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35章

第235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齐奚话一出,逗得她母亲倚在她父亲肩头笑个不停。

    齐奚吐吐舌头,没再跟她母亲硬扛了——小时候她是真争宠,现在却是说笑着玩了,她阿父是她阿娘的,这点确凿无疑,在父亲面前,也就他们这些身为儿女的能时时候在他身边,还有父亲的那几个老随从,要不,即便是侍候的下人,也是不能在父亲身边久呆的。

    他们的房里,都不像别家有一堆人守着的。

    她阿娘看着亲亲切切,但也只是看着罢了,更为要紧的是她阿父对她此举从祖母在逝时就无多言,甚至有着几分纵容。

    傍晚谢慧齐去跟厨房的管事娘子说话添菜去了,二舅跟兄弟们也未回,难得只有齐奚一人跟着她阿父散步,齐奚被她阿父握着小手实在难掩雀跃,连走路都有些蹦蹦跳跳起来,手中握着的彩鞭挥来挥去,没一会就跳出一身汗来。

    她活泼不已,齐国公握着她的手一直未放,时不时侧头看着一脸阳光灿烂笑容的女儿,嘴角也忍不住翘起。

    齐奚抬头看去,总是要发呆那么一会。

    “阿娘说阿父就是到很老,七老八十了,也是最俊的老头儿。”齐奚再抬头,夕阳下她阿父的脸一如她很小的时候那般清俊,竟一如之前在她心中那般高大,一时之间叹然出口,说罢,又才领悟自个儿说出来的话又带上她阿娘了。

    她阿娘的口口声声里总有他,齐奚也有点明了为何她阿父对她百依百顺了,明明他就是说一不二的人。

    “嗯。”齐国公摸了摸女儿的头,嘴角有淡淡浅笑。

    “唉,您看,阿娘不在,我也还是争不过她。”齐奚摇头,对自己的不争气颇有感触。

    “呵……”齐国公轻笑了一声,他素来对家中女子偏爱,尤其对小女儿,这时候也不顾女儿是大姑娘了,弯腰就抱了她起来,让她坐在他胳膊弯里,抱着她往前走,“你无需跟你阿娘争,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姑娘。”

    “阿父,你对我真好。”齐奚抱着他的头,眼睛都亮了,满足地叹息了一下。

    齐国公抱着她微笑不已。

    齐奚看着他的笑脸,便也真的满足了。

    齐璞这日也提前带了在宫中当皇帝侍读的两个弟弟回来,拜见父亲的时候没见到母亲,还左右看了看,笑道,“阿娘可舍得不守着您了?”

    齐国公淡笑不语,瞥了儿子一眼。

    齐国公脸上无美须,这半年又养得甚好,眼底下的疲倦也没了,看着年轻得很,不像一个有能独挡一面,像小国公爷一般大的儿子的人,他脸上即便是连抬头纹都没有,这时候幽深的眼睛似笑非笑往人身上一带,即便是齐璞这个当儿子的,也觉得他阿父这休养得也太好了。

    他都没他气色这般好,就更别论在宫中的皇帝表兄了,也难怪林元帅从不爱跟他阿父打交道了,林元师那张脸上有坑的粗糙脸蛋儿一往他阿父面前搁,林元帅就是脸皮是铜墙铁铸的,站得久了也得脸红。

    “阿娘哪去了?”齐望总是那个最惦记他阿娘的,把凳子搬到他阿父面前,把小弟弟拉到凳子上坐下后就问道,还不忘给兄长也抬来一把,他自己的理所当然的又是搬到了最后面。

    齐国公府因着国公夫人掌家多年,一家人让她带着在外一套礼法,在家又是自成一套,一家人在一块儿说话时都不是椅子隔着桌子坐着,而是以国公爷为中心,把椅子挨得近近的,一家人会成半个圆圈,腿挨着腿,此举说话方便,即便是兄弟之间打架,国公夫人伸手教训他们也方便,都在触手可及的范围内。

    “在厨房呢,说是要做两个菜。”齐奚占了最挨着她阿父的位置,半依着他怀里晃荡着腿,天真无邪得就像个小仙子。

    “又去厨房?”齐润鼓大了眼,“给谁做吃的啊?”

