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谢齐人家 > 第255章

第255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氏走后,谢慧齐坐着好久都没动,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她不是什么菩萨心肠的女人,她活了两个时代了,人活得久了就会人老成精,她也不例外,赤*裸*裸的现实早教会了她怎么做人才是好……

    可就是心都硬了,碰见了不幸的人她还是难免会想,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恶人呢?怎么就会有人身而为人,会对另一个人那么残忍呢?

    她知道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也不是所有人都人性本善的,可还是事到临头会失望。

    可是,失望又如何,人不会变,世道不会变,而她能在乎的,在乎得起的,也还是只有她的那片方寸这地,而这片方寸之地能不能保全,就是她付出了全部的心力,也未必如愿。

    人生对每一个人都是残忍的。

    “夫人……”乔氏走后,夫人半晌没动,麦姑姑跪到了夫人面前,跪着跪着,开口说话的时候,那强硬了半生,什么都要做到最好的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掉出了泪,“扶不起的终是扶不起的,您随她去罢。”

    她小时候就性格强悍,后来老国公夫人嫁进国公府她这个齐国公府的小家奴就跟随了老夫人,即便是当时的国公爷让她害老夫人,她想着哪怕一死也不能背弃主子,知她性子的老夫人怜她,确定新进来的夫人会给她更多的事做,就放了她到了小夫人的身边,这一放,成就了她的现在……

    她手下管着数百的人,再往下数,就是数千的人,她手里每日过金银百千,有着府里管事众多人的生计,她觉得她做的好,夫人也认可她做的好,她一年年地下来,便也觉得她能做到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了。

    她确实也让府中跟随她的那些小丫头片子,一个过得比一个好。

    她以为她能帮到很多人。

    但事实却不是她想帮,她就能帮到的。

    她可怜乔氏,可乔氏呢?

    谁又知道,她到底会不会辜负帮她的人。

    麦姑姑清楚知道,夫人对乔氏心软,究其主因是因为她在可怜乔氏。

    小麦掉了泪,谢慧齐也没惊奇,小麦是她前世今生见过的最有侠义心肠的姑娘了,可她活了两世,也知道小麦这种人就是在她前世那样开放的年头下场都不会好,何况是在忻朝这样的年头?没有她护着,小麦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可她就是知道,也还是无意去告诉小麦太多,她只是抚着小麦的头,又摸了摸她的脸,微笑着道,“没事,有扶不起的,也有扶得起的。”

    她会让自己活得长长久久,护着在她身边的这些人。

    这世间恶意可能直至世间尽头都会不变,可善也还是会永存。

    怎么可能恶还存,善却无。

    人性到底是贪恋温暖的。

    **

    十二月中旬,梧州城的官员规矩得就像一辈子都在吃草的兔子,谢慧齐家的二郎带着五千精兵威风凛凛而至。

    他带着穿着金色盔甲,身骑黑色的五千骑兵在梧州城转了无数圈,花了一天,来回近快千里,才带了奔腾不休的骑兵回扎营处。

    他扬威了一天,谢慧齐见着他前来拜见她的笑脸,截了他的脑门好几下,生生忍住了说他不是的冲动,这才道,“坐着。”

    谢二郎饿极,但也没得大酒大肉。

    本来给他们设的接风宴,被谢慧齐临时撤换,送上了清粥甜水。

    好在第二日早间得了一大碗肉面,在第中午午时,大宴还是来了。

    梧州城也因他们的到来突生波澜,这座在江南循规蹈矩,秀秀气气了一千多年的江南城府因北地的杀将的到来,于是看到了十足的杀气腾腾,所谓的一兵抵十将。

    谢晋庆惩的威,因此烙在了梧州城的百姓心间,印在了梧州官员那已经被重压压得快要负荷不起的心间。

    梧州城因他们的到来多了几许诡异的气氛,老百姓因好奇亢奋,官员因绝对的武力压力重重。

    江南也有重兵,只可惜那些重兵到底是归皇上所有,且江南四州只有先皇所令的十万督军,可如今的四十万重兵却在那看重齐国公的小皇帝手里,另十万重兵,在兵部尚书,齐国公夫人表弟的手中,而齐国公手中直接有十万的京城防守,兼顾北方一带看防的将兵。

    梧州的官员冷却了欺上瞒下还能得善终的念头一算,发现他们快要逃无可逃,只能殊死一博此路可走。

    江南这些年因朝廷的扶助其实有了相当明朗辽阔的发展,江南地大物博,这些年来齐国公放任了江南商人的发展,商路是他强权让人修的,这些商人走商的安危是他命令各地的官员保护的,为了保护走商,他甚至派了亲随到各地为这些江南的商人另僻了蹊径。

