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01章

第101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祈夫人走到一半,就看到谢慧齐迎了过来,前面国公府嫁女她来了,也见到了小姑娘,再见到她,她也是握了小姑娘的手,止了她的福礼,笑道,“才一个来月没见,你就好像又长高了些。”

    “祖奶奶说我正是长个的时候,一天一变样。”

    “那是,小脸儿也水灵了许多。”

    谢慧齐笑了起来,与她道,“祈婶婶咱们先去内堂吧,我已经让人去通报二婶了。”

    “诶,用不着她来见了,我等会去见她是一样,哪敢劳动咱们二夫人的大驾。”祈夫人笑着道。

    谢慧齐便召了丫鬟过来,“去,跟二夫人再去说一声,就说等会祈婶婶亲自去看她,让她等一会。”

    祈夫人见只点了半句话,这小姑娘就会意了过来,便拍了拍她的手。

    这姑娘聪明,两家子才有前途啊。

    就是他们这些沾亲带故的,也才好跟着他们捡点他们手中漏出来的。

    “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跟你说说话,也没别的什么要紧的事,你可别嫌我这个当婶婶的话多就是。”

    “您哪的话。”

    祈夫人笑了起来,走了几步,见前后的仆人见着他们说话自动自发地离他们远了点,她便心中有数了。

    国公府向来治下甚严。

    遂她又低头低声道,“我今儿来是想问问你舅父舅母的事的,你也知你舅母是我表姐,得知你舅父大人能回京了,我舅舅他们,你舅母娘家的人向京中送了想,想跟我打听一下你舅父他们的事……”

    说着她看了谢慧齐一眼,见她神色平静,便接着道,“国公府现在可有什么消息?”

    “我知道的也不多,仅知舅父他们这些年在小东海不好过,”谢慧齐低声道,“大表哥也在舅父赴任的路上没了。”

    “没了?”祈夫人大吃一惊,都忘了走动。

    “嗯,说是路上遇了贼人。”

    “啊……”祈夫人目瞪口呆,不一会,眼睛都红了,偏过头去擦了擦眼泪,又过了好一会方才转过头,朝谢慧齐勉强笑道,“不说这不高兴的事了,来,和婶婶去见你二婶去。”

    “祈婶婶……”走了几步,谢慧齐叹了口气,看着前面淡淡地道,“不管如何,我舅父他们能回来就好,回了京就是有个病有个痛的还有我们知道,比在东海无亲无故要强,您说是不?”

    只要人回来了,能看得到出路就是好的。

    “是……”祈夫人一直低着头,等到了齐二夫人的院子,她这才抬起头。

    齐二夫人看到她的泪眼大吃了一惊,等到祈夫人说起了谷展晔和她表姐的大儿没有了,死在了前去赴任的路上,齐二夫人倒是淡然,“这有什么?我们国公府不是一代两个男主子都死光了?慧慧的爹不也死在了河西,连尸骨都不全?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败者为宼,胜者为王,他们确实一家接一家败在了俞家的手里,这就是他们的下场。

    只是等到俞家还有跟着他们俞家的人一倒下,下场也绝不比他们好半分就是。

    齐二夫人本来无所谓国公府如何,这时候她倒是想好好多活几年,看看俞家还有俞家当朝的左右丞相他们是什么下场。

    想着这些叱咤大忻王朝的重臣老臣一个个倒下,可能连裹尸的破席子都找不到一床,齐二夫人就觉得活着甚有冲劲,甚有盼头。

    说着她见谢慧齐低着头,就拍了下她的脑袋,斥道,“好好的垂头丧气干什么?抬起头挺起胸来,有点国公府小主子的样!”

    谢慧齐下意识就挺直了背,她看了眼祈夫人,想外边现在都传成得连个小孩子都知道了,想来她也是知情的,便没避讳她,跟齐二夫人道,“我刚才听说现在连朝廷里都有人说道我的不是了呢……”

    “说你什么?”齐二夫人皱眉,眼睛细不可察地朝伺候她的那些下人看去。

    小麦带着一群丫鬟福着半腰不敢动弹。

    “说我骂谢侯府的老太君……”

    “骂她怎么了?”齐二夫人顿时气势一凶,拍着桌子厉声道,“骂她怎么了?她谁啊,骂句都不行了啊?”

