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62章

第362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二以为自己撑得住,只是情爱归情爱,父母兄弟把祖坟都迁了,把根基连根拔起前去异乡的罪孽不是想忘就忘得了的。

    她也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孩童,她知道一个家族迁往他乡,在沙漠之地扎根安家有多不容易,要把一个异乡变成一个故乡,那需要多少年的努力?

    她更知道父母们不能前去富饶之地,他们放逐了他们自己,才不会再被这京中惦记。

    他们还是成全了她,她所欠的何止是千万。

    阿二在床上躺了一段时日,许是泪流多了,也许是油尽灯枯,她连她表哥的模样也看不清楚了。

    只是她还是放心不下他,这日皇帝在她身边醒来,她趁着精神好了点,便与他道,“我走了,你也要好好地过,行不行?”

    平哀帝挨着她的脸,闭着眼睛未语,在她怎么握都握不热的手反手握着他时,他睁开眼,脸上无波无澜,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在她削瘦泛着青的脸上亲了亲。

    大概是不行的。

    她要是没了,他心口的黑洞就没人挡得住了。

    她病了,他脑子就更糊涂了,他不太明白为何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爱的人总是过不好,生养他的母亲,他的父皇,还有他的奚儿,都死不得其所,死不得安宁。

    他的奚儿甚至死了,都不能把她的名字刻在他们的墓碑——宫女阿二,多讽刺,他就是让她当他的皇后,她也不过是皇后阿二。

    不过到此,平哀帝也不想留她了,她太苦了,早点去也好,等他把事情做完,他便也陪她去,不会让她孤单太久的。

    “哥哥?”他久久不出一声,齐奚眼边的泪又掉了下来,她以前从没想过要到真要走了,她居然有这么多的悲伤。

    她好像把一生的福气都在少女那时用完了。

    “嗯?”平哀帝拿帕擦她的眼泪,淡漠的脸上看不出悲喜来。

    他知道她想听什么,可他不想骗她,他也知道他残忍,甚至愚蠢,但这些是他仅能给她的。

    他把他所有完整的一切都给她,好的坏的都给她。

    他应得漫不经心,阿二的泪更多了,她哽咽着道,“你好好的,把父皇给你的江山好好坐下去好不好?”

    平哀帝嘴边扬了扬,把吻落在了她的眼角,轻舔着从她眼里流出来的热泪——真热,也真咸,现今用膳都尝不出味道来的平哀帝不由多舔了几下。

    还真是又热又咸,平哀帝那冰冷的心都因此暖了起来,他笑了笑,把她揽到怀里吻着她脸上的泪,等她颤抖冰冷的手又握上他的手腕,他嘴角又往上翘了翘,停了吻,淡淡道,“阿二,你忘了,我的命是你求来的。”

    他亲了亲她的额,“你死了,你让我怎么活?”

    她死了,她的舅舅,她的父母兄弟,怎么还可能费尽千辛万苦为他求药?

    他能活这么久,还是她小舅舅前几年为他换了一次血,换的还是她那个已是白发苍苍的小舅舅身上的血,为此她小舅舅怕是连下一任国师都当不成了。

    国师的根脉断在了他的手里,而他却还是让那个为国断臂,为国征战半生的谢将军的外甥女死在了他的前面。

    平哀帝说得淡然,阿二更是流泪不止。

    “会好的。”她握着他的手道。

    不会好的,平哀帝没回答她的话,但他知道不会好的。

    他这一生与天争他天斗的时候什么时候少过了?他争,他抢,他也不执手段,甚至也仁慈,舍得过,可无论怎么做,事实从来没有好过。

    他的一生,可能从他出生那天开始就注定了——他所贪婪的,是注定要付出代价的。

    让她走在他的前面,真是再好不过的惩罚。

    他本该一无所有,应该再尝尝这味道。

    **

    这一年中秋,谢慧齐等来了从京里回来的她的小弟弟。

    她的谢二郎脸上的眼睛还是如当初那样黝黑明亮,只是岁月终究还是侵袭了他们的脸孔,让他们变得沧桑苍老,内心再不复当初坚强无畏。

    世事总是能让人佝偻了腰。

    这些年来谢晋庆只来看过一次家姐,那一次他的姐姐白发如霜,脸上温笑依旧,只是身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这次再见她,他也已白发苍苍,且带了她女儿的死讯。

