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14章

第114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出去,余小英斟酌了半会,觉得这事要是让他媳妇知道了肯定嫌他丢人让他滚,但他还是问了,“你家小娘子身上穿的那种衣裳,几个钱一身?”

    他也想给他媳妇弄一身。

    说罢,酸溜溜地看了齐君昀身上穿的那袭青金丝绸的长袍一眼……

    算了,这种的他还是别弄了。

    等以后日子好过了再弄一身也穿穿罢,到时候也许她就会看他顺眼些,不再骂他是乡下来的没用赤脚大夫了。

    齐君昀还以为他要说什么,一听这话挑了眉,他沉吟了一下,想了一下,还真是不知道他小娘子的“那种衣裳”几个钱一身,便朝后面略扬了下手。

    那个方向站着的齐昱赶紧跑了过来,“主子。”

    斜后方的齐大也过来待命。

    “姑娘身上的那种衣裳,几个钱一身来着?”齐君昀淡道。

    齐昱躬身垂眼,微笑着道,“回主子,姑娘身上今日穿的是青白色的旧袄裙,这是姑娘自己做的,小的算了算布料的钱,大概四十文钱就可了。”

    “那你们京城有没有现成的买?”余小英摸摸鼻子问。

    他可不想买什么布料。

    “回谷家姑爷,小的帮您去看看,回头得了消息再回您,您看如何?”齐昱笑道。

    “好,劳烦你了……”余小英点头,这时候又想起京里这些下人是要打赏的,他摸了摸自己腰间,里面荷包还有十个铜钱,这是他等会要出去买鸡的,他顿了顿,没拿钱,从袖中掏出个瓷瓶,边打开塞子边跟这下人道,“我没钱,给不了你什么打赏,给你粒我自己做的药,这个药是延命的,一般只要不是性命关头,这药能多拖住人活几日,算不上什么好物,但也还过得去,你拿着。”

    余小英倒了粒药出了给了齐昱,齐昱见到主子点头,方才双手接了过去,弯腰微笑着道,“多谢谷家姑爷的打赏。”

    余小英羡慕地看着齐昱躬身恭敬地退下,这个下人,长得真好。

    长得这样好,还是个下人。

    这要是在他们东海,这种长相的都会被百姓当龙王爷儿子的化身供着了。

    可在京里,他只是个下人。

    “你们家有几个那样的下人啊?”余小英算着,不知道靠他卖药治病能请得起几个这样的下人来听候她的命令。

    “嗯?”齐君昀微有点不解。

    “就是你们家有几个像你小娘子身后跟着的那样的下人,还有像刚才那种的……”

    “嗯……”长公子还仔细算了算,“府里几百,算上外面庄子里的,一千余,怎么?”

    余小英不算了。

    他就定定看着齐君昀,齐君昀被他盯着也不恼,反倒淡笑道,“余先生在想什么?”

    “你很有钱?”余小英酸得觉得他鼻子都不舒服了。

    难怪她老不想嫁他,嫁了还嫌他这不好那不好。

    他以前还不知道,以为自己有存银有本事,她还那么坏脾气,他有什么配不上她的?

    可现在想想,是他冤枉她了。

    余小英心里有那么一点不好受了起来。

    但也仅止于这下噗不好受了,婆娘娶都娶到手了,她儿子都为他生了,他都跟到京城来了,她想让他滚,没门!

    **

    有钱?

    齐君昀嘴角翘了起来。

    说他有钱,也对。

    不过比起有钱,他好像更有权一点……

    “算是。”长公子也无意跟一个刚从东海来,不知京城习俗和形势的人多说什么,也稍微提点了几句,“先生来京不久,想来有些事也不太懂,有什么不解想问的先去问问谷大人,要是再有不解的,你派人到我府里来告知一声,我派管事的跟你解释,如何?”

    余小英听了犹豫了一下,把袖中的那瓶药都给了他,“多谢你。”

    说完他有些歉意地笑了笑,道,“我家堇娘说我们家劳烦你众多,我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医术尚可,齐公子若是哪天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差人来叫我一声就行。”

    余小英不是不懂人情世故,这位国公府释放出来的善意他也领会对了,所以这时候也把自己的小心眼收了起来,跟人真心诚意地道了谢,还朝他举手揖礼。

    谷芝堇一回到堂屋就听父亲说那个混不吝找长公子出去说话了,当下就跑了出来,出来一看到此景那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

    她快步走了过来,朝齐君昀就道了万福,“长公子……”

    “堇姑娘。”

    “长公子客气,堇娘已是人妇了,长公子如若不嫌弃,叫我堇娘就好。”谷芝堇淡淡道。

    齐君昀颔颔首,这时候见小未婚妻也出来了,淡漠的眼睛柔和了一点。

    谢慧齐忙走了过来,“哥哥……”

