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74章

第74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被他这么一说,浑身麻得一抖,但她还来不及说道什么,他的手就伸了回去。

    她倒是有些不敢看他了,连忙收回眼。

    齐君昀摸了摸指尖,轻抿了口茶,又朝她道,“太子遇刺之事,你做得甚好。”

    谢慧齐这垂着头不敢抬头,心道自己活两世的人,被一个小年轻调戏,居然臊得不敢抬头见人……

    自古以来还真是被调戏的都没有调戏者的有底气。

    “太子赏了你些东西,我让人放在给你腾出来的库房了,得空你去看看。”

    谢慧齐又是点头。

    “慧齐……”齐君昀又淡叫了她一声。

    谢慧齐被缺了“妹妹”两的叫法叫得胆颤心惊地抬起了头。

    “抬着头说话。”齐君昀淡淡地道,没事人一般。

    谢慧齐咽了咽口水,“知道了。”

    齐君昀轻嗯了一声,略一思索又道,“母亲去了俞家,二婶这几日也是可能要去俞家帮忙,这几天你就留在府中,书院的先生这几日也会来府,大郎他们的功课有他们看着也妥当,我正巧也要考校一下他们的功课,你看如何?”

    “你来考校?”谢慧齐有些吃惊。

    “嗯。”

    谢慧齐当下就点了头,“知道了。”

    她没有多作他想就应了声,有齐国公府从小就出了名学富天下的长公子亲自考校,这就是她身为他未婚妻平时都没脸敢求的事。

    本来有齐家书院的先生教导她就觉得已经够了。

    **

    谢家姐弟要在国公府里住下来,管事的又是一通忙碌,所幸谢慧齐身边的小红小绿都提做了大丫鬟,她们自小在国公府长大,有着她们的收拾,谢慧齐倒也不用烦琐事了。

    她现下最烦的,莫过于国公府庶姑娘们的婚事了。

    国公府出事,她一连十几天都没来,这事也暂且搁浅了,下午一等跟齐老祖母闲谈的时候,她就提起了此事,也得知了国公府出事向南院那边也有人作妖,被二婶收拾了一顿,有几个丫鬟小厮也就这么没了。

    “好好待他们,还是不听话,唉……”齐老太君说到向南院那边出了内奸也是直叹气。

    谢慧齐也是知道国公府里的奴婢都是家奴,这家奴且每月都要领不少的月银,也是一般侯爵家的两三倍去了,她以前身在谢家侯府,所知道的侯府月银也不过国公府下人的三分之一,齐国公府给下人发的月银往宫里去比,怕都是只高不下,说国公府厚待奴婢也确是不为过。

    “二婶处置妥当了就好,您就别放在心上了。”谢慧齐忙安慰。

    “我倒不放在心上,”齐老太君毕竟是在国公府活了一辈子的老人,高高在上了一辈子,被人侍候了一辈子,也就对身边侍候她久了的几个下人有点特殊感情,别的下人在她眼里再怎么好也不过是下人,所做错了那就全是他们的不是,是打是杀都不为过,她扁扁嘴,“就是让他们好吃好喝的还不忘给主子添麻烦,这种人还是少养点好。”

    所以二媳妇说要减那些丫头们身边的丫鬟,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她身边也有人侍候,少点也行。

    谢慧齐一听这话有点不对劲,旁边伺候老祖宗的大丫鬟倚佩小心地看了老祖宗一眼,见老祖宗只顾着捡眼前姑娘剥好的花生吃,便轻声朝谢慧齐道,“二夫人说府里的奴婢太多了,要送一些出去。”

    就是连世奴,不好的也要挑出去送了。

    国公府不卖奴婢,只是连同卖身契一同送出去。

    现在府里人心惶惶,众多的奴婢现下都怕真被送出去了。

    这出去的日子好过不好过,不少人都是知道的。

    而国公府的日子不过好,一身四季每季有两身新衣裳,吃得再错每人碗里都是能见油荤的,月银再少的下等丫鬟也有小半贯铜钱去了,那就是京郊的菜农一家人起早贪黑忙个不停也只能挣到的数。

