般发问。

    “请问,既然两人并没私交,那么之前有人拍到两人烛光晚餐是怎么回事呢?”

    “那只是公司举行的庆功宴,并不是烛光晚餐。”经纪人轻描淡写地带过。

    “可韩霏灵的微博里明明有向阮霆示爱的话。”

    “呵呵,喜欢我们阮霆的人那么多,这种事说到底还是人家女孩子的私事。”经纪人四两拨千斤。

    “请问……”“那么……”整个大厅里乱糟糟的一片,可无论这些记者提什么刁钻的问题,都被经纪人巧妙的解决掉,目前为止甚至阮霆还没开口讲过一句话。

    谢汶看着安安静静坐在那儿的阮霆,举手发问。

    经纪人看见了谢汶,微笑点名:“晨依报社。”

    谢汶站起身,面上带着笑,直接向阮霆发问:“请问您在韩霏灵住院期间有没有去看望过她?”

    阮霆的经纪人面上惊讶一闪而过,她早就注意到这个女记者一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很沉得住气,没想到一开口居然如此刁钻。如果说有,那么这些记者更好借题发挥,可如果说没有,毕竟两人是同一经济公司的艺人,倒显得阮霆冷漠无情。

    阮霆这时才抬起头来看向谢汶,他取下墨镜,露出那双如夜般深邃的眼,邪邪的笑了。

    谢汶被他看得不禁心头一颤,面上却强作镇定。她在心里哀叹:这男人杀伤力真是大啊!

    阮霆拿过面前的话筒,男性富有磁性的嗓音非常迷人。“这段时间我在外拍戏,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震惊,所以我特意托我的经纪人替我送了束花,希望霏灵她能早日康复。”

    “谢谢您的回答。”谢汶优雅的坐下。

    之后就没什么波折了,有人又提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这次的记者招待会算是完美的结束了。

    谢汶提了那个问题之后便安分的坐在座位上不再说话,可她总觉得有两道视线一直若有若无的停在她身上。

    结束之后,谢汶和kevin收拾东西往门外走,旁边总有人悄悄的打量她,她装作没有看见。

    “真没看出来,你很厉害啊!果然是干这行的料!”kevin不客气的赞许谢汶。

    谢汶谦虚的笑,也不说话。

    “要去哪儿?我送你一程吧”

    “不用了,我等下去找我朋友,今天辛苦了。”

    “哈哈,客气什么啊!那我先走了。”

    “好的。”

    ————————————————————————————————

    晚上和秦俣他们约好一起去庆祝一下。

    谢汶刚刚推开包房门,鄢小小就扑上来紧紧搂着她开心地说:“阿汶,你终于有人要了啊!妈妈好高兴啊!”

    谢汶满头黑线,这个疯婆子是谁?谢汶努力维持着自己精英女性的形象,淡定的把鄢小小甩到沙发上。

    “她喝了多少?”

    “才一打。”

    谢汶鄙视的看了眼瘫在沙发上的女人,“这个废物。”

    本来在唱歌的素素突然跳过来指着谢汶叫唤:“啊啊!原来是你这个死丫头订的呀!”

    谢汶莫名其妙,“什么?”

    “这条项链!”素素义愤填膺地说,“我前天逛街的时候看见就喜欢的不行,可店员告诉我是人家特别订做的。奢侈!我鄙视你!”

    这是今天早上起来洗脸的时候谢汶才发现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细细的银链上坠着一个用整颗钻石雕成的小天鹅,惟妙惟肖,十分美丽。

    谢汶开始还纳闷,后来突然想起昨晚顾沁彦说的“奖励”,一定是在那个时候他给她戴上的。

    谢汶低头看向脖子上的项链,一时说不出话来,脸却悄悄热起来。

    她不好意思告诉素素这是顾沁彦送的,因为肯定会被他们借机笑话的,这帮人的恶劣她很清楚。

    季二问道:“对了,你的工作是什么?”

    谢汶赶快岔开话题:“就是去阮霆的记者招待会。”

    素素马上又激动了,“阮霆!?我超喜欢他的!他本人帅不帅?一定很帅对不对?”

    “呃……对啊,很帅啊……”

    花痴素还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就知道,我的霆……”

    谢汶无语的走开,自顾自的点歌。

    秦俣一直霸着话筒,尽唱些苦情的歌,谢汶听不下去了,走过去踢他。

    秦俣灵活地侧身避开,嘴里还一直跟着字幕唱得动情,眼睛却挑衅的笑看着谢汶。

    “看老娘的泰山压顶!”谢汶怒了,一个熊抱扑上去将秦俣压倒在地。

    秦俣倒在地上被谢汶压得死死的,故意气她:“汶汶功力见长啊,果然又长胖了喔。”

    谢汶见他这样还不老实,威胁道:“小心我在你另一边屁股上也咬个印,让你对称!”

    秦俣听她突然提起小时候的糗事,俊脸一红,轻松翻身将两人的位置调了个,伸手狠狠掐她的脸。

    谢汶摇着脑袋大叫:“季二季二!救命啊!”

    季二这才过来轻巧的把谢汶从秦俣身下拖出来,还伸腿踢了踢他。

    谢汶扑在季二怀里假哭,就像被夺了贞操的小娘子。

    秦俣倒在地上哀嚎:“不带你们这样玩的啊。”

    谢汶喝了点酒跑出来上厕所,回去的时候在拐角处撞上了一个男人。

    “不好意思啊。”谢汶道歉后继续往前走,可面前却突然多出一只手拦住她。

    谢汶皱眉,难道遇上酒鬼了?

