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08章

第208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后,看着舅父因过于激动昏了过去,等姐夫一来,谢慧齐站在表姐的身边看着表姐夫为他施针,嘴里轻声问道,“舅父还有多久?”

    “至多一年。”谷芝堇淡淡地道,眼睛看着苍老的父亲一动不动。

    就一年了。

    所以弟弟不能走。

    只能对不起表妹了。

    谢慧齐出门的时候,是谷展铧送她到门口。

    沉默寡言,高大威猛的谷家长公子一路一句话都没说,谢慧齐知道他心里不好受,所在在临走的时候,她拉了表弟的手臂,笑看向他,“你说,我们那些在地底下的亲人,如若泉下有知,他们是想看着我们笑着过,还是哭着过?”

    谷翼云沉默地看着她。

    “我知道,说笑着过没那么容易,但外面已有那么多难处了,我们自家人就不要为难自家人了……”谢慧齐拍了拍表弟胸前的衣袖,给他理了理衣袖,淡淡道,“我要是知道你因愧疚于我心里不好受,于我来说,那就是我为难了你,我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谷翼云没有感情的眼睛这时候眨了眨,那如岩石一样坚硬的脸也动了动。

    “别让表姐心里难受,嗯?”谢慧齐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眸。

    在她的注视下,久久,谷翼云轻轻地点了下头。

    “你的眼睛真好看,脸也是,又长这么高大……”谢慧齐松开他的袖子,微笑着说,“你也是我的弟弟。”

    她很高兴,除了她的大郎二郎,她还有这么个优秀的弟弟。

    她的亲人那么少,她只愿意他们个个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他们这一世,活着已那么艰难了,何必自家人都与自家人过不去?

    他们应该过得更好一些的。

    “我对不起你。”最终,谷翼云还是开了口,他木着一张脸与她道,“你们对我们好。”

    对他跟父母家姐,姐夫都很好,而他却把表兄弟们害了。

    见他愿意开口,谢慧齐的心就更平静了,她悠悠地问着眼前已经长大成人,灵魂却还像个固执善良的小孩一样的表弟,“那你对我好吗?你愿意对我好吗?”

    谷翼云点了点头。

    他愿意对她好。

    “那亲人之间,相互之间好是不是应该的?”

    谷翼云抿起了嘴。

    “应该的话,谈什么对不起?”谢慧齐说到这,也是笑叹了口气,道,“表姐一直没跟你说,我很高兴大郎二郎救了你,许是因在表姐心中,你一直都是个需要保护的孩子,我愿意保护你,也愿意大郎二郎他们像我一样的想,把你当真正的亲人一样的爱护,这多好?”

    谷翼云死死抿住嘴,高大的男人有着一张倔强的脸,谢慧齐知道他心里一直不好受,这时候安慰地拍了拍他,留下他自己去想,先行出了门。

    她临出门时,听到背后有人在大声说,“我以后对你好。”

    谢慧齐回过头去,看到她那倔强的表弟定定地看着她,“我以后对你好。”

    把表兄,表弟应该对她的好,一并都给她。

    谢慧齐笑着朝他点头,“好,我等着。”

    看到表弟松下了他一直紧握的拳头,谢慧齐微微笑着转过了眼,在他的注视下上了马车。

    马车里,谢慧齐坐下去后坐着车墙,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再坏的日子,也是要往好里过的。

    岁月从不倒流,人只能向前走。

    **

    九月南方丰收,东北用棚子拦起来,六月才种的小麦也到了丰收的时候,这种不合天气种出来的小麦尽管长势不好,颗粒小得近乎野麦子了,但也是粮食,大面积种植出来也有不少,再加上加以推广的土圆块这种淀粉为主的粮食,东北几州看样子也是能度过这个难关。

    十月,凉西的大军先回了朝,陷害谢家两位儿郎的一个安邦将军,一个抚邦将军也都随着大军回了京城。

    他们手下每人有六万大军,占凉西军半数以上的兵数。

    这时候,皇帝已经在宫中病得不能起身了。

    太子代父上朝。

    他褒奖了回朝的众多武官,但这两位将军的,仅赐了黄金。

    因这两位安邦和抚邦将军先前已在宫中升了官,现已是两品武官,朝中众官员对这煲奖也没异议,除了这两位将军心里不安。

    散朝后,两位将军求见太子,要见皇上。

    太子懒坐在皇位上,挑眉看着这两位将军,温声问他们,“本王不是说过,皇上现在身子不宜见人?”

