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320章

第320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林夫人一阵阵后怕,自喃,“我以前也没这般糊涂。”

    “娘,如今我们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得自己沉得住气,人心易变,如今我们家是走出来了,但我们家这口子开了,来要东西的人就多了……”林玲握着母亲的手轻声道,“我们自己不稳住,很易被他们带偏的。”

    “你兄长也这般跟我说,”林夫人喃喃,心神很是不稳,“我,我……”

    “我只是想帮你们,”林夫人颓然道,低着头喃喃,“他们家那么多的人,我们家才几个?家中的家将属臣,也是手指都数得过来,这么多年你父亲的孤臣当得太苦了。”

    她跟那么多的人来往,不过也是想让元帅府也跟国公府一样,被众多人包围着,没理由国公爷府有的,她家为国打了数十仗的元帅府没有。

    她也是想让国公府不轻看他们元帅府,不轻看女儿。

    林玲听了母亲的话一愣,随即她很快把这点失态掩饰了过去,安抚母亲道,“阿娘,阿父阿兄都是心中有成算的,您也无需多想,有时候事听他们的就是。”

    林夫人心神不宁地点了点头。

    等母亲走了,林玲坐在太师椅上许久都未起身,等到外面的人来报说有管家娘子求见,她这才回过神来。

    她娘,不是觉得君王有负于元帅府罢?更不是想跟国公府一决高低罢?

    林玲想着心中一阵阵的发冷,决定在走之前,一定要找父兄谈一谈,不能再任母亲这般下去了。

    “少夫人……”

    人一叫,林玲后背下意识一凝,嘴边也露出了浅笑,看向了门。

    **

    国公府大宴没有舞伎,但乐师却是请足了的,齐国公府以前本是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后来落败废了这些纵乐的规矩,但齐国公本是雅致之人,遂以前在老国公下当过差的那几个乐师后来有事求到他身上来他便也帮了,还帮人振了家门,这些年间,他扶持的那几个乐师现在自成两派,在民间也是颇有些名声。

    那几个乐师风雨这般多年,后来也因一些恩怨成了对峙的不同的两派人,现下两派人为报当年齐国公救命之恩,也皆都来了国公府,但因有恩怨在中间,两方人马也是卯足了劲互别苗头,那乐声一派比一派奏得悦耳动人。

    国公府还有另两支乐师,一支是皇帝赏的宫中乐师,一支是归几朝前某礼官的后代子孙所有,虽家道中落,但这家子只要是出来奏乐的,个个堪称是大师。

    这宫廷乐师和祖传的乐师一看那两家敲钟的手都挥成了涮子手,也是暗暗使劲,不想被这远道而来的两支京外乐师抢了风头去。

    他们竞技,在场的人就耳朵有福了,自午歇后的小宴一开,吟诗作画,写词赋歌的当朝各大人和各大才子就把他们纷纷包围住了,乐师们也就演奏得更卖力了些。

    等到皇帝也来凑这个热闹,还添了赏赐作彩头,更是群情激愤,如若不是身边人太多,舒展不开身子,有那喝多了的奇才都想趴地长伏,作诗作赋称颂皇帝了。

    前院真是很是热闹,那豪迈的大笑声和拍掌声把中院那些离得他们比较近的小姑娘们逗得芳心乱跳,莫名的心慌,脚步却更往前院走了,如若不是身边还有母亲和得力的贴身奴仆拉着,有人都要红着脸惦着脚尖往前院一探究竟了。

    因着国公府打理得最好的花园就在中院,鲜艳明亮的中院因着好看的小姑娘们更是春意盎然,她们的红眼蛋和明亮的双眼让人看不知所以然的人看了都觉双颊徘红。

    国公府后院这时本家的人来说要请留在国公夫人这里的小公子和小小姐出去,谢慧齐还没怎么作想,以为是不想过于烦扰她了,等到下人来报说有位抱着小小姐在花园玩耍的小姐跟逛花园的书生搭上了话,她也是失笑不已。

    因着武场就在中院的东方,中院也是要开了。

    女儿一直守在自己身边,前面的动静谢慧齐不太清楚,但也是能从下仆嘴里得知半分的,她知前面热闹,便问齐奚,“就不想去看看?”

    国公府今天这么大的场面,别说京中人,就是自家人也是难得见一次的。

    “不去。”齐奚笑着摇头。

    今日连母亲都没出去,是让大嫂露脸的,母亲私下把大局掌握了,把表面上的事都交给了大嫂去处置,外人能肉眼见到的都是嫂嫂的厉害,所以嫂嫂就是离开京城,也还是会被人津津乐道许久,名声也还是在的。

    她若是还是以前国公府的二小姐,那是抢不了大嫂什么风头的,但现在她久深宫,也是诸家秘而不宣的事,她一出去,未必抢得了嫂嫂的风光,但至少也还是要抢去一小半的。

    母亲本意就是想成全嫂子,齐奚也就不打算出去占那点风头了。

    齐奚回答得很断然,谢慧齐摸摸靠在身上的女儿的耳朵,微微一笑。

    不过,没一会,小叶公公又来了。

    这次齐二小姐是陪在母亲身边的,小叶公公来见她也是要见到国公夫人的。

    与那些头次见到柔美的国公夫人就心生好感的人不同,小叶公公打头一次见到国公夫人腿肚子就不由自主地哆嗦,现下国公夫人见到了,便连皇帝都不怕的二小姐也在,一次见了在他心中顶顶厉害的两头母老虎,小叶公公说话的时候牙齿都打颤,“禀国……国国国夫……”

    那国公夫人的国字都道了四个了,夫人的人就是出不了口。

    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她,就是小孩子见了她的也有躲着的,但这见过她多次的小公公还是老样子,甚至比上次还紧张,谢慧齐心道这小公公怕是听她是山怪精转世来的话本听多了,才怕她怕得如此厉害,她心忖着,脸上却更是笑意吟吟地看着小公公,想安抚这小公公,哪料她笑得越是随和,小叶公公的牙齿就越是抖得厉害了,一脸的我怕得想哭。

    齐奚也是奇了,扬了扬眉,“小叶子,怎地了?”

