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08章

第108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是着实喜欢她们。

    “你们啊,在家不管什么性子,见着了客人要收着点。”谢慧齐笑着道。

    “我们阿娘也老说……”

    谢慧齐想起那个可怜巴巴朝她拜托了又拜托了,还想跟她磕头的张夫人也是无奈。

    可怜天下父母心,张夫人为了她这几个完全不像她那般柔弱的女儿也是操碎了心呐……

    可张大人一甩手,就把麻烦丢给了她。

    这两夫妻也不知道是怎么成的婚事,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居然生了两对三胞胎,还有一对双胞胎。

    “看你们,把我逼得都快成老太婆了……”谢慧齐笑着摇头,朝她们道,“偶遇就偶遇吧,不过这一次我打算让长公子请这些书生们一道来府里喝小酒,书院里那几个没来过的先生也要来,还有国公府的一些属臣也会来,都是身上没婚事的,你们多看看,有中意的跟我说,我看能不能成。”

    “多谢姑娘。”三个妞一听,欢天喜地又要给谢慧齐砸头,谢慧齐忙拦了她们,可怕她们把头给磕坏了。

    **

    红豆他们的婚事就定要八月八,周围已经提前去了谢家小宅准备喜堂去了,红豆就要成婚了,谢慧齐给国子监去了信,让照顾他们的蔡婆子跟红豆先回来帮红豆准备婚事最后的东西。

    蔡婆子带着阿菊回了,给红豆叠喜被的时候眼圈都红了,“看着她长大的,眼看没几年就长这么大了。”

    而阿菊正坐在凳子上摇晃着腿,在吃着她姑娘给她的糖,无忧无虑得很。

    蔡婆子看着她根本不为红豆的婚事所动,红着眼睛问他们家姑娘,“阿菊以后可怎么办啊?”

    什么事都不懂,一天只管吃喝拉撒睡,所幸还知道要伺候主子。

    红豆是嫁出去了,可眼前这么个拙的,以后可怎么办啊?

    谢慧齐还没回答,阿菊听了婆婆的话就已经开了口,跟蔡婆子道,“婆婆不要担心我的,大郎跟二郎说得他们出息了,就给找个好的,找不到好的我也是谢家人,他们会养我一辈子的,等我老了……”

    阿菊拍拍自己的胸,跟蔡婆子道,“我以后就是你了,你怎么照顾姑娘大郎二郎的,我老了就怎么照顾他们,你放心。”

    说着又朝她姑娘看去,问她姑娘,“姑娘,现在有我要做的事没?”

    看到她姑娘摇头,她就又收回眼睛继续专心地舔她的糖去了。

    蔡婆子的眼更红了。

    阿菊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可还是没开窃,人又长得矮胖不好看,以后确实也只有主家能养她终老了。

    蔡婆子自己是当时瞎了眼,选了谢侯府的一个小管事嫁了过去,哪想那小管事又爱喝酒又爱赌钱,差点把她打死,她肚里的孩子也让他打没了,最后那人喝多了酒走了夜路摔进了河里死了,她从此就没再想着再嫁过了……

    可阿菊连嫁都没嫁过,嫁人的滋味都不懂啊。

    “唉,只能大郎他们养着了,等我死了,我就把我攒的那几个子留给她。”蔡婆子把喜被叠好,又叠喜帕,朝坐在一边的谢慧齐红着眼睛唠叨道。

    “再看看……”谢慧齐不是没为阿菊想过,只是没合适的,找不到,那就只能再看看,“要看缘份的,缘份到了就好了。”

    “唉,那就再看看。”蔡婆子知道他们家姑娘是个不轻易放弃的,就是没存希望,还是点了头。

    红豆这时候从青阳院端了姑娘的汤过来,一进门就道,“姑娘,老祖宗让你喝的。”

    谢慧齐无奈,接过那碗就喝。

    那碗冒着浓浓的香气,阿菊看着还舔了舔嘴。

    “姑娘的你也馋……”红豆看了就捏阿菊的鼻子。

    “就是姑娘的,我才好馋……”姑娘吃的都是最好吃的,阿菊傻笑着道。

    “给你钱去买。”红豆逗她,真拿出了一个铜钱。

    阿菊立马笑着拿了过来,小心地收进荷包。

    “收着给二郎买糖啊?”

    “是的呢,不过老太君快到寿辰了,我想攒点钱给府里的老太君随点礼。”阿菊有模有样地道。

    红豆哭笑不得,“老太君的寿辰要我们一个下人随礼?你脑子坏得不行了,阿菊。”

    “你别老这么说她,”见红豆又说她,蔡婆子不满地叫了她一声,“本来就笨,被你叫得就更笨了。”

    说着就瞪了阿菊一眼,“你个傻的,你怎么不说你天天去柴房帮人砍柴砍一个下午一天得三个铜板,就为了给她买支成婚用的银钗啊。”

    “婆婆……”阿菊一听都傻眼了,“不是说这个要到红豆儿成婚前夜才说才给的吗?我吉祥话都没说呢。”

    “红豆……”她朝红豆看去,“现在说还来得及吗?钗子我放我包里呢,你等会,我这就去拿……”

    说着就起了身,但被红豆拉住重新坐了下来。

    红豆听了鼻子酸酸,心也酸酸,勉强笑道,“你不用急,你定的哪天要给我,那天给也不迟。”

    “那就好。”阿菊一听也放了心了,然后朝红豆颇有点不安地道,“没用几个钱,我买的最便宜的,好的我买不起,姑娘以前给我的钱我都花光了,没攒着什么。”

    “怎么去砍柴了吗?”红豆不关心那些过,拉过她粗短又粗糙的手,看着深得就像操劳了一辈子,再好的药膏也抹不去痕迹的老手,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是个傻的,比她还傻,做事丢三拉四,干什么都只想着吃……

    可就是这么个傻的,来河西的路上,她就根本没把自己当姑娘家心疼,最累最脏的活周围干得的,她也干。

    她老骂她,说她笨,可她连仇都不会记。

    “钱没了,花光了。”她问,阿菊却大大咧咧地回。

    “怎么不向大郎要?”