    “反正不是你。”齐奚捏了把弟弟的鼻尖。

    “那也没关系喽。”齐润摸着鼻尖先是有点酸酸地道,又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

    他们阿娘做的菜实则也比不上家中的厨师厨娘,唯独只有特地为谁做的那点吸引人,但想想吃不着她做的,让厨房照着样做一道,就当是她为自个儿做的,还要比她做的好吃些,也是可行的。

    小公子一想通,那点小醋也不屑于吃了,“我等会吃更好的,再说了,如果是给二舅舅,我等会就朝他讨点吃就是,碍不着我。”

    “你今个儿心眼还是针眼大啊?”齐奚笑了起来,“给阿父做的,你讨不着。”

    齐润立马朝她扮鬼脸。

    “又给你做?”齐璞“嗤嗤”笑着,都不用敬称了,也斜着眼朝他阿父道,“你还是劝劝她少下厨房的好,她现在手生,到时候一放盐手一抖就是放一勺,还是你自个儿受罪。”

    齐璞现在有了喜欢的人,而他喜欢的那个人跟他母亲截然不同,他母亲用他父亲的话来说,是个需要用全心全意才能换得她真心真意的人,而他喜欢的林家女是个你对她好一分,她就对你好两分,坦荡明朗胜似君子的女儿家,见着她,齐璞觉得满心欢喜是件很简单的事,但这丝毫耽误不了他对父母的含讽带刺,而这时他也觉得如果他不照以前那般“亲近”他们,按他母亲的性子,一等他们成亲,她终归只会守在他阿父的身边,把他们这些儿子们忘了。

    她现在隐隐之间已经不太管他的事了,相对他们阿父,她一反之前阿父的事是阿父的事,她尽管只做她自己的事的常态,现在都是跟在他身边给他打下手,两夫妻一唱一和来了。

    齐璞觉着按她现在计划的跟他们阿父过的日子,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两夫妻完全可以把日子过得跟没儿女一样,而全府里她眼里就只放得下一个人了。

    “我受我的罪,不劳长公子操心了。”齐国公怀拥着女儿淡淡道,口气有些戏谑。

    “昏聩,昏聩!”齐润拍着他的小大腿,痛心疾首,头摇得就快要从他脖子上掉下来了。

    齐国公弹了下他的脑门,也是失笑摇头。

    这几个孩子被他们阿娘带得没大没小的,所幸在外面撑得住场面,没露过馅,说来他们阿娘也是没带好头,说一套做一套的,把孩子们带得一个个不像小孩子,却还怪他们太过于聪明。

    齐望见阿娘不在,兄弟们又说道起她来了,他摇着头出了门,去找他阿娘去。

    谢慧齐那厢在厨房里也只是动了动嘴,没亲自下手,吩咐了下人让把菜做得清淡点就出门了,她这些年也只偶尔下趟厨,她又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之人,厨艺早倒退了不少,手上很是没个轻重,这大半年来她心血来潮做的几次菜只能说是能吃,早不比当年了,她也不可能再钻到厨房里再把手练熟,又不想让她丈夫吃她没把握做出来的菜,又想让人美又不想委屈人,那就到厨房走一趟,权当动嘴也是她做的算。

    这厢她走到一半又听到下人来报谷府送来了些新鲜蔬果,就停下跟管事的商量着回礼的东西,这刚说完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来迎她的三儿。

    齐望牵着他阿娘往鹤心院走,跟她感慨道,“还好您只是偏心阿父,哥哥他们又拿阿父没办法,若是偏心我们兄妹当中的那一个,我看我们得打起来。”

    说着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酸楚的。

    齐三公子很有自知之明,谢慧齐听了忍俊不禁,也不敢说要说对他们兄妹几个若有偏心,她还是比较偏心他们双胞胎姐弟的。

    二女儿是女儿,当然要心爱一些,养的精贵一点,三儿子听话又懂事,小小年纪就已经会心疼她,她当然爱他。

    而大儿子跟小儿子,她这些年一想起这两个小祖宗就会觉得眼前一黑,就是有着他们她才深刻了解了什么叫做熊孩子,什么叫做上辈子欠了他们的这辈子才生了他们来讨债,她真是好不容易忍了又忍才把他们带这么大,好几次都是恨得牙痒痒想再也不管。

    “那为着你们好,我还是偏心你们阿父的好。”谢慧齐微微笑着点头道,许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记得老祖宗在世时柔柔弱弱的,丈夫再爱她不过,她现在也打算在三儿子面前再温柔些,让他再多爱她一点,至于大儿子跟小儿子她就不打算在他们面前装了,要么睁不见为净要么就拿棍棒子打,她不想跟那两个心中主意一大堆的儿子耗。

    “也不能过于偏心了,要不大哥又得跟阿父斗嘴……”齐望摇头叹气,“不过也算了,都这么多年了,我看改也改不了了。”

