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49章

第249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慧齐回握了下女儿的脸,对她一笑,“看着。”

    说着她抽开了手,把身上的披风解下,对小麦道,“你跟着小姐。”

    “夫人……”站她们面前咬着牙,额头上全是汗的齐恫看着杀场头也没回道,“您不能去。”

    “齐恫你跟着我去,其他人留下。”谢慧齐把帕子把剑柄吊上,绷在了手中,淡道。

    齐恫是杀将,他不上场,就太浪费了。

    谢慧齐手指飞快地把剑绷在了手腕上,到时要是脱力长剑飞出也不会掉在地上,这是她以前闲来无事为自己做的兵器,她以为她一辈子都会呆在京城,从来没有想到用到它的一天。

    “娘……”齐奚怆惶地叫着。

    谢慧齐回头对她微微一笑。

    “夫人。”已是绿姑姑红姑姑的小绿小红这时候也抓住了她们手中的武器,沉声叫了她一声,跟着了已经往外走的夫人身后。

    敌人来了一批又一批,现在除了来去被夹击的路就是两面的石壁,他们无处可逃,只能把人杀光杀退,等主母提着剑往护卫外围走时,齐恫听了小绿小红的应战声,他知道他也只能咬牙跟上。

    现在的局势是他们夹在中间,两头迎敌,石壁上还埋伏了弓箭手,齐国公府一行人被他们堵了个瓮中捉鳖,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只有齐奚呆的石壁下。

    马儿因慌乱嘶吼,人群混乱,这种时候论的是谁的反应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才是最恰当的,谢慧齐冲出去指着山上就对齐恫道,“你上去。”

    说着她就猫着身滚到了最近的自己人身边,眯着眼握着剑往对手的腿上用力劈去,在一声剧烈的惨叫声后,她无动于衷翻过身来冷静地打量了一眼局势,随即跑去了另一边胜势明显的己方,在人的脖子上劈了一刀。

    她刚才在马上已经看出了这些人是穿着盔甲来的,但盔甲护住的只是他们的上半身以及大腿的部位,想让他们瞬间丧失武力,要么砍头,要么宰断他们的腿。

    谢慧齐也知道自己的命珍贵,她也不逞强,只是补刀,更多的时候只是躲在中间自己人的地方判断补刀方位,等她衣裳上都沾满了血腥后,她也没找到突然她家的父子三人。

    她是在他们突然离开后才决定提剑进场的,想来也是解决山上的弓箭手去了。

    “主母……”喘着粗气的国公府护卫在她面前道,“这里有我们就行了,您还是回山壁下罢!”

    “无碍,”谢慧齐冷静地说着,“齐风?”

    “是!”护卫沉声应道。

    谢慧齐记得他,他手下管着人,她有时也会见见他的夫人和孩子给点赏,听他应了声,也知道她没叫错名字,接道,“看到你左边斜南边对着的那一波人没有?”

    齐风看了过去,靠着山壁那边,有人朝小姐的方向逼进,他们的人在阻拦,敌方后面的人接连不断,他们杀过去没几步,就又被人逼了回来。

    “看到了,主母。”

    “好,你等会跟着我去,”谢慧齐拉了拉手腕上的帕子,对靠过来接位,护着她后背的小红小绿道,“等我杀的第一个人杀了再靠过来。”

    绿姑红姑不解,但这时也沉住气没问。

    “齐风,用劈的,从脑袋中间劈下去,我试试,你也试试。”谢慧齐绷紧了剑后又道了一句。

    “是,夫人。”齐风明了她的用意。

    随即,没多久,空气中又响起了剧烈的惨叫声,鲜血在冰冷的空气中飞扬四溅,等厮杀的人被惨叫声引得回过头往山壁下看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一分为二,从中间掰作两半掉在了地上的脑袋。