    “太子,老臣有要事要禀。”安邦将军硬着头皮道。

    他是三元大将军的人,可是三元大将军已故,他们想做主的,也只能找皇帝了。

    “不能与本王说?”太子朝安邦将军看去,瘦削的太子握拳轻咳了两声,淡道,“还是将军觉得依本王的身份,要事还轮不到本王听?”

    安邦将军立马跪下。

    “抚邦将军,你也有话要说?”跪了一个,见还站着一个,太子目光堪称柔和地朝年至中年,就手握重兵的朝廷二品大臣。

    一个天下能有几个二品大臣?

    还是手握重兵的。

    他父皇舍不得给他和他表兄的权利,倒不介意给一介外人。

    还真是防他们防得紧。

    “回禀太子,臣无话可说。”抚邦将军淡淡道。

    他杀敌无数,生死场走过无数趟,未必怕了眼前这个已如痨病鬼一样的太子。

    哪怕太子已知情,帮着齐国公,那又如何?

    他们手中终归没有太多兵权,主兵权还是掌握在皇上手里。

    皇上还在,不到太子一手遮天的时候。

    见他还站着,太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那就好。”

    说着就闭上了眼,他身边的太监扬着嗓着,“两位将军若是没事,告退罢。”

    “老臣告退。”

    “臣告退。”

    他们走后,门轻轻地合上了许久,太子才睁开了眼,轻咳了两声,咽下了口里的血腥味,朝太监道,“叫齐国公来一趟。”

    “是。”

    齐君昀来时,太子正在写圣旨,正好写到最后一笔,随后他收住了笔,把圣旨扔给了齐君昀,“表哥看如何。”

    齐君昀抓过圣旨展开,看写的是拿回定邦,抚帮将军的兵权,他眉眼不动,仅淡道,“凭何?”

    凭何夺他们的兵权?

    “凭我父皇不能上朝,我就是这个天下的主子。”太子拿出袖中的药瓶倒了药吞下,缓了缓,接着淡道,“你们回来本该把兵权上交过来的。”

    既然他们不交,他就拿。

    拿了,接着罚。

    “嗯。”齐君昀应了一声。

    “表哥不管?”太子这时候扬了扬眉。

    “你看着办。”