    “那个不成……”阿菊摇头,“我还要挣钱给他们花呢,哪有跟他们要钱的道理。”

    大郎二郎那般小,她都没挣着银子给他们花,怎么能让他们给她银子花。

    “上次我给你的也花完了……”谢慧齐这时候朝她招手,“你坐我边上过来跟我说说是怎么花的?”

    “诶,姑娘。”

    阿菊坐了过去,掰着手指跟她算,“我给大郎买了毛笔,大郎说好喜欢,我又给他去买一支,还给二郎买了松子糖,不过二郎后来分了我一半吃,还拿松子糖跟他的同窗换了一包桂花糕给我,我吃了大半个月呢,我本来还给你留了一块的,可月底不能回来,二郎让我吃,我就吃了,早知道今天能回来,我就给你留着了。”

    “唉,留一块,不知道多流了多少口水,还好二郎让你吃了,要不口水流得你枕巾都要臭了。”跟她同一个屋的蔡婆子摇了头。

    阿菊傻笑。

    谢慧齐也是笑了起来,握了阿菊的手看了一眼,“又懒得擦我给你配的药膏了。”

    阿菊有点黑的脸上爬上了一点红。

    她嘿嘿笑了一声。

    可不是,懒的。

    还老忘。

    “我亲手配的,你要多涂,给你配药的时候我都伤着手了。”

    “伤着哪了,姑娘?”阿菊连忙道。

    “早好了,你要记得涂。”

    “我知道了。”阿菊羞愧了起来,“我不偷懒了。”

    “嗯。”阿菊是个不在意自己的,来谢家的第一个冬天手上生了冻疮也不说,疼得狠了就跟婆婆要了一块萝卜皮在火上烧了就往手上烫,自个儿用土方子给自个儿疗伤。

    后来在家呆得时日长了一点,也稍微好了一点,但也只是稍微好点而已,她不把自己当回事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了,没个人看着,自己还是浑然不知道岁月是怎么在她身上流淌的。

    谢慧齐有时候想她的这种接近愚钝的懵懂也是好的,不太懂得人间情感,也就不会特别痛苦哀伤。

    “等你哪天想嫁了,就跟姑娘说,知道了吗?”谢慧齐捏了捏她粗糙得快像块铁的手,心想这个傻姑娘再傻,也是知道要护着大郎二郎这两个小崽的。

    从小到大都如此,就是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大郎二郎也是该养她一辈子的。

    “诶,知道了。”阿菊被嫁啊嫁的吓着了,这话又是她姑娘说的,便老实地点了头,不敢说她不嫁也挺好的。

    她愿意就这样跟在姑娘大郎二郎身边一辈子。

    就是饿着肚子,也是愿意的,只要姑娘和大郎他们愿意使唤她,一家人出去了,他们会叫她阿菊你快随我们归家,不把她扔了就好。

    **

    在八月初二这日,谢慧齐把红豆送出了国公府。

    国公府的管事派了辆马车来装红豆的喜被等物什,看着家人坐着马车而去……

    烈日下的国公街太长太空旷了……

    谢慧齐看着马车消失在了她看不到的尽尖,有些感伤地摇了下头。

    离开河西才多久啊,还不到一年呢,她就好像过了好几年似的。

    她回了青阳院,齐君昀这日没出府,正在青阳院里跟老祖宗说着话,见到小姑娘从门边走来一脸的汗,眼睛从她头掠到脚,“一大早去哪了?一身的汗。”

    说着就朝门边看去。

    机灵的丫鬟赶紧欠身,“公子,姑娘,我去打水。”

    齐老太君也是“嗯?”了一声,朝谢慧齐看来。

    “红豆要回仙翼山的地方成亲,我刚送走了她。”谢慧齐忙道,又看国公夫人不在,问,“伯娘呢?”

    “去找你二婶去了,红豆是你那个家里带来的丫鬟是罢,”齐老太君记得她的婚事,也记得日子,“不是初八吗?”

    “让他们早点过去准备,祖奶奶,我还没跟您说呢,初八我想过去一趟,您看行吗?”

    “别问我,问你哥哥去。”齐老太君指着孙子。

    “齐家哥哥……”谢慧齐忙笑着给他福礼。

    “收拾你的脸去。”齐君昀朝她摇了摇头。

    “诶。”

    等她去了水房,齐君昀转头对老祖母淡道,“就让她去吧,那天我带她去。”

    “你带啊?”齐老太君想了想道,“也好,你们也该出去走走,松动松动。”

    说着,碰了碰孙子的手,凑过头跟他悄悄问,“我是不是看花眼了啊,我咋瞅着我小孙媳妇走进来的时候跟失魂落魄了似的?”

    齐君昀也是看着了,心里正不高兴着,听到这话只淡淡地“嗯”了一声,摸了下老祖母的银发,淡道,“您别管。”

    他来收拾。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

    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