    小叶公公心头怕,眼睛酸,鼻涕泡都吹出来了……

    这一吹,更是把自己吓得半死。

    还是他身后跟着的老尚宫这时往前一步,沉声道,“禀国公夫人,二小姐,皇上喝了几杯薄酒,猜谜赢了一枚国公爷充作彩头的玉佩,说让您去拿。”

    小叶子一擦鼻涕,干脆下跪磕了头,不看人话也利索了,“二小姐,皇上似是有点醉了,到处找您。”

    “喝了多少?”齐奚慢慢坐直了身。

    “五……五六杯,奴婢没用,奴婢没拦住。”小叶公公今日是乔装成侍卫来的,这时候小公公佝偻着身体趴在地上,忻朝霸气威武的侍卫服都撑不起他几分神气了。

    这些事,齐奚是先前都吩咐好了的,但皇上要是不听话,非要喝,身边人确也是管不住,齐奚也知怪不了小叶公公,摇摇头道,“还想见我。”

    “尚宫婆婆,”齐奚转身那个沉默寡言的老宫女,与她道,“你现下去带皇上歇会,给他喂点解酒汤。”

    “老奴也说了,说了您会生气的,但皇上似是连国公爷都……”老尚宫低头回道,“嘴里就一个劲地叫您。”

    “但都挡着了,”小叶公公头未抬,飞快地补了一句,“您放心,皇上叫得小声,下面的人也听不到。”

    齐奚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有点冷,她身边与她一同长大的的贴身侍女碧鸟,阿苗此时都不敢瞄她了。

    “把皇上请到后院来罢,跟国公爷说说,让他一块也回来,就跟国公爷说我想见他了,他会想法子带皇上来的。”谢慧齐这时开了口。

    她想也知道这是皇上在找着法子要来后院。

    小叶公公简直感激涕零,国公夫人话一落,这时就完全不结巴了的小叶公公就磕头感激道,“多谢国公夫人慈悲,奴婢这就去传话。”

    听国公夫人的令,打算去传话的红姑都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个小公公了。

    倒确实机灵。

    “也不结巴呀?”就在小叶公公恭敬地躬着身退到门边,转身快要迈出门槛之际,国公夫人的声音悠悠地在他耳边响起,“许是我长得太怪了,吓坏了小叶公公?”

    小叶公公当下脚步一个停顿,一头栽在了门外,“咚”地一声后,院子里的虫子都静了——小叶公公羞愤得眼泪差点喷涌而出。

    国公夫人果然好坏。

    **

    倔强不哭的小叶公公强忍着眼泪走后,齐奚无奈地看向母亲。

    谢慧齐当下也小声地哎哟了一声,甚是可惜,“以后可就更不敢见我了。”

    齐奚都不知当哭还是当笑,“阿娘……”

    “活灵活气的,也是有趣。”谢慧齐转而道。

    “胆子是小了点,但做事还是周全的,叶公公选他,一是他机灵,二是他这人罢懂得感恩,老公公说用人也无需太聪明的,心里有主子就好,”齐奚这时候往母亲身边凑了点,声音近乎耳语,“他是为皇上挡过几次灾的,除了皇上叶公公与他,还有一个我,谁都不知道,他也没想着邀过功,跑腿跑得比谁都勤,有时我都怜惜他。”

    谢慧齐就更可惜了,讶异道,“那我还真是得罪他了。”

    齐奚笑叹了口气,又低声指道,“您看,他说得可怜,我本不想让皇上来的,现下也得迎他了。”

    谢慧齐一琢磨,还真是如此,别说这小叶公公先前说话还结巴,为着皇上说话起来一个字都不带顿的。

    前院皇帝也是得偿所愿,哪怕国公爷连正眼都不想看他,他还是欢欢喜喜的来了,一见到后院的母女俩,他都来不及扶向他请安的国公夫人,而是先把二小姐扶了起来,把玉佩往她手里塞,“给你,你收好,我赢的。”

    皇帝说话的时候嘴里还往外喷着酒气,气息是热的,连脸都是红的,脸上是止也止不住的笑,眼睛又因酒意还泛着几分水光,当真是喝醉了酒的谪仙下凡也不过如此了。

    “你收啊,”见二小姐不动,盯着她手的皇帝推她的手,催促道,“赶紧收起来,好不容易得的,你阿父还不欢喜呢。”

    正主正在他身边冷着脸呢,齐奚这下是知道他是真醉了,刹那间脑子都疼了,可皇帝这时根本管不了别的,一见着人,本来强撑着几分清明的神志也散了,他放任自己糊里糊涂,见她不收好,连忙把她的手合手包了附住,把头靠过头抵着她的小脑袋,还叹道,“可把我给为难着了,差点用抢的,你就放心好了,你阿父的好东西我都给你得来。”

    他说话间齐奚被他嘴里的酒气给薰糊涂了,一时没拦了他的嘴,等他把话说完,他是抱着她的腰舒舒服服地靠着了,她却只能欲哭无泪,战战兢兢地朝她黑着脸的亲父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