    太子笑了起来。

    有表嫂在就是好,顾着她,他表哥再想当良臣,有些事他也只得为她睁只眼闭只眼。

    太子下了圣旨,定邦,抚邦将军的兵符在家中就被兵部尚书带着人拿了回去。

    兵部尚书谷展铧随即安排了太子的近十个武官,接管了这十二万大军。

    定邦,抚邦将军愤怒,但暂也求救无门,即便是老上首的人秦右相,这时候也是帮不了他们什么了,秦相现在自身难保。

    太子把兵权要了回来,等自己的人进了军营接管兵权后,他就给皇帝的毒药暂时断了,让他再多活几天。

    在皇帝的小宠妃勾结她为武官的兄长谋害他被发现后,太子与小宠妃循循善诱,告诉她要么死,要么,让皇帝死。

    太子想让这个长得父他母亲的人,给皇帝接着下毒。

    他没打算让皇帝死在他手里了,打算让皇帝死在他最近宠的小宠妃手里。

    小宠妃得了太子保证她们家荣华富贵,让她的儿子在他即位后就去富裕的封地的保证,看着盖了龙印的保证圣旨,小宠妃把圣旨秘密送出了宫去后,开始接手了太子的事情。

    只是,太子给她的毒蛇远甚于他给皇帝下的。

    皇帝之前还能下地出恭,现在大小恭便都得在床上了。

    皇帝手脚不能动,太子每天在小宠妃给他喂药后就去看他,静静地看一会他父皇抽搐不止的样子,就又给他喂点解药。

    太子在这段时日,顺便带着皇长孙把宫里的人换了一道。

    太子已是不在乎这宫里死多少人了,他越是不在乎,宫里的人越怕他,就越是听他的话,他这太子比之前的那个太子当得有威信多了去了。

    太子也觉得这事情挺好笑的。

    他好好当人,没人把他当人看,他不当人了,这些人就把他当人看了。

    这宫里的人,还真是贱。

    **

    谢慧齐知道定邦,抚邦这两位将军被夺了兵权,且被罚不尊太子,禁足百日,罚奉禄一年后,这心也是安了。

    这两位将军府里,并没有多少存粮,柴火银炭。

    这冬天来了,她足可以让他们过个好冬日,好年了。

    府里的田土借给了国家后,谢慧齐让管事的们还是好好管着庄子里的事,每年还有二成是他们自己的。

    国公爷还是百官之首,所以那些被安排到他们田土的人员还是得听他们的。

    国公府对自个儿家土地的掌控权还是牢牢把握在国公府的手里,这一点,是齐国公在后面施加的影响,皇帝无法,下面更不敢不遵从。

    国公府暂且出借了出去,朝廷派了大半的人手进去后,谢慧齐的事就省了许多了,她也不再冒头,任由户部工部这些人折腾他们家的地方。

    但在别处,她的手就伸了出去。

    国公府在这十来年谢慧齐掌权的当中,府里所涉及的产业也是五花八门去了,灾年来到,不少人卖儿卖女,也有不少人卖铺子卖老屋,谢慧齐也是收了不少,她所告诉齐君昀产煤的地方尽管被重视大公胜过私情的丈夫告知了朝廷,但朝廷这两年间根本无人,只能把好处让给了皇商,而涉及煤业的皇商里头,有五家,是五家要过齐国公府的眼的。

    还有一家,还是她的。

    谢慧齐这些年闷声发了不少大财,化发囤粮的,被国家拿去了,但铺子小庄子这些地方还是她的,她嫁妆里头的那个丰文山庄也还是她的,所以从根本上来说,齐国公府少了那么多的田土是不再富可敌国,但哪天就是没了那些田土,只要人在,她也不觉得他们想再富可故国是难事。

    心里有底气的人总是没那么容易慌张的,谢慧齐在这两个将军没回来之前,就叫人盯着这两个府里的人的用度了,只要这两家人出来采办的东西,一般都是短缺的。

    现在这两个将军被夺了兵权禁了足,谢慧齐也不再太藏着掖着了,吩咐了下面的管事和掌柜的,让这两家以后出来买不到东西就是了。

    如果这两家有家丁出来蛮横,也往死里打就是。

    她的钝刀子打算开始慢慢磨,也就不在意这两个将军知道,他们的报复来了。

    这世上其实没有什么仇恨是可以原谅的,能原谅的仇恨要么是无足轻重不在意,要么是没那个本事报复不到。

    谢慧齐没那么大张旗鼓,但底下的人也差不多知道谢家两位生死不明的公子是怎么消失的了,在这三家之间有牵涉的,不想跟国公府作对的,那么就只好与将军府作对。

    皇帝一天天的起不来,从九月开始就不再上朝了,太子当朝,只要眼睛没瞎的,都知道这时候齐国公府是得罪不起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而没了皇帝,手上的兵权都被太子生硬地夺去不敢吱声那两个将军,在众人眼里这时候也能自求多福了。