    出去了,这日子未必有府里一半的好。

    这外面的普通人家里,就是好人家也是要十天半月的才能见顿荤食,岂是能与这国公府里头的日子比的。

    府里的下人,越是下等的越是爱在别人都不知道的背后说道主子们两句,可到了真正决定要决定他们是否出府的时候,一个个比谁都不安。

    有些人甚至都求到老祖宗院里的下人身上来了。

    可就老祖宗院里的下人,就是伺候了老祖宗好几年的倚佩都不敢说自己这次会不会被二夫人送出去,她自忖自己没有什么大的过错,但也是不安得很。

    她是一万个想留在国公府的,国公府再不好,她只要再等两年,一等年纪过了十八,府里管事的做主给她在府里挑个好一点的世仆,然后就去庄子做事,只要人不是懒的,做个几年,就会有几亩薄田,攒个几十上百两银的也不成问题,做得好了,主子还会让他们的孩子去庄院的学堂念学,念得好的,还会给脱了奴籍科考当官,这是主子给铺的路,外面的平民百姓就是求一辈子都求不出这么条路来,她万万不想被送出府去,然后找个一年都积攒不了几个铜子的农户嫁子,一辈子怎么盼都盼不到个光出来。

    倚佩是家奴,她父母也是,这几天她爹娘都是在屋中暗暗抹泪,生怕一家人就这么被打发出去了。

    他们若是被打发出去了,这些年房里头藏的银钱也不是他们的,是带不出去的。

    现在除了管事的,府里没一个怕的,倚佩看谢家姑娘是个心软的,见老祖宗也像是不在乎这事一样,还是鼓足着勇气把话说了出来。

    谢慧齐一听,一时也是没领会过来倚佩话中的意思,她本人是个觉得国公府下人确实过多的人,一出去,三四十个下人随便一吆喝就全跑出来了,主子没几个,下人好几百个,这些人若是家丁家将,撑府里底气的,养着就养着了,可一大堆下人,一个走廊扫地的都有专门的早中午三个,实在也是有点过于奢侈了。

    就是府里不被主母看重的庶姑娘们,身边也都是有大小四个丫鬟的份例。

    当然,国公府养得起,养着就是。

    但国公府的主子觉得不需养这么多,不养也挺好。

    谢慧齐觉得这事好,便点头道,“挺好的。”

    她琢磨着能省不少钱呢。

    尽管国公府不需要省着花,但能省的省下,多大快人心?

    谢家大姑娘苦日子过习惯了,对于能省钱的事都热爱无比,所以对二夫人的这举惜再赞同不过了。

    见谢家姑娘点头,一脸的赞成,大丫鬟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不能再多嘴,低下头黯然地退到一边去了。

    当晚国公夫人很晚才回,晚上的晚膳带着谢晋平跟谢晋庆出去了的齐君昀也没回来,谢慧齐一直在等着他们,没想先等到了国公夫人回来。

    国公夫人是跟老祖宗住同一个院子的,回来见到老祖宗都睡了,小姑娘却在,以为是等她有话跟她说,一等她见完礼,就朝她淡道,“俞家乱了套,府里正大打出手,这热闹本来要带你去瞧一瞧的,但太乱了,等过两天消停会再带你过去。”

    谢慧齐听了嘴巴都张成了椭圆形,指着自己结结巴巴,“我能去?”

    “为何不能去?”国公夫人奇怪。

    “怎么个去法?”

    “我以后的小媳妇就是了,”国公夫人一听是这个,轻描淡写地道,“跟我身边就是。”

    这么好的热闹,不看看可惜了。

    就是她这种不想沾事的,都想天天跑去看。

    谢慧齐一听能去俞家,还可能不被轰出来,这心中真是五味杂陈。

    她果然是抱了条好大腿,没几天就水涨船高了,够都够不着的仇家居然可以上门去瞧“热闹”了。

    第二天国公夫人一早就出门了,不一会二夫人就过来找谢家小郎,听说被长公子带出去见客后,有些失望。

    不过没一会,她也就出府去了俞家。

    俞家现下好大的热闹,作为亡后一族的齐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这热闹她不跟着去瞅一瞅,也白枉做国公府主母一场了。

    谢慧齐这头还没见识到俞家妻妾扯成一团,不顾死人还没进棺材就大打出手的壮举,这天她没跟着国公夫人去自是不知,只是她在府里也没闲着,齐昱养伤,大管家的就叫了他们家的另一个儿子过来帮她做事,此人名叫齐斯,是个手脚极快的,谢慧齐刚吩咐他把那刘,李两个先生请到府里来坐一坐,没半天,这两个书生就被请到国公府了。