    饶是是来杀人的,也有人被这样的惨景震慑得忘了动弹。

    “杀。”在人头刚落地那一时分,谢慧齐轻轻地道了一句,只有她身边的齐风听见了。

    “杀!”齐风吹起了国公府死卫的暗号,就在敌方愣神的那一瞬间,无数声惨叫声又再次响起。

    “娘!”谢慧齐转过背打算再次动手的时候,她的上空响起了齐望叫她的声音。

    “娘!”再次叫她的,是齐润。

    谢慧齐背后发凉,也就在那一瞬间,一只箭飞过了她的耳际,射中了她前方的国公府护卫,同时,又有护卫出手,替她挡了一箭……

    她迅速一个转身,就看到她家国公爷到从十几米的石山上借势不断跳了下来,飞奔向她。

    “回去。”谢慧齐听到了他紧绷的声音。

    他已回来,谢慧齐也没再逞强,等国公爷把她塞到女儿的身边,等女儿惊呼声起,她才收回追着他身影的眼睛,发现剑柄已经生生陷进了她的手中。

    她却不知疼,许是神经绷得太紧了。

    石山上的弓箭此时只有凌落的几箭,国公府的人马已可全力厮杀,不久后,战场上的惨叫声已不再如之前那样紧密,没过多久,齐望被护卫抱了回来。

    他身上中了箭。

    齐润飞奔跟在抱着兄长的护卫身边,小脸上全是泪水,但一声也没吱。

    “抱去大夫那……”在护卫向她跑来的时候,谢慧齐指着左前方那一块呆着沈从这些人的地方嘶吼,她看到了儿子身前的箭。

    护卫改道飞向了那方,谢慧齐心口剧烈地跳动着,她紧紧抓着女儿的手往那边凶狠地跑去,在同一时间跑到了他们面前。

    “夫人,箭上有毒。”府中这次跟来的药堂二掌柜钱三一看伤势就抬头道。

    谢慧齐咬着牙把手上带着的清毒丸拿了出来,塞到了女儿怀里,“奚儿,赶紧。”

    她的声音都是哑的。

    她的手满是血,抖得不成形,齐奚也没好到哪里去,她抓到瓷瓶就倒在了地上,颤颤抖抖地把瓶塞拔开,还好沈从已经蹲下接手,把药塞进了齐望的嘴里。

    齐润在一旁不断地流着眼泪。

    齐国公过来的时候,他的三子被他的夫人抱在怀里,半个肩膀露了出来,带着黑血的箭头被拔在了一边,刚从酒精里□□的刀子割上了他的肉。

    “呜……”齐望醒了过来,闭着眼睛无声地呜咽着,他身后的母亲抱着他已把牙咬痛,嘴里一片的血腥味。

    齐君昀放下了手中的剑,在他们身后连妻带儿抱在了怀里。

    齐润脸上的眼泪依旧流个不停,他张着嘴喊着“三哥”,但一个字也没发出声来。

    他三哥是为他挡的箭。

    **

    齐望当夜发起了高烧,冬天的夜冷,他身上却烫得离奇,谢慧齐抱了他一晚没撒手,一滴泪都没流,等到第二天怀时的儿子轻声叫她娘的时候,她还给了他一个笑容。

    齐望用了药再次睡了过去后,谢慧齐才把孩子放在了被中。

    国公府这次的损伤也清点了出来,他们死了一百三十五个,而对方来了七百人,石头上埋伏的弓箭手就有两百个多个,他们没有死绝,只是因弓箭手不强,没有几个真正的高手,只能乱箭射人。

    弓箭上如人所料有十成新,没有铸码,被活捉的人一夜被审讯出来,居然只是拿钱办事的土匪和镖师,但就是这些武力不强的人,以围攻的阵仗和人数逼进,让齐国公死亡了花了无数心血培养起来的精卫。

    还好的是沈从等人没有死伤。

    在当地休整了一日,就一日,在三子的烧退后,齐君昀下令,带着人马全力奔赴梧州,同时,齐国公府的信使往京城飞去。

    宝丰四年十二月,谢晋庆带着五千铁兵日夜兼程,奔赴江南。

    同月,齐君昀带领齐国公府一行人又经过了两次埋伏进入梧州城,住进了昔日先皇所住的行宫,如今被改成庙宇的天清观。

    齐望在此途中瘦得皮包骨,齐润也在一路中不再喜爱嬉笑玩闹,那些往日藏于他眉宇之间的跳脱在前往梧州的路中消失了。

    齐奚也不再问母亲为什么,她不再有许多的问题可问,人却变得更忙碌了起来,她安排家中的人手,亲手替三弟煎药,找总是一个人呆着的小弟说话,也会亲手做一碗甜汤送去与父母喝。