    **

    十一月的天越发的寒冷了起来,大雪又是纷飞,谢慧齐听齐君昀回来说国师这灾年顶多再三年,她就笑着点了点头。

    齐君昀这次回来,也把小金珠从宫里带了回来。

    谢慧齐这一年来,人是越发的淡了,她还是爱笑,但日夜与她相对齐君昀也是看了出来,妻子对什么都有点意兴阑珊,看似积极,但已不再像过去那样总是生气勃勃了。

    她的欢颜不是假的,但是,两个弟弟的消失带给她的影响也是根深蒂固的,她就像三魂七魄被人带走了一魂两魄,整个人都不再完整了。

    齐君昀第一次不想跟她谈她的问题,他隐隐觉得,这不是逼她谈了,她哭一场就能解决得了的事。

    这时候他也不再去在意那两个妻弟对她的重要性了,他只希望她在他身边久了,元气慢慢地就能恢复过来。

    他不能逼她,得给她时间。

    当年他失去他的祖父,也是这样过来的。

    而失去祖母,他亦是痛不欲生,但身边有她,还有新出生的儿女,他这一年年地过来,想起祖母来,想起的竟都是些能让他发笑的事情,能想到的都是她的好。

    是她陪了他过来,给了他这番心境。

    现在该到他陪她的时候了。

    小金珠回来,跟母亲说起皇长孙,道,“嘟嘟哥哥说,他的病好了,我以后就不用去看他了。”

    “那你说,他好了没有?”谢慧齐摸着女儿的脑袋,微笑问她。

    小女儿把他们夫妻两的优点都继承去了,即便是现在穿着简单的素面袄衣袄裤坐在她的面前,每一个角度都漂亮得无懈可击,美得不像凡间的小姑娘。

    也难怪婆婆跟二婶对于她呆在宫里的事忧虑不安。

    她们是不再希望宫里再出一个齐皇后了。

    谢慧齐也不想,但她不想防着,她希望她的小女儿像尊重她的哥哥一样去尊重她的嘟嘟表兄。

    “他没好的。”齐奚摇摇头,“见着了那些人,还是会这样……”

    她作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出来,抚着自己的脖子很难过地道,“嘟嘟哥哥还是很辛苦的。”

    每天都过得很辛苦。

    “那阿娘拜托你以后多去看看他,你去吗?”

    “我去的。”齐奚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他是哥哥嘛。”

    未来的事太远了,谢慧齐一时之间也引导不了小女儿那么多,只能慢慢来。

    只是嘟嘟实在太可怜,愿意接近他的人太少了,尤其现在他还跟着太子当政,学着处理朝事,以后他的世界也就是大人的世界里,谢慧齐不想他那么快就完全处在了大人的尔虞我诈中,还是让小金珠多陪陪他几年罢。

    小金珠现在五岁,还是再能陪他几年的。

    齐润在满周岁的时候已经是能自己一个人满地走了,现在不到两岁,就已经会背三字经了,齐君昀从容房那头抱着小儿子进来的时候,谢慧齐就听到了儿子嘴里把三字经当歌唱着进来了。

    她接过齐国公手里的小儿子,颇有几分郁闷地与他道,“不是说过了,不要这么早教他学问吗?”

    她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妖孽,大儿就不说了,现在在国子监已经是呼风唤雨了,屁股后面一堆拥趸者,小伙伴们已经为着当他的跟班已经大打出手了,次子更是也有他的一群跟他屁股跟得紧紧的小公子们,胆小的小公子们特别喜欢她温柔善良的次子,见到她次子就跟小白兔见到了红萝卜,当然,这其中不乏小公子总是把他的好吃的分给他们的原故……

    而小儿子更夸张,十个月就自己开始学着走路了,特别不喜欢人扶,他喜欢自个儿走着路也就算了,他还要搬个凳子,走一步搬一个比他还高的凳子挪一步,吆喝吆喝着,竟是吆喝出了大力气来,谢慧齐脸上要是被他不小心带一拳,都得疼上个七八天不可。

    因此,她抱着小儿的时候,齐君昀特别注意她。

    小儿子这时候在她怀里不停地蠕去,齐君昀生怕小儿子伤到了她,连忙给抱了回来,他也上了床,把小儿的内袄给拿了过来,把儿子从厚袄中抽了出来,穿上了他怕,与孩子他娘道,“没教,不知他从哪学来的。”