    谢慧齐在帘子后看了看这两个书生,看了几眼,心中也是有数了。

    两个书生都是书卷气极重的男子,看着年龄确实不像她家的小屁孩那般稚嫩,确是结冠多年的成年男子,但样貌也不老,看着清俊得很。

    光看外表的话,衬府里的那几个美貌姑娘也还是衬得起的。

    加上这两个书生只要不是糊涂的,跟着国公府,前途不说是无量,但只要聪明点前景也能熬得出来,所以头一次做媒婆的人心里倒是放心了些。

    得知这两个书生心里有了数,心应下了国公府府里的这门亲事,她这厢又叫了七婆婆出来,让她去把她挑中的几个姑娘家的情况说一说。

    她还把四娘子也加了进去。

    急嫁的那八个姑娘,眼下也就大娘子和三娘子这两个棘手的没添进去了。

    七婆婆这头过了好一会才出来,谢慧齐这头正跟大管家从大库房出来,就听七婆婆刚出来找她,忙回了青阳院,就听两个书生都选了。

    一个选了二娘子,一人选了四娘子,正好都是排在最前头的。

    谢慧齐一听说还是他们细细问过姑娘性情等选的,也是有些诧异,但对此又是松了口气——选前面的好啊,后面的就是打起来,也是后面几个的事,比大的和小的打作一团的强。

    等谢慧齐一听齐斯说两个书生还没走,让大管家的留了用晚膳才走,她略想了一下,就叫了二娘子和四娘子过来。

    向南院往主院这边走来最快也是要小半个时辰了,庶姑娘们是没有在府里坐轿的份的,所以走来也是需要点时辰,但这厢还没等谢慧齐估算的时间到,这两个姑娘就到了,一见到谢慧齐身上还喘着气。

    可能也是因着喜事,谢慧齐见到她们气都喘不来的样子也是笑了,也没带她们先进青阳院,就往待客的侧堂那边走。

    路上笑着跟她们道,“又不是什么急事,二姐姐跟四姐姐跑这么快作甚?”

    “好久没见妹妹了,心里念得紧。”四娘子擦着脸上的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这天春的天还有些春寒,跑出一身汗来确是她有些急了。

    但不跑,心中更焦躁,等见到人就好了。

    二娘子这时候也是抹着汗朝谢慧齐笑了笑,等走了几步顺过气来了,小声地问谢慧齐,道,“妹妹领我们去哪啊?”

    “是这样的,”谢慧齐见她们也差不多顺过气来了,笑着道,“这不我要在府里住几天陪陪老祖宗,就把你们的事理了理,今个儿正好把你俩的婚事定了,这主我是先做了,而那两个人现眼下正好就在府中,我就叫你们过来瞧一瞧,知道自己往后要跟什么人过一辈子,心里有个谱,这待嫁的时日也好安心一些。”

    谢慧齐一说完,两个姑娘都呆了。

    等到谢慧齐带她们进了侧厅,隔着帘子到拐角处清楚看那两个端坐在凳子上和府中管事说话的清俊书生后,等认清了哪个归她们的后,两个姑娘只顾着喘气,张着嘴巴瞪着眼睛瞧着属于她们的那个,一句话都不会说了。

    见她们傻了眼,谢慧齐也没觉得奇怪。

    说实话她见到这两个书生后,也是奇怪这样相貌一等的书生怎么就没招姑娘思春?她也是没想捡了两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书生的漏,知道没给这两个庶姑娘找太强差人意的婚事,她心里也是舒坦的。

    看她们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谢慧齐拉了她们往回走,走的时候两个姑娘还魂不守舍,若不是身边还有丫鬟扶着,两个人都得跌倒。

    “嫁妆我也是帮你们开始选了,回头就让管事的给你们送些锦布过去,你们可以开始绣嫁妆了,至于成婚的时日,一等书生们请的媒人上门商议好,我就说给你们听……”谢慧齐一路走一路说,话还没完,就被四娘子紧紧抓住了手。

    这厢四娘子一把抓住了谢家姑娘的手,抽着气跟她道,“慧齐妹妹你等一等,等我喘过气来再跟我说。”

    说罢,不信这等好事砸到了她头上,四娘子眼一闭,身子往后一倒,就这么昏了过去。

    二娘子在一旁喜得直掉泪,嘴巴又咧得合不上,干脆展开了帕子一盖脸,呜呜哭了起来……

    谢慧齐在一旁看她们看得再次哑口无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