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26章

第226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君昀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

    随后他扶住长哀帝的肩膀,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不会让他白来一趟的。

    “对不住了。”长哀帝握住了他的手,让他搀扶着他往前走。

    他也不知道他这一生是怎么过来的,好像打一开始他的父皇母后就把他抛到了一边,不把他放在心上,最后他也还是要带着遗憾走。

    不知道古往今来的皇帝是不是都是这么走的,他以为他父皇死得凄惨,没料轮到自己,竟然也没好到哪里去。

    长哀帝都不知这是不是因果报应,温家的皇子享受了世上最尊贵的荣华,但也得承受这世间最极致的痛苦,皇家藏书阁的秘史摊开来看,竟是没有几个是得善终的,等他死了被史官写了放进去,就又得多添一位了。

    “兄长啊,”长哀帝想着,嘴角泛起浅浅淡笑,看着地上的路微笑着道,“等史官要在史册上记我一笔了,你得让人多添几笔我长相英武,智识不凡,无奈英年早逝的话。”

    “嗯。”齐君昀想这个他是能做到的。

    长哀帝再抬头,正好迎向了齐国公向他看来的眼神,此时的齐国公一脸的悲忧竟是无法掩饰,让长哀帝清楚看到了他的悲伤。

    “朕没事。”长哀帝这下紧握了手中的那只手,笑容终是淡定了起来。

    两人进了主院,时辰刚好就到,一院子的人就等他们了,温尊扶了他父皇过来,国公府子夜的炮竹经长哀帝与齐国公的手点燃了起来,一眨眼之间就爆炸声四起,红光满天……

    红色的夜幕中,长哀帝抬起头来望向空中,微笑着道了一句,“国泰民安。”

    “国泰民安。”与此同时,在一声震耳震聋的声响中,齐国公也是举起了手,朝老天揖了揖手。

    愿老天开眼,国家繁荣昌盛,我朝百姓安居乐业。

    **

    用过子夜的膳,长哀帝带着太子要走。

    临走前,长哀帝与齐家两位老夫人告了别。

    要出青阳院时,长哀帝只接了齐国公夫妇的相送,齐国公夫妇送他们去马场上马车,一路长哀帝趴在儿子的身上一声不语,像是睡了。

    只是在欲要上马车时,皇帝抬起了头,下了太子的背,站在地上直起了腰,在宫人提着的红色灯笼下,他朝向齐国公府夫人两手相揖,微垂了首,行了一个再恭敬谦卑不过的贵族古礼,“沉弦向兄嫂告辞了。”

    齐君昀双手相握垂首,“告辞。”

    谢慧齐已是双眼含泪,朝他盈盈欠腰,“天寒地冻,前路遥远,望君珍重。”

    实在是抱歉,她已无法再帮上更多。

    长哀帝朝她微笑颔首,在太子的相扶下进了马车。

    温尊在他父皇上了马车后,利落回身掀袍就地跪下,随即两手伏在地上拜了一礼,“伯父伯娘大恩大德,温尊永生永世铭记于心。”

    说罢,起身朝两夫妇再一颔首,潇潇洒洒进了马车,随后只闻马车内他朗声道,“起驾回宫。”

    “起驾回宫……”跟着来的两位的公公扬声大叫,马车在国公府众管事护卫的开道下,迎着一片红火的灯光驶了出去,只留下齐国公夫人泪流满面,趴在了齐国公的怀里泣不成声。

    那么好的男子,无论是父亲还是儿子,都是这世上难得的英才俊杰,可是,老天给了他们最耀眼的华光风彩,却吝啬于给他们一点运气。

    他们终究成为了皇家的牺牲品,光环最终成了牢笼,把他们困在已经注定了的命运里动弹不得。

    “我也……”谢慧齐揪着夫君的衣襟,咬着嘴唇哽咽着。

    她也没办法啊。

    她没有办法改变这世道,也没有办法去改变别人的命运,甚至,她连对人慷慨一点都不能……

    “嘘,别哭,”齐君昀拍着妻子的背,他眼睛红了,声音也有点抖,他深吸了口气,再下来也是冷静了,“亦无需愧疚,你做了你能做的。”

    就是不能做的,她也已经尽力了。

    齐君昀抱了哭泣的妻子回去,跟着齐璞悄悄来送人的齐望看着父母离去的背影,还不知人间悲伤疾苦的小公子咬着手指头纳闷地地摇了摇头,回头再去看兄长,见兄长的眼睛也是红了,不由奇了,“大哥,怎么了?”

