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48章

第348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年过小年,皇帝悄悄给国公府送去了赐礼,回来的人报二小姐收了,还笑了。

    皇帝想她想得不行,听到这话也是笑。

    齐奚回家后脸上多了点肉,但整个人不再鲜活,她沉默的时候太多。

    她自回来就住在鹤心院没动,过小年那天她收到了礼,转手之间让人入了库,也没说道什么,只是那天晚膳时,她不停地往门边看。

    那个往年每年陪她回来过小年,吃完晚膳一道回宫的人不在了。

    一桌的人都察觉到了她的举动,但谁也没说什么。

    入夜后,谢慧齐与丈夫一道走了走,在回屋之前顿了一下,朝国公爷道,“你先回,我等等就来。”

    齐君昀看着她不语,看着她穿过右院的圆门,往女儿住的院子走去。

    齐奚正半伏榻前,看着桌边的琉璃灯,得知母亲来了她下榻穿了鞋,在门边迎了她。

    “阿娘。”

    谢慧齐由她扶着,入了坐问她,“在作甚?”

    齐奚笑了一下,没说话。

    母女俩自回来从未就宫中朝廷说道过什么,教女儿道理的时候也过去了,该懂的都懂了,做的不好的,不过也是做不到,人的事不是道理都能解决的,多数得靠时间蹉跎,不是几句话就能解决得了的。

    “在发呆?”

    “嗯。”齐奚把头靠在她肩上,抱上了她的腰。

    她近来过得恍惚,谢慧齐看在眼里,也还是没说什么。

    人在府里,盯着她吃,盯着她睡,命总是有的。

    谢慧齐的心比以前硬多了,她抱着女儿心想没什么是过不去的,人总有情爱大于天的时候,熬过去了再回首,发现也不过如此。

    “困了?”

    “有点。”

    “那你睡,阿娘等你睡了再回。”

    齐奚点头,没一会就睡着了。

    谢慧齐知道她现在睡了不床,喜欢狭窄只睡得了一个人的卧榻,等人睡了也没移动她,给她垫了枕头盖好被子,差不多了这才起身要走。

    只是刚起身,就看到她以为睡着了的人睁开了眼,那双如水的眼睛如死水一般静然。

    “阿娘?”

    “嗯?”

    “你瘦了。”

    谢慧齐笑了笑,摸了摸脸,低下腰给她拉被子,“好了,睡罢。”

    齐奚复又闭上了眼,听着母亲轻步而去。

    不仅瘦了,也老了一些了,那总是如清风朗月一样悠闲自在的母亲头发间也夹杂着几缕银发了……

    **

    这年的寒冬格外冷,从腊月二十六这天下起了大雪,到二十八日的时候雪就铺了人的半脚高,一直未停。

    齐望清早的时候就出了门,居娉婷上午忙完,下午就忍不住老往门边看,下人来报事,也是想着是不是说道他回来了,只是一*人来,没一个说三公子回府了的,她不禁有些失望,等到天都黑了人都没回,她就担心了起来,着人去问三公子怎么还没回。

    直到要开夜膳人也还是没回,居娉婷心神不宁了起来,丈夫只要是归家,晚膳是必要在家中陪父母一道用的,哪怕有人相请他也不会误夜间这一顿,遂她站在门口一边听下人摆膳,一边等人回来。

    齐望还是匆匆赶回来了,他没回他们的温月院,一回来就大步往鹤心院这边走,看到妻子在寒风吹着的鹤心院门口等他,他加快了步子,一走近她就拉着她的手往里走。

    “怎么不在屋里等?不听话。”

    握着她的手冰冷一片,居娉婷握紧了他的手往袖里伸,想让自己的体温暖着他,嘴里道,“膳都摆好了。”

    “阿娘呢?”

    “还没去请。”

    “嗯?”齐望停了步子。

    “阿娘下午有点发热,用了药一直在睡,阿父说让她歇着,等你回来再开饭。”居娉婷嘴里话未停,“之前红姑差人过来说,阿父也睡了,二姐在照顾着他们,大囡二囡我放在堂屋里让婆子们陪着,等会我就抱他们过去请阿父阿娘用膳。”

    齐望吁了口气,拉着她改道往父母的主屋走去。

    “先去看看。”他不放心。

    “诶,好,”居娉婷跟着他快步走着,小声地道,“我跟过言大夫了,说是累的。”

    齐望牵了牵嘴角没说话。

    父母到这个年纪了,所费之心比之前还要大,能不累吗?