    “二婶……”

    “那孙子在朝廷里说你?”齐二夫人说到这冷笑了起来,“你等着吧,看谁敢给跟他收尸!”

    **

    齐二夫人的话虽不中但不远,那谏官背后欠一屁股赌债,跟同僚其夫人通奸,以及同他夫人娘家的庶妹媾*和的事被捅了出来,被讨债的和同僚家,还有亲家堵在家中焦头烂额,半世清名一夜之间被毁。

    这年头,身上家中没几件脏事的人家甚少,就是国公府也是出了好几桩中了对方的美人计害家产惨损的丑事,更有上任国公府老爷亲自毒害嫡妻的混帐事,更别提一些七七八八的小丑事了……

    国公府的两个老爷没少干蠢事。

    他们两个对国公府做的最好的事怕就是以死保了国公府几年的太平。

    太子与表哥在东宫中下着棋,又以玩笑口吻道,“韩相的狗死了一条,表哥你就不怕他上门跟你要银子啊。”

    “国公府的钱,都归了你父皇了……”齐君昀下了一子,淡道,“要用银子,也是我跟韩相讨点花花,救救急。”

    太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他笑了好几声才道,“你就不怕韩相跟你一样来一招釜底抽薪,跟你背水一战啊?”

    “嗯。”齐君昀看着表弟的棋局已败,把刚摸到的棋子扔回了棋钵,淡道,“韩相的银子是从你父皇手里捞的,他要是敢送到你父皇手里,那他的脑子长的也就跟你的一样了。”

    太子顿时苦脸,“表哥……”

    若桑这时候端了热茶来,只换了长公子手边的那边,换过茶后就端着盘子走了。

    太子急喊,“哎,哎,哎,我说你这小姑娘,哪来的这么大脾气,我的还没换呢?”

    看着她要走出门,太子手都举起来了,“我说我的还没换,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凶,连主子的那口热茶都不给了,不像话啊……”

    等他说完,若桑都走远了。

    “安昌……”

    见表哥喊他的名,太子萎了,垂着头丧气道,“知道了,你放心,我回头把我脑子长得跟韩相的不一样。”

    齐君昀没理会他,接着淡道,“韩相那有批银子会沿着官河上京,具体走到哪了我还不知道,我等会要去见你父皇,向他举荐你,你是去还是不去?”

    太子眼睛瞪大,喃喃道,“表哥,你莫开我玩笑。”

    他最不喜欢跟人开玩笑了。

    “去,还是不去?”

    “去!”太子一个激灵就扑向了齐君昀,把他表哥的手拉到胸口放着,咽着口水问他,“表哥你听到了吗?”

    感觉到了他为他狂野跳动的心跳声了吗?

    齐君昀什么也没说,把手抽了出来就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抽了一记,起身掸了掸衣袍,“那就准备罢。”

    说罢,他挥袖背手而去。

    太子看着他背影一脸的崇敬,“表哥你慢走!你要是不着急走的话,等我一下,我送送你……”

    等他嚷嚷完,长公子已经走了。

    尔后,东宫响起了门关门合的声音。

    “太子。”若桑跟一个身着太监衣裳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跟他请安。

    太子已经褪去了他脸上常挂着的放荡不羁的笑容,他在房里来回走了几步,“这次我们出去如果不用到国公府的,能带几个自己人走?要完全信得过的!”

