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184章

第184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在见到若桑这个显得有几分瘦削的女子后,若桑的脸上有着笑。

    皇长孙很是客气地跟她见礼,又与弟弟们相互见过礼,不等生母说话,就带了表弟们出了门,在廊下玩耍。

    若桑见她的眼睛一直跟随着孩子们,也是笑了,“在府里也是连眼睛都不敢眨罢?”

    “这倒不是,”谢慧齐紧了紧若桑一直握着她的手,回过脸来与她笑道,“现在璞儿跟望儿都呆在书院里,三天才回来一次,家里也就奚儿能陪陪我们。”

    “这么早就送去书院了?”

    “唉,国公爷定的。”

    若桑点头,“齐国公爷向来是个有主意的。”

    “太有主意了。”谢慧齐笑着摇头。

    若桑也是笑,“你们还跟以前一样?”

    “嗯。”谢慧齐知道若桑是什么意思,坦然地点点头。

    他跟她确是还跟以前那样亲密无间,只要他在府里,那是隔半天看不到她,哪怕是自己走过来,都是要来看她一眼的。

    “不过,”谢慧齐想想又道,“他现在家的时日也不多。”

    说着也是叹了口气。

    他若是在家多好,什么事都有人帮她多想想,帮她拿个主意。

    没成婚之前,她也想过跟他这一辈子怎么过,想着自己的事尽量不去烦他,但实则是不然的,夫妻在一起了,很多事不是那么容易分得清楚的,很多事情也是跟着变化的。

    他有事想跟她说说,她自是有事也是想跟他讲讲。

    那几年他在府里的日子他们就是没有天天腻在一块,但也离如胶似漆不远了,现在看到他回来,还成了惊喜,每次回来她都还惊心动魄的。

    “都忙。”若桑轻摇了下首,淡道。

    谢慧齐看着她瘦得不见肉的脸,沉默了一下,低声问,“太子现在怎么样了?”

    “说是病了……”若桑淡淡道,说到这自嘲地笑了笑,“以前还想着无论他在哪都要陪着他,哪怕是当个挡刀子的呢?可一直都是做不到。”

    “你给了他一个家。”谢慧齐低低道。

    若桑嘴角一勾,笑容又冷又艳,也凄凉,“给了又如何?家不成家的。”

    他不在身边,她跟孩子也不在他身边,他们哪有什么家?

    “不说我的事了……”若桑又道。

    谢慧齐点点头,眼睛朝外看去,见皇长孙跟他的两个表弟在说着什么,两个表弟皆抬头脸满脸惊奇地看看着他……

    “嘟嘟也是大了。”谢慧齐笑道。

    若桑这时候嘴角有了点真笑,“也难为他了。”

    谢慧齐拍拍她的手。

    “慧慧……”若桑突然这么叫了谢慧齐一声。

    从未听她这般叫过的谢慧齐惊讶回头。

    “慧慧,”若桑双手合着她的手,眼睛定定地看着她,“我能求你件事吗?”

    “啊,什么事?”谢慧齐顿时觉得有点不妙了。

    “如若太子与我……”若桑说到这,抬手拦了她的嘴,眼睛看着她,一字一句低低地道,“没了,你能帮着我看着我们的孩子一点吗?”

    “岂有这样的事?”谢慧齐在她的手放下后,朝四周看了看,见宫人和她带来的下人都退在了门边守着小主子们,她心里也放松了点,只是声音也不自禁地放低了,“不会的。”

    “慧慧……”若桑咬着嘴稳了稳情绪,才接道,“如若,我说的是如若,如若我们没了,行吗?”

    谢慧齐不敢看她的脸,掉头往外面看去。

    皇长孙这时候不知道跟表弟们在讲解什么,嘴里说着话,还把小表弟抱了起来,放到了宫人抬来的椅子上。

    谢慧齐忍住了鼻间的酸楚,点了点头。

    她有点明白若桑是什么意思。

    国公爷那,就是太子,也不敢说他与他的表哥之间能坦陈到什么都可以给对方看,国公爷自也不会把他的全部心思说与太子听,两兄弟之间总是要隔着些的。

    尤其男人之间的事,岂是那么好说的。

    若桑求她,她是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她也知道她应该点这个头,她点了这个头,太子只会更信他的表哥。

    “若桑啊……”谢慧齐再开口时,声音都有些哑了,“只要皇长孙不嫌弃我,我会是他的半个母亲的。”

    她不敢对他能像对她亲生的孩子一样,但她会持着良心站在他这边的。

    不为别的,仅为了这个孩子是她看着出生的。

    “诶。”若桑低下头,笑着应了一声。

    只是随即眼泪“滴答”地掉了下来,落在了她们相握的手上,烫得谢慧齐回过头,把低着头的冷艳女子抱在了怀里。

    “我知道你想太子。”