    她转过身去,看清眼前人吓了一跳,怎么是他!

    “怎么?不认识我了?”阮霆戴着低低的鸭舌帽,朝她坏坏的笑。

    谢汶看他有些喝醉了,觉得他可能是认错人了。

    “先生,你认错人了。”

    居然说不认识?呵,想玩欲擒故纵?谢汶抬步想走,阮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往回带。

    “你干嘛!”谢汶急了。

    阮霆一手撑在墙上,把谢汶半圈在怀里,微微眯起黑瞳,不怀好意的说:“看看能不能让你想起我是谁?”

    谢汶挥手想扇他,他一把紧紧握住谢汶的手腕,谢汶呼痛,他却低头欲吻。

    “碰---”阮霆突然被人大力推开撞到旁边的墙上。

    季二气红了眼,上去想再给他一拳,谢汶连忙扑上去拦住他,急道:“不要打他脸!”开玩笑,季二可是学剑道的,这一拳下去下巴都要脱臼。

    阮霆软软靠在墙上,还调笑着说:“美人记起我了?”

    季二在旁边,谢汶底气足了很多,她走上前去用高跟鞋尖细的跟使足力气踹在他小腿上。

    阮霆显然没想到谢汶敢打他,他痛白了脸瞪着谢汶。

    “看什么看!老娘下班了!”

    谢汶拉着怒气未消的季二大摇大摆的走了。

    “你怎么会出来找我?”

    “有服务生进来跟我说你被人缠住。”

    “嗯,果然一直光顾他家是没错的,连服务生都记住我了!”

    “他有没有怎么你?”

    “没,多亏你来的及时。”谢汶感动地说,“还是你靠得住!”

    看来娱乐记者也不好当啊,那阮霆怎么跟个种猪一样,走到哪儿都发情呀!

    “失策了,刚刚应该叫上素素的,说不准是谁吃亏呢!”谢汶想起那个花痴素见到阮霆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第二天去上班时,老王把谢汶叫进办公室,喜笑颜开。

    “小谢,干得太好了!”

    谢汶一头雾水,昨天我不是没挖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吗?老王要求真低啊。

    “今早阮霆的经纪人打电话来,说愿意让我们全天贴身采访阮霆,这可是别家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啊!”

    谢汶有些头绪了,她只能陪笑道:“对啊对啊,像这种事一定要交给有经验的前辈才行!”

    老王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估计是觉得她傻吧,这种机会都不懂得争取。“咳咳,那边指名要你。说是你昨天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现得很好。”

    果然!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谢汶很为难的说:“可是我根本都还什么都不懂啊,交给我不太好吧。”

    老王以为她紧张,拍着她的肩鼓励她,“别怕,我相信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呵呵……”只要踢他一脚,人人都能有这样的机会的。

    ————————————————————————————————

    阮霆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看剧本,眼睛却不时地瞟向门口。怎么还不来?该不会是怕得不敢来了吧?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踢我。

    旁边的经纪人看他古怪的样子,受惊道:“你不会是看上那个小记者了吧?”

    “怎么可能啊兰姐。”

    “那你让她来采访你是想干嘛?”

    “因为她……”阮霆话说到一半,突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

    谢汶走进来看见阮霆身边还有一个经纪人,紧张感顿时少了许多。

    她对阮霆“热切”的视线视若无睹,礼貌的问好:“打扰了,我是晨依报社的记者谢汶。还请多多关照。”

    美女经纪人笑着说:“叫我兰姐就好,阮霆今天的行程挺多,可要辛苦谢记者你了呢。”

    “您太客气了。”

    “唉哟!”阮霆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

    “觉得腿好疼啊!”阮霆伸手揉着小腿肚,眼睛一直盯着谢汶。

    兰姐急道:“你受伤了?下午还要拍戏呢怎么会伤到呢?”

    谢汶心里有点忐忑,到底待会儿是抵死不承认呢还是掉头就跑呢?

    “昨晚……”阮霆拖长了声音,看见谢汶明显紧张的神色,好笑的勾了勾唇,“不小心摔在浴室里了。”

    呼----还好。

    兰姐看着两人奇怪的表情,没再问他什么。

    “我出去看看现场准备得怎么样了,你再看一下剧本。”兰姐说完就走了出去。

    休息室里只剩谢汶和阮霆两个人了,谢汶觉得有点危险,所以她决定先发制人。

    “昨晚你为什么要非礼我!”

    说完她都觉得有点囧,她还是应该稳住的。

    “呵呵,我可不记得我有非礼到你啊,倒是我被你狠狠踢了一脚,现在还很疼呢。”

    “可是,可是你有非礼我的想法,我那是正当防卫!”

    阮霆突然站起身来,谢汶被他吓到了,后退一步狗腿的说:“其实吧我觉得我们都有错,所以我愿意向你道歉的,你、你不要过来啊。”

    阮霆看她现在一副受惊的样子,再想起昨晚她嚣张的态度,玩心大起,露出邪邪的笑向谢汶逼近。

    然后,然后谢汶就一溜烟跑走了。

    阮霆一下子呆在了原地,他又不吃人,有必要跑得那么快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不爱我的我不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苏百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百肉并收藏不爱我的我不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