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50章

第350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大病一场,齐君昀与她在一起的时候便多了,他们夫妻多年,命早就长在了一块,对方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失去就是无法弥补,就是缺失,普通夫妻相濡以沫几十年尚且如此,更何况一直把自己的心放在对方手中握着的恩爱夫妻。

    谢晋平来府,谢慧齐更与他一块把事听了,听完头就偏向了丈夫。

    齐君昀半倚着椅子,手中握着老妻的手慢慢地揉搓着,头往上空看着,一时无话。

    自家的一万人入九门,等于至少半个京城的安危都放在他们手里,他不是真清高之人,当然想要。

    这能保障就是以后若是出了大事,他有权力控制损失。

    但这是皇帝给的……

    皇帝给一点,就要从他这里拿走半分,齐君昀对他的那点怜悯之心早耗干净了,他不是没信过皇帝,也做了国公府该做的,可是皇帝还是毁了大好的局面——温氏江山本可平坦地走下去,他们表兄妹不是没有以后,可还是在皇帝手中毁于了一旦。

    他不能再陪着皇帝一起耗,皇帝收不了手,但他不能再一错再错,皇帝从年少时就存有求死之心,现下更甚以往近乎疯狂,他齐家却还要世世代代,明知皇帝给他们齐家的路会让他们失过于得,他岂能与皇帝一道疯?

    皇帝是想痛快,一意孤行,但齐君昀已不愿再背负皇帝的烂摊子。

    他也不想再赔上女儿,哪怕女儿也伤了他的心。

    “皇上那我未多言,若是不妥,我明日就进宫请罪。”谢晋平看着姐夫沉声道。

    谢晋平从不做无后手之事,早年家道沉浮也让他比谁都懂得取舍之道。

    谢慧齐又转向了弟弟。

    齐君昀这时轻摇了下头,慢慢地道,“要是要的。”

    谢晋平听了心口一动,看着姐夫姐姐俩人,这次他不再出声了。

    这么多年来谢家在他的手上固若金汤,从无缝隙让人可钻,他手下的那些将领只要是跟随他兄弟的,也个个皆是异常忠心,这么多年来,无一人叛变,哪怕也曾有人为着这份忠诚差点丢失性命。

    他手下异常忠心,他自也是一直对他们关照有加,他有吃喝,有娇妻娇儿,也从不忘他的手下的那一份,一万人进入九门,那就是在京城落地生根,住九门的房子,有京城的户籍,子孙能进官学入读,前途无量,这样大好的机会如有一点可能,他也确实想为他的士兵们拿到手里,让那些跟随他多年的老兵能在京城有安身立命之所。

    但不管要还是不要,他得听他姐夫的。

    只有国公府屹立不倒,所谓将来才是将来,要不一朝势败,他的人无人再护,等着的就是惨烈的清算,连条退路都无。

    “嗯。”谢慧齐这时又看向了丈夫,轻应了一声。

    她这时脑子乱得很。

    现在的局势她看得清楚,哪怕皇帝在想什么,她也能弄清楚几分——活得太久,看过太多的人心,经的事多了,自也能看破别人的欲*望几分。

    皇帝想要她的女儿。

    他是把她送回来了,但那个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从此再出看不到听不到,曾经拥有的都成了空,岂能不悔?明知会一错再错,还是会犯。

    在欲*望面前,人都是奴隶,更何况现在如残烛在疯狂燃烧自己的皇帝,更比谁都渴望他心中仅剩的那点温暖。

    但她已经为了沉弦夫妻妥协过一次了,这一次,她不仅搭上了齐国公府,还搭上了自己的女儿。

    她不能明知前面是条死路,再把女儿送进死路,她已经错过一次了。

    “不如,”谢慧齐闭了闭眼,稍稍把声音提高了一点,淡道,“把府里放松一点。”

    至少让宫里的人能知道府里的消息,而不是断了他所有的路,连他想知道的人是不是好都不能知晓。

    齐君昀看向了她,见妻子神色淡淡,什么都看不出来,恍惚中觉得竟有好长的一段时日没见她笑了。

    他很久没看到她高兴的笑了——她曾也在他面前畅意地笑过,微笑大笑,曾天真无邪,也曾放肆开怀。

    可是如今她连哭,即便是在他的怀里,那也是寂静无声。

    “嗯,也好,先试试。”齐君昀慢慢别开了她的脸,对妻弟道,“明日进宫去谢恩就是。”

    谢晋平当下就站了起来,给姐夫一揖到底。

    得了话,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接下来也会忙碌不休,挑选那一万人也是大事。

    谢慧齐依旧还是送了他一段路程,弟弟们寻回来后有了他们自己的府,但每次来国公府,在他们走时她只要是在都会送上一程。

    多年下来,姐弟分别不断,但一家人还是一家人,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彼此成为了对方另一种不可替代的依靠。

    出了鹤心院,没姐夫在,谢晋平的话便多了些,低声问道,“奚儿可好?”