    “诶,肯定是他大哥使的坏。”谢慧齐一想就想明白了,头疼不已。

    孩子多了真的是债,没一天有消停日子过。

    “香香,你回来了啊……”齐润让父亲给他穿着衣裳,转头对安静坐着的小姐姐乖巧地笑了一知,“香香,你真好看。”

    香香小姐姐娇笑着伸过小手捏他的小鼻子,“小弟弟,不听话。”

    “听话的。”齐润一等父亲给他穿好内袄,飞如闪电地爬到了小姐姐的面前,抱着小姐姐闻了闻,“香香,你好香,你看我香不香?”

    他刚跟阿父一块儿洗了香香的澡呢。

    “香,香……”小金珠咯咯地笑了起来,她就知道小弟弟爬过来就是为讨好话听的,不夸他香,这一晚他就得跟小猪一样拱她的脑袋,非得让她夸他也香了。

    “香香,我晚上跟你睡……”齐润把头枕到小姐姐的脑袋上,跟她告杖,“阿娘白日打我,那样打我……”

    他在空气中狠狠地抽了一下,舞得空气虎虎生风,他小脸上则是满脸的严肃,“阿娘这样,讨厌,不跟她睡。”

    谢慧齐在旁听了一点情绪都没有,等国公爷笑着给她盖好被子,赖在他怀里的她听到他的笑声,这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这小兔崽子不听话,小小年纪就爱闯祸捣蛋,没把他揍扁都是她下手轻了。

    “他今日在家作甚了?”齐君昀甚是好笑地看着怀里他的小姑娘。

    孩子们只要在府里,她都是坚持自己每日都要带一会,尤其这个小的自小就比哥哥姐姐们还不同,她不敢吊以轻心,用的心思更多,得空就去逮他,这母子俩一个逃的一个追的,已是国公府现在最大的鸡飞狗跳了。

    “他今日提了咱们院里那只最听他话的大黄狗,不知道从哪找了块红布出来当红衣裳给大黄狗穿了,还知道拿绳子绑紧了布,哥哥,你知道吗?他竟然还挑的是红绳子,然后他带着可怜的黄狗牵到了马厩,说他齐小爷作主,把它嫁给红炽,由他来主持它们拜天地。”

    红炽是齐国公的爱马,一匹尾巴有红毛的烈马。

    而大黄狗是他们院里,给他们院子里添了十二条小狗的母狗,跟他亲得很的一只母狗。

    就这样,她这小儿子居然逼良二嫁,嫁给一匹马。

    谢慧齐逮到这小子后,当下连地方都懒得找,把他放到地上就翻过身来,狠狠揍了他一顿小屁股。

    孩子记了她半天的仇呢,现在都不跟她说话。

    她也懒得跟他讲话。

    这样的儿子,她还不想要。

    谁要谁拿去。

    实在太难养了!

    “哥哥……”齐润在小姐姐的腿上伸舌头,作鬼脸,学着他阿娘的话,还对着床帐翻白眼。

    谢慧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翻过身就把脸埋到了丈夫的怀里,“国公爷,你帮我打死他,这孩子我不要了。”

    齐君昀也是哭笑不得。

    但他也委实拿小儿子没有太多的办法,这两年他太忙到国事了,每次见着小儿子,抱他与他说话都嫌时间不够,怎么舍得斥他?

    齐国公这时候也是有点懂为何朝里的有些大人总是拿小儿子没办法了,他这也是有点想管,但管不下手的感觉。

    “小儿顽皮,”他无奈地道,“还小。”

    公事上他倒英明神武,对大儿子下起手来那叫一个快准狠,但对小儿子这么放任不管,谢慧齐也是因此翻了个白眼,当即转过脸来就道,“你就宠吧,宠吧,你看以后会宠出个什么混蛋出来,现在还只是个乱点鸳鸯谱的小混蛋,等大了,我看他就要横得把我这个打他的娘扔出去了。”

    “你不打我,我就不扔你喽。”小混蛋立马转过头来就道。

    “你看看……”谢慧齐指着小混蛋欲哭无泪,“还没满两岁呢,话就这么多了,说得还这么圆溜,你还教他背书,讲兵法,大了怎么得了?”