    怎么一个个都哭了,大过年的哭着张脸,也不怕阿娘打?

    齐璞抱了还不知皇帝不行了的小弟弟起来,弹了下他的脸,“没什么事。”

    “骗人诺。”齐润也不傻,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但见大哥眼睛都红了,他也不想问了。

    问了肯定没意思。

    “哥哥放我下来,抱我小哥哥呗。”小公子被兄长抱着走了两步就转过了身,朝他一路都安安静静的二哥看去。

    “抱你就好,你睡罢,等会我给你脱鞋盖被。”夜已深了,齐望已见小弟弟打了好几个哈欠了,抬起脸朝大哥手中的小弟弟微微笑着道。

    “你脚疼不?”

    “不疼。”

    “好得勒。”齐润再听他的话不过,说着打了个哈欠,趴在大哥的肩上不过转眼之间就睡了过去,还打起了小呼噜。

    三兄弟已各自有院子住了,但是他们阿娘把两个小的安排在了他们大哥的主院里,三兄弟大哥住主厢房,小的两个一人住左右一间,齐璞一把小弟放到床上,齐望就给小弟弟脱鞋。

    三兄弟大多时候也不是什么事都要自己做的,家中仆人这般多,又有祖母们疼爱,所以他们娘在确定他们小事他们就是没仆人也会自己打理后,也就由仆人们照顾他们了,兄弟几个身边的小厮丫鬟也多,但兄弟几个在母亲的手下学会了照顾人,兄弟三人也是相互帮衬着,想自己动手的时候就不会让下人来做。

    齐望更是善于照顾人,齐璞见他给小弟弟脱完袜子,还接过丫鬟手中的热布给小弟弟擦脚,而小公子睡得跟小猪似的,小呼噜打个不停还不见醒来,他不由摇了摇头,道,“小润也大了,你平时老顺着他也就罢了,别老宠着他,到时不好管。”

    “他聪明,比我还聪明,出不了什么事,”齐润也不担心小弟,“他也不随便胡来的,就是爱跟阿娘顶嘴,在外面从不乱来。”

    “还不乱来,你没见他把宫里的那些花花草草都糟蹋了?”齐璞抽了下三弟的头,没好气地道。

    这是个比祖母都眼瞎的。

    “我说你年纪小小的,怎么就这么敢睁眼说瞎话了?”

    齐润被训斥得抬起头来,无辜地看了大哥一眼,“他也不是成心的!”

    “那是不是把皇宫都掀了才叫成心?”齐璞见他说着齐望还不忘给齐润盖好被子,也是被气笑了,“娘要知道你这么纵他,我看连你都打。”

    齐璞抬出他们阿娘,齐润这才不好意思起来,脸也有点红了,人也纠结了起来,“我有点舍不得怪他,他还小嘛。”

    弟弟还会为他打架,齐润觉得他对小弟弟再怎么好都不为过。

    弟弟动手能力太强,虽然用不到他去为弟弟打架,但在平时他觉得还是可以多照顾他一些,多顺着他一些的。

    齐璞听了嗤笑出声,“你多大?”

    说着把三弟也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粗鲁地把他鞋子脱了,“里边去。”

    “一起睡?”齐望顿时眼都亮了。

    大哥早就不陪他们睡了。

    “把袜子脱了,齐武,把洗脚水抬进来。”齐璞也是打了个哈欠,没打算走了。

    “大哥……”齐望顿时趴上了他的背。

    这才看出他一点孩子气起来,齐璞哼笑了一声,抬起手揉了他的头发一把,道,“别太纵着他,他还小,得管,等知道规矩了你再帮他收拾烂摊子才不为过。”