    如果他这次还是要用到国公府,想来他就不可能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他表哥性情他最清楚,最烦不能收拾好自己臭屁股的人。

    若桑听到这话,眼睛也朝身边的太监看去。

    那太监,也就是齐后留下的人,大内三总管于荆躬身道,“回太子,六个人,连同奴婢在内。”

    “太子!”若桑朝太子不安地看去。

    “那好,六个人,就带这六个人……”太子已经点了头,“于荆你下去准备,我看用不了两日,我们就要出京了。”

    “太子,你……”若桑想起前次他们遇险之事,死了数百人才保全了他的命,这次他只带六人,边替他挡刀箭的人都没有。

    “傻丫头,”太子拍了拍只为他才惊慌失措的女人的脸,“如我没有人保护我一辈子不出这个宫,那么这一辈子我唯一可能出这个宫的机会就是躺要棺材里,你知道的,是吗?”

    若桑含着泪闭上了眼,无奈地点了点头。

    是,如若连自己都不给自己拼出一条活路来,谁能给她的太子爷一条活路?

    从小到大,他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要是因为形势不容人早认了命,怕是也活不到如今。

    **

    齐君昀出了皇宫,又去了好友铁虎将军家用了晚宴,酒过三盏推杯起身要回。

    铁虎将军也是拿了酒杯起身,搭着他的背笑道,“又是要回去哄你的美娇娘?”

    铁虎将军自幼与他长大,情份不比别人,齐君昀抬起手拍了下他的肩,“叫小嫂子……”

    “好,好,小嫂子,长公子,再喝几杯再走吧?”铁虎将军拍了拍喝得过多有些燥热的脸,“你看今儿来的人这么齐……”

    说着就朝在桌子边那几个好友吆喝,“还不赶紧替我留人!”

    那几个恨不得国公府这长公子赶紧走,他一在,他们连真正的美娇娘都抱不到手,他吃素可他们不是吃素的,美酒佳肴当前,怀里没美人怎么说得过去?

    这时候他们都装傻,当没听见大虎的话。

    他们就不信大虎不想。

    而如他们所见,铁虎将军也是想的,他假惺惺地又留了齐君昀几句,看着他往外走,也是笑了,“真走啊?好,我送你到门口。”

    说着一出门,就朝站在门边的管家挤了个眼,让他把美人美妾都给带过来……

    可憋死他了。

    如若不是交情不常联系就没,他也不想请君昀过来走这一遭。

    “行了,就到这吧……”齐君昀看到了院子里自己的护卫就停了步,跟卫铁虎道,“你明天醒了,就想个法子去见见太子,有他要用得上你的,你这次尽管放手了做。”

    “呃?”卫铁虎听得一愣,然后举着手朝齐君昀道,“你等会!”

    说着就四处了找,看到一处养莲花的坛子,三步并作两步快走了过去把头浸到了水里洗了个脸,走回来的时候脚步都轻了,他朝左右看了看,这时不远处是国公府君昀的人,而寻欢作乐的宴堂离院门也远,但他在靠近后还是压低了点声音,“你仔细点跟我说说。”

    “你以后往上升升也需要点名头,掌兵符就更如是了……”齐君昀见他低着头听得认真,嘴角也有了点笑,他最喜欢卫铁虎的也就是这点,人虽然纵情了点,但遇上正事也从不含糊,想爬的野心比谁都大,也比谁都准,“这功劳现在就开始攒吧。”

    “太子那?”卫铁虎看他,小声地多问了一句。

    “嗯,他在查有笔送进京的孝敬钱,查到了,朝廷就要动一动了……”齐君昀抬头见月亮都圆了,也不知道家里的女人们这时候睡了没,他垂下首拍了下铁虎的肩,“小心点。”

    说着就背着手,在月光中,在两旁抬灯点路的护卫中悠悠地走了。

    这京城出了名最淡泊名利的长公子爷啊……

    卫铁虎两手摩擦着双拳,看着他的背影笑了起来。

    齐君昀回了国公府,走到青阳院时,青阳院的门关了。

    他正要转身,就听门被人从里面小心地拉开了。

    “长公子……”

    齐君昀皱眉回身,“你家姑娘还没睡?”