    谢慧齐摇摇头。

    她头摇得太快,谢晋平反倒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他看着长姐。

    那皇上知道了,岂能善罢干休?不会徒生波澜?

    “活死人一般。”谢慧齐淡淡道,忍住了说这全是自己错的冲动。

    谢晋平像是知道了姐姐的伤心,立马握住了她的手。

    谢慧齐脸上却看不出什么来。

    姐弟俩沉默着走了一会,看出了后院的大门,还不等她出口,谢晋平就道,“阿姐再陪我走一会。”

    谢慧齐看向他点了头。

    等出了大门,她先开了口,各自的下人们更是跟得远了,许是他们离得远,她声音中也透露了些难过来,“阿姐做错了事。”

    她太自以为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人活着要足够自私才能活得好,一旦深明大义,牺牲的不仅是亲属,牺牲最大的也是自己。

    她按着她的那套教着她的女儿,却让女儿活得四不像,谁都在难过,而她自己更是痛苦不堪。

    “阿姐……”

    听大郎要说什么,谢慧齐轻吐了口气,在他说话之前就打断了他,“不过,悔也是来不及了。”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无回头路可走。

    “没什么事,路还得接着走。”谢慧齐又恢复了平静,拉着大郎的手往前淡淡道,“你信姐夫跟阿姐,不会出事的。”

    她是长姐,是母亲,更是那给予了她众多的丈夫的妻子,她得站着顶着,哪怕天往头上掉,她也要跟随那个与她站在一块的人,信心百倍地告诉他们身边的人天塌不下来。

    就是下场就是死,那他们也不该与他们夫妇承受一样的怆惶。

    她笃定,谢晋平就点了头。

    他们一路走到了中院大门口,谢晋平在踏出门前与停步的长姐淡淡道,“阿姐,我早已长大了,已是能让你托付之人。”

    而不是一直站在她的背后被保护。

    谢慧齐笑了起来,推着他的背往门外走,声音带着笑意,“知道了,归家去罢。”

    **

    谢慧齐送完弟弟回了鹤心院,跟国公爷说了一下要把事情告知女儿的打算。

    “以前让她自己做决定,现下再来拦着也于事无补,不管错与对,就一要道走到黑罢,”谢慧齐轻声跟他道,“不过再如何,我也是不可能再让她进宫了,她就是死得早,那也得死在我们的身边。”

    她不会再给世人一个把过错都推到她女儿身上的机会。

    “嗯,”齐君昀摸摸她的脸,“听你的。”

    谢慧齐说完没有马上去,跟他用了一碗粥,吃了点小菜,又送了他去书房,为他研了一方墨,在师爷进书房之后这才离开。

    四月的天已褪去了寒冷,厚重的冬衫一褪,各人的身姿便明了了起来。

    齐奚脸色虽比刚回府时好多了,但春衫一穿上,腰不堪双手一握,她身上是无肉的,遂连腰带都不系,穿着宽松的衫裙自认看着会好些,但遂不知衣裳穿在身上空空荡荡,让她虚弱之中更添几分脆弱。

    谢慧齐去了,又陪女儿用了吃食,只是她一碗膳粥吃下,女儿那碗半碗都没空,看女儿努力吞咽,谢慧齐端过了她的碗,对麦姑道,“撤下去罢。”

    齐奚怔怔地看着母亲吩咐。

    “都下去。”

    下人们退出了屋子,谢慧齐轻声细语地道了皇帝给的好处,与她下的决定,随后还是维持着一样的平静语气道,“阿娘是不会再放你进宫去的,哪怕是他就要死了。”

    许久无笑也无泪的齐奚突然掉下了泪来。

    一串泪从她的脸庞脸下后,她别过了脸,迅速地擦掉了眼泪回过头也轻声地跟母亲回道,“我知道了。”

    谢慧齐不知道女儿是不是会恨她,以后母女俩会走到哪步。

    事到如今她还在坚持没有倒下,不过是她还需承担,不能崩溃而已——她不是不伤心难过,只是可能她这辈子,没有太多可以去伤心难过的福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