    谢慧齐听着三子小大人一般的话,眼睛都笑弯了。

    **

    晚上等谢晋庆一回来,一家人用了晚膳,谢慧齐就任由丈夫带着弟弟儿子们自个儿去忙他们的,她则和齐奚呆在了鹤心院。

    现在鹤心院是国公府的主院,青阳院暂且搁置了下来,不过那毕竟是丈夫的祖父祖母,还有母亲居住过的地方,搁置也只是暂且搁置,她打算等大儿成婚了,就让他入住青阳院。

    几个儿子都住在了他们修在外面的单独的小院里,只有女儿还带在青阳院的小院子里住,谢慧齐白日跟女儿争丈夫的“宠”,晚上倒是会陪着女儿一会,母女俩膳后走一走,就又送女儿回去送她上床,搂着她再说会话才会走。

    她身边不怎么放人,但是女儿院子里还是放着八个丫鬟和四个媳妇子的,这都是她交给女儿使唤的人,所以他们夫妻俩的主院一到晚上静悄悄,一般就两个等候她召唤的丫鬟,还有国公爷身边的几个十年如一日不会吭声的护卫,而女儿的院子里到了晚上就寝的这段时间外头都是脚步声,都在打点着小姐明日要用的东西,热闹得很。

    这也是谢慧齐的用意,婆婆二婶过逝后,女儿身边围绕着的那群以侍候婆婆她们的下人就散了,而她也不想带着女儿跟她过他们夫妻那相对静谧的日子,她是本来活了两世的人,繁华落魄都过尽,也曾大悲大喜,而国公爷从出生到现在所活的一辈子已是别人的几辈子,他们经历过,也沉得下来,他们的心志对抗得了这世间的波折与诱惑,但女儿这么小,所知道的都是别人讲给她听的道理,而他们外面世俗之间的关系才是常态,他们夫妻俩才不是那个常态,他们的日子被她经营得也跟外面夫妻的过法不一样,她也不想女儿把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看作是正常,要不,她长大后怕是会失望。

    与其等她以后发现这世上再不可能有第二个齐国公府,不会有像她一样的母亲,不可能有像国公爷一样的父亲,还不如现在就也让她过一点像别的千金小姐那样的日子。

    婆婆们一过逝,把女儿交给她们带的谢慧齐也才发现女儿也不是那么好教的,她没办法放任女儿去跟她的嘟嘟表哥亲近,也没办法放任她的不一样。

    但好在女儿还小,她还有时间可以引导她,而不是等她长大了,哭着问她外面的世界为何不一样……

    “赵相那儿子也是妙,”齐奚也适应得很好,她一上床窝到母亲怀里,就吃吃笑着跟她咬耳朵,说着早上梳头娘子跟她讲的话,“说是亲姐妹两个跟表妹,都一块儿抬进来了,现在是四女侍一夫……”

    谢慧齐一听女儿那八卦口气,当娘的反倒哭笑不倒地看着女儿。

    齐奚摸她的脸,撒娇道,“我也不尽瞎听这些,我前个儿也是听卫家的姐姐讲赵相嫡子不怎样,他庶子却有几分本事,骑马射箭都很是有一手,可惜赵家对庶子也不如何,我听说那庶子去年刚成亲的妻子是被害的没的孩子,我看赵家也不太平得很。”

    “嗯,庶子们都难出头,”谢慧齐拍拍她的脸,对她道,“其实咱们家的也是,你那几个庶叔叔都是靠自己的本事才挣来现在的这点脸面的,你往后还是要对他们多加尊重。”

    国公府的那几个庶子还真都是靠自己一步步活下来的,国公爷在她眼里虽没哪一点是她讨厌的,但谢慧齐也知道在很多方面他是个真冷酷无情,只要结果不问过程的人,他对国公府的庶子庶女们还真是没因血缘关系给过真正的怜悯。

    “我知道的……”齐奚点头,想了想又道,“娘,妞妞姑姑她们有谁今年会回京啊?”

    齐奚是祖母们一手带大的,与府里嫁出去的姑姑们不太亲近,但与那经常写信来国公府问及她,送点小东西的几个妞妞姑姑们却很是亲近,明明几个人都只是匆匆见过几眼,却还是三不五时地问她阿娘一句。

    “娘还不知道,回头我去问问你阿父去……”谢慧齐见她只提起妞妞她们,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轻声与她道,“你那经常来府里的那几个亲姑姑,你看着要是有机会也多与她们说说话,娘不跟她们亲近,是娘因着自己的身份在那,是没法与她们交心的,但你看她们起点那么低都活得很是不错,且持家有道,你看你五姑娘,七姑姑她们,这些年没国公府的帮忙也都过得好好的,她们身上是有许多优秀之处的,你多跟她们接触接触,许不定会觉得她们跟你以前认为的不一样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