    “呵……”若桑忍住了眼泪,在她怀里轻声地笑叹了口气。

    想啊,是想,可也只能想了。

    她天生是个没福气的,父母早早病逝,她入了宫,以为能熬出一片天空来,只是没想侍候着东宫,却把魂都给侍候丢了,自此之后,是笑是哭,是喜是悲,皆全身不由己。

    她父母道她是个从小就硬所孤,殊不知他们的女儿一旦儿女情长起来,前尘旧事都忘却,那心里竟然只藏了一个太子,快连他们怎么死的都不记得了。

    两人相顾无言只一会,就有内侍匆匆来报,说皇上左相他们往东宫来了。

    谢慧齐赶紧起身收拾装束,若桑也是进屋内收拾去了。

    “夫人……”小麦也赶紧过来服侍她。

    等皇帝见到国公夫人跟她的两个儿子后,老皇帝站在那惊讶地看了跪着的齐国公夫人一眼,回头看看齐国公,“你们这小夫妻还挺像。”

    一样的嫩脸。

    他是时候该找国师好好谈谈了。

    “嗯。”齐君昀见他不说平身,就指着她身边的两个小的道,“大的齐璞,小的齐望,都出来,见见皇上。”

    “哦……”齐望特别听父亲的话,父亲的话一落音,他两手爬着就往前走,爬到皇帝的脚下,就两只小手抬起,再拜了一拜,“见过皇上大人,万岁万岁万万岁。”

    齐璞顿时急了,也是爬了起来,“见过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着就愁苦着眉眼看向小弟弟,是皇帝陛下,不是皇上大人,怎么忘了?刚才阿娘都是叫的皇帝陛下啊。

    “呃……”齐望不傻,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呆,听过哥哥的喊叫声后,他也知道自己叫错了,抬头就朝那高高在上,高得他眼睛都迈不过人影去的巨大身躯道,“皇帝陛下,齐望叫错了哦,您要罚我什么呢……”

    “皇祖父。”跪在另一边的皇长孙这时候也拖着双腿有些着急地挪过来了几步。

    皇帝却已是俯下了身,一把把齐国公府的小公子抱了起来,看着他清澈的明亮眼睛和粉嫩白净的小脸问,“那你说朕罚你什么好?”

    齐望担心地看了看他的手,小声道,“我好重的。”

    说罢,想跟父亲说话的齐望朝他的阿父看去,“阿父,我胖了,阿娘说我现在是小猪猪了。”

    现在都抱不动他了。

    “嗯?”齐君昀伸过手去把儿子抱了起来掂了掂,道,“是重了。”

    “皇上,我来抱着罢,您说要罚什么?”齐君昀看向了皇帝。

    皇帝这时候难得脸色柔和地朝齐国公夫人道了句“平身”,又亲手把孙儿扶了起来,让他生母若桑夫人也跟着起了,才转身与齐君昀道,“罚他与朕一道用膳罢。”

    齐望在父亲的怀里望了这个这时候与他平高的古怪老人家一眼,见老人家盯着他不放,他朝他羞涩一笑,把头埋在了父亲的肩头,不敢再看人。

    “皇上,您请进。”公公开了口,总算一群人不用在门口站着了。

    谢慧齐今天按的是国公爷的吩咐,虽然穿是的国公夫人的标准装束,但脸上没化妆,头发也是梳了个非常老成沉重的贵妇头,厚厚浓密的头发堆在她的脑后,显得她整个人很是古板。

    但这时候的国公夫人还不知道,因着这份古板,她的脸更是显得有种古怪的稚嫩。

    她就像一个未及笄的小女孩,此时硬生生地穿上了贵妇衣裳梳了贵妇头,扮作了四五十岁的模样,荒诞古怪得很。

    谢慧齐昨晚就听她家国公爷说了,进宫后不许笑。

    她当时琢磨不出意味,但等老皇帝的眼睛总往她身上看之后,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皇帝的眼里没有什么荒*淫之气,但他琢磨着她的眼神让她非常不舒服,谢慧齐这时候感觉她就像案板上的肉在被皇帝的眼睛一道又道地凌迟着。

    “你家长公子有多大了?”皇帝让齐君昀落了座,像是刚想起一般地问。

    “回皇上,五岁。”

    “朕记得你是十七年成的婚罢?”