    “我把信给她了,她走的时候是笑着的。”谢晋庆看着他老姐姐握着他的手,她的手依旧温润白皙,任谁看了她的手,都能想得出她当年是个何等的美人。

    谢慧齐从来都不是个真舍得下的,她一生不过三儿一女,唯一的女儿真要走了,她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遂就是往她的老齐哥哥心里扎刀放血,她也还是让他与她一同写了信,让人送去,途中收到消息,这信让去京中述职的小弟弟一同捎过去了。

    她等啊等,终于等来了她小弟弟亲自送来的信,也等来了他苍老的脸。

    没有再见面,她都不知道她的小弟弟老成这样了。

    “哦,”谢慧齐转过脸,闭闭眼,舔了舔干涩的嘴,这才回过头也看着他们相握的手淡淡道,“那就好。”

    她活到中年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这一生再如何也是欢喜多于悲哀,她虽竭尽全力,但也得到太多,是再好不过了,现在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再看看眼前她从小照顾长大的小弟弟,才觉得这人生呐,真是一场永不解脱的修行。

    “阿姐,”老二郎低头握着他阿姐的手不停地拔弄,就像他还是当年那个能握着她的手,让她带着他走天涯的小弟弟,他满心依赖着她,有她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我这次不走了,好不好?”

    他师傅说他这世本就该早早走了的,是她带着他们兄弟挤了条人生道走,走到如今,他也累了,就想歇歇了。

    “你想阿由了?”谢慧齐顿了顿,说。

    老二郎笑了起来,点了头,笑着道,“他会给我打酒喝呢。”

    “想阿姐了啊?”谢慧齐又叹然道。

    老二郎没再说话了,他把脸埋在了他们相握的手里,淆然泪下。

    他是想啊,他想他阿父,想他从不记得的阿娘,想总是把所有好的都留给他的阿兄,可是阿父早走了,阿娘他一生连个面都没见过,他的阿兄有他的妻儿,他就想他的阿姐了。

    他阿姐无论他做了什么,总是不会怪他的。

    “好,不走了,”谢慧齐低头看着她的小弟弟那白发丛丛的头颅,用一手轻抚着他的脑袋道,“阿由跟老小答应了我过年就回来,等他们回来,就不让他们走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一家人在一起,嗯?”

    谢晋庆一把擦了眼,再抬起头来,就又笑了,道,“那是当然。”

    谢慧齐看着他的笑脸,心想原来时间过去得也不快,她的小弟弟还是跟当初一样,会牵着她的手,拉着她的衣袖,跟她哭,或笑。

    世事再面目全非,沧海桑田终有变,但还是会有不变的人心在的。

    **

    老二郎来,谢慧齐是单独见的他,她跟他说好话,带他去了住处,她之前不知道他要来,遂安置也是得临时再处理。

    她把他安置在一边,没给酒,给了清茶和点心,又去厨房做了他爱吃的酸菜面来,让他在一旁吃着,她亲手打理他屋子的布置。

    茶几大榻,还有长床,都是搬了最符合他心意的来。

    谢慧齐凡事都要过年,忙得脚不沾地,等她再带人搬了合适的书案来,谢二郎就卧在已经铺好的大床上睡了。

    他的大床对着一处小湖,上面还有几十只沙漠难得一见的水鸟,之前捕了几百只来,也就活了这几十只——谢慧齐看水鸟掠过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鸟叫声,眼睛不由柔和了些下来。

    她给睡理死沉的弟弟盖好了被子,挥退了静悄悄不出一声的下人,自行走到大窗前的书桌前,整理着刚搬上来的一箱书。

    她边整理边想着等会再去跟她家老爷再去讨他注解的几本兵法大全,拿来给弟弟看,想来他这日子也不会无聊了。

    这厢天已近傍晚,谢慧齐只收拾了一半的书,但也停了手边的活计往外走。

    她这些日子习惯了去门边等人归府。

    沙漠绿洲的天空总是要比平地辽阔一些,夕阳也总是瑰丽许多,齐家城的每个人都各司其职,离城里有点远的齐府大门前便更是没什么人,放眼望去也没什么能挡得住眼睛的,所以归人远远而来,一眼就能知道,谢慧齐便也能在知道人回来的时候多走几步,往前迎迎。

    她走了几步,远方坐在骆驼上的人就跃下了骆驼,住她大步走来,那步伐又快又敏捷,就如离弦的箭那般坚决坚定。

    谢慧齐走了几步便停了,等到人到她面前停下,她抬着头看着他跟她柔和了下来的脸,任他的手摸向了她的已有了皱纹的脸……

    看他向她微笑,谢慧齐心想她要怎么办,才能让这个对她好了一生的男人不那么伤心。

    他们的女儿是真的没了,永远离他们而去了,他们从今以后,再也听不到有关于她的消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