    齐望看着是他们家中最乖的,但也是主意最多的,齐润在宫里闯的那些祸,不知多少是被他悄无声息化解带过去的。

    也就他娘觉得她的三儿子善良得连只蚂蚁都不愿意捏死,却不知被她抱在怀里叫心肝宝贝的乖儿子是不愿意捏死蚂蚁,蚂蚁太小,他觉得欺负弱小是耻辱,所以愿意出手玩弄的都是像叶公公,于公公这样的大内总管的人物。

    “诶,知道了。”齐望的心是偏的,在他眼里,他的兄弟姐姐才是最重要的,但他到底也是最尊重父母不过的,父母所说的他从不违抗,所以对于母亲所说的要小弟弟懂规矩,他也只好遵守,不敢帮着弟弟蒙骗母亲。

    “大哥,给你。”齐望这时候把挂在腰间的大荷包拿了出来,他今日收了不少压岁钱,他知道大哥在外费银子,遂把那几个庶叔叔送的红信封都掏了出来,跟兄长分了这些钱,又把从皇上和太子那里收到的两袋金子也拿了出来,“噜。”

    他仅把两个祖母和父母给的压岁钱拿了出来,放在了枕头下,顺便也把小弟弟的拿了过来分钱,不过没跟他的那样分得彻底,他还是给小弟弟多留了几个金珠子。

    “大哥你给我些银裸子,明早我跟小弟分了,打发人用,阿娘给我们的今晚我都赏给宫里来的那些小公公们玩儿去了。”明日大哥要代阿父出去拜年,他们也要跟着父母来见前来拜年的,有小弟弟小妹妹过来,他们也是要给些东西给人玩儿的,这些拜年的人带来的下人也是要给点赏银的,阿娘说他们小主子打发出去的不比寻常,让他们给点给人添点喜庆,手上是断不能没银子的。

    “好。”齐璞收着那堆金子银票道,算来也是不得了,两个弟弟得的压岁钱算来都有三万两了,那几个叔叔也真是舍得给,银票两千,三千两地封在红封里,看起来轻飘飘没什么重量,份量却不简单,“齐武,你去我房里把那厢子银裸子拿过来放桌上。”

    “你算着点给,别给小润玩没了。”他转头又对三弟叮嘱了一声。

    小弟太大手大脚了。

    “知道的,我会看着他,明日我会时时跟着他,不让他拿银裸子当弹珠玩的。”家里是绝不允许浪费银钱的,母亲定的死规矩,谁浪费谁就得跟他们阿父坐一天的书房,保管他们阿父训得他们竖着进去,横着出来,手脚僵硬,口吐白沫,齐望可不想小弟弟大过年的被父母罚。

    “那就好。”洗脚水这时候已是端来,齐璞见三弟在床边坐好脱袜子,他就弯腰去帮他脱另一只,嘴里道,“你先洗,睡到里头去,我给你盖好被子你就睡。”

    现下时辰已不早了,明日还要早起给祖母们和父母请安。

    “哦。”

    齐璞挥手让下人退了下去,弯腰给齐望狠狠搓了脚,又提了起来拿布擦干就把他往里边撵,给人盖好被子后就又拍了拍他的脸,语气也是柔和下来,“赶紧睡,睡饱了才长得高。”