    “是,皇上。”

    那算来,这位小齐国公夫人至少也是有二十二了……

    二十二的少妇却像个小姑娘。

    皇帝想起那个没事从不进宫的国师,心道这老牛鼻子再不泄露点天机,也太对不住他这些年给他的好日子了。

    **

    谢慧齐没有跟皇帝用膳的资格,她跟了若桑去偏殿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后才敢回去看主殿。

    自皇帝进了东宫,若桑的话就少了,一路牵着谢慧齐的手进了偏殿也不说话,直等到宫人退去,她才轻声讲了一句,“你们家国公爷在。”

    他在,孩子们就出不了什么事。

    谢慧齐点头,也知道皇帝就在东宫,不能说什么话,便也跟若桑无关痛痒地说了几句话,安静用完膳,一直等到前方有人来叫她。

    这一次,齐君昀带着她出了宫。

    夫妻两一在马车里坐好,坐在谢慧边身边的齐璞在母亲的耳边轻声道,“阿父的背全湿了。”

    谢慧齐抬手就是一摸,果然摸到了一片带着热气的潮湿。

    她抬眼朝他望去,齐国公未语,只朝她摇了下头。

    “皇上想抢小弟弟……”齐璞在母亲的身边继续报告他的心得,“被阿父拦住了。”

    靠在父亲怀里坐着的齐望茫然地朝大兄望去,听到兄长的话后慢慢地摇了头,慢慢地道,“我不抢走的,我是阿父的。”

    他是他阿父的孩儿,不会被人抢走的。

    “阿兄,莫要乱讲。”小公子摇着头,慢条斯理地道。

    说着,把自己的手小放到父亲的大手里,与他比划着手指大小。

    谢慧齐看着他只一会儿就又玩得专心了起来,摸了摸大儿的脑袋,示意他别再说了,就把大儿抱到了怀里,眼睛一直望着齐君昀不放。

    齐国公低首就是在她额间一吻,把她按到肩头靠着,夫妻俩抱着孩子安静地回了府。

    一到府门口,老国公夫人跟抱着齐奚的二老夫人就在大门口等着了,马车一进门口,她们把孩子抱了下来,全周都打量了个遍后,才挥挥手,让马车回马场。

    齐君昀干脆也带了谢慧齐下了马车,把母亲与二婶送上了轿子后,他这才拉了马过来,带着他留下的妻子回了鹤心院。

    沐浴的时候,谢慧齐问了她一直想问的,“皇上想干什么?”

    “还能想干什么?”齐君昀闭着眼睛淡淡道,“想长生不老罢了。”

    老了,就更怕死了。

    **

    这年的八月十六,八月十五一过,前面给国公府送了小礼过来回了赶娘家的三娘子突然又来了国公府,她是来求国公府的。

    大娘子几年没有孕事,做主给项大郎添了个妾。

    那妾之前先了个儿子,本来这事也就太平了,岂料昨天八月十五一大早上,这小妾把一盆开水倒在了在床上还没起的大娘子脸上,三娘子本来是随夫君回项家大族祭祖的,知道这事后,就去看了人,大娘子的脸被烫出了一层皮,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长好,如若留了疤,这一辈子也是难了。

    三娘子在大娘子身边呆了一晚,凌晨跟大娘子把说透后,就来国公府求事了。

    “大姐是想与他和离了,哪怕是去项家家庙也是行的,我的意思是……”三娘子说到这也坦然地看着谢慧齐,“这婚事是定要和离的,只是,也要把嫁妆一并带走才好,您说呢?”

    谢慧齐听了看向她,没有说话。

    三娘子说得太想当然了。

    大娘子嫁出去了六年,六年就没回过国公府一次。

    国公府凭什么再为这么个庶女出头?

    她勉强算是个好人,也想做个好人,但是,她从来不是个任人予取予求的好人。

    三娘子见她不语,也是笑了一下,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才无可奈何地道,“我知道您为何不愿意帮她,就是我又何尝愿意?只是我们究竟是从小长在的姐妹,哪怕曾经撕破脸过,有些东西也是斩不断的,再则,除了我,还能有谁愿意帮她?”

    说到这,三娘子也是含着泪摇着头笑了,“那么聪明的一个女人,以为把孩子弄到手里了,她还是能把日子握在手里,殊不知她不亲近国公府,她当国公府是死的,可外面那些许许多多的人更当她是死的,所以即使是个小妾,都以为仗着肚子里生出个带把的都可以欺负她……”

    她若是过得好,也就罢了,她就当她是真强……

    可惨到这地步,三娘子也没法嘲笑她,她当年跟大娘子的想法其实也是有些相似的,如若不是有了孩子,她也会跟国公府赌上那口傲气。

    可她有了孩子,想法不一样了,命运也终究不同了起来。

    “妹妹,求你了。”三娘子跪了下来。

    国公府得为她出这个头,若不出这个头,大娘子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项家不会还留着那小妾罢?”谢慧齐开了口。

    她不觉得项家这点面子都不给国公府,大娘子是大娘子,他们可以不管,但国公府的脸面还是要顾的。

    “被关进猪圈去了……”三娘子也知道是瞒她不住的,便把所有的事都说了,“大伯那,正在求着族里,还有大姐,大姐不答应开口免了她的罪,他就拦着大夫不许进门。”

    大娘子如今也是走投无路了,她一心着想的丈夫还在她心口撒盐,国公府再不为她出这个头,她也不知道心高气傲的大娘子这次能不能熬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