    小混蛋立马得意洋洋,拍着自己的胸口自我表扬,“我好聪明的,阿父好喜欢我,大哥好喜欢我,三哥哥最喜欢我,香香也喜欢我,是不是,香香?”

    说着他爬起来,黑溜溜的双眼鼓着看着他的小姐姐。

    小姐姐抱着他的脑袋把头埋在他的头发里噗噗地直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直点头不已。

    她可不是也喜欢他。

    可她不能乱说。

    说了,她小心眼爱记仇的阿娘就不跟她亲了,不跟她亲就自了,还拦着阿父不跟她亲。

    她好怕她的。

    她不能对他们阿娘说道什么,但小弟弟做的真是极好。

    谢慧齐一听女儿的笑声就知道她已经乐开了怀,她这刚抬起来的头又倒了回去,她把国公爷的手拉到胸口放着,痛苦地道,“国公爷,这些孩子我不要了,你要你都带走吧,别把他们放我床上。”

    她实在不行了,生一个难对付的孩子就算了,可现在除了次子比较乖外,这一个比一个更像妖怪,就是她这个穿越过来的老妖怪放在他们面前,都毫无杀伤力了。

    齐君昀抱着她闷笑了起来,见她烦恼不已,干脆把她的头掩下,让她眼不见为净算了。

    他也暂时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小儿子好动,精力太充足了,不让他满府乱跑发泄精力,他的两个祖母跟母亲加一块也都带不住他,还是让他现在多跑跑罢。

    “等到过年,我就能在家里呆半个月,到时候由我来带他,你就不用看着他了。”齐君昀见妻子在他怀里痛苦地呻*吟,忍着笑安慰她。

    谢慧齐无法,伸出手去,朝小儿子那个地方往床面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齐润朝床顶挤着鬼脸,这时候如若不是小姐姐还拦了他的嘴,他都想告诉他阿娘,他才不怕她呢。

    **

    等十一月眼看就要过去,年至腊月,天气就更寒冷了,这月初,凉西又送了趟消息过来,这是今年的最后一趟消息了。

    谢家的两个儿郎还是没有消息。

    谢慧齐又把休王府与大郎的婚事往后推了一年,她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个小姑娘在没郎君相迎的情况下嫁到谢家,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坐孤府。

    休王府那边也应了。

    而和宁郡主也不急。

    对她来说,她迟早要嫁的,早一年晚一年,其实也没差别。

    如果晚一点,谢家的那位姐姐能心安一些,她多等一年也无妨。

    久了,谢家姐姐自是知道她想嫁的心的。

    这是忻朝的第三个灾年,这腊月寒冷比去年更要难过,能吃的能用的就那么一些,物资的匮乏让即使是王公贵族之家的人家也得算着过。

    齐国公府因着门路大,倒也不乏各种好东西,谢慧齐给宫里太子准备了一份,给国师也准备了一小份,再加上谷府和休王府的,她早些时候吩咐下去搜罗回来的好东西也是分得七七八八,没太多太好的了。

    不过还剩下一些,她朝国公爷讨要了一份今年表现好的属臣的名单,打算按着前五打赏给他们。

    至少更下面的,就没有了。

    她打算今年也不见国公府那些属臣的夫人,所以也是准备在小年的那天就放出话出去,让这些人别来见她了。

    不过在放话之前,她也是跟齐国公商量了一下。

    “为何?”齐君昀想了想,没想明白,问了她。

    “冷冷……”谢慧齐很简单地道,“等太子上了位,有些人的脑袋会比我们还发热,到时候他们这些鸡犬别说升天,自认为对国公府忠心耿耿,胆子壮了,很容易过份。”

    之前不是没有属臣家的夫人打太子妃位置的主意。

    这些人不冷一下,到时候会出事。

    女人们想多了起来太喜欢自作多情了,不冷着她们,她怕她们把她的国公府当成是她们的国公府用。

    她得先做个预防。

    齐君昀听了也是笑了起来,把人抱到了膝上坐着,淡道,“你倒是想得挺多。”

    “嗯。”谢慧齐淡淡地应了一声。

    她不想得多,他和他们的国公府哪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现在的这一点安宁,都是他们维持出来的。

    见她神情恹恹,齐君昀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累了?”