    也不知道三弟是怎么长的,明明祖母们和母亲最挂心他的吃食,他却是长得比妹妹还要矮半个头,他们娘因此忧虑不已,总是担心他长得矮被人说道心里不高兴。

    齐璞却不管那一套,他也不避讳说弟弟矮,对他来说,弟弟能长高当然是好,为了长高多吃多睡点也是应该,但就是不长高,那也不是别人能说道,他弟弟要为此不高兴的事情。

    矮就矮一点,那不是什么事。

    齐望一听涉及到长高,赶紧点头就闭上了眼,在齐璞还洗着脚时就睡了过去了。

    齐璞回头见他们都睡了过去,也是轻笑了一声,让下人加了点热水进来,倚着床头想起了事。

    看样子,他们的表皇叔是快要不行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

    祖母的病情也是没个定数,家里到时候也不知会成什么样子——齐璞想到这,重重地吐了口气。

    父亲呐并不轻松,所以即使他还小,父亲也只得把他推出去管事了。

    两个舅舅因此也是忙得团团转,齐璞想起今晚跟大舅舅说话时轻咳了两声,大舅母担忧不已的眼神,又是无奈地轻叹了口气。

    家中长辈压力重重,他这小的日子也是不好过呐。

    齐璞想到这也是无法入睡了,见两个弟弟在床里头睡得安稳,他招手招了齐武过来,在他耳边轻言让他把他书房里的册子拿过来。

    在天亮还未出去拜访之前,他还是把他阿父给他的那些官员底子再顺一遍罢。

    **

    虽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国公府拜年,但初一来国公府拜年的人也是甚多,光国公府下面的属臣就是一大票,还好这日都是当家的大人带着儿女们过来拜年,女眷们在初一通常是不来的,所以忙的也是齐国公,国公夫人则还能安稳地坐在青阳陪着婆母们。

    不过宝丫夫妻一大早就过来后,谢慧齐赶紧让宝丫进了青阳院,也没让她去珠玉院。

    她是真把宝丫当姐姐看待的,所以也不管那些繁文缛节。

    宝丫早就成了个精明爽利的妇人了,她也是个精神气十足的人,但她那种精神气有别于谢慧齐这种光彩照人,但也透着高不可攀,让一般人只能隔着距离看的鲜活不同,宝丫的精神气是接着地气的,还带着独属于她才拥有的蛮横野气,让人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个非常强韧,能当家的妇人。

    在谢慧齐心里来说,她对宝丫是偏爱的,但那种偏爱也源自于宝丫的自强自立,这么多年来,宝丫就是在她的护翼下也从未怯懦,或者守成过,宝丫一直都是奋力往前走的,在灾年那几年村民欺上来时,拿着扁担第一个冲上前的也是她,灾年过后,说让她去做生意开辟新的世界,她也毫不犹豫地点了头,下山就去奔他们夫妻的天下了。

    宝丫是个依附于她自己才就成了自己的人,也许河西镇出来的姑娘总要比一般姑娘要坚强些,所以谢慧齐每次见到宝丫都满心欢喜,这种欢喜让她还没见到人眉眼都是笑,也是让齐容氏与齐项氏对宝丫这个人多了几许包容与喜爱,所以一等宝丫进来就欢天喜地给她们道安说吉利话,齐项氏甚至拉了宝丫的手,笑得合不拢嘴道了好几声,“真是个喜庆的媳妇儿。”

    “你孩儿们呢?”谢慧齐见她身后没人,笑问了一句。

    “在外头玩着呢。”宝丫赶紧回了她的话。

    “带他们进来见见我们府里的两位老祖宗,有赏。”谢慧齐微笑道。

    “带进来让我们看看罢。”齐项氏也是发了话。

    “好,谢二老夫人,我就这带他们进来。”宝丫先前不带进来,就是怕冲撞了两位老人,现在见老人说了话,也是欢欢喜喜地笑着出去了。

    “出身是差了点,但也是极懂规矩。”齐项氏是个心眼完全偏的,看得顺眼的人看什么都顺眼,看不顺眼的,她恨不能吃人的肉啃人的骨,现在见宝丫顺眼,就是身份低了,她也不忘夸奖两句。

    “他们家在大儿今年有多大了?”从不问及此事的齐容氏突然问了一声。

    “十五,比璞儿还大两岁,现在也是他阿父身边的一把好手了,听说也是能说会道,像了他们的父母。”谢慧齐笑着道。

    “他们家根底好,”齐容氏点点头,“也是可以跟大孙儿多来往来往的。”

    “也是有点来往的。”谢慧齐给婆婆喂了口温水,点了一句。

    “哦?”齐容氏不解看向她。

    “您忘了,咱们家小国公爷连跟破庙里的老乞丐都能称兄道弟,您说,这世上还能有什么人是他不来往的?更何况,宝丫家的还算得上是他的半个兄弟……”谢慧齐笑着道,心里还有点疑惑为何婆婆突然说起了这般话来了。

    她婆婆是从来不管孙儿们的交友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