    人忙起来就没那么多可想的,许多事你只有去做了才会有答案可见,这是母亲曾与她说过的话,齐奚真的做到了,才发现原来磨难能让人这么快快长大,把她想了几年都没想透的明白,用事实在短短的时日就教会了她,从此刻骨铭心,再也不能忘却。

    齐国公一入梧州,梧州知州谢元景当天就带了人在城门口迎了他们,齐国公要进天清观,谢元景见不能劝说他去已经准备好的府邸,便也只能送了齐国公入了天清观。

    没几天,齐国公府把所有天清观的奴仆都送回了州衙,谢元景当天又去了天清观罪,得知齐国公府有自己的奴仆即好,不是他对齐国公不诚,告罪了几番便出来了。

    谢慧齐把天清观里他们所住的地方的人都挪了出去,但已经入住天清观的道士就没那么好打发了。

    在天清观住下后,齐望的脸色也好了些,自入梧州就没出天清观的齐国公也开始出门。

    梧州的冬天格外的冷,齐君昀往往回来脸都是冰凉一片。

    梧州上下的官员他带着沈从他们见了众多,上下一片悲愤,个个都念着张大人的好,说张大人一定是被人栽灾陷害才污蔑齐国公的,他们一定会帮着齐国公洗清张异身上的污名。

    但齐君昀未提他们一路被刺杀之事,他没有刺问,这些人也没有一个提起,所有人都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装着无知,都不去捅那一块人人心知肚明,一捅天就会破的皮。

    “爷,里面的人自成了一张无衣无缝的网……”这日从府衙的会堂出来,沈从走到了还未上轿,背着手看着空无一人的坪堂的齐国公身边,“自己人已经不再是自己人了,即便是我师兄,他们一个都不可信了。”

    谢元景是他的师兄,他们乃同一个授业恩师,同窗十余年载,后来学业有成,他们也同投国公府门下,在先帝在位期间,他师兄受国公爷之令前来江南投入张大人其下为官,而他留在了京城入了顺天府当了个主薄,同为国公府门客,他一直以为等他师兄回京,两人还能入金銮殿同朝拜见圣上,他们师兄弟二人能成为他们授人恩师一辈子的骄傲。

    但现今看来,这个愿望怕要成空了。

    “嗯。”齐君昀转了转手中夫人塞给他的山核桃,淡应了一声。

    “国公爷,您还没走?”谢元景一出来连忙举揖,“您恕罪,下官已跟诸位大人告了个假,公事下午再谈,先出来送您一趟。”

    齐君昀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

    “牧之……”齐君昀又回过了头去,叫了他的字。

    “学生在,国公爷。”谢元景快走到了他的身边。

    江南的冬天阴雨不断,齐君昀来了七天,下了五天的雨,这天色阴气沉沉也死气沉沉,今天难得的没有雨,天色也还是一点都不见亮,“你长子今年多大了?”

    谢元景顿了顿,随即沉声道,“回国公府,今年虚龄二十有一了。”

    “大了,”齐君昀又看了看天色,半晌后方低下头看向他,淡道,“成亲了?”

    “成亲了。”

    “有孙儿了罢?”

    “有两个。”谢元景回答得甚是简洁。

    “我记得你乃宜安人士,你们谢家在当地也算是望族罢?”

    “回国公爷,算是。”谢元景虚虚应着,低下了脑袋。

    “族中有多少人来着?”齐君昀淡然。

    “这个,学生不知,许是四五百人罢。”谢元景面无表情,他低着头垂着眼,山羊胡在空中飘着,声音也显得有点虚空了起来。

    “主子,这个属下知道,谢大人的宜安谢家人丁旺盛,族谱上还在世的人一共九百八十余人,这还只是五服以内的。”齐恫在旁开了口,弯腰拱手禀道。

    就是不连坐诛连九族,光谢家本家的人也够杀的。

    “你看,齐恫说的可对?”齐君昀又回过头,看向低着头的谢元景,温和地道,“天冷又下雨,这几日你就在家里好好呆着,等天气好了,就到天清观来坐坐。”

    他说罢,上了轿,带着护卫离去。

    沈从等人离开前,潦草地朝他拱了拱手,谢元景也面无表情地朝他们拱了拱手,等一干人等上了轿陆续离去,随从过来扶他,他这才知背后一片冰凉。

    就在刚才,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