    齐望夫妻到了主屋,门边丫鬟一见他们来,就进了内屋轻声朝二小姐禀报,他们一到门口,齐奚就出了门。

    寒风带着雪吹在了齐奚的面上,齐奚轻咳了一声,丫鬟吓得赶紧把手上未及时披上的狐披披到了她身上。

    “怎么出来了?进去说话。”齐望推着她往里走。

    齐奚笑了笑,往里退去。

    齐望脚步放得也很快,他一进去,后面跟着的居娉婷拿过丫鬟递过来的掸子给他拭披风上的雪,嘴里朝丫鬟快快地道,“先扶二小姐到一边,莫染了风。”

    齐奚这时已经被眼明手快的丫鬟扶到了一边,也侧头跟丫鬟轻声道,“去端两杯姜茶来。”

    齐望先朝里看了一眼,厚厚的纱帐飘在大圆门前,看不出什么来,便朝她望来,轻声道,“还未醒?”

    齐奚也朝里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热可退了?”

    “起伏得厉害,先前是退了些,”齐奚已经坐下,见到弟弟跟弟媳已经过来,便把喉间的咳意忍了下来,道,“现下不知,阿父与她睡在一块。”

    她不好去探,父亲最不喜他们睡着时有人近他们的床边,哪怕是她也只能守在床帐外看着。

    齐奚捂着心悸的胸口,与他道,“晚上你过来多看几眼,我怕我顾不及。”

    说着她闭了闭眼。

    齐望看她虚弱不已的样子也是站了起来,往她身边去,“奚儿?”

    齐奚朝他笑,“没规矩,叫姐姐。”

    “叫言令。”齐望站不住了,回过头就朝候着的媳妇子道。

    “不用,我没事……”

    “听话。”齐望脸色有点肃冷,声音甚是斩钉截铁。

    齐奚看向同胞弟弟,见以前肖似父亲的弟弟现下连神情都像了几分,也是微笑了起来,只是笑了一下,喉间的咳意忍不住了,连着轻咳了数声。

    居娉婷也站了起来,眉眼间有些忧虑,她端过丫鬟递过来的茶杯试了试温度,喂着二姐喝了两口。

    齐奚喝完握了握她的手,朝她摇头,“无事。”

    说着她喘了口气,齐望看着心口拧成了一团,站在她身边一时之间哑然无话,不知该不该告诉她皇上今日儿也犯了病,在处决吏部尚书欺君叛国之罪时昏了过去。

    斟酌了半会,他还是没有多语,只朝着门口不断地看,心想着这言令怎么还不来。

    言令匆步赶到,给齐奚把了脉,道是受了风寒,她身子骨弱,这几日是万万再吹不得风了。

    齐奚的身子已经不同往日,昔日能在雪地里跟弟弟打滚堆雪人的齐二小姐已是见风就倒,她听言令这么一说,也只得自嘲一笑。

    言令刚把过脉,内屋的门帘就掀了起来,两姐弟连忙站了起来——内屋是不放仆人的,这时候出来不是父亲就是母亲。

    这时出来的齐国公。

    “阿父……”齐奚,齐望夫妻赶紧行礼。

    “国公爷。”奴仆们也赶紧福了身。

    齐国公越过站在前面的言令,朝儿女望去,最后眼睛落在女儿身上,淡淡道,“怎么了?”

    “着了点风寒?”

    齐国公看向言令。

    “吃几剂药就能好。”言令连忙道。

    “回去歇息,”齐国公朝门边领着人站着听候吩咐的麦姑道,“这两天由你看着二小姐,好了再回。”

    麦姑迟疑了一下,福了一礼。

    “夫人我看着。”齐国公知道她担心什么,便又道了一句。

    麦姑也轻声回道,“是当由我去照顾二小姐,就由绿姑姑和红姑姑侍候您跟夫人罢。”

    齐国公轻“嗯”了一声。

    “阿娘如何了?”齐望这时忙问。

    齐国公没答他,而是对麦姑道,“送小姐回院。”

    说着又对言令道,“去煎药。”

    “去罢,今夜夜膳就不用了,我跟你阿娘也在自己房里用了。”齐国公缓和了神色对守了她母亲一天的女儿道。

    齐奚这时候心慌得不行,见弟弟回来了,夜间弟媳也是无事,能帮着照顾父母,也是放心了下来,在穿戴好衣袍后由麦姑带着人护着她回她自己的小院落去了。

    她走后,齐望夫妻跟着齐国公入了内。

    齐望跟父亲走在了后面,在入门后在门边跟父亲小声地说了宫中之事。

    今日皇帝处决的吏部尚书严承运其实之前是父亲的老友,他与其子严炳也是从小长大的好友,但严大人之前也是朝廷中最先出言参他父亲之人,就因他迈开了那一步,许多父亲的多年至交与弟子也跟随其上,两家情谊本到此为止了,只是严家这次犯的是抄家大罪,有证据指明严大人与外使勾结,收了外使的钱财与美人出卖国家机密,严炳托了好几人前来请他,不过齐望未允,今日前去也是皇帝身边的叶公公召了他去,说道有事,齐望跟随宫中公公前去就是看了此事,不过他未露面。

    说罢今日所出之事,齐望不无忧虑地道,“阿父,表哥似也是不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