    红豆低着头,不好意思地道,“姑娘一直在等您,半时辰前我从她房里出来时她还没睡呢,也不知道现在睡了没有。”

    她看姑娘在等人,就出来替她等了,长公子若是回来了,她也好及时去报她一声。

    “长公子,我去看看我家姑娘?”红豆也不敢看他,抬起半个脑袋盯着被墙上的红灯笼照出红阴影的地上怯生生地问。

    齐君昀本来想说不用了,回去见她若是没睡就让她早点睡的话来,但一见她那笨仆眼睛左右四游不安的样子,物似主人形,想起若是不依她,那丫头肯定会半夜都睡不着,还是摇了下头道,“替你家主子裳好衣裳过来。”

    “诶。”红豆一听他应了,欢天喜地叫了一声,这些日子她也是学乖巧了,知道这夜里在青阳院绝不能发出什么大声响惊了府里的老祖宗,她一应就赶紧握了嘴,蹑手蹑脚又极快地朝他们家姑娘的屋子跑去。

    “主子,我带他们在树边侯着……”

    “嗯。”

    齐大就带了护卫们退到了青阳院前院的树林边上。

    这厢谢慧齐已是脱了衣裳靠着床头在看齐昱这段时日给她的邸报,有些东西比较重要,她想再重新记记。

    有人在轻轻敲门,不知谁在外面应了一声,外屋的小绿就下床开门去了,谢慧齐把手中的邸报放下,看到红豆走了进来,脸上还红扑扑的带着喜笑,她忙拍了拍自己的床,道,“这是怎地了?是想到了什么大好事要跟我说说?”

    红豆的好日子就在月底,也没几天了,谢慧齐已经把他们的东西都备妥了,还跟老祖宗和国公夫人求了个小院子给他们住。

    至于喜堂,就布置在他们在仙翼山的家里,谢慧齐给了她跟周围半个月的休沐,让他们在那里过半个月两个人的好日子再回来。

    现在什么都准备齐全了,就等他们成婚了。

    “是想到还有什么要的了吗?”谢慧齐看着丫鬟望着她的眼喜悦地闪动着,乌黑的眼睛一亮一亮地闪着很是漂亮,她不由笑了起来,捏着她的鼻子就道,“成个婚就让你喜成这样,是姑娘我的不是,硬是把你拖到现在才让你成婚!”

    “不是这样的,”红豆不以为然地把她家调皮姑娘的手从鼻子上拉了下来,一张口嘴里就没停话,“姑娘,长公子回来了,就在门边等您呢,让我给您穿好衣裳就让您去,哎哟,可总算回来了,没让您空等,您赶紧下床,我给您穿衣裳。”

    说着就拉谢慧齐起来。

    谢慧齐一愣,但还是被她拉了起来。

    红豆跪下给她穿鞋的时候,她怜爱地摸了摸她家傻丫鬟的头,“你去门边替我守人去了?”

    “哎,姑娘……”红豆不以为然地道,“也没守多久,不过长公子今日回来得晚,不过还好您还没睡,恰好恰好。”

    说着还庆幸地挪手拍了下自己的胸口,又快速地把谢慧齐另一只鞋子穿好了。

    小绿也拿了衣裳过来,没一会谢慧齐就穿戴了整齐出去。

    **

    “齐家哥哥。”

    “怎地还未睡?”

    福腰直回身的谢慧齐见他轻敛了眉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是等了您好一会,但后来没等了,在那看邸报呢。”

    “已至亥时了。”

    谢慧齐揉了揉鼻子,又给他欠了欠腰。

    齐君昀看着她这样可怜兮兮分外楚楚可怜的样子轻叹了口气,把她从院门口拉了出来,示意小绿,“先把门关上。”

    把她带到院门一角的竹林边,就着墙上挂着的灯笼那点残余的红光摸了摸她的脸,“怎么了?”

    这是出什么事了,非要等到他回来不可?

    “没有,没怎么,我没事。”

    以往她这时候可是睡了。

    齐君昀低头看她,低声在她鼻子上方轻道,“是因没见着我回来?”

    谢慧齐笑了起来。

    “小姑娘……”

    “嗯?”