    而江南百姓的农具是他给江南百姓发的,庄稼种子是他千方百计搜罗来的,他因此更是少征了一半的税收……

    江南的富起是他全手扶持上来的,为此,他跟安始帝臣伏,与长哀帝日夜磋商国民前程。

    齐君昀为江南的突起尽了他全部,乃至整个国公府所有的力气,得来的是江南官员联手的背叛,和不知情的老百姓的看热闹。

    他心悲不悲?当然是不悲。

    没什么可悲的。

    他做的他从不后悔。

    只是他还是遗憾他在史书上曾看到的那些为国为民却不得善终的哀叹,终有一天也会落在他身上——他会被人打上失败的变法家的名声,尔后,被后人认为失败到底。

    即便是他爱的女人,在他现在还活着的年纪也是嘲笑她得跟着他遗臭万年,明明她活得已足够开心肆意,却得被后人猜测她生前的不幸。

    他被人诟病不要紧,但让一介妇人跟着他被人胡猜乱测……

    齐国公想这真不是一件让他觉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过了的事情。

    他还是在意得很的,他为国家百姓费了他齐国公府的所有力气,却不想还得把他的女人搭进去。

    **

    谢晋庆的到来让谢慧齐重振了笑颜,儿女跟弟弟还是不一样的,儿女尚还在她需要操心的年纪,可已经长大的弟弟却知道已经讨她欢心了。

    谢晋庆在扎营的第三日后来了天清观见他的阿姐,他带了众多的东西,有他大哥大嫂给他姐姐的,还有他四处为她寻来的。

    谢晋庆对他大哥好,大嫂好,对他阿姐生的每一个外甥和外甥女都好,但最好的莫过于他的这个姐姐。

    他觉得好的任何一种东西,他都会跟她分享,甚至不会跟小孩子的外甥和外甥女他们。

    她是他最世上最亲密的人。

    谢慧齐与他清点了一个上午他给她带的东西,在歇息的时候忍不住与他道,“与其你时时惦记我,还不如你娶个媳妇,生个孩子,身边有伴才好。”

    谢晋庆见她又是如此说道,良久,他微笑着看着他的姐姐,轻声问她,“阿姐,如若我说我这一生追随我师傅的路才是我心至所致,当别人都道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时,那你会如何说呢?”

    谢慧齐刹那无言。

    只是没过一会,她就伸出了手,摸着他微笑着还是净如少年的脸,淡淡道,“只要你乐意,我都愿意。”

    只要他真正开心,她就没什么不开心的。

    她只是希望他幸福,而不是束缚他。

    “阿姐。”谢晋庆叫了她一声,眼睛里有笑。

    谢慧齐却流下了泪来,她摸着他的脸流着泪道,“我照顾你长大,知道你以后可能没一个人陪,要一个人孤独终老,你不要怪姐姐这些年来为难了你,非逼着你娶亲,二郎,姐姐哭不是因为你不娶妻,不生子,是因为等你老了,姐姐不在了,就是你病了老了,不能动弹了,要是想喝口水姐姐也不能照顾你,一想没有人像姐姐那样心疼你,我是真的放心不下的。”

    “那我好好照顾自己,不为自己,就为你。”谢晋庆摸着他姐姐的眼泪,心想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爱他的人呢。

    她多好。

    他庆幸这一生都有她,什么时候都把他放在心上。

    谢慧齐因他的话笑出了声,眼泪流到半途又收了回去,最终她笑叹了一句,“你愿意就好。”

    只要他愿意,其实她什么都是可行的,也愿意什么都接纳,只要他开心。

    她照顾他长大,为的只是他在她面前多露几个笑颜,只是为他而已,不为别的。

    **

    谢晋庆带着人来了就惩了一日的威风,他带来的人好吃好睡,连屋子都是热的,他这日笑骂了一句“滚你娘老子的”,就把这群人一分为几发,皆派了出去。

    驻守梧州的就一千人。

    这一千人还是他在最困难的冰山收过来的人,那里常年冰雪,一年四季,那些兵长年就身边的那几个人说话,说是有人说话,其实久了,那几个人都不愿意说话了。

    驻守在忻朝最最北边的人其实也是最可怜的人,谢晋庆还想着往后隔个几年就把这些个能以一挡百,却可怜至极的人调出来,别让他们常年四季驻守冰城,然后为国为民死了,都没一个人知道他们。

    不过,过惯了苦日子的人,也是最惜福,端着碗没有凉气的肉汤也能在寒风中笑得跟朵残不拉叽的花骨朵一样美的人也不多见,所以谢晋庆没怎么想就把冰山上的调过来的那一千兵将留了下来。

    这是国家欠他们的,也是被他们守卫的生灵们欠他们的。

    只是,最后为他们胃和身子着想的只是他的阿姐,也唯有他的阿姐。

    别的人,谁管他们是死是活。

    谢晋庆这日来,跟他阿姐说了他手下那一千来位留下的调卫兵的事,末了,他嘻嘻笑地道,“他们就是一群没见过世见的傻子,一路来就是有同为一个营的小兵死了他们都不掉泪的,多惨,你说要不要对他们好点?”