    “哥哥,你看,表姐给我和大郎二郎做的新衣裳……”谢慧齐举着手上捧着舍不得放的衣裳跟齐君昀笑着道。

    “嗯。”齐君昀应了一声,但还没跟她说什么,内堂就有人过来叫他们用膳了。

    膳后,大郎向世兄告假,说他跟二郎想下半日留在谷家,傍晚再回去。

    “二婶,我现在陪陪我舅母,等我回去,晚上我再跟你说书院的事……”眼睛还红着的二郎则跟二夫人道,“您别太想我了,我很快就回去了。”

    被个小孩儿哄着,齐二夫人听了啼笑皆非,小二郎是太聪明了,但是孩子这时候都不忘跟她交待一声,是把她对他的好惦记在心里的,他能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

    “唉,知道了……”他眼睛还红着,齐二夫人看着他可怜,心里可怜惜他了,这时候哪舍得对他说一句重话。

    回过头,在外向来冷厉的二夫人朝谷夫人说话时也较与常人说话软和了一些,“傍晚就让府里的人带他们回国公府吧,今日他们的世兄只为他们向书院告了一日的假,明日早些时候,家里人还要送他们回书院去。”

    谷夫人点头,脸上露出淡淡温婉的笑,眉眼间因此依稀可见她当年的气质,“多谢二夫人。”

    “哪里的话。”齐二夫人摇了下头。

    她还道自己是老了,可比起眼前这位可怜的华发早生,容颜疲惫老态的谷夫人,她较以前已算是没什么变化了。

    膳后不久,国公府的人就带着谢慧齐走了。

    他们走后,谷舅母才放心地昏了过去。

    谷殿铧抱着小儿子看着床上就是昏睡着也还是泠汗不断的爱妻,久久都移不开满是担忧的眼。

    她很久没有这么精神过了,今日为着见客,不知是怎么强撑着清醒了这么久,撑了这么久这一倒,也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阿父,您先把您的药喝了。”谷芝堇进了屋,先把父亲的药给了他。

    一直躺在父亲的怀里,看着母亲脸上的一点不动的谷冀云这时候抬起了头来,把他阿姐端着的药碗往父亲的嘴边挤,“父,喝。”

    喝了,就好了。

    “好,好,阿父喝。”谷展铧看着现在已经慢慢对他开始表示关心了的儿子,那冷酷凌厉的嘴角松驰了些下来,他摸了摸儿子的脸蛋,在他专注的专视下把药喝了。

    喝完,把空碗倒给他看了看。

    谷冀云这才收回眼睛,重新躺回他的怀里,把目光再次专注地投向了他母亲脸上的某一点……

    “你娘的药什么时候好?”谷展铧把碗递过去后朝女儿轻声地问了一句。

    “还要半个时辰……”谷芝堇说到这顿了一下,淡道,“小英在国公府送来的东西里找到了好药材,说这次要煎久一点。”

    说着她看向父亲,“他说母亲用那些药恢复得快一些,我就让他用了。”

    “用罢,”谷展铧闭目摇头,淡淡道,“国公府送过来的东西,咱们家用得上的都用上,你不必担心为父会欠他们多少,也不必担心你表妹在国公府的处境,阿父用不了多长时日,就都会还了国公府的情的,到时候你表妹也会从我们府里风风光光嫁出去,阿父不会让她再受那些个敢辱的……”

    该他谷展铧报的恩,他一样都不会少,而该他报的仇,自然也是一分都不能减。

    一家子陪他千难万险地回来了,一个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他就是把那几个人放了血割了肉吃,也还不了他一家子这些年受的磨难与屈辱的一成。

    但就是把他们千刀万剐都还不了,那些欠他的,都该把欠他的还回来了……

    谷芝堇看着父亲扭得死死的嘴唇,轻声“嗯”了一声,转身轻步退了出去。

    她走后,谷展铧睁开了眼,低头看着眼睛还是一动不动的小儿子,良久长长地吐了口气。

    “儿啊……”谷展铧笑了起来,眼泪从他的眼眶里掉了下来,砸到了一动不动的小儿子的头上。

    以往根本没有反应的谷冀云这时候突然抬起了头来,与父亲的泪眼相对。

    “父,不哭。”谷翼云突然伸手擦了他眼边的泪。

    谷展铧因此心口狂跳了起来……

    “堇儿……”

    刚出去没走远几步的谷芝堇因此狂跑了进来,对上了弟弟朝她看过来的眼睛,尔后,她听到她的小弟弟静静地跟她说道,“姐,父,哭……”

    他指着他的父亲跟他的阿姐说道。

    而他的阿姐在此刻因他的话泪流满面。

    谢家大郎牵着他家二郎的手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表姐沉重得近乎佝偻的背影,也是久久都没有说话。

    等听到她大哭出声后,二郎可怜地想,这个姐姐看起来,比他们阿姐还可怜呢。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