    谢慧齐摇了摇头,不想说什么。

    她已经厌倦了听到弟弟们没有消息的消息了。

    但是,消息一直都是这个消息,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也不想拿这些个没希望的事情拖着他跟她一道不快。

    这种事,她自己自我消化就好了。

    “累了就睡一会。”齐君昀把他放在一边的披风拿了过来,盖到了她身上。

    谢慧齐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齐君昀看着她无悲无喜的睡脸,想着即使是怀着小儿不能下床的那段时日,她也没有这么忧愁,心里也是不好过了起来。

    他有很长时间,再也没见到她即便是睡梦中,也带着笑意的睡容了。

    再想想那时候她生动鲜活,每日就如鲜花一样绽放的容颜,齐君昀便低下头,把脸埋在了她的怀里,无声地长叹了口气。

    快快好起来吧,他的小姑娘。

    **

    腊月中旬,京城的百姓就开始采办年货来了。

    京城的一些店铺还在开着,齐国公府的铺子也是关了例如银楼和布庄这样的大铺面,但小铺面还是保留了下来,吃的穿的都有卖,价格比以前是要贵上了一些,但比起别家的,又要便宜那么一些,且东西种类也多,所以生意一直都是好的。

    等谢慧齐听到那两个将军中的家人买不到东西,把买米粮的那家店铺砸了,被顺天府的人抓了后,她就点了点头。

    现在顺天府跟九门提督的人都在等着抓这两家的人,齐昱跟主母报的时候,见她神色淡淡,也就没再说更多的了。

    府里出嫁的娘子们这时候也是上门送东西来了,谢慧齐也没有心思应对她们,叫人收了她们的东西,再到里面加点东西回送她们就是,至于人她是一个都不见的。

    她都冷着,倒也不是完全是因为疲于见人,而是为着接下来太子即将要登基的事情。

    外面只知老皇帝卧病不起,但谢慧齐却知道老皇帝没多长时间活了,她舅父眼看也是不行了,按她舅父的性子,他不等到皇帝咽气,他是咽不下那口气的。

    腊月朝廷也欲要准备休沐了,朝事繁忙,但齐君昀也还是每天都会回来,即便是身有要事,第二天也还是会早些回来。

    太子当政,齐国公能回家的次数也就多了,不像过去那样,被皇帝关到宫里两三天不着家是常事。

    谢慧齐虽然觉得他来回跑也辛苦,但这样也好,孩子们都非他不可,他天天不在家,她为了哄他们都要花很大的心力。

    过小年那天,齐国公也不需要去上朝了,谢慧齐给他穿上了她今年为他绣的新袍子,崭新的青蓝色常服穿在齐国公的身上,让齐国公英俊得让人挪不开眼。

    他是英俊非凡,但脸上没什么笑意。

    谢慧齐看着他都有些发愣。

    她从来不知道,在他在她的面前时,他是这样的面无表情。

    “现在就穿新衣裳?”齐君昀一早起来就穿了新衣裳,也是有些纳闷,再低头看到妻子发愣的脸,他也忍不住随着她的神情皱起了眉。

    “怎么了?”他小声地问她。

    谢慧齐看他敛起了眉头,神情忧虑不已,不由也是怔了怔,松开了放在他腰上的手,往镜妆走去。

    等她看清楚了镜中自己的样子,她回头朝走到身后的丈夫轻轻地问,“哥哥,我是不是不高兴很久了?”

    所以,连带他的脸上都没了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