    那是一些哭都不知道怎么哭的人。

    谢慧齐知道弟弟在求情,她看着笑着就像春光降临人间的二郎,微笑着与他道,“那就吃饱睡好罢,你说怎样?”

    谢晋庆笑着点头,叹息道,“能怎样?这样就好。”

    他那些被国家大义征集起来的兵不知道这世间有妻有儿这种最大等的幸福,能吃饱睡好,就是他们觉得他们人生中最舒服的事情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这个国家,付出了他们最愚笨的力量,也就没多少人知道,为了过境的安宁,他们这些个傻子,付出了一代又一代的所有的生命。

    谢晋庆说罢,看着他阿姐笑着的笑脸上那烁烁眼睛上的泪光,他伸出手把她抱在了怀里,在她耳边笑着道,“我何其有幸,能让你一生都照顾我。”

    他笑着说得坦荡,谢慧齐却因他的话笑着掉出了泪来。

    她于这世道,不过是个小女子而已,做的,说的,不过是她在乎的分寸之地——可她爱的男人,她照顾长大的弟弟们,她教育着让他们为这个国家要付出他们得到的尊荣与之相媲的责任的儿女,却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国家已经付出,会即将付出他们所有对君主与百姓的忠诚。

    他们从知道道理的那天被教着为国为民,于是,他们在尚不知道责任的时候就这么做了。

    他们赤诚,却最终还是会被世道辜负。

    她除了更爱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二郎的到来让谢慧齐振奋了几天,但没几日年底就到了,小年一过,她就为祭拜先帝的事也忙碌了起来。

    一切皆不出人所料,江南四州在不卖出粮食,短少棉被等物之后,梧州居然很难找到祭祀所用的蜡烛等物……

    大忻所用的无非是喜事所用的红烛和丧事所用的白烛而已,只是,偌大个悟州,在腊月居然没两处店铺有白事所供的白烛,而京城到达梧州的运河因河流干涸,好十几个时日都没京城的船只到达梧州的事了。

    只是在梧州城买是买不到了,但谢慧齐提前做了准备,那些祭拜所用的物什,她这只有多的,没有少的。

    离祭拜长哀帝的日子不过就几日了,谢慧齐这晚跟齐君昀说道起这些日子那些不动声色的官员给他们使的绊子,脸上的笑意不断,眼却是冷的,“他们看来是铁了心想让我们国公府死了。”

    她因连续一段时日的不快,把记录江南官员所有事宜的细册都搬到了台面上给他看,“他们甚至连帝台前的白幡布都不让我们在江南本地入,别说皇帝的贡布没有,就是我们自己出去找的那白布不是临时黄了,就是半途被黑了。”

    谢慧齐说到这,口气极端的不好了起来,她看着一直都不动声色的国公爷,那个护了她半生的丈夫,非常直接地道,“就是想翻天,也不带他们这样的罢?”

    他们这些日子看着是不言不动,但看这态势,岂止是翻天,他们是连皇帝都想反了。

    “嗯,”她板起了脸,脸色都铁青不好看了起来,齐君昀伸出了手,把她的手抓在了手中捏了一下才淡道,“他们觉得我逼得急了,已经不是想翻天,而是已经在翻天了。”

    谢慧齐眼睛顿时就睁大了。

    “你不是常与我说,兔子急了会咬人?”齐君昀淡道,“更何况,这四州的人,哪一个都不是兔子。”

    “呵……”谢慧齐短促地笑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抓紧着时间想置我们于死地了?”

    齐君昀轻“嗯”了一声,见她脸色苍白,道,“二郎他们来了,你无须想太多。”

    兵力来了,她不必要怕先前她所在意的那些,江南的官员再毒也不可能置他们于生死这地。

    谢慧齐却是笑了,她这笑却是笑得比哭难看,她看着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苦笑道,“哥哥,我心里有你,所以,这辈子为你做什么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哪怕是伤天害理我也没有丝毫怨尤,二郎来了却也是为帮我这个姐姐,你这个姐夫,这这个国家来的,可是,我们已经把我们国公府赔进去了还不够吗?还要赔进我的弟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肯来的人不是二郎。”

    她为他牺牲,为儿女盘算以后,这是该她做的事。

    但她不想让她的弟弟们们也折进来。

    他们付出的还不够多吗?

    为这个天下,为这个国家,他们付出还不够多吗?

    她不想再付出更多的了。

    “……”齐君昀因她低垂的脸最终无言,他看着她暗淡的脸,突然想,有些事他是不是苛求得她太过了。

    “慧慧。”

    他叫了她一声,谢慧齐为他这声迟疑的叫声苦笑了起来。

    末了,她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算了。”

    只能是算了,她就是因她的一己之私想得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两家姓氏的家族,从她嫁给他的那天开始,就已经脱离不了干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谢齐人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杀猪刀的温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猪刀的温柔并收藏谢齐人家最新章节