    “说。”齐君昀摸了摸她的嘴唇,轻道。

    “我心里还是没谱。”

    “有人说你的事?白日不是让齐大专程回来传了我的话?”

    他听了府里的人报之后,就让齐大回来告知她一切有他了。

    “我就是想见见你,见到你心里就有谱了。”谢慧齐没有道实情,还是选了能听的话说了,她不好意思说她想问个清楚,那些说她阿娘的人究竟是谁。

    齐君昀本来只是单臂撑在墙上看着她,这时候撑了双臂在她身侧,只差把她真正抱住了,连鼻子都跟她的快碰上了,“想你娘了?觉得受委屈?”

    “也没有,就是想,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国公府那么多的事与是非,再添上她的简直就是火上加油,不用风吹就能起燎原大火,谢慧齐苦中作乐地想,他们的对手都不用怎么动弹,就可以轻易把他们置于火烧中来个瓮中捉鳖了。

    “怕我不要你?”

    “……”

    谢慧齐这次不敢出声了。

    说真的,她是真有些怕。

    这时候她抬起了头来,对上了他在黑夜中黑得夜幕一样深沉的双眼,淡色的月光他的轮廓依稀可见,但却与他白日脸上的温和淡泊不停,这时他的脸孔在黑夜当中竟显露出几分凌厉了出来。

    谢慧齐是一直是不敢怎么对他撒谎的。

    怕被看透,更怕像她这样无所倚仗的人一撒谎被人看破就万劫不复,再无重来的机会。

    而现在亦然。

    她在短暂的沉默后诚实地点了点头,“怕。”

    “然后呢?”

    “我还讨厌他们拿我阿娘说事。”谢慧齐这次终于把话还是说了出来。

    “嗯,那过两天就不让他们说了。”齐君昀拍了拍她的脸,在她发上吻了吻,“我保证。”

    说着也不等她说话,拉了她的手往门边走,他亲手轻推开了门,让她进去,“现在,去睡。”

    谢慧齐看他。

    “我说过,有我。”齐君昀顺了顺她披在身后的黑发,看着她转着眼泪的眼睛,又抬手把她的眼泪从眼睛里拭了出来,看着她紧闭的双眸下被她轻轻咬住的红唇,在嘴间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种夜晚,她不该出来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他到底是个男人,还是她的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先更。

    错字回头改。

    还有感谢以下投雷的同学们,是的,谢齐现在已经到101章了,可小姑娘跟国公府的长公子还是没有洞房:

    玖贰扔了一个地雷

    joey扔了一个手榴弹

    888406扔了一个手榴弹

    天天的姐姐扔了一个地雷

    游手好闲妞扔了一个手榴弹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

    晨泰扔了一个地雷

    雪花飄飄扔了一个地雷

    j31725扔了一个地雷

    一脸血的爱扔了一个手榴弹

    一脸血的爱扔了一个手榴弹

    長河扔了一个地雷

    浅笑流易扔了一个地雷

    水晶葡萄扔了一个地雷

    没日没晔扔了一个手榴弹

    milk扔了一个地雷

    芙蓉毛球扔了一个地雷

    一孔扔了一个地雷

    玖贰扔了一个地雷

    玖贰扔了一个地雷

    晨泰扔了一个地雷

    木子洛扔了一个地雷

    木子洛扔了一个地雷

    玖贰扔了一个地雷

    木子洛扔了一个地雷

    kk1332扔了一个地雷

    tree扔了一个地雷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

    五五扔了一个手榴弹

    沐花花扔了一个地雷

    一一扔了一个地雷

    玖贰扔了一个地雷

    knife客扔了一个地雷

    木子洛扔了一个地雷

    joey扔了一个手榴弹

    开心果扔了一个地雷

    黑猫跟白猫打架扔了一个地雷

    夜明前扔了一个地雷

    一脸血的爱扔了一个手榴弹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

    鲨鲨扔了一个地雷

    shen_xiao_xiao扔了一个地雷

    水晶葡萄扔了一个地雷

    风信子扔了一个火箭炮

    果冻1984扔了一个地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